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4:当堂责问

正文 004:当堂责问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子亦的一番话,让得身边其他人都陷入了若有所思中,唯有秋棠四人却是挺直了背,个个都将头给扬了起来。

    虽然他们四个在之前同样不知道自家主子的用意,还是被子亦这番话给点醒的,可是那又如何?

    他们家主子是作得狠了些,但是用意却是在保护元姑娘啊!

    四人皆是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连带着看向子亦的目光都亲切了不少。

    随云的神色在一阵变幻之后,轻轻一叹,“子亦学长说得甚是,是我没有考虑周详。”抬眼看向院子中打在一起的二人,他正想开口叫轩辕天心停手,可是话还没出口,就瞧见院门外一名总管模样的中年男人正神色匆匆的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殿下……”

    那总管一进院子就瞧见自家殿下正被一名姑娘打得嗷嗷叫,他一脸见鬼般地眼角抽了抽,刚开口喊出‘殿下’二字,某位殿下一个分心,脸上立刻又多出几道血痕。

    王府总管:“……”

    皇明月抽着凉气跳开了几步,一手捂住受伤的脸,一边快速回身,对着总管就是一脚踢了过去,怒道:“叫什么叫,叫魂啊!给爷滚远点!”

    总管被踢得就地一滚,然后又极为熟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拍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苦哈哈地看着自家殿下,“殿下,不是属下要打扰您啊,而是陛下来了。”

    皇明月原本是转身想要继续跑的,可是一听见那句‘陛下来了’的话,他突然一脸吃屎的表情,快速回身惊怒道:“你说谁来了?将他给爷撵出去的!”

    总管闻言嘴角一抽,目光闪烁地朝着身后瞟了瞟,心道:陛下已经进来了,怎么撵啊?

    皇明月顺着总管的目光看去,这才看见院门口站着的不正是他嘴里喊着要撵出去的人么。

    龙昊陛下皇倾澜站在院门口,同样是一副吃屎的表情看着皇明月,只不过他的目光在上下将某位爷从头到脚一扫之后,那目光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说实话,明月大爷此时的形象真的是不怎么好,除了一张花猫脸外,头上的发冠也歪了,衣衫也散了,知道他是妖王殿下的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难民窟逃出来的呢。

    皇倾澜嘴角微抽,然后默默地将头撇向了一旁,跟着那身子便是一抖再一抖。

    皇室守护者天老同样是一脸不忍直视的神色,在皇倾澜抖得跟中风差不多时,他就默默地低下了头。

    瞧得这二人的模样,皇明月的一张脸,唰地一下黑到了底。

    目光阴郁地瞪着二人,最后气呼呼地转身看向早就已经停手的轩辕天心,磨着牙走了过去,也不管身后站在的人是不是什么龙昊国的皇帝陛下了,直接拉过轩辕天心就朝正厅里走。

    轩辕天心感受着皇明月身上所散发的冷气,发现这家伙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连气息都跟之前和自己闹的时候完全是不一样的,她立刻顺从老实了下来,任由皇明月拽着自己。

    别看轩辕天心刚刚还打他打的凶狠,那是因为她知道,之前这家伙完全是在跟自己闹着好玩,哪怕是脸都被自己挠花了,这家伙也不是真的在发怒。

    可是这次显然是不一样了,她明显能感觉到这神经病身上所散发的冷气几乎快要变成煞气了。

    轩辕天心从来都是识时务的,而且还非常的能屈能伸,典型的是那种‘能打的时候就往死里打,不能打的时候就装无辜’的类型。

    皇明月周身冷气唰唰唰地往外冒,拉着轩辕天心一言不发地就朝正厅走,不过他在发现自己拉着的这个疯女人似乎变老实了后,他有些纳闷地侧头看了一眼。

    轩辕天心一声不吭地盯着脚下,要有多乖顺,就有多乖顺。

    明月大爷一挑眉,心情好了。

    这才对嘛,跟个母老虎疯女人似的,有意思么?!

    心情不错的勾了勾唇角,在经过苏陌叶等人身边的时候,明月大爷还一脸嫌弃地冲着他们冷声道:“你们也滚,跟门口那两个东西一起滚!”

