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9:爷的媳妇儿爷自己抱!

正文 079:爷的媳妇儿爷自己抱!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见轩辕天心进阶完毕,金翅大鹏连忙扑腾到她身边,围着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圈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某位作死的大爷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般,再次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同样围着她一边打量一边转了一圈,然后斜着眼睛睨着轩辕天心就厚颜无耻地问道:“妞,你这次能进阶还多亏了爷我,要不是爷,只怕你还得耗上半个月才能突破那层壁障踏入武师境呢。”

    轩辕天心闻言脸上的笑意一收,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皇明月一仰头,道:“难道爷说的不对?你说你该怎么谢谢爷?”

    他这么无赖又无耻的言论,别说是人家轩辕天心了,就连不远处的秋秋三人都是默默地撇开了头,一脸的不忍直视。

    不知道为什么,秋秋三人觉得自家的主子一到了这位天心姑娘的面前,那三观跟下限什么的就直接碎成了渣。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弯腰捡起了脚步的追魂枪,而皇明月一瞧见她拿起了追魂枪,立刻条件反射般地离她远了点,然后一脸警惕地盯着她,似乎生怕她又会直接动手般。

    哪知轩辕天心在拿起追魂枪后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转身就朝着另一边走去。

    皇明月看着她不理自己,脸色渐渐的冷了几分,目光凉飕飕地盯着她的背影,大概心里面又在琢磨着要砍了轩辕天心的手跟脚。

    可是他那冷脸还没彻底冷下来,便见到轩辕天心提着枪就已经走到了昨日被秋秋三人弄晕了后抬回来的狂暴狐熊身边。

    皇明月凉飕飕的目光顿时一闪,然后渐渐浮现出了一抹玩味和兴趣,就抄着手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死女人是怎么跟一只修为三千五百年的狂暴狐熊对打的。

    轩辕天心在狂暴狐熊的跟前站定,半眯着眼睛瞧着那还昏迷不醒的狂暴狐熊,这大家伙晕得有些不正常,显然不是被外力给打晕的,而是被什么药物给迷晕的。

    左右看了一会儿,见任何动静都闹不醒这只狂暴狐熊后,轩辕天心慢吞吞地扭头将目光看向了秋秋三人。

    秋秋接收到她的目光,立刻便知道了她要做什么般,连忙想要上前那出解药将狂暴狐熊给弄醒。

    可是秋秋刚刚迈出一步,身后便传来皇明月‘嗯哼’的一声极为响亮且故意的咳嗽声。

    秋秋侧头偷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见主子在那边抖着脚看天,得!他懂起了自家主子的意思,然后有些为难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又默默地退了回去。

    主子这是故意要为难人家姑娘呢!

    瞧得秋秋默默地退了回去,皇明月笑了,然后一脸得意地看着轩辕天心,满脸都是写着‘这下看你还跟不跟爷说话’的表情。

    轩辕天心看着他那个样子就觉得嫌弃跟碍眼,面无表情地收回了目光,那个神经病以为不给她药,她就弄不醒这狂暴狐熊了是不是?那也太小看了她!

    不就是被药给弄晕了么!吵闹的声音弄不醒这个大家伙,她就不信身体上的疼痛还将这个大家伙给弄不醒?!

    “天道谶言——以言之力,烈火为我所控,赤炎鞭!”

    只见轩辕天心指着狂暴狐熊的食中二指尖突然迸出一抹红光,然后化作一根用烈火凝聚而出的鞭子,轩辕天心扬手便是一鞭子朝着地上趴着的狂暴狐熊的背部就是抽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赤炎鞭一抽打在狂暴狐熊的身上,立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鞭痕,甚至那鞭痕上还有着一股毛发被烧焦了的味道。

    ‘嘤——!’

    一声怒吼,只见那原本还在昏迷当中的狂暴狐熊立刻因为剧痛而清醒了过来。

    赤红的双瞳在一醒来后便立刻凶狠地瞪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轩辕天心,然后猛地一掌拍在地上,将地面给拍出数道裂痕之后,瞬间跳了起来。

    狂暴狐熊彻底被激怒了,连带着昨日的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也一并想了起来。

    煞气瞬间暴涨,然后锁定住轩辕天心,狂暴狐熊立刻对她发起了攻击。

    轩辕天心握着追魂枪的手一紧,脚下一点立刻暴退而出。

    回枪一扫!

