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1:喜欢?那是什么东西?!

正文 081:喜欢?那是什么东西?!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皇明月心情不错的带着人离开了大泽山脉,连大泽城都没有回,在出了山脉之后就坐着他那辆奢华又骚包的马车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

    如今天色已近黄昏,官道上本来就没有别的人,皇明月那辆马车极为显眼不说,还走得不紧不慢的,一副跟出去踏青春游的模样。

    在走了几里路之后,官道出现了一个三岔口,秋秋赶着马车停在岔口中间,侧头看向紧闭的马车门,问道:“主子,咱们是回帝都呢?还是走左边南下?”

    “回帝都干什么?爷还没玩够了,南下!”马车里传出皇明月那懒洋洋的声音,一听就是一副快要睡觉的模样。

    秋秋闻言低低应了声,然后赶着马车朝左边的岔路口走了。

    待得那辆骚包至极的马车彻底消失在山道的尽头后,几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三岔口。

    “他们南下了?”其中一道黑影道。

    “既然南下了就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叫我们所有的人都回来吧。”另一道黑影想了想,沉声道。

    “南下是幽州地界,可是要咱们幽州的人一路监视?”

    “不需要,皇明月是什么人又岂是咱们那些人能监视得了的,只要确定他离开了大泽城并没有回帝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便不归我们管。”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回去吧,尽管跟上面的人汇报一下。”

    “好,走。”

    一阵夜风吹过,官道三岔口再次恢复了安静。

    ……

    ……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却没有多少星辰,只有稀松几颗星子偶尔在弯月旁边若隐若现。

    ‘叮铃铃——叮铃铃——’

    角马脖子上挂的铃铛一路响着就没有停过,这样叮叮当当的铃声,在这样的夜色下,又是空无一人的山道中显得格外渗人。

    响了一路的铃铛声戛然而止,只见那辆骚包而奢华的马车也是在路边突然停了下来。

    秋秋握着马鞭翻身跳下了马车。

    ‘吱嘎——’

    一声轻响,马车的车门也被人从里面给推了开来。

    夏言跟春笙依次跳下马车,然后便见到皇明月如一个月下的妖精般,顶着朦胧月色出了马车。

    一行人下了马车谁也没开口,皇明月半眯着眸子抬头看着天上的残月,看了半响后突然低低一笑,笑声凉薄而带着一丝嗜血的味道。

    “爷倒是不知道…无相殿的人居然如此惦记着爷,连爷的行踪也敢盯梢了。”

    春笙闻言嘻嘻一笑,然后道:“他们应该是怕主子在大泽城中闹出什么幺蛾子吧,所以才派人时时刻刻地盯着您,如今咱们一离开大泽城,只怕大泽分殿的那位殿主也是偷偷松了口气儿呢。”

    皇明月嗤笑了一声,收回看着天上残月的目光,斜睨了春笙一眼,哼道:“即便如此,无相殿还是坏了爷的规矩啊。他们可不只是盯着爷的行踪那么简单,只怕也是在看爷会不会回帝都。”

    说罢,皇明月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森然道:“如今爷可是出了大泽城了,也没有回帝都,若是大泽城的无相分殿出了什么事儿,那可赖不到爷的头上了。”

    “主子,您是准备……”夏言闻言双眼一亮,脸上有些一丝兴奋之色,抬手在自己脖子处轻轻一划,道:“……这样?”

    “呵……”皇明月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低一笑,然后屈着食指放在唇边吹了一个古怪的哨声。

    哨声一落,便见旁边林子里传出一丝细微的响动。

    片刻后,四道黑影自林子里蹿了出来,然后齐齐跪在了他的脚边。

    皇明月垂眸看了一眼四人,淡淡问道:“准备好了?”

    “回主子,另外的马车已备好,主子随时可以回帝都。”四人中的一人沉声回答道。

    “很好。”皇明月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四人赶着这辆马车一路南下,记住,进城便入,哪里热闹就往哪里凑。”

    “是!”四人齐齐低应了一声,然后快速上了马车,赶着那辆骚包至极的马车朝着官道前方走去。

    待得马车走后,皇明月眯了眯眼,喊道:“秋秋。”

    “属下在。”秋秋立刻低头应道。

    “派人进大泽山,时刻保护着那个女人。”

    当‘女人’二字从皇明月嘴里说出时,那细长妖娆的凤眸中的森寒之意居然奇迹般的散了几分。

    “爷出现在大泽山脉的事情,无相殿的那些家伙肯定会进山去查,不要让那些蚂蚱影响到那女人。”

    秋秋立刻点头应了声,然后身形一闪直接进入了林子里消失不见了。

    “小夏夏。”皇明月又喊道。

    夏言立刻站了出来。

    “之前爷在大泽山脉当中杀了无相殿不少人,只怕他们对大泽山脉里的事情不会善罢甘休,那妞是个死心眼儿,打定主意要在里面苦修,不到一个月是绝对不会从山脉当中出来的。”说到这里,皇明月的话突然顿了顿,随即他的目光突然落在夏言的身上,笑眯眯地道:“爷不希望有任何人去打扰到爷的妞苦修,所以大泽城中的无相分殿,爷看了着实碍眼,夏夏啊…你说该怎么办?”

