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99:不翼而飞!

正文 099:不翼而飞!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岂止是古怪!

    子亦注意到,在接下来的拍卖中,那丫头便一直是不咸不淡的看着,哪怕她自己的三级符咒被拿上了展示台,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反应。

    一场拍卖会在经过一个半时辰后终于宣告圆满结束,但是这种结束只是说拍卖会结束了,后面第一楼还为来参加拍卖的客人们准备了一场晚宴。

    但凡是来参加过拍卖会的人都是可以参加,且参加这种晚宴也是代表身份的一种象征,基本上是没人会拒绝参加的。

    轩辕天心带着红莲在苏陌叶二人的陪同下离开了拍卖会场的厢房。

    天下第一楼拍卖会场的厢房设计得很有意思,是一个悬空呈半圆形的阁楼。贵宾厢房只有五个,都是隔着一些距离的,而出口也就只有中间的那一个。

    所以不管是哪个贵宾厢房的客人想要出拍卖会场,都是得从同一个入口出去的。

    今日这场拍卖会除了轩辕天心这边,就只有对面慕家专用厢房有人,无相殿的人估摸是有事,就缺席了这次拍卖会。

    所以当轩辕天心一行人自厢房出来准备出拍卖会场的时候,正好跟慕家的兄妹二人给撞上了。

    慕香雪瞪着迎面走来的一行人,双目都快喷出火来了,之前在拍卖会上被人给耍了一把,这口气她慕家大小姐如何能咽得下去?

    看着轩辕天心跟红莲二人,目光不断在扫视,估摸是在辨认她们二人当中谁才是刚刚耍自己的那人。

    但是相对于愤怒的慕香雪来说,她身边的哥哥慕锦城却是有脑子得多。

    眼瞧着两位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由第一楼的总负责人苏陌叶亲自陪同出来,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而且苏陌叶还是次要……

    慕锦城目光转到苏陌叶身边的子亦后,脸上的神色立刻变得恭敬不下,正想要开口说话,却被迎面走来的子亦给一眼瞥过去,那想说的话立刻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轩辕天心抬眸看着站在出口边上的兄妹二位,随即垂眸,直接当做没看见便是要抬脚往外走。

    可惜,她这脚刚刚跨出去,某位大小姐却是不依了。

    “站住!”

    原本安静的阁楼被慕香雪这一怒喝声给打破了平静,苏陌叶跟子亦二人齐齐眉心一皱,红莲更是有些紧张地伸手抓住了轩辕天心的胳膊。

    “耍了人就想这么走了,是不是也太不将我慕家给放在眼里了?”

    慕香雪一步追了过去,将出口给堵了,脸上带着冷笑地看着轩辕天心跟红莲二人,不依不饶地道:“之前在拍卖会上不是很嚣张吗?这会儿见着人就不吭声了?现在想走,晚了!”

    “香雪!”

    慕锦城一惊,显然也是没有料到慕香雪会直接将别人给拦住,顿时快步上前想要将自己的妹妹给拉开,叱喝道:“香雪,你不要再胡闹!拍卖会上的竞拍本来就是你争我抢,出价是你自己出的,怎么能怪在别人的身上!”

    “哥!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哥哥啊?居然帮着外人说话?”慕香雪闻言一怒,立刻抬手指着轩辕天心二人,道:“若不是她们耍手段,我会花天价拍下那朵没用的莲花吗?”

    听着慕香雪这种胡搅蛮缠的话,就是慕锦城都忍不住有些黑了脸。

    什么叫人家刷手段?人家好好的在拍东西,你自己突然跑去插一脚,还出言挑衅,最后遭了道还将错怪在别人身上?!

    若不是慕香雪是自己的妹妹,慕锦城还真想一巴掌将她给扇飞出去!

    轩辕天心看着慕香雪那指着自己的二人的手指,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寒芒,随即低低一笑,道:“果然是慕空城的大世家,还真的挺威风的啊!”

