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80:又被非礼了,一月之约

正文 080:又被非礼了,一月之约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皇明月本就生的身形挺拔,目测至少也有个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而轩辕天心却没有她三姐轩辕天音那般高挑,身高只有一米六五,被皇明月这么一抱在怀里更加显得娇小了。

    如今正是下午太阳最毒的时候,皇明月抱着轩辕天心还真就这么在大石头上坐了下来,顶着头上的大太阳跟不怕晒似的,一点儿都没有挪地儿的打算。

    秋秋三人也不知道打哪里摸出的一把纸扇,然后巴巴地站在大石头旁撑着伞给自家主子挡太阳,这边春笙还摸出了一把折扇正不紧不慢地扇着风。

    金翅大鹏眼巴巴地瞅着昏迷当中的轩辕天心,可惜如今的它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打不过皇明月那个神经病,所以只能远远的瞅着,都不能太过靠近。

    这会儿轩辕天心晕得深沉,皇明月一手抱着她,低着头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人使劲儿瞧,只不过那眸光忽明忽暗也不知道脑子里又在想着些什么。

    身后春笙冲夏言眨了眨眼睛,然后朝着自家主子努了努嘴,用眼神无声地询问——主子这是又闹哪出啊?盯着人家姑娘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夏言正要冲他翻白眼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时就瞧着皇明月动了。

    一手稳稳当当的抱着人,另一只空着的手抬起就出手一根手指头对着轩辕天心的脸蛋就戳了过去。

    一下一下的戳,边戳边抬头看向身旁秋秋三人问道:“爷的媳妇儿那就是爷的所有物了对不对?”

    秋秋三人闻言眼角一抽,他们很想说这话不对,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说成物呢?

    然而在瞅见自家主子那直勾勾的眼神儿后,三人对视了一眼,齐齐昧着良心的点了点头。

    皇明月在得到答案后立刻笑了,笑得那叫一个百媚生,然后低头又看着怀里晕的不省人事的轩辕天心继续用手指戳着她的脸蛋,笑眯眯地道:“听到了没?以后对爷客气点,别动不动的就对爷动手动脚。”

    他也不管人家轩辕天心到底听不听见自己在说什么,反正就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似的说的起劲儿。

    秋秋三人一脸看神经病的模样看着自家主子,这下不只是金翅大鹏他们这些外人都觉得主子是个神经病了,他们这些做属下的都这样觉得了。

    皇明月自说自话的在那里说了半天的话,轩辕天心连个眼皮子都没有颤一下,估摸说了半天没见人醒,皇明月就有些不耐烦了。

    改戳为拍,拍的人家小脸啪啪的响,一边拍一边嚷道:“爷跟你说话呢,你这女人好歹睁开眼睛吭一声啊,礼貌懂不懂?妞…醒醒,跟你说话呢……”

    金翅大鹏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特别是瞧见轩辕天心原本煞白煞白的脸蛋被这神经病给拍得红扑扑的,急眼了。

    “都说了她体内力量耗尽晕过去了,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你就算把她脸给拍肿了,她也醒不过来!”

    扑腾着翅膀要过来,结果金翅大鹏还没扑腾到近前,又被皇明月给一脚踢了出去。

    “滚蛋!爷跟爷的妞说话,关你屁事儿!要你这个小鸡崽在这里瞎嚷嚷!”

    金翅大鹏被踢得火冒三丈,盯着皇明月的目光就开始有煞气在涌动。

    “哟呵,瞧你那模样是还想跟爷动手了啊?”皇明月斜眼过去随即挑眉嗤笑,“别以为你是这妞的宠物爷就不敢把你给宰了,正好今儿晚上还可以烤鸡翅膀吃,顺便也给这妞补补。”

    说到要给轩辕天心补补的时候,皇明月的目光又是一落,那拍人脸的手唰的一下就往下移了。

    捏了捏轩辕天心的胳膊,然后又开始朝胸前移动,看得一旁的秋秋三人立刻瞪大了一双眼睛。

    这是…耍流氓啊?!

    耍流氓而不自知的某位爷一边捏着一边嘀咕道:“是该补补。”

    至于他嘴里说的该补哪里,秋秋三人立刻抬头看天,一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的表情。

    轩辕天心其实也不是彻底晕死了过去,对于外界的声音还是能牧模糊听到的,只不过意识有些散,听得有些不清楚而已。

    虽然她听不清楚,不过耳边一直有个声音跟苍蝇似的嗡嗡嗡的叫,这就跟一个困得要死的人想要睡觉却一直有人在旁边闹腾一样,很是有些烦躁。

    耳边嗡嗡嗡的声音一直就没有消停过,轩辕天心眉心一皱,闭着眼睛就烦躁的低吼出一句:“闭嘴!”