    ‘嘭——’

    追魂枪正面朝着狂暴狐熊的胸前挑刺了过去,可是枪尖在抵上狂暴狐熊的胸膛之后,却是半分都进不得,如同抵住了一面坚硬的铜墙般。

    ‘轰——’

    狂暴狐熊一掌砸在了追魂枪上,同时将轩辕天心给震得噔噔噔地倒退了数丈。

    若换着以前,轩辕天心被狂暴狐熊这一掌的力道铁定会给震得手臂发麻,不过在她进入武师境之后,她身体的抗打击能力却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退了数丈稳住身形后,轩辕天心目光一凛,然后再次提枪而上,虽然她没有学任何的武技,不过凭着大圣之前教的那一套七杀破军棍,还是勉强能跟狂暴狐熊打上了一会儿。

    一人一熊打在了一起,旁边观战的几人却是看得津津有味。

    “主子。”秋秋三人站到了皇明月的身后,看着场中那将追魂枪舞得虎虎生风的轩辕天心,秋秋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天心姑娘所使用的应该是棍法而不是枪决吧?”

    皇明月半眯着眸子盯着场中那不断跳动的身影,然后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的确是棍法,不过这套棍法却极为的精妙,若是手中拿着的是棍子,那么它便是棍法,若是手中拿着的是长枪,那么它也可以成为不像枪决的枪决……”

    “还有这么奇怪的招数?”春笙也是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可随即他又是双眼猛地一顿,似终于想起了什么般,突然吃惊地道:“不对啊!天心姑娘她不是天语师吗?怎么…怎么这打法却是武修呢?啊…刚刚她进阶也是有战气的,莫非她是双修者!”

    夏言闻言鄙视了他一眼,立刻嫌弃地道:“你的反应怎么这么的迟钝呢?原来才发现啊。”

    春笙:“……”他可不就是刚发现了么!

    “双修算什么东西!”哪知皇明月却是突然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他脸上那诡异的得意从何而来,斜睨着春笙哼唧道:“那女人可不仅仅是双修。”

    “!”

    春笙有些傻眼了,什么叫做不仅仅是双修,难道天心姑娘除了是天语师和武修外,还是个灵修!?

    可是…即便天心姑娘是个全方面发展的全才,那跟主子您有什么关系啊?您这么嘚瑟又是为哪般?

    虽然春笙心里在嘀咕,可是他也没有傻到会将这话给说出来,除非他是想挨揍了。

    而明月大爷嘚瑟完了后,又将目光看向了战斗圈里,此时轩辕天心似乎体内的战气有些不足了,只见她再次挥枪一个横扫,然后瞬间再次暴退跟狂暴狐熊拉开了距离,紧接着便是抬起了左手,对着狂暴狐熊便是遥遥地指了过去。

    “天道谶言——以言之力,风雷为我所控,电闪雷鸣!”

    狂风四起,乌云罩顶。

    厚重的雷云中,立刻有着天雷在翻滚,然后轰地一声巨响,数道银色天雷直冲而下,照着狂暴狐熊便是一顿劈了过去。

    狂暴狐熊被这突来的异象给弄得一惊,当发觉到天雷之力后,立刻身子微微一顿,然后猛地一跃,跟着便张开了双臂蹿上了半空,快速地避开了天雷区。

    瞧得狂暴狐熊飞上了半空且避开了天雷区,轩辕天心眉心一皱,立刻啧了一声,这狂暴狐熊的飞行能力还真的让人颇为头疼。

    快速自轩辕古金镯里拿出一道符纸,轩辕天心想都没想便是往自己身上一贴,“天道无极——风神借法,御风而行!”

    ‘唰——’

    一道残影划过,轩辕天心跟着掠入了半空,然后正正的挡住了狂暴狐熊的退路。

    下方几人在瞧得轩辕天心突然御空而行后,春笙立刻傻了眼!

    “这是什么术法?如今灵修的术法都已经这么逆天了吗?不过武师境便能御空而行?这要武帝境的人情何以堪啊?!”

    是个人都知道,只有实力达到帝境的强者才能御空而行,所以轩辕天心这么一个武师境的小虾米说上天就上天,这种画面的确让不少人都能掉一地的眼珠子。

    春笙跟夏言二人皆是抽着嘴角看着半空中御空而立的轩辕天心,一脸的懵逼。

    姑娘,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而上了天的轩辕天心此时却是心无旁骛,在挡住了狂暴狐熊的退路后,立刻再次出手。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轰——!’

    至刚至阳的九阳火瞬间凭空而现,然后随着轩辕天心的牵引,化作四道火墙,堪堪将狂暴狐熊的前后左右给围了个结实。

    用九阳火将狂暴狐熊给围困住后,轩辕天心神色一凛,再次乘胜追击般地出手:“天道谶言——风雷为我所控,电闪雷鸣!”

    断了你所有的路,如今我看你还如何躲!

