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8:被气得突破了?

正文 078:被气得突破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秋秋有句话倒是说得挺对的,那就是他们家主子真的是死皮赖脸的德行,莫名其妙的又跑来了这石林中不说,居然还不准备走了。

    眼瞅着人家姑娘嫌弃他跟嫌弃一坨屎一样的小眼神儿,可这位爷倒好,不仅当做没瞧见,还强行占了人家小姑娘的小帐篷,把人家正儿八经的主人给踢了出去睡野外。

    也就是轩辕天心如今打不过这个家伙罢了,若是打得过,只怕早就提着追魂枪嗷嗷地冲过去了。

    就算她现在打不过那个变态,可背地里轩辕天心也准备着去做个小人去天天扎。

    明月大爷就这么任性的在石林中住了下来,轩辕天心知道自己赶不走这个神经病也就不管了,他要留就留,只要不打扰到自己,就当没他这么个人。

    第一晚上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早上天刚亮,轩辕天心就在空地中练起了枪,那耍得叫一个漂亮,一个虎虎生风。

    她不仅耍得漂亮,且闹出的动静还不小,生生将守在帐篷外正偷偷打瞌睡的秋秋三人给惊醒了。

    砰砰砰地石头炸裂声不断响起,从早上开始就没有消停过。

    可是吧…某位爷是那种不到晌午就睡不醒的人,而且起床气还非常的大。

    第一天的早上就被轩辕天心这练枪的声音给闹醒了,顶着一张阴郁的脸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都能杀人了。

    结果轩辕天心愣是当没发现那道欲杀人的目光般,该练什么的接着练。

    秋秋三人顶着一张冒冷汗的脸,都是站得远远的,生怕惹了睡眠不足的主子,同时还目光担忧地瞅着场中练枪的轩辕天心。

    这打扰了主子睡觉的人,可没一个人有好下场的啊……

    皇明月目光阴测测地盯着空地中练枪的少女,估摸也是发现了人家不会搭理自己般,终于在又一声巨响之后,忍无可忍地蹿了过去。

    抬手便一把握住了追魂枪,皇明月目光冒火地盯着轩辕天心,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不知道扰人清梦是被遭雷劈的吗?天刚亮就开始弄得砰砰响,你信不信爷立马将你丢出去!?”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目光有些古怪地盯着他,半响才慢吞吞地道:“松开手。”

    松开手?

    皇明月一听,俊脸瞬间就黑了,这个女人还敢叫爷松开手?松开手后让她继续弄得砰砰响来打扰爷睡觉吗?

    “妞还没睡醒吧?叫爷松开手你是在做梦!”皇明月呵呵冷笑一声,不仅没松开,那抓住追魂枪的手还又握紧了几分,目光阴测测地盯着轩辕天心,威胁道:“你给爷将手松开!再打扰爷睡觉,也就连你带枪一起给丢出去!”

    听到他这般霸道又威胁的话,轩辕天心却是奇怪的没有怒,反而目光越发古怪地盯着他,反问道:“你真要我松手?”

    “你以为爷是跟你说着好玩的?”皇明月冷笑,阴测测地道:“把你的爪子给爷松开!”

    他这话音刚落,便见到轩辕天心还当真点了点头,非常配合地松开了握抢的手,还十分听话的往后面退了一步,道:“好,我松开!”

    别说皇明月觉得奇怪,就连远处观望的秋秋三人都觉得奇怪。

    这姑娘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让她松开,她还真就这么爽快地松开了。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轩辕天心点头松开握着追魂枪的瞬间,不远处的金翅大鹏那一双金眸中却是极快的闪过了一抹幸灾乐祸。

    瞧得这般乖巧听话的轩辕天心,皇明月立刻得意的笑了,“妞,这才对嘛,要乖乖听爷的……额……”

    话还没说完,皇明月脸上的得意笑容立刻变得错愕起来,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他手中握着的追魂枪。

    怎么回事儿?

    一股古怪的压制力瞬间自枪中扑面而来,连着他体内的力量正在急速被压制。

    当体内的力量呈现一面倒的压制状态后,他就感觉到手中这把枪的重量瞬间成百上千的暴涨。

    “这枪……”有古怪!

    明月大爷刚刚惊愕地吐出两个字,便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袭来,然后脚下一个趔趄,嘭的一声被压倒在地。

    那倒下的声音就如同什么重物落地般,闷响闷响的。

    不仅如此,在他倒下的瞬间,被他身体给压住的地面也是猛地往下一沉,居然出现了一个人形的浅坑。

    明月大爷:“……”

    “啊呀…主子!”