    耍流氓的明月大爷正耍得起劲儿的时候,冷不丁的听到了轩辕天心的这句低吼,还以为人醒过来了,立刻双眼一亮,然后低头瞧去。

    “妞,你醒了?爷就说……”

    结果他这话还没说完,那仍然闭着眼睛的轩辕天心抬手便是一巴掌拍了过去。

    ‘啪——!’

    这一巴掌正正的打在了明月大爷的俊脸上,那俊美如妖的脸庞上立刻就起了一个巴掌印。

    秋秋三人:“……”

    打完了一巴掌之后,轩辕天心闭着眼睛嘟囔了一句‘别吵’之后,又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皇明月的脸绿了,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跟要吃人似的,周身的冷气不要的往外冒。

    秋秋三人看着僵在原地的主子,悄悄地退了一步又一步,而金翅大鹏却是幸灾乐祸地瞧着他,心里暗暗骂了句活该,叫你丫的耍流氓!

    ‘唰——’

    挨了一巴掌的明月大爷黑着一张俊脸从大石头上跳了下来,恨不得就怀里抱着的人就这么给丢出去,可是目光在地上扫了一圈之后,发现地面上全是碎石子,明明已经伸出去要丢人的手又慢吞吞地收了回去。

    重新将人又给抱回了怀里后,明月大爷这次阴沉着一张脸抬眸看向已经退出了老远的秋秋三人,怒吼道:“跑那么远干什么?爷会吃人吗?还不滚过来!”

    ‘唰唰唰——’

    话音未落,秋秋三人立刻闪了过来,三人都是低着头看着地面,谁都不敢吭声。

    这主子被打了一巴掌的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当做没看见为好,否则主子落了面子,他们这些做属下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

    明月大爷目光凉飕飕地看着不吭声也不抬头的秋秋三人,磨着牙就道:“给爷找把剪子来!”

    找把剪子?!

    秋秋一惊,主子要剪子干什么?难道是要剪了人家姑娘的手指?

    “主…主子…您要剪子做什么?”

    皇明月黑着一脸,目光死死盯住轩辕天心,然后将视线移到她的手上,半响才阴测测地磨着牙道:“爷要剪掉她的…指甲!”

    ‘噗——!’

    金翅大鹏一口口水喷了出来,眼角不停的抽搐。

    它还以为那神经病是要剪掉小五丫头的手指头呢,结果他憋了半天就是要剪掉小五丫头的手指甲?!

    差点被吓死了有没有!

    秋秋三人闻言同样眼角一阵抽搐,心里的那个囧啊,是什么词儿都形容不出来的。

    夏言抽着嘴角看了看轩辕天心,然后又抬头看向自家黑着脸的主子,有些为难地道:“主子,我们什么东西都带着有,可就是没有带指甲剪在身上啊……”

    皇明月听完顿时勃然大怒,想都没想就是抱着人然后一脚就踢了过去,“要你们有什么用,一个指甲剪都不知道带在身上,废物!”

    “……”

    夏言被踢得一个趔趄,一脸的委屈。

    谁出门进个山还把指甲剪那玩意儿带在身上啊,也是主子您自己想一出是一出。

    踢了人之后的明月大爷估摸心中的火气也发泄了一点出来,沉了沉脸,也不再继续找秋秋三人的茬,抱着人跟个螃蟹似的横进了帐篷中。

    他不仅将人给抱进了帐篷里,还唰地一下将帐篷的帘子给严严实实的拉上了。

    这一下将金翅大鹏给弄急眼了。

    你拉帘子干什么?!

    拉了帘子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成?!

    金翅大鹏扑腾着小翅膀就想跟进去,可是才刚刚走到帐篷边,就听到里面传来明月大爷阴测测的声音。

    明月大爷说:“你要敢进来打扰爷休息,爷出来就把你做成烤小鸡!”