    慕香雪本来还不确定之前跟自己竞价的人到底是哪个,如今一听轩辕天心的声音就立刻认了出来。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慕香雪怒视着轩辕天心,“敢在慕空城得罪我,我让你没命走出慕空城!”

    ‘啪啪啪——!’

    就在慕香雪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却是含笑着轻轻拍了拍手,只不过那脸上的笑意,却是半分都没有到达眼底。

    “慕家好威风,家风也真好!”话音一转,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收,“不过慕大小姐脱了这层慕家的皮,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我这人脾气向来很好,但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用手指指着我,一般遇上这种人,我向来是要断了她的手指的……”

    慕锦城闻言心在暗道一声不好,然后便见到一道红影快速蹿了出来,接着便听到慕香雪的一阵惨叫声。

    轩辕天心一手抓着慕香雪的肩膀,一手将她伸出的食指往后狠狠一拽,在众人目瞪口呆中,漫不经心地看着惨叫不止的人,低笑问道:“你说…我这么一用力,你的这根手指是断呢?还是断呢?”

    “贱人!你看!”慕香雪疼得脸色苍白,但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是异常的狠毒。

    结果她骂人的话音一落,轩辕天心掰着她食指的右手便是又往后使了点力。

    “继续骂!很快你就知道我敢还是不敢了!”

    “你……”慕香雪神色狰狞地准备再次开口怒骂,但是一旁的慕锦城却是反应了过来,“香雪住口!”

    或许是慕锦城这一声怒喝太过严厉,也或许是慕香雪当真怕轩辕天心将她的手指给掰断,虽然脸上的怨毒神色不改,不过嘴上倒是安静老实了下来。

    慕锦城一脸抱歉地看着轩辕天心,“姑娘,小妹出言不逊得罪了姑娘,还请姑娘看在她年纪尚小,不懂事儿的份上将此事就此揭过吧。”

    轩辕天心闻言将目光看向慕锦城,随即笑了笑,道:“这位公子眼神儿不太好是吧?”

    慕锦城一愣,盯着轩辕天心似乎有些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而一旁看热闹的苏陌叶却是在心里哼哧哼哧的笑了起来,这慕家的大少要倒霉了。

    果然,当苏陌叶心里的这个想法一落,便听到轩辕天心笑着道:“若如不是眼神儿不太好,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我的年纪可比你妹妹要小不少呢?你在我面前说妹妹年纪尚幼不懂事儿,你觉得这话合适吗?”

    还别说,轩辕天心如今虽然有十五岁,可是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跟玉娃娃似的容貌,说她只有十三岁都有人会相信。

    ‘噗呲——’

    苏陌叶没忍住笑出了声儿,不过碍于此时情况有些没对,所以他又连忙摆出一副正经模样,大有刚刚那笑出声儿的人不是自己的意思。

    慕锦城被轩辕天心这话给打了脸,脸色有些尴尬,但奈何看着人家轩辕天心的那张小脸,他竟然无言以对。

    而轩辕天心这姑娘虽然看着整日里笑眯眯的,可是却跟她三姐是一个德行——得理不饶人,打完左脸还要接着打人右脸!

    见慕锦城被自己给噎住后,她再次一笑,继续道:“不过公子刚刚有句话说的我倒是蛮赞同的。”

    慕锦城抬头看来。

    “拍卖出价是你自己出的,怎么能怪在别人身上呢?我一心想要拍得那朵天香九重冰莲,令妹突然从中插手便也就算了,毕竟拍卖会上人人都可以出价竞拍的不是?我按我自己的想法给出价格,可没有拿到刀逼着令妹跟我出价抬杠吧?这价格高出了我的预算,我放弃了竞拍,难道这还怪我咯?”

    轩辕天心摇摇头,笑看着疼得一脸苍白的慕香雪,语气有些微妙地道:“这拍不到宝贝而生气我还能理解,可这拍到了宝贝还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模样,我倒是第一次见到。看来要跟你们慕家的人参加同一场拍卖会也挺不容易的,拍也不是,不拍也不是,你说让人家第一楼还要怎么做生意啊?!”

