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3:出山脉,再回大泽城

正文 083:出山脉,再回大泽城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第二天一大早,轩辕天心就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山了。

    如今正值八月,帝都学院开学报到的日子为期有二十日,这是为了方便一些偏远地区的学员可以准备赶来帝都报道才规定下来的。

    大泽山脉在龙昊国帝都的南方,从这里赶去龙昊国最多半个月的时间,所以轩辕天心打算着出了山脉之后先回大泽城见过玉娘一家之后再动身前往帝都。

    轩辕天心苦修的地点一直都在大泽山脉的内围,所以想要走出这片庞大的山脉以她的脚力也得需要半日的时间,反正时间上也不是很赶,所以她这一路倒是走的不紧不慢。

    八月的太阳是最毒的时候,哪怕山脉中绿树成荫,可是这空气依然闷热。

    轩辕天心一边抹着额头上的薄汗,一边抬头打量着四周,这林子里比以往可要安静得太多,她都快要走到山脉外围的范围了,却是连一个冒险者都没有瞧见。

    大圣跟个幽灵似的飘在她身后,一双猴子眼也是在四处乱瞄。

    “大圣。”

    走在前面的轩辕天心突然脚步一顿,她眼尖地盯住了一旁山崖壁上的一棵果树,然后扭头有些讨好地看向身后的大圣,指着山壁上就道:“那上面好像有棵灵桃树,你去摘几个回来呗。”

    大圣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抬头看去,在瞧见那棵长在悬崖峭壁上的灵桃树后,又低头目测了一下桃树到地面的距离,然后脸色一正,严肃道:“我怕高!”

    怕高?

    想吃桃子的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顿时有些悲愤地道:“你不是一个跟斗就能十万八千里吗?”会踩筋斗云的人还怕高?玩我呢!

    大圣被轩辕天心的指控给弄的有些脸色不自然,目光闪烁不停地朝着四周乱瞟,然后才小声儿地道:“我现在只是一道神念,驾不了筋斗云!”

    轩辕天心:“……”

    有些念念不舍地看了那约有百丈高的山壁上的灵桃树一眼,轩辕天心的心中顿时有些凄苦起来。

    估摸是她那个模样着实有些可怜,最后还是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上去抓了几个灵桃回来,轩辕天心的小脸这才又恢复了正常。

    大圣一边啃着手里的桃子,一边还不忘教育道:“小丫头不要整日里就想着吃,有时候口腹之欲很有可能变成口腹之累的。”

    轩辕天心翻了个白眼没有表态,倒是金翅大鹏立刻用鄙视的目光看向了大圣,说得头头是道,那你这死猴子别吃啊!

    奈何大圣却跟没看见它鄙视的目光似的,啃桃子的速度一点都没有变慢,转个眼一个硕大的灵桃便被他啃得只剩下了一个桃核。

    将手中的桃核随意的往身后一扔,大圣拍了拍双手抬头看了一回天色,然后咻地一声化作一道光钻入了轩辕天心的体内,道:“已经进入山脉外围了,本大圣不便现身与人前,便先回去了。”

    对于大圣动不动就往自己体内钻的举动,轩辕天心如今已经完全免疫了,最多只是在他钻的有些突然的时候,而眉心跳一跳。

    外围山脉的树木明显要比内围要稀松一些,不过只要进入山脉外围后的路就要好走许多,至少没有像内围中那种遍地都是毒草跟瘴气的存在。

    在轩辕天心终于要走出大泽山脉时,她却惊讶的发现在山脉边缘的那些冒险者营地也是没有了,当日她跟着大泽学院的人进来历练时可是亲眼瞧见过这里有多热闹的,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怎么就大变了模样了呢?

