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5:诡异少女,红莲!

正文 085:诡异少女,红莲!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嘭——!’

    一个娇小的身影倒飞而出,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然后狠狠砸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榕树之上,力道之大,甚至将有着碗口粗的榕树给生生从中砸断。

    ‘噗呲——!’

    一口血吐了出来,一身狼狈的少女趴在地上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只雷云金雕,缓缓抬手将嘴巴的血迹抹掉。

    红莲却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背,不过是想要翻过道峰岭而已,居然让她碰上了一只千年妖兽。

    她的实力不过才灵士三重境,以那只雷云金雕的修为完全可以在一遇见自己时便将自己抹杀,可是那畜生却偏偏总是在关键时刻又打飞自己而不下杀手。

    瞧得雷云金雕眼中的戏谑之意,那畜生明显是为了折磨她好玩。

    红莲目光一闪,有些艰难的侧头看向另一边的大树底下,那里正躺着一名青衣少女,只不过那名青衣少女的身上连一丝气息波动都没有,明显是已经生机断绝。

    一双凤眸染上一抹悲痛,那青衣少女是她的侍女,虽然二人的身份是主仆,可是却从小一起长大,说是情同姐妹也不为过。

    “青依……”红莲的眼中染上了泪光,若不是为了保护自己,青依也不会死。

    一想到这里,红莲眼中的悲痛顿时化作了一抹狠色,目光再次仇恨地盯住前方不远处的雷云金雕,咬牙道:“即便是死,我也不会让你这畜生好过。”

    雷云金雕闻言鹰眸中闪过一抹嘲讽冷笑,看着她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蝼蚁。

    可是就在雷云金雕眼中的那抹嘲讽冷笑才刚刚展开后,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却是从红莲身上爆发。

    只见那明明只有灵士境的少女周身突然红光暴涨,一张冷艳的小脸上居然慢慢浮现出了一个诡异的血色图腾。

    那血色图腾一出现,立刻将少女右边的脸颊完全覆盖,当红光退去后,方才看清血色图腾的模样,居然是一朵巴掌大小的血色红莲。

    ‘嗡嗡嗡嗡——’

    细微的嗡鸣声响起,四周的空气也是陡然升高,少女有些吃力的从地上缓缓爬起,因为重伤的原因,在站起来后却是有些重心不稳的晃了晃身子。

    雷云金雕目光有些警惕地盯着那微微低着头的少女,不知道为什么,它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妖兽的直觉向来敏锐,所以雷云金雕在察觉到对面的少女有些不对劲时,便悄悄地运转起了体内的妖力。

    “我说过,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这畜生好过……”沙哑的声音自少女嘴中传出,那低垂的头也是缓缓抬起,当雷云金雕看清了此时少女的模样后,不知为何却是头皮一麻。

    不为其他,只因为那狼狈少女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眼此时居然诡异的变成了血色,甚至于连瞳孔都是泛着诡异的血红光芒。

    也幸好雷云金雕还不会口吞人言,否则在瞧见这诡异的一幕后,只怕它也想爆一句粗口的。

    明明是一个随时都可以捏死的弱小蝼蚁,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诡异起来。

    而雷云金雕的震惊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见那诡异的少女突然双手结印,然后她的脚下立刻出现了一个血色的神秘阵法。

    “红莲妖火,血祭祖灵!”

    ‘轰——!’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她脚下的神秘阵法突然升腾一朵巨大的血色火莲,当那朵巨大的血色火莲一出,甚至连四周的空气都是为之扭曲了一瞬。

    雷云金雕的目光大变,它能感觉到那朵血色火莲花中所蕴含的狂暴能量,即便是自己有着四千多年的修为,若是沾染上了那狂暴的能量,只怕不死也得重伤。

    这人类少女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她能使用出如此厉害的招数?以她区区灵士境的实力,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雷云金雕此时心中有再多的疑惑,但是却没人会去回答它。

    少女站在血色火莲中,目光狠戾而决绝地看着雷云金雕,哑声道:“虽然我不甘自己居然会死在这里,可是在死之前拉上你做垫背,也算是为青依报了仇。”

    雷云金雕闻言瞳孔一缩,这蝼蚁明显是想拉着自己同归于尽啊。

    “呀!好厉害的火,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中我居然能有幸看见红莲妖火!”