    慕锦城被轩辕天心给说得脸都涨红了,憋着一口气,半响才道:“姑娘说笑了,我小妹不懂规矩,我请姑娘看在慕家的面子上,原谅她这一次。”

    轩辕天心不为所动,倒是一旁苏陌叶笑眯眯地走了出来打圆场道:“元姑娘,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如看在在下的面子上,这事儿就算了吧,相信慕大小姐也不会再冲动行事了。”

    似乎是当真为了给苏陌叶一个面子,轩辕天心在一犹豫之后便放开了慕香雪,只不过在她收回手的瞬间,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道细微的金光自她指尖闪出,然后没入了慕香雪的发丝中。

    “苏管事都已经开口了,这个面子只怕不想给,也是要给的了。”轩辕天心笑了笑,然后转眸看向扶住妹妹的慕锦城,意味深长的道:“慕公子倒是个好哥哥,但是宠妹妹也不是这么宠的,慕家能成为慕空城的第一世家,想来也是有着你们自己的能耐。可有时候能耐是一回事儿,脑子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这脑子是个好东西,但并不是谁都会有。还请慕公子这次回去后多多教教令妹,否则以令妹这种易冲动的性子,你们慕家以后或许还有的麻烦。”

    谁也没想到轩辕天心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别说慕锦城愣住了,就连苏陌叶跟子亦二人都是愣住了。

    前者是听得有些心惊,这话虽然说得轻软,可是却是名副其实的威胁。

    后者二人是听得心中惊疑不定,当真慕家人说出这番话来,那定然是有不惧慕家的底气的,二人对轩辕天心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然而轩辕天心本人呢,她却在心里呵呵冷笑,底气?什么是底气?她一光脚的还怕穿鞋的?

    装逼吓唬人嘛,谁不会?趁你懵将你蒙,她的拿手绝活!

    轩辕天心带着红莲转身走了,苏陌叶看了看慕家兄妹二人一眼,立刻跟了上去。

    倒是子亦落在了后面,虽然站在兄妹二人的面前,目光却没有看二人,语气淡漠地道:“进入内院学习并不是只看实力,一个人的品性如何也在考察当中。”

    慕锦城闻言浑身一震,随即恭敬的低下头。

    子亦再次垂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步朝着五楼而去。

    拍卖会场的入口处只剩下慕家兄妹二人了,慕香雪这次回过神来,不满的叫叫嚣道:“哥,那个女人太嚣张了,难道你就要我这么算了不成?”

    “你给我住口!”慕锦城脸色铁青瞪向自己妹妹,他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妹妹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见慕香雪一脸不服气的瞪着自己,慕锦城差点没一口血卡在嗓子眼儿里,气得哆嗦的道:“人家骂你没有脑子还真是骂对了,整日里都是慕家慕家,你真以为咱们慕家是天下无敌吗?!她坑了你又如何?那也是你自己没脑子才遭了道儿,你见过苏陌叶有亲自陪同谁一起观看拍卖会吗?别说是咱们父亲,就连无相殿分殿的殿主只怕都没有这个待遇!”

    慕香雪被吼得一愣,有些底气不足地道:“那又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说明你当真是没有脑子!”慕锦城被她给气笑了,瞪着慕香雪沉声道:“现在乖乖去将那朵天香九重冰莲给拿回来,然后去五楼宴会找父亲,你若还想要进入帝都学院,今日就给我安分一点!”

    慕香雪一呆,这跟她进入帝都学院又有什么关系了?