    “我的主子喂,您没事儿吧?”

    “主子,您这么就躺下了呢?这地上多凉啊!”

    秋秋三人一脸紧张地跑了过来,然后三人便见到自家主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张俊美如妖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涨得红扑扑的,跟个小苹果似的,特别的诱人。

    明月大爷被压得一阵呼吸困难,抬手指了指还倒在他胸口的追魂枪,目光欲杀人的瞪向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轩辕天心,喘着粗气儿地问道:“死女人,你故意的?!”

    轩辕天心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是你叫我松手的,我以为你在抓住追魂枪的那一刻就已经感觉到了呢。”

    皇明月闻言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他感觉到了一个屁啊!谁不知道他没睡醒的状态是反应和感知最薄弱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只顾着跟她说话去了,哪里还能感觉到其他的东西。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故意整爷!

    瞧得明月大爷那欲要吃人的目光,和他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模样,秋秋三人这才发觉了有些不对劲。

    春笙一脸若有所思地伸手去摸追魂枪,在摸上去的瞬间便立刻察觉到一股极为古怪和强大的压制力传来,让得他体内的战气瞬间一震。

    然后他一脸震惊的收回了手,颤巍巍地转头看向轩辕天心,结巴地问道:“这枪…这枪好古怪,上面有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压制力,你都是一直拿着这么个玩意儿在战斗的?”

    “有问题吗?”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三人,随即目光朝皇明月的身上一转,然后笑眯眯地提醒道:“哦,你劝你们还是赶紧将追魂枪从你们主子身上挪开,这追魂枪有着三千六百斤重呢!”

    皇明月:“……”一脸吃屎的表情。

    秋秋三人也是齐齐一个哆嗦,然后猛地转身,一个去扶自家主子,两个一起搭手去挪追魂枪。

    当他们将明月大爷身上的追魂枪给挪开后,三人皆是出了满身的大汗。

    三千六百斤重的武器以他们的实力不是拿不起,但关键是追魂枪上面还有着一股诡异的压制之力,他们用手一触碰到追魂枪,体内的力量便会立刻被压制。

    所以在触碰到追魂枪的时候,他们完全是相当于一个普通人的力量,而不是修炼者。

    以一个普通人的力量想要挪开一个重达三千六百斤的追魂枪,还真有点吃力,也难怪人家明月大爷被这追魂枪这么猛地一压,半天都没能自己爬起来。

    将明月大爷给从追魂枪下扒拉出来后,秋秋三人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不仅微妙,目光中还隐隐藏着一抹忌惮和佩服。

    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为了锻炼自己的实力,居然一直背着这么个古怪的玩意儿在战斗,这其中的决心和毅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啊。

    明月大爷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也是变得有些深幽了起来,居然难得的没有再发脾气,只是在深深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后,然后阴沉着脸钻回了帐篷中。

    轩辕天心恶整了皇明月一回后,心情瞬间畅快了不少,连同被他抢了自己帐篷的恶气也给出了。

    不再去看秋秋他们若有所思的目光,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用脚尖将追魂枪给勾了起来,然后一把握住后又开始继续练起了枪来。

    夏言和春笙看着那将追魂枪给舞得虎虎生风的轩辕天心,齐齐对视一眼之后,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这姑娘……以后打死都不要去招惹她为好。

    秋秋盯着空地中练枪的轩辕天心也是显得有些惆怅了起来,越接触这姑娘就越发觉得她凶残了,如今是因为这姑娘实力还不强,所以主子能吃定了她欺负,可万一以后这姑娘成长了起来,那他们家主子可怎么办啊?

    她如今实力还这么弱,都能跟没事儿人一样将那古怪的追魂枪给舞得虎虎生风,那要是以后实力强大了,还不得一个不顺心就打死他家那位爱作死的主子啊。

    秋秋越想越惆怅,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琢磨着让主子另外去找个王妃?