    夏言闻言立刻撇了撇嘴,您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属下还能怎么办?

    “属下立刻带人潜入大泽城,务必在明日就让主子您听到大泽分殿消失的消息。”

    此话一落,皇明月脸上的笑意果然是更浓郁了几分,看着夏言的目光也是极为的满意。

    在瞧见皇明月脸上那极为满意的笑容后,夏言立刻笑眯眯地拍马屁道:“若是天心姑娘知道主子您如此为她着想,只怕会嗷嗷叫着扑进主子怀里感谢主子呢。”

    结果他这话音刚落,只见原本还笑着的主子突然阴了脸,夏言心尖儿一跳,暗道不好,拍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了!

    果然,只见他家主子磨着牙冷哼道:“扑进爷怀里感谢爷?那女人只怕是扑进爷怀里挠爷一脸花还差不多,什么女人?野猫变的!”

    说完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到现在他脸上还带着几道抓痕呢。

    那几道抓痕抓得可不轻,刚一摸上去就火辣辣的疼,让得皇明月顿时倒抽了口凉气,忍不住骂道:“死女人,爷不就是亲了几口吗?用得着这样下狠手?!等你嫁给爷后,爷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噗呲——’

    一听皇明月这话,旁边的夏言跟春笙二人就忍不住一口口水喷了出来。

    然而刚噗呲出口,这边的明月大爷立刻阴沉着一张脸,目光凉飕飕地瞪了过去,骂道:“吃撑了?”

    春笙一张俊脸扭来扭去都快扭成麻花了,心想着他们这一晚上还没吃东西呢,都饿得眼晕了,哪有吃撑啊。

    可是瞧着明月大爷那凉飕飕的目光,春笙咽了咽口水,小声儿地道:“主子,您这样…只怕还等不到娶人家,天心姑娘就已经跑了……”

    “什么意思?”这下不光是目光凉飕飕的了,就连语气都凉飕飕的了。

    春笙闻言身子抖了抖,壮着胆子提醒道:“主子,这女人得哄,像主子您那样气得人家姑娘跳脚的,只怕没姑娘愿意嫁给您。”

    “哈!?”皇明月闻言立刻嗤笑了一声,用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春笙道:“要爷去哄那妞?春春你在说笑话吧?爷看你干脆改名不要叫春春了,直接叫蠢蠢吧!爷凭什么要去哄那个妞?那个妞送了爷贴身玉佩,也收了爷的贴身玉佩,她就是爷的女人,她敢不跟爷成亲?爷打断她的腿!”

    春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用一脸吃屎的表情瞪着地面不吭声了。

    别说是春笙了,就连旁边的夏言都是眼角抽了抽,瞧着跟个二大爷似的主子,夏言忍了又忍,还是一个没忍住地道:“主子,您这样真的找不到媳妇儿的。”

    “放屁!那妞不就是爷的媳妇儿?”明月大爷不乐意了,立刻怒瞪着夏言。

    夏言一噎,抬头看着自家主子,突然问道:“主子,您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媳妇儿啊?”

    “你当爷是傻子吗?”明月大爷大怒,抬脚就对着夏言踹了过去,边踹边怒道:“爷会不知道什么是媳妇儿?媳妇儿不就是爷一个人的所有物?!”

    春笙和夏言:“……”主子,您真的确定您说得是媳妇儿吗?

    踹完了人后,明月大爷将气儿给顺了,再次瞪了夏言一眼,骂道:“赶紧滚去办事儿,再在爷面前说些有的没的,爷卸了你的四肢!”

    夏言一听立刻打了一个激灵,根本不用明月大爷在撂狠话,直接脚底抹油闪人了。

    见夏言一走,春笙立刻赶紧道:“主子,那咱们也走吧。”

    明月大爷生气的哼了哼,一甩袖跟个大爷似的朝着林子里走去。

    春笙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然后抬眼瞧了瞧前方走路都带风主子,咬了咬唇,又弱弱地问道:“主子,属下有个问题……”

    “问。”明月大爷心情又变好了,头也不回地道。

    “主子您这么紧着天心姑娘,想来应该是很喜欢的,莫非主子您是对天心姑娘一见钟情?”说到这事儿,春笙不禁变得有些八卦起来,目光亮晶晶地盯着前面的主子,问道:“属下听秋秋说,当初主子跟天心姑娘第一次见面就被姑娘给砸晕了,莫非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主子便对天心姑娘她一见倾心,念念不忘了?”