    但是慕锦城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怒哼了一声转身朝着拍卖会后场走去。

    兄妹二人在交过八十万金龙币之后,二人拿到了那朵天香九重冰莲,不过此时二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任谁话八十万金龙币的天价买回一朵只值三十万,且毫无用处的天香九重冰莲只怕脸色都会不好看。

    慕香雪将装着天香九重冰莲的玉盒收进了空间戒指内,然后跟着慕锦城上了五楼的餐厅。

    此时五楼餐厅已经被特别布置了一下,还请来了城中最好的杂耍团为参加宴会的客人们表演。

    轩辕天心带着红莲入了场,便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各自端了杯果汁坐在了角落里。

    苏陌叶二人却是如一个跟屁虫般,再次跟了过来。

    一见她俩坐在一个角落里,顿时笑了:“正是热闹的时候,你们怎么却躲在这里?”

    轩辕天心懒懒抬眸看去,淡淡道:“这里清净些。”

    估计是见轩辕天心的情绪并不高,苏陌叶笑眯眯的在她旁边落了座,然后问道:“元姑娘这是怎么了?难得是没有拍得那朵天香九重冰莲而有些不高兴了?”

    “到手的鸭子给飞了,你觉得我能高兴得起来吗?”轩辕天心却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不高兴,冲着苏陌叶翻了一个大白眼。

    “之前在拍卖会上的时候我其实就想说的,若是元姑娘当真钱不够,以你跟我们第一楼的交情,即便是再开口借个百来万也是没问题的。”苏陌叶被轩辕天心给用话挤兑了两日,今日见她这么的不高兴,心情终于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摇着手中的玉折扇,笑得有些恶劣和故意的看着轩辕天心道:“不就是八十万吗?若是元姑娘开口,难得在下还能不借你不成?可惜没想到你就这么放弃了。”

    明明之前在厢房里还劝轩辕天心放弃不要再跟价的人,这会儿倒是又变了话,一点都没觉得打脸似的。

    可轩辕天心也不是省油的灯啊,闻言后立刻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陌叶,凉凉地道:“花八十万或者一百万去买一朵天香九重冰莲,你当我脑子被狗啃了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刚好被那位花八十万金龙币买下天香九重冰莲,脑子被狗啃了的慕香雪给听见了。

    之前在拍卖会场中发生的事情,自然已经被传开,估摸慕锦城在带着妹妹上来参加宴会之前,先一步找到了自己的父亲慕家家主,也不知道跟这位慕家家主说了什么话,此刻慕家家主正带着兄妹二人过来。

    结果好巧不巧的就听见了轩辕天心的这句话,慕家三人中,除了慕锦城一脸有些尴尬外,慕家家主却是神色极为平静就跟没听见似的,而那位慕家大小姐慕香雪却气得差点将手中的杯子就这么对着轩辕天心直接砸过去。

    苏陌叶瞧着到来的慕家三人,顿时轻咳了一声,然后笑眯眯地站了起来,“这不是慕家主嘛,之前在拍卖会上没瞧见你,原来是先来这里了啊。”

    慕家家主慕容天闻言一笑,看着苏陌叶客气道:“不过是想锻炼锻炼两个孩子,所以老夫并没有前去,只不过……”话音一转,目光看向轩辕天心,道:“不曾想就这么一次没去看着,小女就惹了事儿出来,这不…老夫专程带着她来赔礼道歉的。”

    苏陌叶闻言挑了挑眉,赔礼道歉?幕容天什么性子他会不清楚,他那个女儿就是被他给宠成这样的,他会舍得他自己的宝贝女儿出来道歉?

    只怕道歉是假的,来试探才是真的!

    苏陌叶眼珠子滴溜溜地朝着轩辕天心身上一扫,只见人家小姑娘连个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坐在那里低头喝着果汁,就跟眼前的慕家人是空气似的。

    而让苏陌叶更加觉得奇怪的是…今日子亦怎么也是这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神色,虽然这家伙尝尝是面无表情,可遇上这种事儿,那也是八面玲珑可圈可点的啊。

    慕容天也不愧是一家之主,哪怕是明明遭了人家的冷遇,他也是呵呵一笑,跟完全不在意没看见般,看着轩辕天心笑着道:“小姑娘,小女之前在拍卖会上多有得罪,还请你不要介意啊。”