    就在少女准备跟雷云金雕同归于尽的时候,一道软软糯糯的惊呼声突然响起,然后便见到一个身穿红色衣裙,背着一柄晶莹剔透的长枪的少女突然自林中蹿了出来。

    当瞧得有人突然出现后,那狼狈的少女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警惕,而是神色有些狼狈的微微撇过头,将自己的后脑勺对向了那突然从林中蹿出来的人。

    而这个突然从林中蹿出来的红裙少女正是赶来看热闹的轩辕天心,只不过她却是没想到,自己刚刚寻着能量波动找来,便看到了传说中的红莲妖火。

    轩辕天心眨巴着眼,似乎一点都没发现此时的紧张气氛般,精致而漂亮的小脸上带着一抹惊奇和兴奋,蹭蹭蹭地就跑到少女红莲的身边,然后围着她转了两圈,一边打量一边啧啧叹道:“果然是传说中的红莲妖火,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现在是彻底相信了红莲妖火比红莲业火厉害了。”

    “姑娘,我刚刚听你说什么血祭祖灵的,你该不会是用了什么禁术吧?”轩辕天心见眼前的少女一直低着头,她微微弯下腰想要去看少女的脸,可是不管轩辕天心怎么使劲儿去瞅,眼前这少女都是死死埋着头跟不能见人似的。

    金翅大鹏瞧得轩辕天心那好奇八卦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传音提醒道:“小五,这小姑娘用了血祭是在耗损自己的生命力,你就不要在这里问一些有的没的了,要是再不打断她的血祭,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这小姑娘便会生命力耗尽而亡的。”

    轩辕天心闻言一惊,不过她见这少女一直埋在头不语,顿时又道:“哎哎…姑娘,你赶紧收了你的血祭禁术,否则你真的会没命的。”

    似乎是因为轩辕天心的提醒,少女身子微微一颤,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头。

    轩辕天心双眼一瞪,看着少女脸上的血莲图腾,还有那一双诡异的血眸之后,她终于明白了为何这个少女会一直低着头不看自己了。

    这个少女应该是在怕自己的模样会吓到人。

    如此敏感而自卑的心思,让得轩辕天心眉心一皱,特别是当她瞧见这少女抬起头的瞬间,眼中闪过的那一抹苦涩和狼狈时,轩辕天心不禁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要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给养成了这种自卑而敏感的心?

    红莲一双血眸冷冰冰地盯着轩辕天心,手上凝聚的印决不变,用着沙哑地声音道:“你若是路过就赶紧走,免得将你也牵连进来。”

    轩辕天心闻言眉心再次一皱,然后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那只雷云金雕,突然问道:“就是为了对付这么一只畜生,你居然想要跟它同归于尽?你不觉得很是不值吗?”

    话落,再次将目光看向眼前的少女,而轩辕天心似乎没有去看身后那只她口中的畜生的眼中升腾起来的怒火。

    见轩辕天心询问,红莲咬唇摇了摇头,道:“拿我自己的命去换它的命我当然会觉得不值,可是……”目光沉痛地看向另一边已经生机断绝的青衣少女,咬牙道:“可是若能为青依保持,也算是值了!”

    轩辕天心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当瞧见不远处早已生机断绝的青衣少女后,目光顿时一沉。

    那青衣少女身上满是血淋淋的伤痕,从那些伤痕可以明显看出是故意折磨造成的。

    轩辕天心在大泽山脉的最后一个月里天天跟千年妖兽打交道,所以那只雷云金雕的修为她一眼便能看出来。一只有着四千多年修为的雷云金雕完全可以瞬间杀死眼前的这个少女和那名青衣少女,然而这两位少女身上却都是带着不同的伤痕,显然是雷云金雕故意在折磨她们。

    于其说是折磨,雷云金雕这种行为不如说是在虐杀。

    先虐后杀,好残暴的手段!

    轩辕天心的眼中渐渐升腾起了森冷寒意。

    “要报仇根本不需要搭上你自己的命的。”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少女,沉声道:“你将血祭禁术收了,我替你报仇。”

    此话一落,别说是红莲愣住了,就连不远处的雷云金雕都愣住了。

    红莲显然没有想到轩辕天心在瞧见自己这诡异的模样后居然不将自己当成异类,反而还要出手帮自己,而雷云金雕在一愣之后,眼中却是出现了嘲讽冷笑。

    虽然它刚刚震惊于那个诡异少女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然而这后面冒出来的人类少女的实力却也瞒不过它。

    一个区区武士境的小丫头居然也敢说替人报仇的话,简直是可笑!

    “你为什么要帮我?”红莲愣愣的看着轩辕天心,后者却是耸肩一笑,道:“看你顺眼,想帮就帮咯。”

    看她顺眼?这是什么理由?