    明月大爷自回了帐篷里后就一直没再出来,而秋秋三人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倒是没人再去打扰轩辕天心练功。

    直到中午时分,轩辕天心练完了功后,明月大爷就跟没事儿人一眼再次晃了出来。

    一群人围在火边吃着午饭,皇明月便一直吊着眼角时不时去瞅一眼轩辕天心。

    可惜他眼睛都瞅得抽筋儿了,对面的轩辕天心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给他一个。

    一顿饭吃完,明月大爷表示不高兴了。

    阴着一张俊脸,坐在那里就开始挑刺。

    一会儿说这里环境不好,一会儿又说吃的不好,说来说去见轩辕天心都是闷不啃声,怒了。

    跟个大爷似的横到人家身边,伸腿就用脚尖去踢了踢轩辕天心,一边踢一边开始找茬,“让让,你这里没有太阳,爷不要晒太阳。”

    轩辕天心还是不吭声,但动作却十分麻利,立刻给明月大爷让出了位置,自己换了一个地儿去坐。

    两分钟后,大爷又横了过去。

    “太阳一直在动,刚刚那里晒不到,现在能晒到了。”

    轩辕天心额前青筋蹦跶的欢快,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副鼻孔朝天的明月大爷,低咒了一声神经病,然后再次挪地儿。

    结果……

    一分钟后,明月大爷又追了过去。

    金翅大鹏一脸鄙视又跟看神经病似的瞥了皇明月一眼,而秋秋三人则是齐齐掩面扭头,装作不认识那位作死的爷。

    作死而不自知地某位爷再次伸腿去踢人,“给爷让个地儿……”

    而这一次,忍无可忍的轩辕天心在他话还没说完,噌地一下跳了起来。

    在跳起来的同时抓过一旁用来生火的木头棍子便是一顿劈头盖脸地对着明月大爷打了过去。

    一边打还一边骂:“我叫你让让!我叫你找茬!打死你个神经病,故意找事儿!”

    皇明月抱着头一边躲一边怒道:“又打!你又打爷!信不信爷立刻去无相殿告发你!”

    轩辕天心打人的手一顿,气得小脸红扑扑的。

    皇明月一边抱着头,见她停手了,还在嚷道:“死女人你还打上瘾了,爷现在就去无相殿告发你,让大泽城中的那一家人被无相殿的人宰了算了。”

    这不说还好,结果他这话一脱口,本来就停了手的轩辕天心却是目光一狠,咬着牙又是打了过去,“让你告发我,让你威胁我!你去告发啊,告发之前我也要先打死你这个神经病!”

    皇明月被打得一阵手忙脚乱,见用随风一家人威胁不管用了,立刻抱着头到处躲,“死女人,你再打爷可真还手!”

    ‘砰砰砰——’

    回答的他的依然是劈头盖脸的一顿乱打。

    “爷真还手了!信不信爷砍了你的爪子。”

    “……”

    “擦!这个女人疯了不成!秋秋你们三个死人了啊,没见着这女人在打爷吗?还不过来帮忙?!”

    秋秋三人闻言立刻抬头看天!

    不作不死,主子您自己就可以还手的,叫属下们帮忙干什么?!你自己都不还手,属下们若是上前去帮忙,万一你一个不高兴,转过来觉得我们碍事儿,那我们才冤呢。

    瞧着秋秋三人装死,明月大爷气得脸都黑了,见轩辕天心举着木头棍子又追了过来,立刻抱头又躲。

    一边躲一边嗷嗷叫着,整个石林空地中瞬间鸡飞狗跳。

    然而这么鸡飞狗跳的情景中,总会有狗血的事情出现,这不……

    因为二人一追一跳间,将金翅大鹏用来生火做饭的那一堆柴火给踢得满地都是,结果明月大爷在慌乱的躲闪间,一个没注意踩到了一根,然后脚下一滑,立刻仰面栽了下去。

    他这一倒,让得紧追在他身后的轩辕天心也被连累了,啊地一声惊呼,跟着栽了下去。

    ‘砰砰——’

    两声闷响,明月大爷仰面栽在地上,这还没反应过来呢,轩辕天心跟着倒下,还好巧不巧的压在了他的身上。

    更好巧不巧的,哐当一下,直接嘴对嘴的给啃了一口。

    轩辕天心傻逼了,明月大爷也出现了短暂的呆滞。

    旁边几个围观的吃瓜群众,齐齐掉了一地的下巴。

    这是……虐狗呢吧!?

    大圣藏在轩辕天心的体内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也是有些傻眼,不过在傻眼之后,立刻爆发出大笑声,几乎笑得打跌。

    唉唉唉…这丫头才刚刚将自己给送人没几天呢,居然就这么直接给亲上了!这亲事儿只怕用不了多久还真能成啊!

    “擦你妹——!”

    轩辕天心在反应过来后立刻嗷地一声跳了起来,一边狠狠又衣袖擦着嘴,一边连连呸了几声后方才爆了粗口。

    而另一名当事人在呆滞过后也是噌地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颤着手指着轩辕天心,哆嗦了半天,才咬着牙道:“你这个女流氓,居然非礼爷!”