    众人:“……”

    院门口,终于笑够了的皇倾澜闻言挑了挑眉,不但没有滚,反而抬步走了进来。

    滚?

    没将事情弄清楚前,他是绝对不会滚的。

    苏陌叶等人在向皇倾澜见过礼后,瞧见人家陛下抬脚就进了正厅,他们对视一眼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人家陛下都进去了,那他们也可以不用滚了吧?!

    正厅里,皇明月坐在主座上,即便是隔着一张桌子,他拉着人家姑娘的手都是没有放开。

    之前在二人在正厅里一顿打闹,此时正厅里到处都是一片狼藉,除了主座的两个椅子还完好外,其他的都是碎的碎,倒的倒。

    皇倾澜笑眯眯地打量了一圈正厅,也不在意,自己亲自动手将一张倒地的椅子扶起,然后落了座,目光便一直盯在了埋着头不吭声的轩辕天心的身上。

    他刚刚可没有看错,皇明月脸上的那些伤,可都是被这小姑娘给挠出来的。

    要说他跟皇明月这作货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瞧见如此狼狈的妖王殿下呢。

    天老笔直地站在皇倾澜身后,一双老眼也是精光湛湛地盯着轩辕天心瞧。

    皇明月凉飕飕地看着这群不自觉的人,特别是在瞧见皇倾澜那眼神儿一直盯在轩辕天心的身上后,抓起桌上的一个白玉茶盏就对着他砸了过去。

    “看什么看!信不信爷将你的狗眼睛给挖了?”

    皇倾澜脑袋一偏,白玉茶盏立刻擦着他的发丝飞了出去,然后砸到了后面的柱子上。

    转头看了一眼那碎成渣的白玉茶盏,皇倾澜也不生气,而是挑眉回头冲着皇明月一笑,悠悠道:“这不是听说你找了个小王妃嘛,朕一时好奇就忍不住过来瞧瞧。”

    皇明月冷眼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转头不理。

    皇倾澜一笑,将目光看向轩辕天心,“想来这位姑娘就是了,不知姑娘姓甚名甚?家住何处?是哪里人士?”

    轩辕天心原本一直埋着头的,不过在听到皇倾澜那声‘朕’的自称后,她眸光顿时一闪。

    皇帝?

    缓缓抬头,轩辕天心这才将目光认真地看向了这位龙昊国的皇帝陛下。

    一看之下,她便是一愣。

    不得不说的是,这位龙昊国的皇帝陛下跟她身边这个神经病居然有着四分相似。

    轩辕天心微微转头看了一眼皇明月,后者瞥了她一眼,冷哼道:“看爷做什么?他是问你,又不是问爷。”

    又是这幅大爷模样,轩辕天心一看见他这模样,就忍不住有些手痒。

    一把将自己被他拽着的手给抽了回来,轩辕天心都懒得再看某位爷一眼,不管某人又阴沉下来的神色,目光直勾勾地看向那位皇帝陛下,轩辕天心就笑了。

    皇明月盯着她脸上的笑容,双眼一眯,开始磨牙。

    这死女人见谁都笑,唯独见到爷却是一张晚娘脸,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皇明月就不磨牙了,因为他听到轩辕天心语气凉飕飕地回答道:“我也很想告诉陛下我的姓氏,可惜…我的姓氏似乎是整个龙昊国不允许提起的,所以还请陛下见谅。”

    随云随风两兄弟立刻抬眼看了过去,在见到轩辕天心脸上的冷意之后,兄弟二人心中微微一暖。

    小五这是在为他们家鸣不平啊!

    几乎都知道轩辕天心跟随云两兄弟的关系的人都以为她是在为兄弟俩鸣不平,可是谁也不知道轩辕天心的这番话其实是大实话。

    皇倾澜脸上的笑意微微一愣,顺着轩辕天心的目光看向了随云二人,随云他是认识的,皇室这些年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大泽城,可是皇倾澜却没有想到轩辕天心会给出自己一个这样的回答。

    她是大泽城那家的人?