    红莲血色的眸子微微一闪,看着轩辕天心咬了咬唇,低声道:“你不怕我吗?”

    “哈?”轩辕天心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眨了眨眼,“我为什么要怕你?就因为你脸上那血莲图腾?还是你这双血色的眼睛?”

    “所有人都怕我,说我是怪物。”红莲垂眸,掩住了眼中的苦涩,不过她结印的双手却是渐渐松开,血祭禁术也随之被打断。

    她从出生起就因为自己脸上的诡异血莲图腾和这双血眸被家族中人视为不祥,父母也因此而受到牵连更是早早亡故,若不是家族中的那些人不想背上残害族人的冷血之名,只怕在她的双亲亡故后,她也会活不下去。

    可是即便族中的人让她活了下来,却也一直把她当做异类不管不问,除了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青依,她在家族里处处受人欺辱打骂。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终于满了十五岁,她才偷偷带着青莲离开了家族想要前往帝都学院求学,可是却没想到帝都学院还没有到,青依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了这道峰岭。

    因为血祭禁术被打断,红莲的容貌也渐渐恢复正常,轩辕天心看着她苦涩而黯淡的神色,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倒是觉得你脸上的那朵血莲挺漂亮的,而且你的血眸也挺好看啊,跟一对儿血色宝石似的,多漂亮啊。”

    红莲闻言猛地抬头看向轩辕天心,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在见过自己的血眸和脸上的图腾后还能说漂亮的人,也是第一次除了青依外,不害怕厌恶自己而亲近自己的的人。

    轩辕天心冲她咧嘴一笑,露出八颗整齐而洁白的贝齿,道:“我叫元天心,你也可以叫我小五,很高兴认识你,你叫什么?”

    被轩辕天心这软软的笑容给笑得一怔,红莲有些回不过神来的喃喃道:“我…红莲,我就红莲……”

    “红莲?”轩辕天心双眼一亮,笑着夸赞道:“人如其名,果然是一朵漂亮的红莲。”

    似乎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夸赞,红莲那张冷艳的小脸突然染上了一抹红晕,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话未出口,却是脸色猛地一变,然后一把推开轩辕天心,道:“小心!”

    轩辕天心被推了一个踉跄,不过却反应极快地迅速一转身,反手便是抽出了背上背着的追魂枪,跟着又是一步朝着红莲的方向跨了过去,然后挥枪横扫而出。

    ‘嘭——’

    一声闷响,只见那突然偷袭的雷云金雕居然被这一枪给震得倒飞了出去。

    轩辕天心护在红莲身前的身子也是被震得晃了晃,见雷云金雕被震飞出去,她回头看向身后脸上还带着慌张神色的红莲,龇牙道:“啊呀!一直跟你说话居然忘记了那畜生还没解决。”

    红莲被她脸上轻松的笑意给弄的一呆,随即便又听到轩辕天心道:“红莲,你伤上的伤势不轻,先找个安全的地儿去休息休息,等我解决了这无耻偷袭的畜生后咱们再继续聊。”

    “但那雷云金雕可是有着四千多年的修为,你…你真的可以吗?”红莲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刚刚轩辕天心一出手,红莲便也察觉到了她的实力,虽然是比自己强了不少,可是她的实力也才在武师境啊,而四千多年修为的雷云金雕可是相当于武宗境的强者。

    轩辕天心瞧着红莲脸上紧张的神色,冲她再次呲牙一笑,然后将趴在自己肩头的金翅大鹏扔给她,道:“没问题,你先抱着我家金翅去一边休息,我去跟那大家伙玩玩,千年级别的妖兽可是我最喜欢的对手。”

    红莲见轩辕天心把一只小黄鸡突然朝自己扔了过来,她连忙手忙脚乱的一把接住,有些无措地看着轩辕天心,道:“那…那你自己小心点,若是实在不行,你就找个机会走吧。”

    轩辕天心闻言冲天翻了一个白眼,撇嘴道:“区区四千多年的妖兽可还不能让我狼狈而逃。”

    说着,她一提追魂枪,便转头看向了雷云金雕。

    “小畜生,你这么喜欢玩对手,不如我跟你好好玩一场,如何?”

    雷云金雕本来就被刚刚那一枪给震飞而恼怒不已,如今听得轩辕天心的话后,那怒火更是拔高了三丈。

    玩?老子就怕你这人类玩不起!