    狂暴狐熊被围困在九阳火中立刻变得焦躁起来,特别是当它瞧见头顶之上再次有雷云开始聚集后,赤红的双瞳立刻变得凝重起来。

    如今它前后左右的都被烈火给围困,上方又有雷云在聚集,除了地面,它已经无路可退。

    可是狂暴狐熊却也不傻,那个人类女子将自己所有退路都给封了,却独独留了地面那一条退路,它可不认为是那个人类女子给忘记了。

    所有退路不断却只能一条,那这地面必定有其他的什么陷阱在等着自己。

    狂暴狐熊的眼中闪过一抹犹豫和挣扎,它到底是下去呢?还是不下去呢?

    见狂暴狐熊那挣扎犹豫的目光,不远处的轩辕天心却是突然一笑,然后单手结印便是朝着它的方向再次一指。

    “收!”

    ‘嗡嗡嗡嗡——’

    随着她一个‘收’字刚落,那围困住的狂暴狐熊的九阳烈火壁便可是缓缓朝着它压迫了过来。

    不仅如此,就连头顶之上翻滚的雷云也是动静越来也大,眼瞅着雷云中的天雷就快当头劈下来了。

    狂暴狐熊被逼得没路可选,只能在狠狠一咬牙之后,快速朝着地面掠去。

    而在瞧见它准备掠回地面的动作之后,不远处的轩辕天心笑了。

    “天道谶言——以言之力,厚土为我所用,画地为牢!”

    ‘轰轰轰轰——!’

    就在狂暴狐熊刚一落回地面后,只见那地面瞬间龟裂,然后快速的凝出土牢,将狂暴狐熊给直接困在了里面。

    ‘嘤嘤嘤嘤——’

    当发现自己被困之后,狂暴狐熊也是立刻仰头发出一阵大吼,只见它周身红光一闪,开启了狂暴血脉。

    狂暴血脉开启之后,只见它原本就高大的身形瞬间再次拔高,如同一个吹了气的皮球般,整个身体都是胀大了数圈,如今的狂暴狐熊看上去才真正可以说得上是一座小山了。

    抬起巨大而宽厚的熊掌,带着一股恐怖的力量,朝着围困自己的土牢便是一掌猛拍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泥土飞溅,四四方方的土牢立刻被它那一掌给拍塌了一面。

    半空中,轩辕天心瞧着那如大力神附体的狂暴狐熊,眉心狠狠一皱。

    暗道:土牢困不住你,那石笼呢?我就不信还困不住你!

    眼瞅着那狂暴狐熊就要脱困了,远处的秋秋三人立刻有些坐不住了。

    “天心姑娘的画地为牢困住那个大家伙呢。”秋秋有些着急地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的人,在瞧见轩辕天心却是站在半空一动不动之后,顿时有些忍不住地道:“怎么姑娘她还不动手呢?”

    结果,秋秋的话音还未落下,那站在半空中的轩辕天心却是动了。

    一道明黄色的符纸被她缓缓扔出,然后便见她单手结印,周身瞬间升腾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金光闪烁中,轩辕天心结印的手猛地朝着四周的石林一指,低低喝道:“天道无极——乾坤逆转,五鬼搬运术,移山!”

    ‘轰轰轰轰——’

    地面开始发出剧烈的颤抖,宛如地震般,让得皇明月和秋秋几人立刻有些重心不稳,开始摇晃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春笙一脸懵逼地紧紧抓住秋秋的胳膊,然后茫然地朝着四周看去,然后他便瞧见了让他呆滞的一幕。

    只见四周高耸如入天际的巨大石柱瞬间被连根拔起,然后轰轰轰地便朝着狂暴狐熊砸了过去。

    一根根石柱倒塌然后落下,却是极为有规律的将狂暴狐熊给围困在中间,然后根根竖立,形成了一道厚重而密不透风的巨大石笼。

    春笙和夏言:“……。”

    这是什么力量啊?!灵修真的有如此逆天而变态的手段吗?为什么他们从来不知道?!

    而秋秋却是一脸抽搐地看着轩辕天心,眼中的惆怅越发浓郁了。

    完了完了,这天心姑娘爆发出来的能力简直就是逆天啊,主子若真的找了一个这样能力变态的王妃,以后真的不会被打死吗?!

    家暴什么的最可怕了啊!

    而皇明月却是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可怕似的,一双细长的凤眸反而越发冒光的盯着轩辕天心,那脸上的神情几乎是到了一种病态的愉悦。

    这个女人果然是不一样的,从那次在林子里瞧见她跟宋承那些家伙的对战中他就感觉出来了。

    强悍的天语术,还有那诡异而莫测的术法,她绝对跟大陆上任何一个天语师和灵修都不一样!