    金翅大鹏往里面冲的身形猛地一顿,它一点都不怀疑这变态说要把自己做成烤小鸡的话,这绝对是那个神经病能干得出来的事儿。

    可是小五丫头怎么办啊,万一那个神经病当真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金翅大鹏就急的有些团团转了。

    可是它转了几圈之后,又想到了藏在轩辕天心体内的大圣,有那个猴子在,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瞧出小五丫头吃亏才是。

    这么一想,金翅大鹏那悬吊吊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不过它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在帐篷的旁边选了一处比较干净的地儿后趴了下去。

    至于帐篷里面的情况……

    明月大爷在抱着轩辕天心进去后,就将人往地上铺着的毯子上一丢,然后顺势就在旁边坐了下去。

    一双凤眸阴测测地盯着人事不省的轩辕天心,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反而让得藏在轩辕天心体内的大圣有些紧张起来,生怕这家伙还当真兽性发作就这么给扑了上去。

    大圣急的有些抓耳挠腮,他到底是出去呢还是不出去呢?关键是他出去后,凭他如今只是道神念,只怕也带不走小五这丫头啊。

    就在大圣纠结着要不要现身出去时,一旁坐着的皇明月动了。

    大圣顿时目光一凝,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结果只见皇明月在自己手上摸来摸去,摸了半天之后也不知道他打哪里摸出了一把精致小巧的金剪子,抓过轩辕天心的手然后掰着一根手指就开始咔嚓咔嚓的剪了起来。

    大圣:“……”他娘的,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神经病!还真摸着了一把剪子来剪小五丫头的指甲啊。

    明月大爷带着一身煞气,剪起指甲来像似在剪人手指似的,一边剪还一边磨着牙地道:“爷将你这一双爪子的指甲都给剪了,看你这死女人还怎么挠爷的脸!”

    大圣一脸的不忍直视,偷偷拿眼去瞅了一眼轩辕天心被剪掉指甲的那几根手指,眼角不停的抽搐。

    这剪的是什么玩意儿?跟狗啃过的似的。

    大圣敢摸着他的左胸发誓,就这被他剪过的指甲,要是挨上了一爪子之后,只怕抓痕比不剪时还要深。

    十根手指都给剪了一个遍,明月大爷抓着轩辕天心的手细细看了一圈,然后满意了。

    将手又给丢了回去,顺手又将把金剪子一扔,然后双手撑着地面,俯身就脸对脸的朝着轩辕天心看了过去。

    “这个模样看上去倒是不错,可是一醒来就那折腾劲儿就恨不得想捏死她!”明月大爷的目光在轩辕天心沉静的小脸上溜了一圈,视线最后落到了那挺翘的鼻子上,然后自言自语地道:“之前你非礼了爷一次,为了公平起见,爷怎么也得非礼回来才不算吃亏对不对?”

    听到这里,大圣的眉心就忍不住一跳,然后目光有些古怪地透过轩辕天心的意识海紧紧盯着外面的皇明月。

    话落,只见明月大爷的双眼微微一眯,然后张口就对着那盯了半天的鼻尖咬了下去。

    大圣额前青筋跳得欢快,眼瞅着某位爷似乎咬了鼻尖还觉得不够,那嘴慢慢地就要往下面移动的时候,大圣突然目光一闪,然后抬手便是挥出一道金光直冲轩辕天心意识海的最深处。

    强行将昏迷中的轩辕天心给震醒了!

    那金光一冲进意识海深处时,轩辕天心立刻身子一颤,然后嘤咛一声,唰地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可是她在睁开眼睛的瞬间,明月大爷耍流氓也正好耍在了关键时刻。

    唇瓣上传来的触感让得轩辕天心的双眼猛地瞪大,特别是眼前那张放大的俊脸,让得轩辕天心的瞳孔瞬间一缩。

    “啊——!”

    一声尖叫脱口而出,将闭着眼睛正在耍流氓的明月大爷给吓了一跳。然而他刚刚睁开眼睛,就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

    ‘啪——!’

    又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明月大爷那张俊美如妖的脸庞上立刻又多了一个巴掌印。

    跟之前那一个刚好是一边一个,凑了一个对儿。

    轩辕天心一个鲤鱼打挺地跳了起来,瞧得非礼自己的人居然是皇明月这个神经病,一股火立刻直冲脑门,然而也不等被一巴掌给打懵的皇明月回神,扑过去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打。

    边打边怒骂道:“靠你妹的!打死你个臭流氓,居然敢非礼你姑奶奶,老娘今儿就废了你这王八蛋!”

