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03:突破极限,提前送灵

正文 103:突破极限,提前送灵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桌子上的气氛有些古怪,又有些安静,似乎就连四周嘈杂的环境都被什么给隔离了开般。

    子亦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瓷碗,抬眸又看了看对面轩辕天心那一脸不舍又肉疼却还极力压制住的神色,缓缓抬手又将小瓷碗给推了回去。

    平静道:“谢谢,我吃饱了。”

    话音一落,就见轩辕天心小脸上的神色瞬间舒展开来,一边笑眯眯地再次拿起手边的筷子,一边道:“那好吧,还是我自己吃吧,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子亦看着她沉默不语,最后还是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她的这句话。

    而苏陌叶却是嘴角抽搐,心想着姑娘你这作为才是可耻的吧?!

    但不管可不可耻,苏陌叶明显感觉到轩辕天心似乎变得比以前要热情了不少,可是这热情的对象仅限于子亦,她对自己依然是不冷不热。

    这一发现,让得苏陌叶又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丫头也太现实了些……

    四人在吃完了饭,又在街上逛了一圈之后才慢慢回了第一楼,而对于明日斗场里的事情,苏陌叶一路上怎么旁敲侧击都是没能将轩辕天心的嘴巴撬开。

    看着两个小姑娘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走廊上,苏陌叶有些挫败地瞪了子亦一眼,抱怨道:“子亦你怎么回事儿啊?刚刚我一直给你眨眼睛让你帮忙从那丫头嘴里问点东西出来,结果我眼睛都快眨抽筋了,你却跟没看到似的!”

    “明知没有结果的事情,为何还要去问?”对于苏陌叶的怨气,子亦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苏陌叶立刻跟了上去,咬牙道:“我问会问不出什么结果,但是你去问肯定能问出一点东西啊。”

    “不会。”子亦摇头。

    “都学长前学长后了,你没瞧见那小丫头都快对着你摇尾巴了吗?!”苏陌叶嗤了一声,俊脸上的神色却是带着一股酸溜溜的意味,明明是自己蹦跶的最欢,结果到头来却便宜了这家伙。

    房门前,子亦脚步一顿,一边伸手推开房间门,一边侧头看着他,道:“你相信她那讨好的模样是真的?哪怕她一直叫学长,也只是变了一个称呼而已。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清楚得很。”

    话落,抬步进门,然后将苏陌叶给挡在门外。

    “你的房间在另一边!”

    苏陌叶:“……”

    ‘嘭——!’

    门被无情的关上,苏陌叶的一张脸瞬间黑到了底。

    而另一边,轩辕天心跟红莲回了房间后,便嘱咐红莲好好休息,然后就回了自己的卧房。

    卧房内。

    大圣翘着脚躺在一旁的躺椅上,一边抖着脚一边斜眼却瞥轩辕天心,道:“原本本大圣还不怎么同意你进那个什么狗屁学院去的,不过今日一听那内院的情况,本大圣觉得你去学院还是有着些好处的。”

    轩辕天心闻言看来,只见大圣继续抖着脚道:“有竞争才会有进步,那内院里的激烈竞争环境可以促进你拼命修炼的决心。”

    金翅大鹏也同样点头附和道:“的确如此,所以小五啊,你若是打定主意要去帝都学院,那么就要想办法努力进入内院。”

    “我知道了。”轩辕天心有些无奈地点点头,原本她是打算睡觉的,人都已经躺下了,可是这会儿她又爬了起来,然后在床上盘膝打坐,道:“想要进入内院也不容易,看来我得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才行啊,我还是不要睡觉了。”

    话落,缓缓闭上眼睛,开始默默运力,按照着大浮屠虚无经的心法开始修炼了起来。

    瞧得她身上泛起的淡淡金光,大圣跟金翅大鹏都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一个躺在躺椅里,一个趴在桌子上双双睡去。

    这一晚,卧房里的能量波动一直都没有停歇过,直到窗外天色开始泛起鱼肚白,轩辕天心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轩辕天心翻身下了床,一边伸展着身体,一边感受自己体内的变化。

    即便是修炼了一晚上,可是她却觉得比睡上一觉都要有精神。

    “天刚亮,别告诉我你要现在去处理斗场中的事情。”大圣一副没睡醒的模样掀开眼皮看了一眼窗外,然后用手捂着耳朵在躺椅里继续翻了一个身,明显是一副不想跟着去的模样。

    轩辕天心笑瞥了他一眼,道:“还早呢,那斗场中的事情得子时才能动手,我先去看看那里面的怨气被净化的怎么样了。”

    大圣摆摆手,一副‘你赶紧走,别打扰我睡觉’的态度,轩辕天心耸了耸肩,然后拎起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金翅大鹏就出了门。

