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00:打脸慕家

正文 100:打脸慕家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存放在空间戒指里的东西会不翼而飞?

    你问十个人估计十个人都会回答你——飞你妹!骗小孩呢!?

    但是你若问轩辕天心,那么她就会笑眯眯地告诉你,当然能飞!

    怎么飞?

    你当大圣是摆设吗?大圣除了金箍棒耍得好,顺手牵羊也是他的绝活。

    之前在拍卖会场门口,轩辕天心借着制住慕香雪的空档,在松手的那一瞬间,大圣便悄无声息的缩小身形藏进了她的发丝当中。

    当慕香雪在拍卖会后场接过装有天香九重冰莲的玉盒要放入空间戒指里的瞬间,大圣便跟着掠了进去。

    当年那么多神器都困不住大圣,要偷偷拿了天香九重冰莲从空间戒指里溜出来,对于大圣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要轩辕天心自报家门,这可能吗?别说她不愿意自报家门了,就算是真报了,只怕她现在就该跑路了!

    因为知道大圣已经将天香九重冰莲给偷走了,所以她不过是用这个做下借口而已。

    如今瞧着慕家三人那一脸懵逼的模样,轩辕天心在心中不厚道的笑了。

    宴会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看着慕家三人的目光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这是谁也不相信放在空间戒指中的天香九重冰莲会不翼而飞啊……

    慕容天的老脸有些难看起来,对于四周那些微妙的目光他又如何察觉不到,可是看着自己女儿那着急的模样,他相信装有天香九重冰莲的玉盒是真的不见了,但关键是怎么不见的却让他心中有些震惊。

    “父亲,我真的是放入空间戒指里的,我放的时候哥哥也是在旁边看着的啊。”慕香雪看着慕容天语气急切地道。

    一旁的慕锦城也是点头附和:“香雪的确是有放进空间戒指中,而且她一直跟我在一起,中途也不曾将东西拿出来过。”

    慕容天眉心紧蹙,沉默不语。

    倒是一旁的轩辕天心在看够热闹之后,嗤笑出声,神色似嘲似讽地看着三人道:“丢了就丢了吧,你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信呗,慕家主若是没事儿的话就请吧,这个谦也不必道了。”话落,再次坐了回去,淡淡道:“毕竟这是第一楼为来参加拍卖会的各位举办的宴会,还是不要因为这等小事儿而扰了其他人的兴致才好。”

    轩辕天心懒懒的靠坐在椅子里,垂眸盯着自己手中端着的杯子,也不抬眼看三人,只是漫不经心地来回转动着杯子。

    这副高傲的模样,看着慕香雪的眼中那是无比的刺眼。

    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慕香雪恶狠狠地盯住轩辕天心,指着她叫道:“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将天香九重冰莲给我交出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红莲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平常内向的她,此时就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怒视着慕香雪。

    红莲并不清楚天香九重冰莲失踪是真的跟轩辕天心有关,此时慕香雪的指控的话,在她心里就跟污蔑轩辕天心是一样的。

    所以即便她再内向,性子再好就是忍不住怒了。

    相比起红莲的愤怒,轩辕天心却是淡定得很,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向慕香雪,悠悠地道:“慕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从最开始你就一直意在这朵天香九重冰莲,如今东西不翼而飞,如若不是你,我还真想不出还能有谁!”慕香雪怒道,她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女人这幅样子,好像谁也不放在眼里似的。

    ‘嘭——!’

    杯子砸在地上的碎了声,让得整个大厅中的声音都是瞬间一静。

    只见轩辕天心在突然砸了手中的杯子后,原本还有些一丝笑意的神色顿时彻底冷沉了下来,她不看指着自己的慕香雪,将目光直直看向慕容天,冷声道:“慕家主,你这个没有脑子的女儿若是再不管好,那就不要怪别人出手教育了。自己的东西丢了,那是她自己蠢,没看顾好,但是她却将责任往别人身上推,这是个什么意思?且不说那空间戒指中的东西除了戒指的主人外没有谁能拿出来,就说在拍卖会结束后,除了在会场门口她发神经病的来找我麻烦那一次,我跟贵千金可是再也没有碰过面!慕家主不如你来告诉我,我如何将贵千金放在空间戒指中的东西给偷拿了的?”

    轩辕天心这一番话中的冷意,是个人都能听的出来,而慕容天也被她这一番话给问得脸色有些难堪和尴尬。

    要说慕家在慕空城这么久,他慕容天何时被人这般不客气的质问的,而且人家还点名了说自己的女儿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可是慕容天心中再怒又如何,人家所说的话根本就没有错,让他反驳都不知道从何处去反驳。

    轩辕天心见慕容天不说话,冷哼一声,这才转眸瞥了慕香雪一眼,缓缓起身冷声道:“之前在拍卖会场发生的事情,我大度不予计较,但不代表我会一直不计较,今日慕家大小姐对于我的污蔑,你们慕家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那就别怪我对你们慕家同样不客气!”