    金翅大鹏趴在她的肩头上,同样也是有些诧异。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看着突然变得冷冷清清的山脚下,轩辕天心有些不确定地道。

    金翅大鹏身子动了动,一句‘有可能’还没说出口,便立刻目光变得有些警惕的提醒道:“丫头注意,这附近有着不少隐藏的气息。”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浑身一紧,整个人瞬间进入了防备状态。

    ‘唰唰唰唰——’

    一阵细微的破风声响起,数十道黑影瞬间自四面八方跳了出来。

    在瞧见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大群人后,轩辕天心在警惕的同时心中也颇为疑惑。

    这些家伙怎么回事儿?看模样明显是冲着她来的,可是她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

    正想到这里,轩辕天心心中一个咯噔,难道那神经病突然又什么毛病发作了,跑去无相殿告密了?而这些黑衣人就是无相殿派来杀自己的人?

    “姑娘可是元天心…元姑娘?”

    就在轩辕天心在心中思忖着要如何从这一群人手中逃走的档口,只见那黑衣人中一名看似领头人的家伙却是突然走了出来看着轩辕天心询问道。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没杀气?不是无相殿的人?

    见轩辕天心神色警惕,那领头人顿了顿,继续道:“姑娘不必紧张,我等不过是我们主子派来暗中保护姑娘的人,只不过为了不打扰姑娘的修行,所以一直就守在了这里。”

    奉命保护她?

    轩辕天心更加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看着这人的目光依然没有放下戒备,疑惑问道:“你们主子?”

    那领头人似乎笑了笑,立刻道:“主子担心有些不长眼的人进入山脉打扰到姑娘修行,所以我等就一直守在这里等姑娘出山脉,顺便给姑娘带句话。”

    “什么话?”轩辕天心皱眉。

    “主子说…姑娘修行结束后,还请尽快去往帝都,他在帝都等着姑娘。”那领头人道。

    若说之前轩辕天心还不知道他口中的主子是谁,那么在听完这句话后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了。

    轩辕天心盯着眼前这群黑衣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她倒是没想到那神经病自己走了不说,居然还留了一群人下来守在这里,难道他还怕自己跑了不成?

    那领头人见轩辕天心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他愣了愣,随即试探地道:“姑娘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想了想,又解释道:“最近这大泽山脉很是有些不平静,所以主子才让我等留在这里的。”

    “不平静?”轩辕天心神色一怔,随即想到这大泽山脉的异样冷清,眸光一动,问道:“可是最近发生什么事儿了?”

    “大泽城中的无相殿分殿在一个月前突然被灭门……”

    轩辕天心眉心一跳,有些惊讶道:“无相殿分殿被灭门了?”

    “是的。”那领头人点了点头,道:“所以这大泽城附近最近有些不太平,还请姑娘尽快前往帝都。”

    “我知道了。”轩辕天心压下心中的震惊,随即看着他点点头道:“我要先回城中一趟,明日便动身前往帝都。”

    “既如此,那我等也要马上回去复命了。”领头人一笑,在走之前仍然不忘提醒道:“帝都学院明日便会正式招生,而招生的时间只要二十天,所以还请姑娘在路上不要耽误,免得错过了招生日期。”

    轩辕天心沉默地点了点头,等一群人走后,方才动了动身子,偏头看向金翅大鹏,问道:“金翅,你觉得是谁那么大手笔的灭了无相殿分殿的满门?”

    金翅大鹏趴在她肩头上闻言眸光一动,半响才沉吟道:“一个月前正是那神经病离开山脉的时候,小五你有没有发现刚刚那家伙在说到无相殿分殿被灭门的时候表情?他的神色很是平淡,哪怕是早就知道这件事儿的人在说起一桩灭门事儿时,神色中都会多多少少带着一丝惊讶或者其他的情绪,可是他的神色中却什么都没有。”

    轩辕天心眉心一跳,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金翅大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金翅大鹏抬眸看了她一眼,眸光渐深,“而且那群黑衣人的身上有很重的血腥之气,即便他们做过处理,可是却瞒不过我的感知。”

