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5:二进山,捉人?

正文 075:二进山,捉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大圣果然不愧是大圣,就在正午时分时,轩辕天心刚刚练完功后,正跟金翅大鹏蹲在火边吃午饭时,他一手扛着一个被捆得跟粽子似的大家伙回来了。

    ‘嘭——’

    一声轰然巨响,那跟一座小山有一拼的大家伙被大圣给随手扔在了地上,将地面都给震得抖了三抖。

    轩辕天心盯着那在地上奋力挣扎的大家伙,一口蛇肉卡在了嗓子眼儿里,憋了半天努力咽了下去后,她丢了手中的吃食,蹭蹭蹭地就跑了过去。

    一边围着那大家伙转着圈的打量,一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大圣,这大家伙是熊?”

    不怪轩辕天心有些不确定,主要是地上这捆得跟粽子似的大家伙虽然从体型和毛发上来看应该是头熊,可是它那长相,却是长了一张尖嘴狐狸脸。

    就连发出的吼叫声都是嘤嘤嘤的狐狸叫,只不过它的嘤嘤嘤吼声可要比正儿八经的狐狸叫声要粗矿和嗓门大了不少。

    还有它那屁股后面的尾巴,熊类可都是短尾巴,而这一位却长了一条跟狐狸一模一样的蓬松大长尾。

    这下轩辕天心倒是有些不确定眼前这个大家伙的身份了,莫非它还是个杂交品种?

    大圣见轩辕天心的眼睛都给瞪直了,嘿嘿笑了一声,然后拿脚去踢了踢地上的大家伙,笑眯眯地道:“丫头,这大家伙你可中意?本大圣可是挑了好久才给你挑出来的,它的修为可是有着三千四百多年呢。”

    轩辕天心一边点着头,一边应道:“大圣为我挑出来的陪练对手我自然是满意的,可是大圣…这大家伙长得也忒奇怪了些,它到底是熊还是狐狸啊?”

    “它啊…它是狐熊,也是熊类妖兽的一种。”大圣挑了挑眉,然后看着轩辕天心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地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狐熊吗?”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盯着地上的大家伙摇着头道:“不知道,我只听说个狐猴,可还怎么没听说个什么狐熊的。”说完,她抬头眼巴巴地看着大圣,不耻下问:“大圣,什么是狐熊啊?”

    对于轩辕天心这种看见什么不懂就问的习惯,虽然有时候是烦了一点,可大圣还是挺喜欢的。师父教徒弟就怕遇上那种不懂装懂的蠢货,那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大圣端足了为人师表的模样,清了清嗓子,为她解释道:“狐熊,就是长得像狐狸的熊。”

    话落,一旁侧耳偷听的金翅大鹏突然一个趔趄。

    轩辕天心:“……”这解释,然并卵啊!

    “呵呵…本大圣还没说完呢,小丫头别忙着撇嘴啊。”估摸也是觉得自己刚刚那个解释有点那啥,大圣讪讪一笑,继续道:“其实这狐熊的全名叫狂暴狐熊,你别看它长了一张狐狸脸,这家伙的性子暴躁得紧。而且这狐熊跟其他的熊类妖兽也是有区别的,熊类妖兽因为体积庞大,所以天生行动上有些缓慢,可是这家伙的速度却是比其他熊类妖兽要快山不少,且它还有个最大的强项,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啥强项?”轩辕天心闻言立刻好奇地问道。

    哪知大圣却是眯眼嘿嘿一笑,然后将脸一板,道:“它的那个强项等你待会儿跟它战斗的时候便会知道,现在可不能告诉你。”

    见大圣又卖起了关子,轩辕天心立刻朝天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就不搭理大圣了。自己围着那大家伙又转了一圈,然后仔细观察琢磨去了。

    还别说,这狐熊不愧有狂躁之称。

    就算它被大圣给绑成了一个粽子,那折腾劲儿可是一直都没消停过。

    也不知道大圣是用什么绳子将它给捆住的,反正轩辕天心瞧着那狐熊一身青筋都给折腾出来了,也没见它将身上那跟绑着它的绳子给震断。

    大圣晃晃悠悠地走到火堆旁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催促着金翅大鹏,“小鸡崽,赶紧拿点吃的给本大圣,为了捉住那大家伙,可把本大圣给累坏了。”

