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2:继续鸡飞狗跳!

正文 002:继续鸡飞狗跳!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平日里被所有人给当成恐怖地狱的妖王府,今日倒成了香饽饽,帝都中几方人都动了,齐齐朝着同一个目标而去。

    而妖王府的主人,正顶着一张花猫脸,神色却极为得意的搂着怀中不停挣扎怒骂的少女端坐在避水金睛兽的背上,至于那什么挣扎反抗跟怒骂声,他却是压根当没听见没看见般。

    避水金睛兽四只爪子跟踩了风火轮似的,在人潮拥挤的帝都大街上横冲直撞,惹得街上的行人都是惊叫着纷纷躲避,但凡是它所经过之处,都是一阵鸡飞狗跳。

    ‘吼吼——!’

    还未到妖王府,避水金睛兽就发出一阵嚎叫,而原本还紧闭的王府大门也在嚎叫声还没有落下时便匆匆被打开。

    皇明月一手搂着人,一边伸手拍了拍避水金睛兽的大脑袋,眯着眼看着自己打开的王府大门,笑的满意地道:“爱宝,直接进去。”

    “吼!”避水金睛兽爱宝低吼了一声,载着二人跟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府内,待到来到正厅大门前后,方才来了一个急刹车。

    这一日,妖王府内的所有下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殿下搂着一个漂亮小姑娘进了府。

    皇明月却是不管四周那些下人们呆滞的目光,他笑眯眯地将轩辕天心往肩膀上一抗,跟个抢了花姑娘回山寨的土匪似的,大踏步地走入了正厅。

    轩辕天心被气得一股血直冲脑门,手脚并用的又打又踹,“神经病,你放开我!”

    ‘嘭——!’

    一点都不温柔地被丢在了椅子里,轩辕天心一阵头晕眼花,屁股还被膈得生疼。

    疼得倒抽一口凉气后,轩辕天心瞪着一双气红的眼,怒视着站在身前的人,想都没想就是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张口再骂:“你丫是脑子被驴踢了是吧?”

    可惜,奈何二人身高差距太大,即便她使劲儿伸长了脖子,那瞪着皇明月的姿势也是仰视。

    明月大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带起一抹阴测测的笑容,“爷等了你几个月,你一来帝都不先来找爷,倒是跑去报名了?还让得爷亲自跑去抓人,你说说这笔账,爷要怎么跟你算?”

    轩辕天心闻言被气得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低头去解那根还缠在自己腰间的鞭子,骂道:“算你妹!我来帝都又不是来找你的,凭什么要先来找你!”

    这话让得明月大爷不乐意了,俊脸上的笑容立刻又阴了几分,“看来几个月没见,你这记性又不好了啊。爷刚刚好像看到了大泽城那家人中的两兄弟了吧?你说爷待会直接带着你们三人一起去无相殿怎么样?”

    轩辕天心解鞭子的手一顿,猛地抬头怒视着他,咬牙问道:“你除了威胁,还会什么?”

    皇明月闻言抬手摸了摸下巴,似乎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道:“爷除了威胁,会的东西多着呢,比如杀人…折磨人…爷会九百九十九种杀人的方法,保证不带任何重复的。”

    轩辕天心小脸扭曲了,瞪着他,还九百九十九种不带重复的杀人方式呢,说他是变态都是将变态给侮辱了!

    “懒得理你!”

    抬手将解下的鞭子砸向他的脸上,轩辕天心觉得她还是不要跟一个神经病有过多的接触为好。免得受了他的影响,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心理变态可怎么办啊。

    “你上哪去?”

    瞧着轩辕天心抬步就朝外面走去,被砸了一脸的明月大爷不干了,一把将人给拉了回来,瞪着她怒道:“爷让你走了吗?再敢走一步信不信爷将你的腿给砍了?”

    轩辕天心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开始往头上冲了。

    用力甩了甩手,没将这神经病的爪子甩开,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回学院!我的哥哥,我的朋友…他们全在那里!”

    “不行!”皇明月瞪着她,一口拒绝:“你就给爷待在这里,等开学的时候再去上课,上完课后又立刻回来。”

    “凭什么!”轩辕天心怒了,这神经病的意思该不会是要自己住在这里吧?她才不要跟这个神经病住在一个宅子里!

    结果她话音刚落,轩辕天心就瞧见这位爷的眼睛又是危险的眯了起来。

    轩辕天心眉心一皱,瞪着他,不等他开口就继续道:“你再用无相殿威胁我一个试试?”