    “可是那神经病为什么要这么做?”轩辕天心有些不解。

    金翅大鹏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懒洋洋地趴在她的肩头,道:“谁知道呢,神经病的想法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的。不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大泽城中的无相殿分殿被灭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咱们也有些好处,至少你不用再担心血精菩提果的事情再被他们追查下去,如今分殿的人都死了,知道血精菩提果的人就只有那个神经病了。”

    轩辕天心闻言点点头,也觉得金翅大鹏的话说得有些道理,然后笑着耸了耸肩,抬步朝着前方走去,“既然不关咱们的事儿,那咱们还是走吧,我都有些想玉娘还有萱娘他们了。”

    “你要回城的话那就得加快速度了,大泽城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城内肯定已经戒严了。现在已经是下午,若是你在天黑之前赶不到城门,只怕会被关在城外进不去的。”金翅大鹏提醒道。

    “说的也是,这里离大泽城还是有几十里路呢。”轩辕天心点头一笑,然后自轩辕古金镯内拿出了一道符往自己身上一贴,“天道无极——风神借法,神行千里!”

    ……

    ……

    用神行千里来赶路果然是一件极为快捷的办法,原本需要两个多时辰的路程,生生被轩辕天心缩短了一半的时间。

    当轩辕天心来到大泽城外时,便发现城门口的守城卫就比以前多了不止一倍。

    果然被金翅给说中了,城中已经戒严。

    看着那些进城还出城的人被反反复复的盘查,轩辕天心有些庆幸自己果断了耗费了一路的灵力使用神行千里,否则等她自己这么慢吞吞地走回来,今儿晚上就别想进城了。

    在被来去盘查了近半个小时后,轩辕天心终于顺利进了城,不过她一进城后就发现,城中的气氛也是相当的冷清,这天还没黑呢,街上就已经看不到多少行人了,而且一路走去,到处都是穿着盔甲的士兵在巡逻。

    轩辕天心一路飞奔地朝着随风家跑去,当她在瞧见那座熟悉的府邸之后,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终于回家的感觉。

    “玉娘亲…凡叔…萱娘亲……我回来了!”

    人还没进大门,声音便是老远的传了出去。

    屋内正准备要吃晚饭的一家人在听见这声音后,三人齐齐一愣,而反应最快的居然还是痴痴傻傻的萱娘。

    萱娘将碗筷一丢,立刻欣喜道:“心儿,是我的心儿回来了!”

    玉娘跟羽凡在不可思议地对视了一眼之后,也是齐齐放下碗筷快步走出了花厅。

    当三人刚刚出来后,便瞧见轩辕天心跟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刮了进来。

    “玉娘亲,萱娘亲,凡叔…我回来了。”

    “哎呀,真是小五丫头回来了!”玉娘在瞧见轩辕天心那跑得红扑扑的小脸后,立刻一笑,连忙走了过去将飞扑过来的人给一把接住。

    “快让我好好瞧瞧,这三个月都没见了,可是瘦了。”

    玉娘一边抱着人,一边打量,当瞧见轩辕天心的小脸都瘦了一圈之后,顿时有些心疼地道:“瞧瞧,瞧瞧,这都瘦成什么样了。”

    轩辕天心嘿嘿傻笑,“玉娘亲,我这是结实了,不是瘦了。”

    “心儿,娘亲的心儿。”萱娘围着轩辕天心打转,奈何玉娘将人给抱得有些紧,倒是让她有些急眼。

    “萱娘亲我在呢,你没有想我啊?”瞧得在一旁急的团团转的萱娘,轩辕天心赶忙伸手将她拽住,那小嘴儿甜的跟抹了蜜似的,“我都想萱娘亲了呢。”

    “想,想…娘亲天天都在想心儿。”萱娘一听轩辕天心的话,忙不迭地点头。

    羽凡站在花厅门口,目光带笑着看着三人,当初轩辕天心失踪的消息传回来后,他虽然要照看萱娘没有前去大泽山,可是心里的担心却一点都不少。特别是当玉娘还有随风从山脉回来后说找到了她,不过这丫头却要留在山脉中历练苦修后,那担心就更重了。