    话落,只见慕容天老脸一变,抬头紧紧盯住轩辕天心。

    而慕香雪被轩辕天心刚刚砸杯子的举动给吓得愣住了,如今回过神来后,第一反应便是又要开口怒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轩辕天心右手微微一动,以一个只有慕容天才能看见的角度,不知道拿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在他眼前一晃。

    只见慕容天顿时脸色大变,反手便是一巴掌打在了慕香雪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在安静的大厅中尤为清晰。

    慕香雪被这一巴掌给打得有些懵,右脸颊上瞬间红肿了一片,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有多大了。

    不仅慕香雪本人被打懵了,就连在场的其他人同样因为这一巴掌给打懵了。

    怎么回事儿?

    这慕家主怎么突然打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呢?

    他们只看到轩辕天心刚刚手中好像拿出了个什么东西,但是却没人看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但即便没人看清楚,可在场的人也不是傻子。就是因为那个东西,慕容天才打了自己的女儿,可见那东西肯定是个什么了不得东西,或者是代表身份的一个证明。

    如此一想,大厅中的人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悄悄升起了一抹忌惮之色。

    连慕容天在看见那东西后变了脸色还打了女儿,那就说明这年纪不大的姑娘肯定是个连慕家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众人心思翻转间,只见慕容天脸上带着微微冷汗,向轩辕天心拱手一礼,语气中含着一抹敬畏和小心,道:“小女任性刁蛮是慕某没有教育好,还请姑娘大人有大量,原谅她这一次,慕某日后定当好生教育。”

    ‘哗——!’

    慕容天这死要面子的老东西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服软说好话了,这一幕顿时惊得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别说他们这些人心中在抽凉气,慕容天本人就连心都是凉了半截啊。

    他们没有看清这姑娘手中刚刚拿出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他看清了啊,就是因为看清了,所以慕容天才只觉得一股凉气直冲脑门。

    那是一块通体血红的玉佩,一块极品血玉的玉佩自然不能让慕容天脸色大变,而令他脸色大变的是那玉佩上所雕刻的图腾。

    那是妖王皇明月的王佩!

    龙昊皇室只有直系血脉且被封王的皇室成员才会有这样一块王佩,而皇室中所有人的王佩都是紫玉,只有妖王皇明月他特立独行,用的是一块万年极品血玉。

    这块血玉王佩应该是妖王皇明月的贴身之物,且从来不会离身,除了他本人将王佩解下来,只怕没人能从他身上将东西偷走。

    慕容天根本不会去怀疑这块王佩的真假,因为王佩的做工和雕工根本没人可以模仿出来。

    虽然他现在还是不知道这个少女的身份是什么,但是在这块王佩面前,却已然不重要了。

    除了妖王皇明月亲自解下王佩交给她,只怕还没人能从那个人身上将他的贴身玉佩给偷走,而妖王皇明月连自己的贴身王佩都给了这个少女,那么这个少女就不是他们慕家能招惹得起。

    哪怕这个少女身上的战气波动并不强烈,可是妖王皇明月……只怕整个龙昊国还没人敢去惹他啊!

    慕容天压下心中的惊骇之意,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的少女,见自己刚刚那一番话,依然没能让她脸上的冷意消散,顿时心里咯噔一声,然后转身怒视着自己女儿,沉声道:“香雪,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向这位姑娘道歉?”

    慕香雪眼中有着一抹不可思议,父亲居然要她向那个女人道歉?

    她本能的想要反驳,可是在看见慕容天眼中的厉色之后,顿时被吓了一跳,然后咬着牙不甘不愿地看向轩辕天心,小声儿地道:“对不起。”

    轩辕天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到底原谅还是不原谅,抬眸看向慕容天,冷声道:“慕家主作为一家之主,平时自然日理万机,对于子女的管教有些疏忽也是情理之中的。不过还望慕家主经这次事后,也多多分心管教下子女,免得日后贵千金这种见人就咬的疯病又得罪到了什么不能得罪的人,否则到时候只怕你们整个慕家都会跟着被牵连!”

    “要知道建立一个家族不难,可是想要守住家业,却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慕容天听得冷汗连连,一边点头一边应道:“是,姑娘提醒的对,慕某日后定然好好教育小女。”

    听了这话,轩辕天心脸上的冷意才算是散了不少,见自己借着某人的玉佩狐假虎威也耍够了,然后才笑眯眯地点头赶人了,“想来慕家大小姐也没有什么心思参加宴会了,我看慕家主还是将她给送回去吧。”

    让慕容天将他女儿给送回去?