    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雷云金雕瞬间双翅猛地一扇,大片的风刃密密麻麻的朝着轩辕天心狂射而来。

    瞧得那扑面而来的大片风刃,轩辕天心红唇微微一勾,突然一手握住追魂枪的枪杆中心,然后唰唰唰地就开始双手转动起来。

    她居然把长枪当成棍子舞了,而且那双手转动长枪的模样,跟大圣舞动金箍棒时的姿态一模一样。

    追魂枪被轩辕天心给舞成了一道圆形的屏障般,只听得砰砰砰砰的一阵响动,雷云金雕所扇出来的风刃皆是被一一打开,居然连轩辕天心的身都没能近。

    当最后一波风刃被挡开后,轩辕天心右手握抢,然后脚下一点便快速朝着雷云金雕掠了过去。

    ‘唰——’

    一道残影划过,带着一股劲风,直直扫向雷云金雕。

    雷云金雕双瞳一眯,快速升空,一双尖锐带着倒钩的鹰爪如同老鹰抓兔般,朝着轩辕天心便是狠狠的抓了过去。

    轩辕天心一挑眉,脚下一滑,然后跟一只滑溜的泥鳅似的,身子贴着地面就从雷云金雕的双爪间滑了出去。她人出去后,紧接着便是一个迅速起身,然后脚下狠狠一跺地面,整个人快速跃起,回身对着雷云金雕便是一枪砸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雷云金雕居然被这一枪给直直从半空给砸了下去。

    若是普通的长枪这么一砸,以雷云金雕四千多年的修为或许就跟挠痒痒似的,可是轩辕天心手中的追魂枪可不同,当追魂枪一砸在雷云金雕的背上后,那股古怪的压制力便是立刻涌了出来。

    雷云金雕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体内急速运转的妖力就被那古怪的压制力给压得一散。

    妖力突然溃散,雷云金雕也是立刻被一枪给砸到了地面,生生将地上给砸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坑。

    轩辕天心眸光一厉,半空身子一转,然后借着这股力,快速朝着坑中的雷云金雕便是紧追而去。

    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宗旨,轩辕天心眼中杀意一闪,提着追魂枪,便是直接从半空而落,追魂枪的枪尖也是正正对上了还在坑中挣扎的雷云金雕。

    ‘噗呲——’

    追魂枪从雷云金雕的背部狠刺而入,它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然后猛地一拍双翅便是想要挣扎逃走。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此时追魂枪还插在雷云金雕的背上,她握紧追魂枪便是翻身骑坐在了雷云金雕的背上,然后一双嫩白的小手紧握成拳,对着雷云金雕的脑袋便是一拳一拳的砸了下去。

    ‘嘭嘭嘭嘭嘭——’

    闷响声阵阵,雷云金雕被打得一阵晕头转向,甚至连逃走的心思都没有便连忙想要双翅去护头。

    不远处红莲抱着金翅大鹏瞧着那一拳一拳揍着雷云金雕的轩辕天心,神情有些目瞪口呆,特别是当她瞧见雷云金雕都被打得快翻白眼的时候,红莲忍不住在心里道:她……她真的是武师境吗?武师境的实力居然能将一只四千多年修为的雷云金雕给揍得无力还手?!

    而轩辕天心在一阵胖揍之后,眼中再次闪过一抹杀意,在红莲看不见的角度,她的右手突然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低声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力量为我所用,大力金刚掌!”

    ‘嘭——’

    又是一声闷响,只见那原本在奋力挣扎的雷云金雕却是猛然一顿,然后双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随即脑袋一偏,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死…死了?

    瞧得安静下来的雷云金雕,红莲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刚刚还挣扎的厉害的雷云金雕居然就这么死了?

    雷云金雕自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不过是轩辕天心那一掌蕴含了言灵之力,力量言灵让得她那一掌的力量瞬间暴涨数百倍,那一掌拍下的瞬间,就直接震碎了雷云金雕的头骨,甚至于它脑袋里妖丹都被一起跟震碎。

    轩辕天心在杀了雷云金雕之后,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儿,然后迅速翻身自雷云金雕的背上跳了下来,笑眯眯地拍了拍手,冲着不远处目瞪口呆的红莲咧嘴一笑,道:“搞定!”

    ------题外话------

    小五她…好像越来越凶残了……

    (P:昨天浪到凌晨才回来,本来是给熊孩子过生日的,结果晚上一群人跑去唱K,熊孩子呼呼睡觉了,大人却玩疯了o(╯□╰)o)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