    心中微微有些疑惑,但是很快他又给否定了,随云一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他们家当初的确有着一位小姑娘,可是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在了大泽山脉中,所以眼前这位定然不是那家人中的成员。

    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冷意,皇倾澜将目光看向一旁的皇明月,结果人家明月大爷却是抬头望着房顶,对于身边发生的任何事,人家大爷根本就不管。

    皇倾澜嘴角一抽,这货是不是就是那种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的典型代表?

    “小丫头是大泽城的人?”皇倾澜被轩辕天音给用话噎住了,可是身后的天老却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轩辕天心转眸冲着天老乖巧一笑,道:“在回答老前辈的问题前,不知老前辈还有陛下可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天老跟皇倾澜闻言同时一挑眉,后者笑了笑,道:“姑娘请问。”

    轩辕天心一笑,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地开口问道:“我想请问陛下,两千年前的神龙女神为龙昊所做出的贡献,如今龙昊国可有人能够超越她?”

    “没有。”皇倾澜神色一正,立刻摇头,语带恭敬地道:“神女大人护佑苍生,救我龙昊几次于天灾*,她为龙昊所做出的贡献至今无人可以超越。”

    轩辕天心闻言脸上的笑意却是淡了下来,看着皇倾澜道:“既如此,那为何神女的直系血脉却被人打压到了如此境地?甚至于血脉族亲遭人毒手惨死于大泽山脉却有怨无处伸?”

    话落,她神色冷厉地拍桌而起,力道之大,瞬间将身边的实木方桌给拍得四分五裂应声而碎。

    抬头看天的明月大爷被她给吓了一跳,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瞧见她已冷声喝道:“既如此,那为何堂堂轩辕神姓在龙昊国却了成了一个无人敢提起的禁忌?姓氏乃祖宗传下,龙昊皇室有什么资格敢剥夺他人姓氏的权利?陛下你口口声声说着神女对龙昊的贡献,那当神女的血脉族人在遭到阴毒险恶之辈的打压和残害时,敢问陛下在做什么?龙昊皇室在做什么?”

    皇倾澜脸色一变,被轩辕天心这连番质问给问得哑口无言。

    而其他人早在轩辕天心一掌拍碎桌子时就已经傻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当堂责问龙昊国的一国之君。

    随云和随风二人看着神色冷冽的轩辕天心,兄弟二人却是双眼微微有些泛红,这些年他们家所遭遇的一切,只有他们最清楚。

    “小五……”红莲一脸担忧的看着轩辕天心,她虽然不清楚小五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小五那一声声的责问中所包含的愤怒,她却感受的十分清楚。

    轩辕天心微微吸了一口气,目光直直看着皇倾澜,突然冷笑道:“这是当轩辕无人了是吧?陛下可不要忘记了,如今两千年已过,第三代神女虽然降临在了天昊东大陆,可是第四代呢?或者第五代呢?若是再有神女降下,陛下觉得这位神女可还会护佑龙昊?毕竟轩辕一族,可是护短得很。”

    皇倾澜闻言眉心一皱,而天老却是盯着她的目光微微一变,唯有皇明月在听完这番话后,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正厅里陷入了沉默中,皇倾澜的脸色在一阵变化之后,低低一叹,看着轩辕天心神色有些无奈道:“姑娘你说的话,朕又何尝不知道。对于轩辕家的事情,并不是朕不作为,而是不能有作为。”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不语,皇倾澜缓缓起身,却是转身看向守在门口的秋棠四人,沉声吩咐道:“秋棠,带着其他人先去偏厅休息,随云你们兄弟二人先留下。”

    “是。”秋棠闻言看了看皇明月,见自家主子没有反对,立刻看向苏陌叶等人,道:“各位,请吧。”

    苏陌叶知道这是皇帝陛下有话重要事儿要说,所以也不强留,耸了耸肩,拉过一旁不怎么愿意离开红莲,道:“走走走,红莲姑娘先跟在下等人去隔壁玩。”

    红莲被苏陌叶给拽走了,子亦也是跟着缓缓起身,抬眸深深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抬步走出了正厅。

    春笙等人在他们走走,立刻上前关了大门,然后三个人如门神似的,守在了门口。

    待得苏陌叶等人一走,皇倾澜一身帝王威仪瞬间散了个干净,抬步走到皇明月身边,一脚就踹了过去,“那是你媳妇儿,你去解释,让地儿给我坐坐。”

    皇明月被踹了一脚原本是要大怒的,可是在听到那句‘你媳妇儿’后,他脸上的怒意顿时一收,然后抖着脚朝轩辕天心走了过去,一把将人拉过,一边哼道:“你这女人是不是傻?就算是生气也不该用自己手去砸桌子啊,你要是实在气不过,不知道用杯子去砸那东西啊?”

