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6:爷的脸开花了!

正文 076:爷的脸开花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呼呼呼——!”

    轩辕天心急促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脸上的神色也越发的苍白。她一手紧紧捂着肩上的伤口,目光却是更加的凝重。

    巨大的阴影再次从天空笼罩下来,她猛地抬头看去,果然瞧见那狂暴狐熊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狼狈地快速退离了阴影笼罩的地带,轩辕天心秀眉拧成了结,“这大家伙果然难缠得紧。”

    自两日前她跟这大家伙交手后就一次都没有赢过,几乎每次都会被狂暴狐熊给虐一遍。而这两日来,轩辕天心也终于清楚的了解了大圣所说的狐熊的那个特殊强项是什么。

    这狂暴狐熊居然是能飞的!

    它的双臂张开时,便能瞧见手臂跟腰间那一块有着一片像蝙蝠一样的薄翼,因为狐熊的速度很快,所以凭借着速度,它在张开双臂之后能短暂的飞行。

    这也是为什么两日来她一直受伤被完虐的原因。

    每一次交手在打得正激烈的时候,狂暴狐熊就会找准时机然后一个猛地助跳直接蹿上半空,轩辕天心同样能使用术法御空,可是也不能在战斗中时不时的使用御空之术。而且御空之术都是有时间限制的,以她如今的灵力修为,使用御空之术的次数最多只有五次。

    这五次的御空机会还是必须在她不使用其他术法的前提下,若是她动用了其他术法而消耗了自己的灵力,那么使用御空之术的次数便会相对减少。

    如今她已经使用过了两次御空之术了,但之前她同样也动用过定身咒,若按她此时体内的灵力耗损来算,她最多还有一次使用御空之术的机会。

    看着半空中再次追来的狂暴狐熊,轩辕天心眸光一沉,必须要想办法将它打下来,或者在动用最后一次御空之术的机会时便要彻底断了它那能飞行的能力。

    ‘嘤嘤嘤——!’

    狂暴狐熊在半空叫嚣,不用想都知道那大家伙在挑衅轩辕天心。

    这两日来它可是把轩辕天心给当成沙包般的揍来揍去,从最开始被大圣强行捉来的拒绝,如今它都已经渐渐变成了享受。

    瞧得那大家伙眼中的挑衅跟嘲笑之意,轩辕天心当真是恨得牙痒痒。

    大圣跟金翅大鹏远远地站在一旁瞧着,见狂暴狐熊身在半空还不断去撩拨轩辕天心,别说是轩辕天心了,就是连大圣跟金翅大鹏都被那大家伙的欠揍模样给弄得手痒。

    “那狐熊崽子太能耍贱了,看得它能欠揍的模样,本座都想上去抽它了。”金翅大鹏有些暴躁地扑腾了一下翅膀,若不是大圣早有声明不许它插手轩辕天心的战斗,金翅大鹏真的很想就这么冲上去揍那家伙。

    相比起金翅大鹏的暴躁,大圣却是要平静很多,虽然额前青筋蹦跶的欢快,不过目光却紧紧盯着前方的战斗,平静地述说道:“你以为那大家伙是真的在耍贱吗?它不断挑衅小五,其目的只不过是想激怒小五,让小五失去判断和冷静。其实这也是战术的一种,虽然方法是贱了一点,可若是碰到一个遇事不冷静,或者性格鲁莽脾气暴躁的对手,那么对方很有可能就会被它牵着鼻子走。”

    金翅大鹏扑腾的翅膀一顿,便听到大圣继续道:“小五一连两日都被它打得无力还手,若是再被激怒下去,只怕很容易会上了那家伙的当。”

    “这……”金翅大鹏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顿时变得紧致起来,它当然非常相信猴子的判断,因为相信,所以便开始有些担心起来,嘴里忍不住念叨着:“小五丫头你可千万别上了那大家伙的当,千万要冷静啊冷静……”

    “他妈的!老娘不发威,你还真的老娘是病猫了!”

    金翅大鹏这话还没说完呢,前面战圈中的轩辕天心便是突然怒骂一声,然后提起追魂枪便使用御空之术噌地一下掠入了半空。

    金翅大鹏被她的这声怒喝给吓得翅膀一抖,差点从大圣的肩头上栽下去,眼瞅着轩辕天心已经火冒三丈地对着狂暴狐熊冲了过去,它立刻抬起一只翅膀就挡在了自己眼前。

    它说什么?!

    它刚刚还在说千万要冷静,结果话还没说完,那丫头就已经不冷静的冲出去了!