    如今瞧得这丫头好好的回来了,羽凡心中悬了三个月的大石头也总算是落地了。

    轩辕天心一边忙着跟玉娘还有萱娘说话,眼角余光在瞧见不远处的羽凡后,顿时冲着他眯眼一笑,嘴甜道:“我也想凡叔了呢,否则也不会一出山脉就急匆匆的赶回来呀。”

    羽凡闻言摇头失笑,这丫头还是跟以前一样,嘴甜讨喜。

    “你这丫头说是三个月还就是三个月,随风那小子巴巴的等了你几天,始终没有等到你,最后只能跟着武曌他们一起先动身去了帝都。”玉娘伸手轻轻戳了戳轩辕天心的脑门,笑骂道:“你要是早回来个几日,便能跟他们一起走了,真是个死心眼儿的臭丫头。”

    轩辕天心被戳得眨了眨眼睛,捂着脑门笑吟吟地看着玉娘,道:“说好了要历练三个月的,自然是一天都不能少啊。玉娘亲…我为了能早点赶回来,可是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呢,都快饿得站不住了,你真的不先让我进屋吃东西吗?我都闻到饭菜香了!”

    听得轩辕天心居然一整天都没吃东西,玉娘三人都是有些心疼,连忙拉着她朝花厅走去,嘴上却在教训:“你这虎丫头,这么急着赶路干什么,好歹也把肚子填饱了再赶路啊。”

    轩辕天心嘿嘿一笑,“这不是太想你们了吗?而且我这三个月在山里一直都吃烤肉烤肉的,连一颗米饭都没能吃上,好可伶啊。”

    听得轩辕天心诉苦,玉娘三人倒是心疼得跟什么似的,而金翅大鹏却是在没人瞧见的地方偷偷翻了一个大白眼。

    小五这丫头居然还好意思诉苦,在山里这段时日,除了最开始在洛天瀑布是她抓鱼外,后面哪顿不是它在准备食材。而且为了配合她修行时的营养,每顿饭的食材几乎都是它精心挑选跟准备的。

    这诉苦的话她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一家人回了花厅落了座,玉娘差点没将桌子上所有的菜都夹给轩辕天心。这碗里都快装不下了,还不停地让轩辕天心多吃一些。

    轩辕天心吃的狼吞虎咽的,什么形象都没了,最后一桌子饭菜几乎有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

    待得饭后,轩辕天心就撑住了。

    瘫在椅子里,一边揉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边哎哎地道:“撑死了,撑死了,这下好不容易减下去的肉只怕又要涨回来了。”

    萱娘虽然痴痴傻傻,可是却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瞧着轩辕天心这撑住的模样,她坐在一旁也是伸手给她揉着肚子,嘴里却再道:“心儿还是胖点好看,要那么瘦干什么。”

    “小五,你在山中历练三个月,可是有什么收获?”羽凡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机会说话,趁着玉娘跟萱娘没有再扒着她不放时,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过他这么一问,另一边的玉娘也是忍不住好奇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闻言嘿嘿一笑,然后周身战气瞬间外放,只见一层淡淡的金光将她笼罩,一股能量波动也是随之传出。

    虽然羽凡的修炼天赋不是很好,可好歹也是个武修,在察觉到轩辕天心的战气波动后,顿时双眼一亮,惊喜道:“你的战气居然达到了武师三重境?”