    轩辕天心闻言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而某位被明月大爷成为‘东西’的皇帝陛下立刻戳了一个眼刀子过来。

    皇明月却是不管,拉着轩辕天心就要一起挤在同一张椅子里,结果被轩辕天心抬手就是一巴掌给拍脑袋上拍开了。

    明月大爷揉着脑袋,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她,嗤了一声后突然问道:“想要爷告诉你事情之前,你先告诉爷,你那么紧张他们家的事情是为什么?”抬手一指旁边的随云兄弟二人,挑眉邪笑道:“你的回答若不能让爷满意,那你也别想满意。”

    轩辕天心坐在椅子里,抬眼看了看他,冷笑:“先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无可奉告。”

    “死心眼儿的女人。”皇明月顿时不满意地嘀咕了一声,这死女人的性子他可是多多少少了解的,若是她真不想回答,就算是怎么撬也撬不开她的嘴的。

    抖着脚跟螃蟹似的横了过去,一手搭在轩辕天心的肩上,抬手便是将另一只肩膀上趴着的金翅大鹏给丢了出去,然后整个人就跟没骨头似的,瘫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气得轩辕天心立刻火冒三丈,“你丫没骨头还是瘫了?”

    “没骨头!”明月大爷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那无赖的模样,让得一旁的皇倾澜跟天老都没脸去看了。

    金翅大鹏更是气得差点跳脚,它好好趴在小五丫头的肩上,招谁惹谁了?这神经病居然把它给扔了出去。

    可是明月大爷是谁?压根就是一个不会去看别人脸色的人,也从来不在意别人的意愿,反正他就这样瘫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还得寸进尺的伸出爪子想要去抱人。

    ‘啪——!’

    一巴掌将他的爪子给拍开,轩辕天心黑着一张脸,磨牙道:“有话就说,没话就滚!”

    “说,怎么没话说。”明月大爷甩了甩被拍疼的手,然后有无耻地想要伸爪子过去,便伸爪边道:“如今的龙昊国看似是皇室在掌权,可是在暗中早已经被无相殿给分权了一半。”

    轩辕天心双眸一眯,虽然她早就知道无相殿在龙昊国的势力庞大,但是却没有想到已经大到了这个地步,居然可以跟皇室分庭抗衡了。

    悄悄将自己的爪子终于楼上了轩辕天心的另一边肩头,皇明月一边得意地笑了,一边又用嫌弃的眼神儿瞥向一旁的皇倾澜,哼唧道:“这个废物东西若不是有爷在,他早就被无相殿那群恶狗给啃的骨头都不剩了。你还指望他给大泽城的那家人伸冤?他自己的冤都没处伸呢。”

    皇倾澜闻言俊脸一黑,他觉得让皇明月这死东西去解释,简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皇室跟无相殿的关系?”轩辕天心挑眉看向皇倾澜,而后者立刻脸色一正,严肃道:“表面看起来很和谐,可是暗地里却一直在斗,当年轩辕家被剥夺姓氏,皇室本来是极力反对的,可是无相殿虽然明面上是联名上书,可暗地里却一直在对皇室施压,若是皇室不这么做,只怕也没有这些的和平了。”

    话落,皇倾澜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是一国之君,不能因为轩辕家的事情而让整个龙昊国都陷入战争之中。若是皇室有绝对压制无相殿的能力,那么我皇室跟无相殿一战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将这颗毒瘤给除了,对于我皇室而言也是有利无害。可是皇室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战胜无相殿,所以只能隐忍下来,等待时机。”

    “等待什么时机?”轩辕天心皱眉问道。

    “还能等什么时机!”明月大爷嗤了一笑,将自己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惬意地眯了眯眼,冷笑道:“暗中提升军力为其一,大肆收拢强者为其二,等待下一位神女降临为其三。”