    大圣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表情看着轩辕天心,嘴巴张了张,最后只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气。

    而狂暴狐熊在瞧见轩辕天心提着枪朝自己掠来之后,那一双细长的狐狸眼中立刻闪过一抹精光。

    ‘嘤嘤嘤嘤——’

    仰天发出一声大喝,只见那肥胖的身躯居然在空中一闪,直接化作的一道残影。

    轩辕天心的目光紧紧随着那道残影而转动,眼底有着金光在缓缓流转。

    突然……

    一阵恶风自背后袭来,轩辕天心猛地在半空一回身,回身的同时,手中的追魂枪也是迅速而刁钻的刺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追魂枪直直刺在狂暴狐熊早已有所准备的右臂之上,如钢铁般坚硬的熊臂,生生抗下了这一枪。

    狂暴狐熊一爪猛地握住追魂枪的枪头,然后抬眼目光似得意的看向轩辕天心,仿佛在说‘傻逼,你又上了老子的当了。’般。

    哪知它那个得意的眼神才刚刚出现,对面一手握抢的轩辕天心却也是诡异的朝着她勾唇一笑。

    有问题!

    当瞧见轩辕天心脸上的那个诡异微笑之后,狂暴狐熊的瞳孔猛地一缩,它可不认为这人类被自己给气傻了,明明上了自己的当却还能对着自己笑出来,若说没有问题打死它都不会相信。

    所以当狂暴狐熊在瞧见轩辕天心的那个诡异微笑之后,它想都没想便是立刻松爪丢开了它紧抓着的枪头,想要立刻暴退。

    可是……

    “你都抓住了,还松开干什么呢?”

    轩辕天心双眸微微一眯,握着追魂枪再次上前了一步,与此同时,便听到轩辕天心一声低喝:“冰封!”

    ‘咔嚓咔嚓咔嚓——’

    空气中瞬间升腾起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而追魂枪上也是诡异的泛起了一层冰霜。

    那冰霜结冰的速度非常得快,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沿着整个追魂枪迅速的结了冰。

    不仅是追魂枪上,就连狂暴狐熊的身上也是迅速在结冰。

    而原因就是它那只还未彻底松开追魂枪的熊掌!

    冰封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将狂暴狐熊的那整只手臂都给冻结成冰,甚至开始朝着身体蔓延。

    这一发现让得狂暴狐熊有些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瞧得它傻眼的模样,轩辕天心一手握枪,一边笑眯眯地盯着它,为它解惑道:“你以为我刚刚真的被你给激怒了吗?我不过是装的而已。”

    狂暴狐熊:“……”

    “在我动用御空之术之前,趁着你发动攻击挑衅我的时候,我便悄悄动用了言灵术的冰封之力,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冰封之力给附在了追魂枪之上。”

    轩辕天心得意地冲着它一笑,继续道:“我被你揍了两日,虽然一直是在挨揍,可是也同样在心里记下了你的攻击路数。我知道我掠上来后,你肯定立刻便会用你擅长的速度躲开然后转而攻击我,我将计就计,任你闪到了我身后。最后我那回枪一扫,我也料定了你会出手挡下,你皮糙肉厚的自然不惧我这一枪之力,不过你能挡得下我这一枪的力道,你却挡不了我附在追魂枪上的冰封之力。”

    “所以,只要你敢抬手去碰我的枪,那你就注定会被沾染上我枪上的冰封之力。而你一旦沾染上了,只要我轻轻说出‘冰封’二字时,你想跑都跑不了!”

    见狂暴狐熊的身体有一半都已经被冰封住了,轩辕天心慢悠悠地收回了手中的追魂枪,虚立于半空,看着它再次补充了一句:“论起奸诈玩阴的,还有使用战术,我们人类才是老祖宗!”

    她对狂暴狐熊说的话没有一点的掩饰,远处观战的大圣和金翅大鹏同样也听得清清楚楚。

    但就是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大圣跟金翅大鹏此时却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这丫头…这丫头居然还有这样的心计?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心大得能装天的傻姑娘呢。”大圣有些傻眼。

    金翅大鹏闻言缓缓闭上了张大的嘴,随即一脸不屑地瞥了大圣一眼,哼道:“她的心是有些大,可却不是傻!若她真的傻,这锁神圈如今也就不会套在我的身上了!”

    大圣一脸重新被刷了三观的模样,然后抬手揉了揉眉心,嘀咕道:“失策,失策…居然差点被那丫头给真的骗过去了。”

    谁说轩辕小五没有心机和脑子,她只不过是不喜欢用罢了。

    同样一脸悔恨的还有狂暴狐熊,瞪着一双眼睛,眼底满是懊恼之色。

    它居然被这个人类丫头给骗了!

    可恶!轻敌了啊!

    瞧得轩辕天心那笑眯眯的模样,狂暴狐熊顿时怒了。

    ‘嘤嘤嘤——’

    一声长啸,狂暴狐熊的身上瞬间被一层红光所笼罩。

    细长的狐狸眼中全是怒火在攀升,别以为这样你就赢了,老子还没认输呢!