    ‘哐当——!’

    秋秋三人立刻倒地,一脸的不忍直视。

    什么叫人家姑娘非礼你啊,咱们这些围观群众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主子您在倒下去的时候绊倒了人家姑娘,然后人家姑娘才不小心给亲上的,有你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吗?!

    轩辕天心一听到皇明月的话,一张小脸瞬间就扭曲了。

    “我非礼你妹啊!是你这个神经病绊倒了我,那是不小心,不小心!”

    “不小心也是你非礼了爷!”明月大爷不干了,细长的凤眸同样冒着火的瞪着轩辕天心,嗷嗷叫着:“那是爷的初吻,爷守身如玉了十九年的初吻,居然就这么被你这个女流氓给夺去了……”

    轩辕天心闻言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靠!你那个是初吻,难道老娘的这个就不是啊?!

    她还嫌弃自己的初吻居然给了你这么一个神经病呢!

    瞧得对面那神经病一脸被非礼了的悲愤模样,轩辕天心心中的火噌地一下就冲上了脑门,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滚!你这个神经病立刻给我滚,遇见你就没好事儿,你最好给我滚得远远的,我看见你就头疼!”

    “凭什么!”明月大爷一横,不干了,“你送了爷你的贴身玉佩,也收了爷的,如今你还夺去了爷的初吻,你就想这么将爷给打发了?没门!你必须对爷负责!”

    ‘哐当——!’

    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的秋秋三人一个脚下不稳,又栽了下去。

    轩辕天心喘着粗气儿,目光欲要吃人的瞪着他,冷笑:“负责?门都没有!给我滚出这里!”

    “爷就不走!”明月大爷同样冷笑,还故意冲着轩辕天心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转身就朝她的粉色小帐篷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阴测测地道:“想让爷走?门都没有,爷就要待在这里,看你这女人能拿爷怎么办?!”

    “你!”

    见皇明月当真又钻回了帐篷中,轩辕天心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起来。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这神经病还真赖上我了?!

    轩辕天心被气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同时她的体内也是瞬间升腾起了一股炙热的躁动,就在她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意识海里突然传来了大圣的一声大喝。

    “丫头回神!收敛心神,立刻盘膝冥想。”

    轩辕天心被这一喝顿时给喝清醒了过来,随即立刻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战气正在剧烈的起伏。

    这是……

    要突破了?!

    原本愤怒至极的神色立刻一僵,随即秋秋三人便瞧见刚刚还一副气得要杀人的轩辕天心,突然脸色一喜,然后便原地快速盘膝坐了下去。

    ‘轰——’

    一股能量自她体内猛地冲天而起,在察觉到那股能量波动是什么后,秋秋三人同时嘴角一阵抽搐。

    这是突破了?

    她居然被主子那一顿气给气突破了?!

    这种实力突破的方法简直是闻所未闻,第一次听说有人还可以被气得实力突破的!

    轩辕天心这次的实力突破可不是级数上的突破,而是阶别上的突破。

    早在她来到石林后,又跟三眼猛虎、鸡冠蟒、还有狂暴狐熊的实战对练后,她的战气便从武士七重境达到了武士九重境。

    原本这两日她体内的战气浮动就很大,结果今日被皇明月这么一气,居然给气得突破了那层壁障,终于要迈入武师境了。

    轩辕天心立刻稳住心神开始突破那层壁障,而她进阶的动静也让得帐篷里的明月大爷也被惊动了出来。

    瞧着轩辕天心身上渐渐发起的金色光芒,明月大爷同样有些傻眼,这女人还能被自己给气得实力突破了?

    到底是自己气人的功夫太厉害呢?还是这妞的天赋太好了啊?

    不过不管在场的人有多么的傻眼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瞧得轩辕天心正在进阶,他们谁都没敢发出一点声音去打扰她。

    ‘轰——’

    一炷香之后,当轩辕天心体内的能量波动再次爆发且还提升了不少后,便见到那盘膝闭目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底有着一抹金光快闪而过,轩辕天心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后,勾唇笑了!

    武师一重境,在山中苦修了一个多月,她整整提升了一阶的实力。

    如今到达武师一重境的她,方才有信心去往帝都学院参加考核了啊……

    ------题外话------

    我也快要被气得爆发了!

    等我买了新电脑,我一定要将现在用的这个笔记本给砸了!/(ㄒo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