    话落,抬爪继续得寸进尺地捏上了轩辕天心的脸蛋,一边捏一边继续道:“军力由爷控制着,无相殿一直不敢插手进来。每年皇室也才帝都学院还有其他地方学院招收了不少有实力的人才,虽然其中无相殿同样在抢人,可惜他们在明面上还是不敢跟皇室大张旗鼓的对抢的。唯一让我们头疼的就是第三。”

    轩辕天心偏了偏头,想要就他那只不规矩的爪子给甩开,奈何明月大爷捏上了瘾,打死不松手。

    一旁皇倾澜有些眼疼地瞥了不要脸的明月大爷一眼,接话道:“无相殿代表了神权,几乎是整个人龙昊国百姓眼中神的代言人,在某些事情上,就算是皇室的话都没有无相殿管用。唯有新的神女出现,才能彻底打破百姓们对无相殿的敬畏和尊崇。”

    说完,皇倾澜目光看向随云兄弟二人,语带歉意地道:“这些年来你们轩辕家所受的委屈,皇室其实一直都知道,但是我们却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一族被打压,这是我龙昊皇室的错,朕作为龙昊之主,是应该先你们一族道歉的。”

    随云兄弟二人一惊,立刻摆手:“陛下严重了,说实话…这些年我们家的确是对皇室有怨言,可是今日在彻底了解到皇室的处境之后,我们也不再怨了。陛下跟皇室的苦衷我们都明白,而且我们家真正的敌人是无相殿,又岂能让陛下为无相殿的过错来道歉的。”

    听到随云的回答,皇倾澜一笑,道:“你们理解就好,而且无相殿不仅是你们的敌人,也是皇室的敌人。你们轩辕家虽然从帝都迁去了大泽城,但皇室对你们家却并没有完全不理,其实大泽城中一直都有皇室的暗卫在保护着你们,只不过当初你们小妹的事情,皇室暗卫遭了无相殿的道儿,没能及时赶去救援,才……”

    随云随风二人闻言神色一黯,当年随心的死,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可是一件重大的打击。

    看着兄弟二人黯然的神色,皇倾澜一叹,继续道:“皇室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一族中能出现一位了不起的灵修者,虽然不能代替神女,可是却也能让你们轩辕家从回世人的眼前。”

    “也不知道下位神女何时才能出现,若是再过个百年,只怕就算新的神女降临,龙昊都已经成为了无相殿的天下了啊。”天老也是无奈地摇头叹道。

    皇倾澜闻言苦笑,看着天老道:“就算是新的神女出现也不一定降临在咱们龙昊西大陆,若是下一位神女依然降临到了天昊东大陆,我们同样是长鞭莫急啊。”

    “天昊东大陆可有新的神女降下?”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突然看向二人问道。

    皇倾澜闻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应该没有,若是东大陆那边新的神女已经出现,天昊皇室便会点燃神女峰上的长明灯。虽然东西大陆之间有着屏障相隔无法互通,可是神女峰上的长明灯跟我龙昊神女殿中的长明灯是可以互相辉映的。一旦东大陆有神女降临,我们西大陆便会立刻得知。”

    轩辕天心眼中的光亮瞬间一灭,低低地‘哦’了一声后,就沉默不语了。

    金翅大鹏紧张地盯着她,这丫头一直关心着东大陆的情况,显然是因为她那位失踪了的三姐,按理说她家三姐比她先来到异世一年,西大陆上又联系不到,那定然是去了东大陆。

    可是东大陆怎么还一直没有消息传出?莫非中途出了什么变故?

    变故的确是出现了,只是金翅大鹏跟轩辕天心不知道的是…在她姐妹二人掉入时空裂缝的时候出现了时间偏差,轩辕天心虽然晚了一年,可是却掉在了轩辕天音来到异世的时间前面。

    见轩辕天心低着脑袋沉默不语,明月大爷却是抬爪摇了摇她,“你想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你是不是也该回答一下爷的问题了?”

    轩辕天心抬头看着他,然后一挑眉,无辜问道:“什么问题?我不记得了。”

    皇明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