    “爷什么时候说要用无相殿威胁你了?”明月大爷将到了嘴边的威胁话立刻又给吞了回去,打死不承认。“你这个女人不要不识好歹!你以为爷的地方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吗?爷让你住这里,你应该感恩戴德。好好的府邸不住,跑去跟人挤宿舍,你傻啊?!”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轩辕天心嗤了一声,用看大便的嫌弃眼神儿看着明月大爷,冷哼道:“我就乐意跟人挤宿舍怎么了?松手,我要回去!”

    “你敢!”明月大爷不高兴了,这女人怎么回事儿?他好好的府邸不住,傻了才去住那些个又破又小的宿舍啊?!

    然而明月大爷压根就没想过,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愿意住在一个只见过几面的陌生男人家里。况且这个陌生男人还是一个想一出是一出,且有间接性神经病的家伙!

    轩辕天心皱着眉,这人拉着她打死不松手,她气得那是心肝脾肺肾都开始疼了。

    金翅大鹏趴在她肩头装死,就连大圣都装死不出声儿,这让得轩辕天心本就烦躁的情绪更加烦躁了。

    两个人站在正厅大门口,就这么大眼瞪着小眼,外面有不少下人虽然害怕,却还是偷偷摸摸的往这边瞅,估摸妖王府里的这些人也是第一次瞧见他们家殿下居然有会干这种事儿。

    强行拉着一个姑娘不让人走不说,还非得让人家住在王府里。

    这要是换成以前,谁要对他们说妖王殿下会干这种事儿,打死他们都是不相信的。

    可是如今呢?人家殿下还真这么干了!

    不仅干了,他们瞅着自家殿下那张颠倒整个龙昊国的俊脸,那脸上一道一道的抓痕是怎么回事儿?不会是被那姑娘给打的吧?

    娘喂,这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二人跟斗鸡似的互相瞪着不服输,半响后才见皇明月龇了龇牙,估摸是脸上的抓痕有些火辣辣的疼,他一手拽着轩辕天心不松开,另一只手抬起就去摸脸。

    边摸边道:“死女人猫变的?怎么尽往爷脸上挠!”

    轩辕天心翻着白眼,估摸也是知道自己这是没法儿走了,瞧着他脸上的血痕,冷笑道:“挠你都是轻的,再敢非礼我,我直接废了你老二!”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儿?”明月大爷瞅着她眼中的冷意,顿时觉得自己腰部以下的某个地方冷飕飕的疼,“你是爷未过门的媳妇儿,爷咬你一口又怎么了?刚刚爷不是还让你咬回来吗?你自己不咬的还怪爷!”

    轩辕天心一听到他说那什么未过门的媳妇儿的话后那额前的青筋就是突突地跳了两跳,怒吼道:“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了?你再乱说信不信我再挠死你?”

    “你,就是你!”明月大爷双眼一瞪,那摸脸的手也不摸了,直接在自己身上来回摸,摸索了一阵之后从怀里掏出那块传音佩,捏着就在她眼前晃了晃,嚷道:“这是什么?你自己瞧!这是你几个月前亲自给爷的信物,你敢不承认?”

    话落,他又伸手开始往轩辕天心的身上摸,估摸是想要摸自己的那块贴身血玉王佩。

    结果人家轩辕天心压根就没有将那块血玉王佩随时戴在身上,而是直接放在轩辕古金镯里的,明月大爷摸摸索索地半天,什么都没有摸到,倒是将人家姑娘全身给摸了一个遍。

    轩辕天心一张脸红了、青了、紫了、最后唰地一下彻底黑了,瞪着他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那眼底里杀气简直是挡都挡不住。

    可是埋头摸索玉佩的人压根就没注意到,剑眉紧皱,一张俊脸也是黑了下来,一边继续摸,一边嚷道:“爷的玉佩呢?你这女人是不是把爷的玉佩给丢了?”

    轩辕天心闻言抬头看了一下天,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平静道:“没有,我收好了没放在身上,你松开我,我拿给你看。”

    明月大爷抬头瞅着她,问道:“真没扔?”

    “真没扔!”轩辕天心点头,动了动被他紧拽着的右手,道:“若是不信,我拿给你看,你先松开我。”

    瞧着这女人的平静反应,明月大爷眯眼打量了半天,然后将信将疑地把手松开,嘴上还在道:“那你赶紧拿出来给爷看看,你若是把爷给你玉佩给扔了,爷肯定砍了你手。”最后还很坚决地补充了一句:“哪只手的扔的,爷就砍哪只手!”