    ‘砰砰砰砰——’

    一阵冰层炸裂的声音响起,只见狂暴狐熊已经被半冰封的身体突然暴涨,也同时将身体上的冰层给尽数震碎。

    第一次,狂暴狐熊在跟轩辕天心的战斗中,第一次激化了狂暴血脉之力。

    它的确是狐熊,但是那狂暴二字可不是白叫的,除了它天生脾气狂躁之外,这狂暴二字更是代表了它的能力。

    激化狂暴血脉,这原本是狂暴狐熊最后的保命底牌,居然没曾想今日却被轩辕天心给逼了出来。

    大片的碎冰朝着轩辕天心爆射而去,而轩辕天心再瞧见狂暴狐熊居然激化了狂暴血脉之力后,也是脸色一变,然后快速暴退。

    ‘轰——’

    见轩辕天心想退走,狂暴狐熊哪里能答应,大吼一声之后,抬起巨大的熊掌便是追了过去。

    眼见着那巨大的熊掌便要一巴掌拍在轩辕天心的心口之时,轩辕天心的目光也是顿时一狠,想都没想便是快速启口:“天道谶言——以言之力……”

    “找死!”

    然而她的言灵还未说完,一声暴喝突然自石林外猛地响起。

    随即一道破风声如闪电般快速掠来,不过眨眼间,一个人影便出现在轩辕天心的身前。

    ‘唰——’

    抬手一掌正面打在了狂暴狐熊的熊掌之上,那一掌之威,别说是狂暴狐熊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就连轩辕天心都感觉到了一股灭顶之威。

    ‘嘭——’

    一声闷响,狂暴狐熊瞬间被拍飞了出去,然后再轩辕天心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之下,那挡在她身前的却是再次一步踏出追了过去,想都没想便是一脚踢起。

    当察觉到那一脚的力道中所蕴含的森冷杀意,轩辕天心脸色猛地一变,急声喊道:“不要——!”

    ‘嘭——!’

    可惜,她的‘不要’二字刚刚脱口而出,那蕴含了杀意的一脚就已经朝着狂暴狐熊踢了过去。

    再次一声闷响,只见狂暴狐熊那庞大的身躯瞬间被踢飞数十丈,然后直接发出一声巨响,在半空中炸成了一团血雾。

    尽是连全尸都没有留下来!

    轩辕天心目光呆滞的看着那一片血雾,半响回不过神。

    而一脚踢爆了狂暴狐熊的人,似乎任然有些意犹未尽,冷冷地冲着那一团血雾低咒了一声之后,方才回身朝轩辕天心看了过去。

    “你这妞是不是有毛病啊,你好好的待在这石林修炼便修炼吧,怎么跟这畜生对上了?瞧着它一掌都拍来了,你还傻不拉几的杵在原地,你是不是脑子被猪啃了啊!”

    皇明月一双飞扬的剑眉都快倒竖起来,瞪着轩辕天心便是巴拉巴拉地吼了过去,然后见轩辕天心依然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双手叉着腰,抖着脚就跟个大爷似的走了过去。

    “傻了?”皇明月吊着眼睛斜睨着她,一副鼻孔朝天的大爷模样,抖着脚道:“爷救了你,你拿什么来感谢爷?先说好,爷要实际点的东西。”

    轩辕天心目光直勾勾地看向了他,便见到某位爷正用一副‘爷救了你,是你的救命恩人’的模样盯着自己。

    半响之后……

    轩辕天心‘啊’了一声,然后双眼喷火地朝着他扑了过去,“我打死你个多管闲事的神经病!”

    他把狂暴狐熊给杀了!

    他把大圣好不容易为自己给抓来的陪练给杀了!

    啊啊啊…她要打死这个王八蛋!

    没有等来轩辕天心的感谢,却等来了她的一顿拳打脚踢,皇明月的一张脸瞬间黑到了底。

    “死女人你干什么!发什么疯,爷救了你,你居然还打爷?”皇明月一边躲一边骂:“还打,你还打,再打爷还手了!”

    “我打死你个变态!打死你个神经病,王八蛋…你不是都走了吗?你还来干什么!”轩辕天心是真的怒了。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居然踢爷的宝贝!”

    “滚!死变态!”

    “你再打爷真的还手了啊…啊…你居然还敢挠爷的脸,爷要砍了你手!”