    刚一出卧房门,她就听见隔壁红莲的卧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小五早啊。”红莲精神抖擞的模样,显然也是醒来不久了。

    轩辕天心眯眼一笑,“红莲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昨儿晚上听完苏管事说的关于内院的事情后,我觉着自己应该多努力努力修炼了,否则等小五进了内院,我却没能进去,那我就要跟你分开了。”红莲腼腆一笑,看着轩辕天心道:“我不想跟小五分开,所以只能努力修炼了啊。”

    “不会的。”轩辕天心拍了拍红莲的肩膀,笑道:“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肯定会一起进入内院的。”

    说完,一把挽住红莲的手臂,拉着她向外走去,边走边道:“走,咱们去楼下吃早饭。”

    红莲顺从的跟着她,笑着问道:“小五,你待会是不是要去斗场啊?”

    “嗯,吃完早饭我先去进去看看。”轩辕天心点头。

    “看看?”红莲眨了眨眼,问:“只是看看吗?”

    “是啊,白天不适合动手,得等到晚上子时一刻。”轩辕天心道。

    “难怪你说需要三天时间呢。”红莲笑了,一脸疑惑被解开的模样,“你之前说需要三天,但昨天晚上又说今天,我算着今天不过才第二日,还以为你算错了时间,或者将时间给提前了呢。”

    轩辕天心闻言皱了皱鼻子,看着红莲做鬼脸道:“虽然我算术学的不好,不过这个还是不会搞错的。”

    红莲瞧着她都快将自己的眼睛鼻子给挤成一堆的怪模样,顿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二人缓缓来到五楼的餐厅,发现昨日宴会上的那些东西都已经被撤掉,如今估摸天色还很早,除了零星几个侍者外,大厅里根本还没有一个客人前来用餐。

    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轩辕天心唤来侍者点餐,在等着早餐被端上来之际,轩辕天心让红莲先在这里等着,她却进了斗场去查看。

    斗场已经被关闭了几日,苏陌叶也一直按照轩辕天心的吩咐,除了她根本就没有让任何人再进入斗场。

    轩辕天心一进去后,即便是隔着阵法,她都能感觉到斗场中的怨气已经变得很微弱。

    金翅大鹏懒洋洋地趴在她的肩头,一双金色的小眼睛滴溜溜的转,它是灵山神禽,对于邪气怨气的感应同样很敏锐。

    在它察觉到整个斗场中的变化后,金翅大鹏扑腾了一下翅膀,道:“你研究的这个阵法净化怨气很有效,如今整个斗场中的怨气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其实你大可不必等到子时才动手。”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现在就动手吧?”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目光环顾四周一圈,撇着嘴道:“可是白天打开地府大门很耗费灵力的。”

    “我看你根本就是想偷懒。”金翅大鹏嗤了一声,目光鄙视地看着她,“你想利用这个阵法将这里的怨灵身上的怨气都给净化消除,然后再动手打开地府将它们给送进去,到时候你根本就不需要在送怨灵下去时,还得耗费灵力替它们超度!”

    被金翅大鹏毫不留情的戳破了自己的小心思,轩辕天心顿时有些讪讪的笑了笑。

    而前者却不看她的神色,语气稍稍严厉道:“小五,虽然你灵力不强无法持续耗损,但是却不能以此为借口总是耍小聪明。那猴子教你该动脑子时就不要动手的那一套可不是让你用在这里。”

    虽然金翅大鹏很少像大圣那样教育自己,可是一旦它开口,轩辕天心还是很信服和老实的。

    “若是此时是不得已不能耗损灵力的情况,你用这种小心思我也不会说什么,可是现在你明明可以做到,更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为何不自己动手呢?”瞧得轩辕天心低下的脑袋,金翅大鹏语气渐渐一软,可依然继续道:“你想要成为强者,那么任何一种力量都不能松懈,灵力不强不要紧,后天可以努力修炼回来,但你一直觉得自己灵力不强,就下意识的不想要动用,这样你如何去突破自己的极限?”

    抬起翅膀拍了拍轩辕天心垂着的脑袋,金翅大鹏语重心长地道:“小五,你要记得,唯有不断去突破自己能力的极限,才有可能不断的成长。”

    “嗯!我知道了。”轩辕天心受教般地点点头,一直以来她就是因为自己的灵力不强,所以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的灵力留在最后,正如金翅大鹏所言,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突破自己灵力的极限。

    如今金翅大鹏的话,让得她心中都了一些什么,抬眸打量着四周的怨气,缓缓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现在动手开始超度和送灵,虽然我不知道我的灵力能不能坚持到送灵结束,不过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瞧得轩辕天心态度跟心境的转变,金翅大鹏欣慰地笑了笑,道:“放开手脚大胆的去做,我不是还在么。”

    轩辕天心沉默点了点头,然后双手迅速结印。

    随着她手上的印决不断的变化,轩辕天心整个人也渐渐笼罩在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中。

    金光一出现,带着一股浩然正气,原本很平静的斗场立刻开始震荡起来,仿佛有着无数的怨灵在嘶声怒吼。

    斗场内,狂风四起。

    轩辕天心站在比斗场中,小脸严肃,目光沉凝。

    “天道无极——大若无量,大威天龙,九转阴阳,清心普善咒,诛邪!”