    狂暴狐熊在石笼中发出一阵的猛烈撞击,可是轩辕天心这次却是下了狠力气,哪怕它开启了狂暴血脉,都是无法冲破这石笼。

    而反观轩辕天心,在这一系列的动用言灵术和术法后,精致而漂亮的小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苍白之色。

    战气耗尽,灵力枯竭,若不是她体内还有些精神力在支撑着,只怕她在困住狂暴狐熊后便已经力竭的晕了过去。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儿,然而虽然她耗尽了战气和灵力,可是这一次在跟狂暴狐熊的对战中,她却是没有收到一丁点的伤势。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她实力提升的绝对证明!

    累是快要累得虚脱了,然而心中的兴奋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轩辕天心再次狠狠吸了一口气之后,方才握了握手中的追魂枪准备返回地面。

    可是她才刚刚一动,体内那一股虚脱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紧接着眼前一黑,便是直接从半空中脱力地栽了下来。

    “噢…老天!”春笙神色一变,瞧着那从半空急速坠下的人,立刻惊呼出声。

    而金翅大鹏也是被吓了一跳,立刻唳的一声长啸便是想要化为本体上前去接人。

    不过它还没来得及变回本体,便瞧见一道红色的身影如闪电变得掠上了高空,双手快速一抄,果断的将轩辕天心给接住了。

    掠回地面后,皇明月抱着人一脸大爷的神色,高傲而嘚瑟。

    瞧见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想要过来将人接过去,这位爷立刻剑眉一扬,抬脚就朝着金翅大鹏踢了过去。

    将金翅大鹏跟一个球似的踢飞了之后,明月大爷这才阴着脸哼道:“要你这小鸡崽多事儿,爷救的人,凭什么交给你?那爷救她的功劳在等她醒了后不就自动归在了你的身上?!”

    金翅大鹏被他给踢得一阵鬼火冒,爬起来就骂道:“放你丫的屁!你以为我是想要跟你抢功劳?我只是想让小五丫头好好躺着休息,她体内的力量耗尽,须得好好养着才能完全养回来。”

    明月大爷被金翅大鹏给骂了一脸,不过他却发出的没有生气,而是哼了哼,抱着人就找了一块大石头给坐了下去,慢吞吞地道:“她就这么睡,必须得让她醒来后第一眼就知道是爷救了她!”

    秋秋三人:“……。”

    “果然是神经病!”金翅大鹏闻言冷笑,“她要是一睡就睡了两三日,难道你还想这么一抱就抱上个两三日不放了?”

    本来金翅大鹏这话是用来嘲讽他的,结果人家明月大爷一听,一脸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对!爷就是这么想的,管这妞要睡几日,爷就抱着她了,怎么着?”

    话落,他垂眸看了怀中昏迷不醒的人一眼,目光在轩辕天心苍白的小脸上重重地一落,然后突然抬头看着金翅大鹏又特地补充了一句。

    “这妞是爷未过门的媳妇儿,爷抱着她怎么了?爷的媳妇儿爷自己抱,别说抱个两三日,就是待会爷睡了她,那也是理所当然!”

    “……。”秋秋三人一脸的斯巴达,这话是可以这么说的吗?

    金翅大鹏同样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见过不要脸的,真的还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

    她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谁同意了?小五丫头答应了吗?!

    也幸好轩辕天心此时晕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要是她意识清醒,在听到明月大爷这一番不要脸的话后,只怕又得跳起来挠他一脸的花了!

    ------题外话------

    帮忙推文,正PK《灵眼邪王的驱魔狂妃》文/奈何一笑

    强宠爽文,一对一!

    她是夜家第四代家主,为寻找异世魔王,穿越时空,成为凰朝国师府四小姐夜非白。

    府内风云暗斗,她运筹帷幄;

    府外驱魔除邪,她杀伐果决。

    创建驱魔堂,勇夺天命令,她是凰朝最狂最有魅力的女人。

    却被赐婚给凰朝最弱的男人。

    【小精彩2】

    他乡重逢时,夜非白端坐魔王椅,目光冷冷盯着堂下红妆的某男。

    “听说你是大魔王?”

    某男点头。

    “唰”地一声,大刀插在他脚前,摇摇晃晃。

    “别墨迹了,动手吧!”

    “动什么手?”

    “自杀啊!不然你要是跑去23世纪毁灭地球和人类,我岂不是罪过大了!”

    某男青筋暴起:“姓夜的,我TM到底是不是你男人!”

    某夜抠鼻,“我这叫大义灭亲。”

    某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