    说不震惊肯定是假的,要知道在三个月前,轩辕天心可是一点战气都没有的。

    玉娘也是跟着一乐,唰地一下站了起来,瞧着轩辕天心欣喜道:“好厉害的小丫头!随风那小子因为你给他的那枚果子如今才突破到了武师一重境,你这小丫头居然一眨眼就蹦到了三重境,比随风的实力都还要强了呢。”

    轩辕天心有些得意的晃了晃头,然后将战气收敛,笑眯眯地道:“所以啊,我当初决定留在山中历练修行是很正确的嘛。这下等我去了帝都学院之后就不怕会被拒之门外了。”

    “以你如今的战气等级自然是不用担心了。”羽凡含笑点点头,道:“而且武师三重境的实力,只怕你进入帝都学院之后还会被重点培养,分班的时候应该会跟随风一样,被分在天阶班级。”

    “天阶班级?那是什么?”轩辕天心眨了眨眼,对于帝都学院里的事情,她可以说是一问三不知,如今听羽凡说起,便立刻忍不住好奇问道。

    “学院中的班级都是会以实力来分班的,每个年级被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黄阶班级是普通学员般,那些实力等级刚刚到达学院招生要求的学员就会被分在黄阶班级。”羽凡笑了笑,为她一一解释道:“而天阶班级应该是种子学员班了,能进入天阶班级的学员都是一些天赋很好的孩子,他们是作为进入内院学习的种子学员。”

    “内院?”轩辕天心再次茫然地眨了眨眼,问道:“什么是内院?”

    “帝都学院分为外院跟内院,外院的学员哪怕是天阶班级的种子学员都不算学院的精英。只有内院的学员,几乎每一个内院出来的学员都是实力强横,而且在毕业后也是在大陆上有着不小名气的强者。所有进入帝都学院的学员都是以进入内院学习为目标和荣耀。”提到帝都学院的内院,不仅是羽凡本人,就连玉娘的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向往。

    轩辕天心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道:“那岂不是我以后也要为了进入内院而拼命了?”

    “想要进入内院可不容易。”听得轩辕天心的话后,玉娘噗呲一笑,道:“整个外院的学员都是打破头的想要进入内院,竞争可激烈了,小五丫头想要进入内院可还得好好提升实力才行。”

    “哦?”轩辕天心皱了皱眉,“莫非想要进入内院还有什么很苛刻的要求?”

    “当然有。”玉娘瞥了她一眼,道:“学院当初每年都会选一批学员进入内院学习,不过想要进入内院就得参加年级大比,只有获得前五十名的学员才有资格进入内院。小五你要知道,一个班里的人数都不止五十人,更何况一个年级中天地玄黄加起来有十多个班呢。”

    十多个班的人数总和至少也有五六百人,而进入内院的名额却只有五十个,这竞争的激烈可想而知啊。

    不过……

    轩辕天心小脸一皱,有些不解地看着玉娘和羽凡,道:“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天地玄黄四个班本来就有实力上的差距,这年级大比岂不是很吃亏?”

    “这世间哪里来的公平可言?”玉娘无奈一笑,道:“从来都是靠实力说话而已,而且你可不要小看黄阶还有玄阶这些班,很多学员进入学院的确是实力一般,可是他们当中也不乏努力的人,所以在年级大比上,低阶别的班级同样也会有黑马出现的。”

    轩辕天心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笑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对那帝都学院倒是越来越期待了呢。”

    羽凡跟玉娘二人闻言一笑,前者更是问道:“明日便是帝都学院开始招生的日子,小五你准备何时前往帝都?”

    “明日啊。”轩辕天心笑道:“明日我就走,总不能让随风哥哥在帝都等我太久吧,否则随风哥哥要是生我的气了,我可还得去哄呢。”

    “也好。”在听到轩辕天心明日便要走后,羽凡点点头,道:“早点去也能有时间让你适应一下学院的生活,今晚你便早点休息,明日我们再送你出城。等到了学院之后,让随云带着你们两个小的到处去逛逛,帝都虽然形势复杂,可是帝都的繁华却也不是我们大泽城能相比的。”

    “嗯,凡叔我知道了。”轩辕天心连忙点头,一旁的玉娘也是起身,看着她道:“既然丫头你明日就要走,那我现在就去给你准备准备,出门在外不比在家里,虽然我们家没落了,也不喜欢攀比什么,可也不能让自家孩子在外面受苦才是。”

    一听玉娘这话,轩辕天心连忙跳了起来,“玉娘亲,你不用为我准备什么的。”

    哪知玉娘闻言立刻瞪了轩辕天心一眼,道:“什么叫不用为你准备?难道你在学院准备喝西北风?”