    ‘嗡嗡嗡嗡——!’

    笼罩在她四周的金光开始向外蔓延,不过几个呼吸间,整个人斗场都是被金光给全部笼罩。

    而随着这金光绽放的同时,斗场中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而一直存在于斗场中的怨灵也是在金光的照耀下露出了身形。

    那些怨灵们除了人以外,还有着一大部分的妖兽。

    它们咆哮着、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令它们感到恐惧和痛苦的金光,可是无论它们怎么挣扎,却依然被金光所笼罩。

    轩辕天心看着满场里的怨灵,眉心一皱,结印的双手也是再次狠狠一握,加大了净化和超度的力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量的输出灵力让得轩辕天心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不过她却咬了咬牙,依然坚持着。

    场中的怨灵们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甚至有不少的怨灵遇见退去了怨气和疯狂,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

    那些已经从怨念中清醒过来的灵魂,在看着场中的少女时,不管是人还是妖兽,眼中都是含着一抹感激之色。

    若如不是这个少女,或许它们将永远被禁锢在这里,永远都只能陷入怨恨之中,直到自我毁灭。

    越来越多的灵魂从怨恨中解脱出来,轩辕天心的小脸上已经布满了一层薄汗,她盯着四周的变化,再次咬牙加大了输出,斗场中闪烁的金光顿时再次爆发。

    金翅大鹏静静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瞧得轩辕天心一次一次咬牙挺过自己能承受的迹象,眼神中闪过一抹欣慰。

    而在轩辕天心不断超度净化怨灵的同时,斗场外面却是站了三个人。

    除了红莲外,还有感受到斗场中传出的能量波动而赶来的苏陌叶跟子亦。

    红莲挡在黑色大门前,目光警惕地看着二人,或者说只是警惕地看着苏陌叶一人,语气坚决地道:“苏管事,小五说过,这个斗场在没有处理好之前,除了她以外,是不允许其他人进去的。”

    苏陌叶讪讪一笑,看着红莲道:“里面的能量波动有些强,我不是怕元姑娘出什么意外吗?红莲姑娘,我就偷偷看一眼,怎么样?”

    “不行!”红莲摇头,冷着一张小脸,“小五说过,她在处理事情时,不允许有任何人观看。苏管事若执意要进去,那小五直接撂挑子不管了,你可不要怪她。”

    苏陌叶闻言一噎,顿时不敢再上前一步,他还真怕里面那丫头突然撂挑子啊。否则她一旦不管了不说,自己花的那些钱,那丫头肯定也不会退给自己的。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行了吧。”苏陌叶无语地摆摆手,但是也不离开,只是站在门口道:“我就站在这里等总行了吧?”

    红莲瞥了他一眼,然后沉默不语。管他站在哪里等,只要他不进去就行。

    见红莲依然如一个小门神似的挡在门口,苏陌叶顿时有些悻悻地撇了撇嘴,然后拉了拉身边子亦的衣袖,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保密的,子亦…你能感觉到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子亦皱眉盯着斗场的大门,然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斗场中却是有着一股极为强悍的灵力波动。”

    “灵力?”苏陌叶双眼瞪大,“难道那丫头还身负灵力?”

    “也不一定。”子亦有些不确定地道:“或许是她催动了里面的阵法,当初斗场中被布下阵法时,我便感觉到里面有灵力波动传出。”

    “唉,真是好奇想要进去看看啊。”苏陌叶眨巴了一下眼睛,语气遗憾地道:“不过那丫头太保密了些,又有个小门神守在这里,真是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子亦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不想暴露在别人的面前,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你若实在好奇,也可以现在闯进去看看,不过后果就得你自己担着了。”

    苏陌叶闻言顿时嗤了一声,没好气地道:“那还是算了吧,我宁愿在这里等着。”

    二人不再言语,静静地守在了一旁,红莲见苏陌叶安分了下来,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此时斗场内,轩辕天心已经将所有的怨灵都给超度净化,灵力消耗过度,让得她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

    金翅大鹏一边扑腾着翅膀给她扇风,一边笑眯眯地道:“干得不错,你看…若是你今日不尝试,你自己也不知道会成功对不对?”