    慕容天这番话可就相当于放下了身份,这可是不常见的事情了。

    苏陌叶觉得哪怕这丫头再不高兴,人家慕家主都这样说了,她也该有个回应了吧。

    哪知道轩辕天心回应是回应了,不过那个态度嘛,就有些不友好了。

    “若我说我真就介意了?”轩辕天心将手中的杯子轻轻往桌上一放,然后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慕容天,目光淡淡瞥过一旁怒目圆睁的慕香雪,低低一笑,道:“慕家主是吧?我就这么说吧,若是你好好的参加拍卖,突然冒出一个程咬金,且你一没招她,二没惹她,她就跟个神经病一样紧咬你不放,还莫名其妙出言挑衅,你会作何?”

    慕容天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

    轩辕天心也不在意,对他再次一笑,继续道:“我出价,她跟价,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当价格已经超过了我的预算,你说我是弃权呢?还是傻乎乎的再继续跟呢?”

    “这……”慕容天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被轩辕天心的问题给堵得哑口无言。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轩辕天心原本带笑的神色突然一收,沉声道:“自己傻逼出天价拍了东西,还想仗势欺人的出来找人算账,慕家主若遇上这种疯狗,你说是该出手打死呢还是打残呢?”

    她这沉声一喝,音量瞬间拔高,让得原本有些喧闹的宴会顿时彻底安静了下来。

    此时宴会上已经来了不少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好奇地朝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慕容天被轩辕天心这一喝,再加上此时面对着这么多的目光,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但挂不住又如何?人家说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无言以对啊。

    他本来以为凭着自己慕家家主的这个身份,对方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可惜…他的以为只是以为而已,人家根本就没想过要给他面子。

    这会儿他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啊,关键是他还不能怒,在没有搞清对方究竟是个什么身份的东西,他不敢怒啊!

    而轩辕天心就是抓准了慕容天的这个心思,所以将高傲和目空一切的态度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不是想要来试探吗?我就让你试探个够!

    会场中的不少人看着这一幕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这里来参加宴会的人几乎都参加过刚刚的拍卖会,在瞧见慕家的人后,便立刻联系到了之前的二女争夺天香九重冰莲的一幕。

    看这个模样,显然是慕家家主带着自己的女儿来道歉了啊,而对方却根本不领情,不领情不说,且还态度强硬。

    这姑娘…到底是个身份?

    但不管她是个什么身份,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将轩辕天心给放在了不能招惹的人物当中。

    能如此不客气的叱喝慕家家主,显然是个有着大身份的人啊!

    有着这个想法的不仅是四周那些看热闹的人,慕容天的心里同样在打鼓。

    虽然慕家在慕空城算得上是一霸,可惜出了慕空城,在大陆上那也只能算得上是个三流势力,慕容天哪怕再宠女儿,却也不敢因为女儿而赔上整个慕家。

    在场所有人都在猜测轩辕天心的身份,但慕香雪却不同,从小到大仗着慕家的势,她可以说是这慕空城人人都羡慕的对象,如今见轩辕天心居然敢叱喝自己的父亲,立刻便怒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如此对我父亲说话!”慕香雪显然是怒极恨极,哪怕是身边的慕锦城都是没能将她拉住,她便直接从后面冲了出来。

    “装什么大尾巴狼,一个不知姓名不知身份的人,装腔作势谁不会啊,我慕家怎么了?有本事你倒是将你的家门报出来了啊!”

    慕容天原本见慕香雪冲出来后便想阻止,可是一听到这话,他又默默的将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因为他也想知道这年纪不大的丫头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什么来历。

    然而面对慕香雪的愤怒叫嚣,轩辕天心却是连眼神都没有施舍她一个,一路装逼到底地冷漠道:“你没资格知道!我再次提醒你一次,我脾气可不怎么好,再用手指着我,我不介意当真掰断你的手指!”