    皇明月被打得一阵手忙脚乱,几乎是连爬带滚地跑出了小帐篷。

    外面的几人早就听见了刚刚轩辕天心的那一声尖叫,不过还不待他们有什么反应,秋秋三人便听见了帐篷里面传来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然后就瞧见了自家主子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

    “该死的女人,你又打爷的脸!”皇明月一边摸着自己又受伤的脸一边怒吼。

    然而这怒吼声还没落下,便瞧见轩辕天心双眼喷火的追了出来,手里还握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有着一米多长的奇怪棒子。

    轩辕天心是真的怒了,连伏魔棒都拿了出来。

    要知道这伏魔棒是轩辕家专门用来驱魔除妖的法器,寻常的鬼怪在挨上一棒之后几乎可以说是被打得魂飞魄散,而修炼者虽然不会魂飞魄散也肯定会不好过。

    伏魔棒一出,立刻便带着雷电之力,皇明月在瞧见那棒子上的闪烁的银色电光之后,俊脸立刻一变,想都不想就是转头就跑,边跑还不忘嚷道:“你这女人是准备谋杀亲夫不成?不要忘了你可是向爷求过亲的。爷亲你几口又怎么了?中午那会儿你不也亲了爷的吗?”

    不提这事儿还好,他这么一提醒,轩辕天心立刻提着伏魔棒就追了过去。

    “去你妈的亲夫!你全家都特么的是亲夫,老娘今儿非打死你这个老流氓不可!”

    见轩辕天心追来,皇明月立刻撒腿就跑,这石林里到处都是石柱子,正好给了他躲避轩辕天心的机会。

    二人一追一逃,在石林中穿梭,就跟捉迷藏似的,看得石林空中的三人和一鹏齐齐目瞪口呆。

    这二人是又开始折腾了啊!

    半个时辰后。

    轩辕天心一手撑着石柱子上,一手叉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家伙,气喘吁吁的道:“有…有本事儿你别给我跑啊……”

    皇明月同样有些喘气,闻言嗤笑了一声,反驳道:“你追着爷,还要打要杀的,爷又不傻,不跑等着被你打啊!”

    “你是不是个男人?!”轩辕天心有些气结,瞧着那东西的欠抽样子,瞪着眼磨着牙道:“有本事儿就出来跟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就知道逃你算什么男人!”

    “哈!”明月大爷立刻似嘲讽的一笑,斜着眼睛盯着她就道:“爷是不是男人等你以后嫁给爷的时候就会知道,要爷跟你打,先将你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再说,免得爷跟现在的你动手,别人还说爷欺负女人!”

    “你欺负人的时候还少了吗?!”轩辕天心同样嘲讽一笑,瞪着皇明月就道:“一句话,你过不过来?”

    “爷的确是欺负了不少人,可是爷哪里有欺负过你的?都是你在欺负爷!”明月大爷把脖子一梗,语气异常坚决地道:“说不过去就不过去,你能将爷怎么着?”

    “你!”轩辕天心被气得脑门一抽一抽的疼,抬步想要继续追过去,可是她刚刚一动,那不远处的家伙也是立刻跟兔子一样地又蹿出了老远。

    蹿到了一个安全距离之后,明月大爷懒洋洋地朝着身边的一根石柱子上一靠,吊着眼角斜睨着轩辕天心,笑得邪肆道:“来来来,不是要追爷吗?来追啊。”

    轩辕天心气结,追?她还追个屁啊!

    这神经病跑得比兔子还快,比体力她比不过他,比实力也同样比不过他,他有心又跑,自己就算是追一个晚上也未必能追到他啊。

    愤愤的磨了磨后槽牙,轩辕天心抬脚便狠狠踹一下身边的石柱子,瞪着那欠抽的神经病就骂道:“我搭理你才是神经病,你爱跑不爱跑!”

    说完,然后带着一身怒气转身朝回走了。

    皇明月盯着轩辕天心转身离开的背影有些傻眼,就这么走了?不追着要打自己了?

    见她的确是不怎么再追自己了,明月大爷有些不爽地撇了撇嘴角,他正玩得高兴呢,结果这个女人不继续了,真是没趣儿。

    哼唧了一声,磨磨蹭蹭地跟在轩辕天心身后也走了回去。

    而轩辕天心在一回去后就不再搭理皇明月还有他身边的所有人,招呼上金翅大鹏就开始收拾东西。

    皇明月站在不远处也不过来,在瞧见轩辕天心开始收拾东西后,立刻便喊道:“妞,你这是准备要离开大泽山脉了?”

    轩辕天心低头收拾着东西不吭声,皇明月在不远处磨蹭了一会儿,然后朝这边走近了一些,又道:“妞,爷跟你说话呢,你还懂不懂礼貌的?”