    轩辕天心虽然累得不轻,可是心情却是很好,听到金翅大鹏的话后,她开心一笑,道:“嗯,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真的可以将它们都给超度了,这可是以前我从来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所以啊,什么事情都要去尝试,不要在自己还没尝试之前,就先忙着去否定。”金翅大鹏得意地瞥了她一眼,道:“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恢复了一些灵力后,再去打开地府大门送灵。”

    它的话音一落,哪知轩辕天心却是摇了摇头,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笑着道:“不用休息了,你跟大圣不是常说打铁要趁热吗?我还可以坚持,现在将送它们入地府。”

    话落,她缓缓站直身体,狠狠吐出一口气,道:“我也很想看看自己突破极限后,又将迎来什么。”

    瞧得轩辕天心居然连休息都不用就要开始动手送灵,金翅大鹏眨了眨眼,不过却没有去阻止。

    “天道无极——地藏菩萨借法,九幽之路,开!”

    ‘轰——!’

    阴风四起,紧跟着一扇巨大的黑色石门凭空出现。

    在这扇黑色石门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诡异腾图,甚至在大门的上方,一个巨大的骷髅石雕森冷的趴在上面。

    大门发出‘吱嘎’一声刺耳的声音,然后缓缓被大门,随着大门的打开,一股极为浓郁的阴冷气息自门口蹿了出来。

    轩辕天心双手持印,目光紧紧盯住门后漆黑的世界,随即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自门内响起,不过多时两道一黑一白的人影自门内走出。

    “何人擅自打开地府之门?”森冷的话音如冰刀般,让人忍不住汗毛倒立。

    轩辕天心瞧着这出现的二人,双眸微微一眯。

    “驱魔龙族第六十六代传人,轩辕天心。”

    “驱魔龙族?”二人闻言一惊,随即目光认真地将轩辕天心打量了一圈,似乎在察觉到她身上那股纯正的浩然正气后,刚刚还森冷无比的声音立刻变得柔和不少:“原来是轩辕大人,大人开启地府之门可是要送魂?”

    “正是。”轩辕天心点点头,看着二人陌生的脸庞,皱眉疑惑地道:“你们不是黑白无常?”

    那二人闻言相视一眼,随即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笑了笑,道:“我们是黑白无常,不过应该只是大人不熟悉的那两位而已。”

    见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更加疑惑,白袍男子再次一笑,解释道:“地府中黑白无常有很多,只不过我们分管的地域和位面不同而已。世间每天都有无数人的生命走到终结,也有无数灵魂去转世,哪怕我们这么多的无常去索命勾魂都是有些忙不过来,若是只有两位,恐怕这个世界就得乱套了。”

    “原来如此。”轩辕天心笑了笑,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地府中的黑白无常原来也是还有其他人的,她就说怎么这出来的二人居然不是自己以前见到个的那两个家伙。

    “既然你们是分管这里的无常,那么这些灵魂就交给你们了,它们的怨气已经除去,还得麻烦你们二位将它们带去阴司城了。”

    轩辕天心撤了手中印决,朝二人抱拳一礼,倒是让得这两位无常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这本就是我二人的职责所在,哪里受得起大人的一礼。”

    话落,两位无常拿出收魂袋,对着斗场中已经被超度的灵魂轻轻一抖,不过片刻的时间,斗场中的所有灵魂全部被收入了魂袋当中。

    待得收魂完毕,两位无常再次朝轩辕天心抱拳一礼,这才退回到了地府大门内。

    黑色的石门缓缓消失,轩辕天心却看着地府大门消失的方向,嘀咕道:“这两位也太客气了吧?以前那两个家伙可从来没有叫过我大人呢!”

    金翅大鹏闻言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道:“那是因为以前你应该并不是驱魔龙族传人的身份,再则…你以前遇见的那两个无常应该是无常当中职位最高的存在,要知道即便是地府有很多黑白无常,可也同样是分了等级的。”

    “还有这样的事儿?”轩辕天心有些诧异。

    “那当然。”金翅大鹏点点头,然后为她科普道:“你瞧见之前那两个无常的穿着没有?”

    轩辕天心点点头,她当然瞧见过,虽然那二人穿着一身长袍,可是那长袍的样式却更为偏西化。

    金翅大鹏瞥了她一眼,继续道:“他们虽然也是无常,可是正确说来应该叫死神。真正的黑白无常只有两位,那是从地府存在的那一刻起,得冥神亲封。至于死神,他们都是一些生前枉死,却有大造化又不愿意转世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轩辕天心一脸恍然之色,然后拍了拍双手,笑着道:“地府的事儿可真复杂,我们还是不要去研究了,这里的事情终于处理完了,走吧咱们出去了。”

    ------题外话------

    昨天晚上回来已经很晚了,所以根本来不及写二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