    “你!”慕香雪闻言一张脸黑到了底,正欲冲上前去想要动手,却是被身边的慕容天给一把拉了下来,“胡闹,还不给我退下去,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吗?”

    老狐狸依然是老狐狸,在喝退了女儿后,慕容天对着轩辕天心呵呵一笑,道:“姑娘说的是,或许你的身份我们没资格知道,不过老夫却也想知道自己这不懂事儿的女儿到底得罪的是谁?若是有机会,老夫倒也可以备齐厚礼,上门赔礼道歉才是。”

    轩辕天心闻言挑了挑眉,心里虽然在低咒这狡猾的老东西,但是脑子却在回忆某位神经病大爷那种欠揍又鄙视一切的神色,然后有模有样的跟着做了出来。

    缓缓起身,吊着眼角斜睨着慕容天,嗤笑出声:“上门道歉?只怕你慕家依然不够那个资格!”

    苏陌叶瞧着轩辕天心这邪里邪气的模样,心尖儿一跳,他怎么觉得这个模样跟神色就这么的眼熟呢?!

    到底是在哪来见过来着?

    而轩辕天心在嗤笑过后,抬手摸着下巴,用嫌弃又鄙视的目光将慕容天从头到脚来回一扫,哼道:“不过慕家家主这话都已经出口了,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不是,既然慕家主想要上门赔礼道歉,那么这上门礼物,我可不可以自己提出呢?”

    慕容天闻言眼角抽搐,一股血气直冲脑门,但话已经到了这里,他也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可以,不知道姑娘想要什么上门礼?”

    “好说,我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那朵天香九重冰莲,若是慕家主的上门礼是这个,那么我想我还是可以自报家门的!”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道。

    此话一出,别说是慕容天了,就连苏陌叶等人都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慕容天深深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点头道:“既然姑娘如此在意那朵天香九重冰莲,慕某就是现在送给姑娘也不可。”话落,转头看向慕香雪,沉声道:“香雪,将东西拿出来。”

    见自己父亲都开口了,慕香雪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磨磨蹭蹭地低了头。

    “希望在姑娘拿到天香九重冰莲后,能告知姑娘的家门,也好让慕某有机会登门道歉。”慕容天是打定了主意要得知轩辕天心的身份了。

    轩辕天心闻言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好说,难得慕家主如此大方,即便是看在那朵天香九重冰莲的份儿上,我也不能藏着掖着不是。”话落垂眸,遮住了眼底的一抹幽光。

    “啊——!”

    而就在这时,那低头去拿空间戒指中装着天香九重冰莲的玉盒的慕香雪却是突然惊呼出口,随即只见她一脸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跟哥哥,急声道:“那个…那个天香九重冰莲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的?!”慕容天跟慕锦城二人皆是一惊,齐齐出声问道。

    只见慕香雪一脸懵逼且慌张地摇头道:“真的不见了,我明明放在空间戒指中的,但是如今空间戒指里装着天香九重冰莲的玉盒不翼而飞了!”

    ‘哗——!’

    人群哗然,装在空间戒指里都能不翼而飞?骗鬼呢!

    别说四周看热闹的人不信,就连慕容天跟慕锦城同样不相信。

    而轩辕天心也在听到这话后,小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沉,看着慕容天冷笑道:“看来慕家主这是舍不得那朵天香九重冰莲了啊,装在空间戒指里的东西都可以不翼而飞,这是把我们所有人当三岁孩子耍呢?既然慕家主如此没有诚意,那就请吧,别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我可没时间跟你们慕家人在这里多说些什么了!道歉也就不必了,你们慕家的道歉,我怕我还真是有些受不起!”

    ------题外话------

    帮忙推个文,正在PK中。

    《盛世绝宠太子妃》

    本文甜宠文,无虐点,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女主从特工变身为太子妃,恶搞太子,行事霹雳。

    男主本云端高阳,被女主影响后,成腹黑太子。

    此文为趣味文,文中逗乐不断,敬请大家来看一对活冤家如何走到生死不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