    轩辕天心低头揉着被抓疼的右手腕没说话,明月大爷抖着脚站在一旁看着她,嘴上不停催促:“赶紧拿出来给爷看!”

    “好,我拿…。我拿……”轩辕天心低声应了句,突然…她猛地抬头,一张漂亮的小脸几乎可以说是青面獠牙了,然后跟一只发了狂的小豹子似的,嗷地一声去朝着皇明月扑了过去。

    明月大爷被吓了一跳,可是二人本来就离得近,轩辕天心那么冷不丁的一扑过来,立刻如同一个八爪鱼似的,直接跳他身上去了。

    轩辕天心扑过来的力道不轻,皇明月被撞得直接噔噔噔地退了好几步,还来不及说什么呢,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拳头爪子巴掌齐齐招呼来了。

    轩辕天心就跟疯了似的,逮着哪就打哪。

    一边打一边骂:“我打死你个王八蛋!我让你摸!我让你吃我豆腐……”

    啪地一声,明月大爷的脸上又多了三道新的血痕。

    嘭地一声,脑门上被砸了一个包,眼睛有点冒金星。

    这突如其来的一顿打,让得明月大爷有点懵,等挨了好几下后,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又在打自己了!

    “你这女人有神经病吧…好好的,你又打爷干什么?爷招你惹你了?住手!唉唉唉…赶紧住手,爷告诉你,爷可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人…啊……你又打脸!”

    皇明月嗷嗷地叫,一把将轩辕天心给扯了下来,转身就开始在满屋子跑,一边跑一边骂:“你还敢说爷是神经病?爷看你这女人才是神经病!明明是你说的那玉佩给爷看,你东西没拿出来,你突然打爷算怎么一回事儿?!”

    轩辕天心气得一双眼睛都红了,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他,怒道:“你耍流氓还不该被打?你有种别跑!”

    明月大爷闻言顿时嗤了一声,人高马大的一个男人躲在一排椅子后面,叫嚣:“爷什么时候耍流氓了?爷怎么不知道!说你这女人傻,你还真是傻,你都要打爷了,爷还能不跑?难道站在那里等你打啊!”

    瞧得明月大爷那一张欠抽的脸,轩辕天心的火气那是蹭蹭蹭的成倍往上涨,她脚动了动,想要绕过椅子去抓人,可惜她刚一动,椅子后面的人也是跟着动。

    不管她往哪边动,人家明月大爷都会往反方向躲。

    追了几圈下来,轩辕天心人没抓到,但是把自己给累得气喘吁吁的。

    女人跟男人的体力本来就没法比,轩辕天心这边累得跟狗似的,人家明月大爷却是一脸的轻松加得意。

    抄着手斜睨着她,嘲笑道:“得了吧妞,就你那小短腿也想追上爷?做梦呢!”

    轩辕天心双手撑在桌上上喘气不理。

    然而明月大爷见她不理自己,反而蹦跶得越欢快,“妞,你瞧瞧你这母老虎的模样,除了爷还有谁敢要你啊!也幸亏爷脾气好,不跟你一个女人计较,这要换着其他男人,就你这样不懂什么三从四德的女人,早就被休了或者拖去浸猪笼了!”

    往前走了两步,隔着一张小桌子,皇明月继续道:“所以啊,趁着爷还没生气,赶紧过来给爷认个错,爷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轩辕天心低着头没吭声,就在皇明月又往前走了一步后,她突然抓过桌子上的杯子,抬手就对着他砸了过去,“滚你妈的蛋!”

    明月大爷眼瞅着杯子冲着自己脑袋飞过来,他立马将脑袋一歪,杯子从他耳边擦着飞过,最后砸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细长的凤眸瞪了瞪,他转头去看身后那砸碎的杯子,捂着耳朵跳了起来,“你还拿杯子砸爷?你用手打了爷不说,现在居然用杯子砸了?你想谋杀亲夫是不是?!”