    金翅大鹏闻言瞥了一眼跟二大爷似的大圣,虽然目光有些嫌弃,可到底还是将烤架上的烤肉丢了一大块给他。

    大圣一边吃着东西,一边侧头看向轩辕天心,招呼道:“赶紧过来吃饭,吃完了就开始对练,如今你只剩下一个月的苦修时间了,等你一个月后去了帝都,还不一定有像大泽山脉这种像样儿的地方给你练手呢。”

    那边正在研究狂暴狐熊的轩辕天心闻此一言,立刻觉得大圣说得在理,然后颠颠地跑了回来。

    “哎呀大圣…那是金翅给我煮的蛇肉羹,你可不能给我喝完了,留点给我啊。”

    “这不是还多着呢嘛,小姑娘家家的怎的这么护食呢……”

    每到一吃饭的时候,大圣跟轩辕天心两个必定会因为吃的东西闹起来。

    见这一人一猴又开始抢吃的东西了,金翅大鹏一脸无语地护着自己的吃食,然后蹦跶翅膀离他们俩远了些。

    真不知道他俩到底在抢什么,明明还有那么多的吃的,可这两个家伙非要你争我抢。每次吃顿饭就跟要打架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是饿了八百年没见过吃的东西一样。

    ……

    ……

    而另一边,妖王殿下的马车一路回了大泽城,刚刚在城主府大门口停下后,已经等候在门口多时的一名俊俏少年便蹿了过来。

    俊俏少年一过来,扒在马车边上就开始嚎:“主子啊,您可算是回来了,属下在这里等你都等得快要发霉了啊……”

    马车上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撩开,妖王殿下一脸阴测测地钻了出来,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一边嚎一边偷偷拿眼瞅自己的俊俏少年,伸出一脚就踢了过去。

    “春春,谁让你离开帝都跑这里来的?”

    叫春春的少年脸皮子一抽,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之后,才可怜巴巴地看着妖王殿下,小声儿地道:“还不是宫里那位陛下么!他派人请您回去您不理,陛下亲自跑到了咱王府将属下给丢出了帝都。陛下还说若是属下将主子您请不回去,就要将属下给丢去蛮荒之地开垦种田,让属下一辈子都不许回帝都了。”

    说完,少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立刻含了一眼眶子的眼泪要掉不掉的,“主子,属下不想离开主子您的身边,不想到蛮荒之地去种田啊,嘤嘤嘤嘤……”

    “呵!”妖王殿下闻言抄手挑眉一笑,笑容玩味又危险,“那东西居然敢跑爷府上去威胁爷的人了?果然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爷的瓦了么。”

    春春少年立刻‘嗯嗯’地点了点头,告状道:“可不是,主子您是没瞧见陛下当日那嚣张的样儿,那神态、那作风,简直比主子您还能作呢。”

    ‘嘭——’

    一声闷响,春春少年‘啊呀’一声又被踢飞了出去。

    妖王殿下从容地收回自己的右脚,然后轻飘飘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斜睨着哼唧哼唧趴在地上打死都不起来的家伙,阴测测地道:“出息!他作你就不会作吗?居然还真被那东西给丢出了帝都,简直就是丢爷的脸。”

    春春少年一脸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家主子,嘤嘤嘤地委屈道:“属下是想作啊,可惜陛下是有备而来,他将皇室的守护者都给请出来了,属下还来不及作呢,就被守护者给一把绑了然后丢进了马车,唰唰唰地去被送出了帝都……”

    “冬儿呢,你被丢出帝都,冬儿就眼睁睁的看着?”妖王殿下的神色变得危险了起来。

    春春少年立刻爬了起来,然后狗腿地凑了上来,悲愤道:“冬凛那个没义气的家伙,他在见陛下带着守护者来了府上,第一时间就脚底抹油给跑。属下本来也想跑的,可惜没能跑掉。”

    “春笙,你怎么就不说是自己蠢呢!”

    马车中,夏言跟秋棠跟着跳了下来。前者更是一脸鄙视地瞧着俊俏少年,就差在脸上写着‘别说你认识我’的这几个大字了。

    春笙一听夏言的话,立刻就怒了,瞪着他道:“呸!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我全家就只有主子跟你们,你的意思是咱们春、夏、秋、冬四护卫都蠢?主子也蠢?”夏言呵呵冷笑了一声。

    “夏言!”瞧见夏言这家伙居然把主子给拉了出来,春笙一张俊俏的脸蛋唰地一下黑了,咬着牙瞪着夏言,“我咬死你!”