    轩辕天心继续低头收拾东西,还是不吭声。

    皇明月有些烦躁了,抬手抓了抓头发,然后再次蹭近了点,“收拾东西也好,正好跟爷一起回帝都了,这鸟不拉屎的地儿有什么好呆的。”

    轩辕天心将东西收拾好了,起身去开始收拾帐篷,依然不吭声不理人。

    这下皇明月有些不高兴了,这死女人什么怪毛病,一生气就不理人!

    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干过什么流氓事儿的明月大爷一步一晃的朝着轩辕天心走去,然后在她身后站定,抖着脚就跟个大爷似的道:“妞,你这不爱搭理人的臭毛病不好,得改!也就是爷的脾气这么好,所以才让着你,这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你这女人早就被人给揍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秋秋三人忍不住捂脸,主子您这话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您脾气好?说出去整个龙昊国的人都会笑死吧。

    不过秋秋三人又转念一想,然后在心里默默道:不过主子在天心姑娘面前时那脾气还真的算是好,都被打了多少次了,要换个人只怕早被主子给卸了。

    这边皇明月见轩辕天心依旧不搭理自己,然后又朝她靠近了一步,低着头看着她,声音放低了些,继续道:“妞,跟爷说句话呗,爷给你好个东西!”

    轩辕天心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终于抬头朝他看了过去。

    而皇明月在瞧见轩辕天心终于正眼看自己了,脸上的表情也顿时得意了起来,抖着脚道:“之前爷就想给你了,不过那会儿你正晕着,爷就没拿出来。”说着朝轩辕天心勾唇一笑,嘚瑟道:“你若现在就跟爷回帝都,爷立刻拿给你,怎么样?”

    皇明月眯着眼睛等着轩辕天心的回答,然而……。

    回答没有等到,轩辕天心却是将手里收拾的行礼一丢,嗷地一声直接冲着他扑了过去。

    这一扑可正好扑了个正着,为了防止皇明月又跑了,轩辕天心一扑上去后整个人就如同八爪鱼似的挂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就开始双手齐动,左右开工。

    “说你妹的好话,打死你个王八蛋……”

    皇明月冷不丁地又被挠了一脸,一边又手去挡,一边哎哎地叫,“死女人你耍诈!讲和!咱们讲和!爷跟你说正事儿呢…啊……你又抓爷的脸,爷真的要砍了你的手了!”

    “讲和?鬼才要跟你这个神经病讲和!今儿不挠死你个神经病,我就跟你姓!”

    “放屁!等你嫁给爷后本来就要跟爷姓!”

    “我嫁你祖宗!”

    “停!停!爷说讲和了,不打了,你怎么还挠啊…住手!”

    可惜,不管他怎么喊,轩辕天心就跟磕了药似的,打起来根本就没想过要停手。

    秋秋三人看得冒了一头的冷汗,特别是在瞧见他们家主子的脸已经彻底被挠花了之后,那嘴角抽得都快抽筋儿了,可是他们三人谁也不敢上前去拉。

    金翅大鹏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同时藏在轩辕天心体内的大圣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就在这鸡飞狗跳的档口,半空却是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鹰啼声。

    皇明月的抵挡的动作一顿,原本有些懒散的目光顿时一厉,那眼底的厉光将轩辕天心给骇了一跳,还以为这家伙要发飙了。

    结果皇明月一手就将刚刚他怎么也扒拉不下来的轩辕天心轻轻松松地给拎了起来,然后抬头看向天际,当瞧见空中盘旋的那一只黑鹰之后,抬手将食指放在了嘴边然后吹出了一个古怪的哨声。

    哨声响起后,在空中不断盘旋的黑鹰也是再次发出一声尖锐的鹰啼,便快速地掠了下来。

    秋秋脸色有些严肃地伸手接过黑鹰,然后将绑在鹰腿上的一块玉石给取了下来。

    “主子,是冬凛传来的消息。”

    皇明月拎着轩辕天心的手一松,抬手接过秋秋递来的玉石,然后狠狠一握,只见一道绿光瞬间没入了他的眉心。

    这是一道传音石,除了皇明月和发起人,无人能打开,即便是落在了外人手里,别人也是听不到里面的任何消息。

    半响之后,只见皇明月脸上的神色一冷,连声音都是低了几度,“爷一不在帝都,有些蚂蚱们就忍不住开始出来蹦跶了啊……”

    “主子,那咱们……?”秋秋皱眉看着他,试探地询问。

    皇明月将手中的传音石狠狠一捏,顿时将好好的玉石给捏成了一堆粉末之后,冷笑道:“回去,爷倒要看看他们想怎么蹦跶,等爷回去后一个一个的收拾!”