    “不是这样的、”轩辕天心连忙摆手,然后忙不迭地从轩辕古金镯内掏出一大堆的妖兽内丹,“你们瞧,这三个月我在山里可是收获了不少的妖丹,拿去商会能卖不少钱呢。”

    玉娘的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地上一大堆的妖丹,特别是在那一堆妖丹中发现了不少千年妖兽的内丹后,那脸色不仅没有高兴,反而唰地一下黑了下来。

    别说是玉娘了,就连羽凡的脸色都是有些不好看了。

    “玉娘亲,凡叔……”见二人脸色有些难看,轩辕天心立刻傻眼。

    怎么了这是?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哪知玉娘唰地抬头瞪着她,怒道:“臭丫头,为什么这一堆内丹中会有这么多的千年妖兽的妖丹?你胆子也忒大了,居然还去招惹千年妖兽?!”

    轩辕天心眼皮子一跳,得,她明白了!

    “那个…不是我要去招惹它们,是它们来招惹我的啊!”轩辕天心讪讪地解释道,还别说,平日里一直对她很好的玉娘一生气,轩辕天心就觉得跟她家那位母上大人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可怕。

    见玉娘依然是瞪着自己不说话,而羽凡也是目光有些沉,轩辕天心摸着鼻尖解释道:“真不是我去招惹的,而且我也没事儿啊,那些千年妖兽现在都变成了妖丹了呢。”

    “你这丫头……”估摸是见轩辕天心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有些心疼,玉娘揉着心口道:“早晚一天你这丫头要把我给吓死。”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不过玉娘这话明显是不准备跟自己计较了,立刻笑道:“不会的,不会的,玉娘亲你瞧若不是因为它们,我的实力又怎么会进步的这么快,对吧?”

    玉娘哼了一声,再次瞥了轩辕天心,也不再继续教训她了。

    而羽凡在微微叹了一口气后,看着轩辕天心有些语重心长地道:“小五,你想要努力变强是好事儿,可是以后还是得有分寸。你还小,提升实力不用操之过急,什么都没有你自身的安危更重要。”

    话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道,继续道:“将东西都收起来吧,不过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你总不能一直靠这些妖丹去换钱吧?虽然这些妖丹有不少千年级别的,可是拿去商会贩卖也卖不了多少,虽然咱们家是没落了,可是还不至于要孩子去卖妖丹过活的。”

    羽凡跟玉娘那是真的将轩辕天心给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的,轩辕天心听着羽凡跟玉娘的这些话,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

    见玉娘再次准备出去为自己准备东西,轩辕天心暖暖一笑,道:“凡叔,玉娘亲,你们误会了。”

    二人闻言再次抬头看着她,什么误会了?

    轩辕天心冲着地上的一大堆妖丹努了努嘴,笑眯眯地道:“我可不是要去商会卖这些妖丹,而且妖丹能卖几个钱,我怎么会不清楚。这些妖丹是我用来制符的,卖符可比卖妖丹要赚得多了啊。”

    制符?!

    还别说,这两个字一出,羽凡和玉娘二人同时瞪大了眼睛。

    这丫头她说…她要……制符?

    那她岂不还是个……符师?!

    瞧得二人那有些呆滞的神色,轩辕天心嘿嘿一笑,摊手道:“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我会制符,是个符师!”

    玉娘:“……”

    羽凡:“……”

    ------题外话------

    转眼又快到月底了,那啥…妹砸们赶紧翻兜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