    轩辕天心:“……”继续打。

    “停停停,爷真还手了,真还手了啊……”

    可惜,不管这位爷怎么喊停,轩辕天心就跟疯了似的,就是连踢带挠,就是不停手。

    而一直喊着叫着要还手的人,却始终是叫得凶,除了拿手去挡,却半分手都没有还。

    要不是金翅大鹏在一旁看不去了,连忙上前制止了暴走的轩辕天心,只怕打到晚上去她都不会消停。

    半个时辰之后。

    轩辕天心气喘吁吁地瞪着对面的某人,若是眼神儿能杀人的话,只怕某人已经死了千万次了。

    而对面的某位爷,也是脸色阴测测的难看,那俊美如妖的脸庞上明晃晃地有着几道抓痕,显然是之前被轩辕天心给挠花的。

    秋秋、夏言还有春笙三人站在皇明月身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只能看着自家主子一边不要钱的往外冒冷气,一边自己拿手去摸脸上的伤。

    “嘶——!”

    皇明月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细长的凤眸冒火地盯着轩辕天心,咬牙切齿地道:“死女人,你发什么疯?爷救了你,你居然还打爷?今儿你要不说出个理由来,爷肯定要砍了你的那对爪子去下酒!”话落,又抽了口凉气,愤愤道:“那什么爪子这么厉害,爷的脸肯定开花了!”

    轩辕天心一听他的话,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又噌地一下冒了起来,目光同样恶狠狠地瞪着皇明月,咬牙道:“谁要你救了?谁需要你救了?我明明是在跟那狐熊练实战,你却杀了我的陪练对手!我不打你打谁?你以为我找来那么一个陪练很容易吗?”

    当然不容易!

    藏在轩辕天心体内的大圣默默地点了点头,自皇明月出现在石林外的那一刻,大圣便已经察觉到了,所以他刚刚一团乱的时候,又悄悄回到了轩辕天心的体内。

    皇明月一听轩辕天心的话,立刻有些傻眼。

    陪练?

    什么意思?

    似乎有些没听懂,他转头看向身后的三人,问道:“那女人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鄙视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抬头看天不看他了,傻叉!人话都听不懂,吃什么长大的,蠢成这样了!

    秋秋三人在瞧见自家主子回头问来时,嘴角齐齐一抽,特别是在看见自家主子脸上的几道抓痕后,那嘴角抽得跟抽筋了似的。

    他们家主子何时被人打过?还打成了这模样?

    换个人只怕早就被主子给剁吧剁吧了拿去喂狗了吧?!

    “问你们话呢,哑巴了?”见三人一个劲儿的抽着嘴角就是不说话,皇明月的脸又黑了几分。

    秋秋被吼得一个激灵,立刻上前道:“主子,姑娘的意思是…那妖兽应该不是敌人,而是在跟她对打练习实战。而主子你刚刚出手,虽然原本是想救人,是处于好意,可是您的好心却办了坏事儿。”

    皇明月闻言脚不抖了,脸也不黑了,然后转回头看向轩辕天心,再次一脸大爷模样,吊着眼角哼道:“爷那也是为了救你所以才误会的,不就是一只妖兽吗?杀了便杀了,爷给再抓一只来不就行了,用得着你跟疯了似的,对爷又是打又是踢的?”

    “抓?”轩辕天心冷哼一声,嫌弃地看着他,道:“那你倒是去给我抓啊,抓一头一模一样的狐熊回来!”

    “抓!爷立刻让人去抓。”皇明月被她那嫌弃的目光给看得一怒,那是什么眼神儿?不就是一只熊瞎子吗?当爷抓不到啊。

    “秋秋,你们三人立刻给爷去抓一只一模一样的回来。天黑之前,必须抓回来!”妖王殿下转个身便对身后的三名属下吩咐道。

    而秋秋三人却是一脸大写加粗的拒绝。

    主子啊!那是狐熊啊……

    狐熊的行踪本就隐秘,哪有那么容易能抓到的?而且这天儿里天黑只怕也没几个时辰了啊,您这不是在为难属下们吗?

    可惜,妖王殿下根本就看不见他们三人的拒绝之意,大手一挥,强调道:“快去,必须要一模一样的。那死女人还真以为爷连一只熊瞎子都抓不到么?爷非要她好好看着!等爷将熊瞎子给她抓回来了,爷倒要看看爷脸上的伤,她要怎么办?!”

    秋秋三人闻言欲哭无泪,只能领命然后赶紧去山中寻找狐熊。

    待得秋秋三人一走,明月大爷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在原地一屁股坐了下去,一双眼睛就滴溜溜地盯在人家轩辕天心的身上。

    一会儿阴测测的,一会儿又精光闪闪,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轩辕天心被盯得一阵汗毛直立,顿时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低咒了一声,“神经病!”

    ------题外话------

    二更迟了些,不过总算赶出来了。

    这电脑我是没法用了,一直连接不到无线不说,用网线插上就不停的刷新页面,还是自动刷新,平均每十秒一次的那种!

    我快崩溃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