    ‘咔——’

    前面正走着的皇明月突然踩断了一根枯树枝,然后便见他转身过来,用一脸吃屎的表情看着春笙,道:“喜欢?一见钟情?春春…你话本册子看多了?那喜欢跟一见钟情是个什么玩意儿?”

    春笙闻言有些傻眼,盯着明月大爷张了张嘴,半响才道:“主子您对天心姑娘那种不就是喜欢吗?”

    “哈!?”皇明月更是见鬼般地盯着春笙,随即嗤笑道:“谁告诉你爷是喜欢那妞了?”

    “不…不是?!”这回轮到春笙觉得见鬼了,狐疑地盯着自家主子,明显是不相信。

    您若是不喜欢,那怎么还扒拉着人家姑娘不放手?

    您若是不喜欢,那您怎么还趁着人家姑娘不省人事的时候偷亲别人,还没挠了一脸?

    这您若是不喜欢,天心姑娘对你又是打又是骂的,您怎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主子您的脾气可没这么好啊!

    春笙不仅在心里嘀咕,且嘀咕出了声儿,在这么安静的树林子里,明月大爷听得非常清楚。

    不过听清楚这些话的明月大爷却是难得的没有生气,反而嗤笑了一声,哼道:“爷是瞅着那妞有趣儿,否则爷早就剁了她喂狗了。”

    春笙嘴角一抽,剁了喂狗?

    对于主子这话,春笙抱着很大的怀疑。

    皇明月斜着眼睛盯了春笙一眼,然后转身继续朝前走去,边走边道:“的确是有趣儿,本来爷是打算将她捉回去好好研究的,不过那妞既然送了爷玉佩,那就说明她是爷的所有物,这样更好…爷的所有物就是爷一个人的,她想跑都跑不了。”

    春笙闻言脚下一个踉跄,一脸抽搐地盯着前方的主子,得,他这下算是懂了。

    主子其实不是不喜欢,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一心认定那姑娘是他的所有物。

    春笙有些无语地抬头望了回天,他突然觉得若是自家主子一直这么不开窍,只怕以后他跟人家姑娘有的磨了。

    慢吞吞地再次跟了上去,春笙抬手摸了摸鼻尖,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升起了一抹诡异的幸灾乐祸。

    不为其他,就为了以后肯定有不少好戏可以看啊,主子这么作,那姑娘也是个能闹腾的,这两人以后铁定会闹得鸡飞狗跳。

    希望天心姑娘的小心肝壮实点,否则以后只怕她有点头疼了……

    “阿秋——!”

    轩辕天心一边抓着烤肉,一边毫无形象可言的打了一个喷嚏。

    大圣一脸嫌弃地捧着烤木薯朝外面侧了侧身子,啧了声道:“我说丫头,你这该不会是得风寒了吧?一个劲儿的打喷嚏,你数数这么一会儿你都打了多少个了!”

    轩辕天心抬手揉了揉鼻尖,泪眼婆娑地抬眼盯着大圣,道:“这不可能,我身体好着呢,从小都没感冒发热过。”说完,她一脸严肃地道:“打一个喷嚏是不小心,打两个是意外,打三个是感冒,但一连打了不下十个,这铁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大圣闻言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一脸懒得你的表情。

    金翅大鹏也是无语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这姑娘聪明是聪明,可是有时候她却傻得可以,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二吧,用那个二去形容她简直是太贴切了。

    对于大圣跟金翅大鹏那嫌弃跟无语的眼神儿,轩辕天心却跟没看见似的,冲着他俩呵呵一笑,然后捧着烤肉继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似乎是因为那个神经病走了,轩辕天心的心情变得非常好,这心情一好,连带着胃口也变得非常好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候,轩辕天心就已经吃掉了平时食量的双份。

    大圣斜着眼睛盯着还一脸没怎么吃饱的轩辕天心,一边掰着手里的木薯玩着,一边似漫不经心地道:“对了,你那便宜未婚夫也走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咱们也不用待在这里了。”

    ‘噗呲——!’

    轩辕天心一口烤肉突然喷了出来,就因为大圣口中所说的那什么‘便宜未婚夫’这几个字眼儿。

    有些艰难地抬头看着对面一脸嫌弃的大圣,轩辕天心抬手抹了抹嘴角,抽搐着道:“大圣,咱能不提那神经病吗?不提他,咱们友谊的小船就不会翻!而且您哪只眼睛瞧见他是我未婚夫了?不带你这么诋毁我的清白的。”

    大圣闻言嗤的一笑,吊着眼角看着她,道:“本大圣两只眼睛都瞧见的!再说了,你俩这亲都亲过了,还有什么清白可言啊!”