    大厅内的其他人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这不是明摆着要赶人走吗?

    而慕容天在听到轩辕天心这句话后,却是如同大赦般,立刻向轩辕天心抱拳一礼后,二话不说将带着自己的儿子跟女儿离开了宴会。

    当慕家的三人一走,轩辕天心这才笑眯眯地转身看向目瞪口呆的红莲,道:“我们也回去吧,只怕再在这里待下去,人家第一楼的宴会都要举办不起来了。”

    红莲看着轩辕天心,然后呆呆的点了点头。

    倒是苏陌叶闻言笑眯眯地站了起来,看着轩辕天心道:“今儿这一场戏可看得够尽兴,元姑娘这是深藏不露啊。”

    对于苏陌叶的话,轩辕天心只是笑了笑,然后拉过红莲便转身欲离开这里。

    “既然二位想要休息了,不如在下送送二位?”苏陌叶追了上来。

    哪知轩辕天心闻言一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苏管事可是第一楼的总负责人,你这么擅自离开宴会只怕不是主人家该有的礼貌。不过是上一层楼而已,就不用劳烦苏管事相送了。”

    拒绝了苏陌叶的提议,轩辕天心也不等他回答,直接拉过红莲,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中走出了宴会大厅。

    而苏陌叶被拒绝后笑了笑,看着轩辕天心离开的背影,又懒懒地坐了回去。

    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子亦,苏陌叶笑得有些好奇地问道:“子亦,你说那丫头到底是个什么?她刚刚对着慕容天拿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何物?”

    子亦眸光微闪,摇了摇头,道:“她拿出东西后的角度控制的很好,除了慕容天外,没人可以看见。”

    “那丫头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了,还别说,那丫头就是她这个人都是有着好多面呢,起初我还以为是只小绵羊,最后发现居然是只小狮子,刚刚嘛…她那冷厉的神色简直就是一只狼啊。”苏陌叶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对了,你说慕香雪放在空间戒指中的天香九重冰莲到底是怎么不见的?又是谁拿走的?”

    虽然对于放在空间戒指中的东西会不翼而飞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可是以苏陌叶的眼力又如何看不出慕香雪说的是真话。

    但怪就怪在,到底是谁有这种神鬼莫测的手段,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可以将别人空间戒指中的东西拿走?要知道这空间戒指的作用就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宝贝被别人偷走的最后一道锁。

    除了主人身死外,只怕还没人可以擅自将东西拿出来啊!

    苏陌叶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或者什么人可以办到,但他身边的子亦不知为何却是淡淡一笑,语气肯定地道:“若是你能撬开她的嘴,或许她可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

    苏陌叶一愣,有些不解地看着子亦。

    她?

    她是谁?

    子亦抬眸淡淡地瞧着他,然后又低低笑出了声。

    随即苏陌叶一双眼睛猛地瞪大,脸上有着一抹不可思议,大着舌头道:“你…你的意思是…真是那丫头动的手脚?”

    子亦挑了挑眉,缓缓起身,“回去了。”

    “喂,你先回答我啊。”见子亦抬步朝外面走去,苏陌叶立刻追了上去,“你怎么知道的?”

    子亦脚步不停,也不看身边一脸好奇的苏陌叶,淡声道:“她对那朵天香九重冰莲很是执着,以她的性子绝不会就这么放手,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将东西从慕香雪的空间戒指里拿出来的,不过此时那朵天香九重冰莲定然是在她手中无疑。”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宴会大厅,子亦的话音微微顿了顿,最后接着分析道:“你不觉得她之前要慕容天拿天香九重冰莲做上门礼太巧合了一点吗?她根本就不想对任何人说起她的来历,又明知道天香九重冰莲在慕家人手中,那她为何要说让慕家人将天香九重冰莲给她,她就告诉慕容天她的来历呢?她不想暴露自己的来历和身份却又敢说出这番话,只能是她十分肯定慕家人拿不出那朵天香九重冰莲。”

    “嘶——!”苏陌叶闻言抽了口气儿,一脸斯巴达地道:“这小丫头好深的算计啊,慕家这次栽得一点都不冤。”

    算计?

    可不就是算计吗?

    子亦闻言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幽光。

    从她在拍卖会上故意坑慕香雪花八十万金龙币的天价起,她就在挖坑了,一步一步将慕家的人全部算计到了她挖的坑里去。

    ------题外话------

    今天是七夕啊,早早的更新了,晚上好出去浪!

    祝看文的妹砸们七夕快乐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