    他身上散发的那股冷意,比腊月里的寒风还要刺骨,冻得轩辕天心忍不住一哆嗦,然后本能的离他远了点。

    扬手将手中的玉石粉末一丢,皇明月侧头有些不满地看着离自己远了一些的轩辕天心,皱眉道:“你离爷那么远干什么?”

    这会儿的皇明月跟之间被自己追着到处跑的人似乎是两个人,轩辕天心有些警惕地盯着他,不过却始终没有靠近他一步。

    见她不过来,皇明月的目光一冷,然后一步跟了过去,一把捏住她的脸,一边慢慢地晃,一边阴测测地道:“爷现在就要立刻返回帝都,知道你肯定是不会这会儿跟爷走的,不过记住了,帝都学院开学的时候若是爷没见着你,爷当初对你说的话可是说到做到的。”

    轩辕天心闻言一怒,瞪着他。

    瞧着她这气鼓鼓的模样,皇明月低低一笑,然后挑眉道:“本来想给将几年前得到的一本武技给你的,不过瞧你似乎也看不上,那就不给你了。”

    武技?

    轩辕天心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转,鼓着腮帮子问道:“什么武技?”

    “一本枪决!”皇明月笑得有玩味,盯着她戏谑道:“那可是爷当年从一群人手里抢回来的宝贝,以一个霸字著称,可惜你刚刚惹爷不高兴了,所以现在不给!”

    轩辕天心:“……”

    “想要?”瞧得她那越发气鼓鼓的小脸,皇明月立刻笑了,挑眉看着她,慢悠悠地道:“想要的话,那就一个月后来帝都亲自找爷拿,懂了吗?”

    轩辕天心脑子飞快转了一圈,觉得武技这东西,又是枪决,不拿白拿。

    可是她也知道这枪决绝对不是那么好拿的,所以眨了眨眼,盯着他,问道:“什么条件?”

    皇明月有些不明所以地冲她再次挑了挑眉。

    轩辕天心只能重复一遍,问道:“给我那枪决,你有什么条件?”

    “条件啊?”皇明月双眸微微一眯,随即笑眯眯地道:“爷的条件就是…乖乖当爷未过门的媳妇儿。”

    轩辕天心立刻将小脸一板,一脸的拒绝。

    她还没傻到为了一本枪决就给神经病当媳妇儿的程度。

    似乎是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般,皇明月眯着眼睛嗤笑了一声,然后斜睨着她问道:“你知道爷那本枪决是在什么阶别吗?”

    轩辕天心不语,不过盯着他的目光却是一瞬不瞬,显然是很想知道。

    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将轩辕天心给戳的一阵晃,然后他才一字一顿地道:“不管是功法还是武技都分阶别,阶别有四,天地玄黄。黄阶最低,天阶最高,而爷抢来的那本枪决却是准天阶的武技!”

    准天阶?!

    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瞪大了,别说是她,就连金翅大鹏还有大圣也愣住了。

    不过片刻,意识海中的大圣便开始叫嚷起来了,“丫头,答应他,先答应他,拿到那本枪决再说!”

    不仅大圣想要轩辕天心答应,金翅大鹏同样也恨不得轩辕天心立刻答应。

    准天阶的武技功法啊,那可是宝贝!

    大圣在意识海中闹腾的厉害,吵得轩辕天心脑子里一阵嗡嗡响。

    她的确很想要那本枪决,可是要自己答应做这个神经病的媳妇儿,她心里那是一万个不愿意。

    而皇明月也不着急,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道:“一个月的时间给你慢慢考虑,一个月之后,若是你不答应,那本枪决爷就会送给别人。”

    说完,伸手再次捏了捏轩辕天心的脸蛋,继续笑着道:“妞,爷有事儿就先走了,这一个月里你就好好考虑。”话落,又似诱惑地补充了一句,“爷可不仅仅是有那一本准天阶的枪决,爷的宝贝可有不少呢……”

    轩辕天心目光一直,脑子里正在天人交战。

    瞧得她那懵逼又纠结的小表情,皇明月再次低低一笑,然后冷不丁地俯身,快速地在她嘴上咬了一口,咬完不说,居然还舔了舔,方才笑得跟个妖精似的带着人走了。

    轩辕天心一把捂住嘴,瞪着那个离开的背影,浑身抖得跟中风似的。

    啊啊啊啊啊……她又被那个神经病给非礼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