    轩辕天心一张小脸立刻青了,怒道:“大圣,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踩人痛脚什么的最讨厌了,您要在胡说,我真的要生气了!”

    瞧得轩辕天心那气鼓鼓的小脸,大圣立刻摆手道:“好好好好,不说,本大圣不说行了吧!”话落,大圣将话音一转,道:“不过那你便宜未婚……”话没说完,便见轩辕天心立刻瞪了过来,大圣口中最后那个‘夫’字又咽了回去,改口道:“那神经病,那神经病行了吧?”

    轩辕天心收回目光,盯着面前的火堆不吭声。

    大圣翻了个白眼,继续道:“那神经病有些意思……”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又朝大圣看去。

    结果大圣却是双眼眯了眯,道:“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气息。”

    “熟悉气息?那是什么气息?”

    轩辕天心这下是有些好奇了,金翅大鹏也跟着抬头看了过来,问道:“熟悉的气息?你是指梵境?”

    “不是梵境。”大圣摇了摇头,嗤了声道:“小鸡崽,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本大圣在成佛之前的身份是什么了吧?”

    “和尚!”金翅大鹏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嘭——’

    一个木薯朝着金翅大鹏砸了过去,砸得金翅大鹏顿时一个趔趄。

    “死猴子你发什么神经病!”被砸了一身的金翅大鹏爬起来后立刻怒了。

    大圣轻飘飘地瞥了金翅大鹏一眼,冷笑道:“金翅,你不仅是实力和真身被锁神圈给封了,同样被封的还有你的脑子吧?”

    闻言,金翅大鹏更怒了,想都没想就要冲过去跟这个死猴子打一架。

    结果它正扑腾着翅膀要过去,被轩辕天心一把给抱住了。

    轩辕天心一边抱住金翅大鹏,一边急忙劝道:“金翅,冷静啊,冷静,咱们听听大圣要说什么啊。”

    金翅大鹏闻言消停了下来,瞪着一双金眸看着大圣,咬牙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卖什么关子!”

    大圣立刻啧了一声,目光讥讽而嫌弃地看着金翅大鹏,“瞧瞧你现在说的话,哪里还有半点灵山神禽的样子。”

    金翅大鹏:“……。”气得一身毛都炸开了。

    这猴子是故意在撩拨自己!

    轩辕天心同样瞧出了大圣在故意气金翅大鹏,顿时一边给金翅大鹏顺毛,一边板着脸看着大圣,不满道:“大圣,你到底说不说啊,咱先说好啊,现在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怎么能自己人跟自己人过不去呢?我们应该一致对外才对啊。”

    大圣闻言挑了挑眉,瞧着轩辕天心那不高兴的小脸,哼了哼,倒是也没再去撩拨金翅大鹏了,这才慢悠悠说回了正题:“你们是不是忘记了本大圣在成佛前还是一方妖王?”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而金翅大鹏也不喘粗气儿了。

    大圣目光幽幽地瞥了她俩一眼,半眯着眼睛继续道:“不知道为什么,本大圣在那小子身上总是能若影若无的感觉到一丝妖气。”

    金翅大鹏闻言后眸光顿时深了些。

    轩辕天心却是啊了一声,然后有些不在意地嗤了一声,笑道:“大圣,您哪怕没听见别人都叫那神经病什么吗?妖王皇明月!都被称为妖王了,身上能不带着妖气。”

    说罢还是有些不解恨地呸了一声,恶狠狠地道:“什么妖王,我看就是一个神经病加人格分裂的变态,叫什么妖王啊,干脆叫人妖好了!”

    大圣闻言斜睨了轩辕天心一眼,不过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笑了笑,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的也是,既然那家伙走了,明日开始咱们也离开这片石林吧。”

    一听大圣说起正事儿,轩辕天心立刻神色一正,看着大圣问道:“离开这里?那咱们又去哪里?”

    大圣唔了一声,盯着跳动的火苗,有些漫不经心地道:“未来这一个月里,你就开始在山脉中游荡历练吧,顺便也可以给你长点见识。这一个月里,本大圣跟那小鸡崽都不会出手帮你,除了性命有关的事情,其他的一切就靠你自己的了。”

    闻言,轩辕天心双眸一亮,立刻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题外话------

    怎么说呢…其实这个时候的明月大爷还不是喜欢上了小五,只是本能的觉得她有趣儿,想要占为己有。

    在明月大爷的字典里,如今可还没有喜欢这个词儿呢,更不要说爱什么的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