    轩辕天心刚刚缓过气儿来,在听到那句‘谋杀亲夫’后,她噌一下又蹿了过去,在过去的同时还抓过了垫在椅子上的锦团坐垫,追着打:“我亲你妹,夫你妹!你打死你个神经病。”

    正厅里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的传出,中间还夹带着轩辕天心叫骂声,和皇明月扯着嗓子喊的威胁声。

    当秋棠带着一群人回府时,还没走到正厅呢,就听到了这一连串的动静。

    秋棠、春笙、夏言、还有冬凛齐齐嘴角一抽,四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而苏陌叶却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瞧着那正厅里一追一逃的二人,那到了嘴边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红莲眨了眨眼睛,盯着正厅里的情况,她在发现屋内虽然打的激烈,不过基本都是小五在打人后,本来想要冲进去的动作瞬间不动了。

    随风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还是第一次瞧见这样的小五!

    唯独神色比较正常的就只有随云跟子亦二人了。

    “秋护卫,他们这么闹下去也不是办法吧?”随云吸了一口气,虽然看样子是小五在揍人,不过揍人揍久了也是会累的好吧。

    随云不管其他人,他只关心小五会不会受伤,里面那位殿下他也是知道的,要是性子和作风,只怕整个龙昊国的人加起来都没有那一位能作。

    虽然现在看起来是小五占上风,可那位殿下也是个出了名心情阴晴不定的主儿,这要是小五突然惹到了他哪根神经,只怕最后吃亏受伤的还是小五啊。

    秋棠瞅着里面正厅的动静,特别是看着自家主子被打得上蹿下跳都还不知道消停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好累。

    虽然主子今日这脸是丢大了,可是他作为主子的贴身护卫,却不能让主子的脸丢得更加大啊。

    秋棠努力管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看着随云微微一笑,道:“没事儿,我们家主子跟小王妃就爱这么闹着玩。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吗…打是亲骂是爱,等他们俩玩够了,就会停下来的。”

    随云:“……”那里面的二人是闹着玩吗?当他们所有人眼睛瞎了?小五都已经动武器了,你家闹着玩是这样玩的?玩命啊?!

    就在一群人站在正厅外面一脸为难该不该进去的时候,明月大爷一身狼狈的从屋内冲了出来。

    刚刚在里面被轩辕天心给追着打,明月大爷压根就没注意到外面已经站了这么多人,此时他一出来就瞧见了,目光在秋棠四人身后一扫,指着苏陌叶等一群人,就对着秋棠骂道:“秋秋,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儿?谁允许他们进来的?给爷赶出去!”

    苏陌叶气得一张脸发黑,瞪着皇明月就叫道:“你以前找我的时候怎么不将赶出去?这会儿你居然倒是要赶我走了?”

    明月大爷一眼斜过去,冷笑:“现在你不是没什么用处吗?不赶你赶谁。”说完还连忙回头去看了看,见轩辕天心提着追魂枪追了出来,他立刻跟一只兔子似的又蹿了出去,边蹿边对秋棠嚷道:“没听到爷的话吗?将那些东西都给爷赶出去,爷看他们不顺眼!”

    别说是苏陌叶气得鼻子歪了,就连随风都气得不轻。

    你还看我们不顺眼?你抢了我的妹妹,我还看你不顺眼呢!不是因为要找小五,我连你这门都不要过!

    轩辕天心刚一提着枪追了出来,就瞧见院子里站满了人,她先是朝随风几人打了个招呼,然后黑着一张脸对着皇明月就追了过去。

    她是打定主意今儿不弄死这个王八蛋是不会罢休了!

    皇明月见她又追了过来,立刻撒腿满院子的跑,一边跑一边吼:“秋秋,你们是死人啊,没瞧见这死女人疯了吗?还不赶紧给爷将她拦下来!”

    秋棠四人闻言抬头看天的看天,低头看地的看地,没有一人上前去拦人的,都装死。

    他们傻了才会去帮忙拦人,元姑娘一看就是已经彻底爆发了,他们若是去拦,指不定同样会被打呢。

    再说了,属下们觉得主子您这挨打好像也挨得挺乐意的啊,您若真不想挨打,以您的实力那元姑娘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也不可能追上您的。

    自家主子是个什么德行,秋棠他们这四个近身之人又如何不清楚?别说秋棠他们看出来皇明月是故意让着人了,就连苏陌叶他们也都看出来了。

    这一看出之后,原本还急躁躁的几人顿时也不急了。

    你妖王殿下乐意被一小姑娘追着打都不还手,他们当然也就乐意看一出好戏,反正挨打的又不是他们,疼的也不是他们。

    当然,金翅大鹏跟大圣两个家伙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这也是不管轩辕天心怎么喊他俩,他俩都是装死不吭声的原因。

    ------题外话------

    带孩子出门吃饭,本来想写万更的,结果又没能写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