    “行了行了,你俩都消停点,不要一见面就打架。”

    见二人又快打起来了,秋秋立刻往二人中间一挡,将二人给分开,然后瞅见自家主子的脸色似乎有变脸的征兆了,赶紧将话题给转移了开,一边看着春笙死劲儿眨眼间,一边似提醒般地问道:“陛下催的这般急,可是帝都出什么事儿了?”

    春笙自然看懂了秋秋的眼色,怕自己再跟夏言闹下去,肯定会被主子给修理,立刻将脸色一正,看着妖王殿下正色道:“主子,陛下倒是没说找您回去是什么事儿,不过属下看陛下的模样倒是挺急的,想来还真是有什么要紧事儿要找您回去商量。主子您看……?”

    妖王殿下斜着眼睛哼了一声,嗤笑道:“既然没说是什么事儿,那肯定就不是什么火烧眉毛的急事儿,想让爷回去?叫那东西等着,等爷玩够了就会回去了。”

    说完,手里捏着那块龙形传音佩,跟个大爷似的横进了城主府。

    妖王殿下回来了,城主府中的所有人,包括城主在内,又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可是自从这次妖王殿下回来后,似乎比以前要消停了不少,至少他平均每天发神经病的次数减少了一半。

    花厅里,春笙一脸见鬼般地看着老老实实坐在餐桌前吃饭的妖王殿下,然后又偷偷侧头去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们家的主子什么时候吃饭没要十个八个人站在旁边伺候着,像这两日自己动手夹菜吃饭的次数,这么多年来还是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啊。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儿,春笙在这两日也发现了。

    那就是他们家主子这两日里手中一直在把玩着一块龙形玉佩,几乎是睡觉都没有离手过。

    他瞧出那龙形玉佩也不是什么稀世美玉雕的啊,他们家主子什么时候品味也跟着平民化了?

    春笙盯着自家主子研究了半天,都还是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就在他想着要不要找秋棠问问的时候,就瞧见餐桌前正吃着饭的主子突然将筷子给放了下来。

    妖王殿下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侧头看向候在一旁的秋棠,皱着眉突然问道:“秋秋,已经是第几日了?”

    “回主子的话,今儿刚刚是第三日,离一个月还有二十七天呢。”秋秋立刻一脸严肃正经地回答道。

    “还有二十七天!”妖王殿下不满意了,瞪着满桌子的佳肴,一张俊美如妖的脸庞开始轮番的变成颜色。

    春笙悄悄拉了拉身边夏言的袖子,小声儿地询问:“主子这两日是怎么了?什么还有二十七天?怎么感觉主子是在数着日子过啊。”

    夏言斜睨了他一眼,低低哼了一声,然后眼观鼻鼻观心,不回答。

    春笙剑眉一扬,德行!你不说我问秋棠去。

    不过还没等到他去问秋棠呢,春笙就瞧见自家主子又从怀里摸出了那块一直不离身的龙形玉佩,然后不知道对着那玉佩按了哪里,只见那龙形玉佩上立刻泛起了淡淡金光。

    妖王殿下捏着玉佩,见金光出现后就对着玉佩开始喊:“妞…妞…能听到爷说话不?听到了给爷吱一声儿。”

    妞?!

    春笙震惊了,一脸斯巴达地瞅着对着手中玉佩喊话的主子,心里开始有些不淡定了。

    什么妞?

    主子找了一个妞?女人!?

    可惜那龙形玉佩一个劲儿的金光闪烁,半响都没见有什么其他动静传出来。

    妖王殿下盯着手中没动静的传音佩,眼神儿有些阴,等了一会儿见传音佩依然没有动静,不仅是眼神儿有些阴了,连脸色都开始阴了。

    秋秋瞧着自家主子只怕这又是要生气了,立刻上前一步安慰道:“主子,或许是人家姑娘正忙着没瞧见呢,不如您再等等?”

    妖王殿下啪地一下将传音佩给拍在了桌面上,脸色不好地瞅着秋秋,阴测测地磨牙道:“忙?有什么事儿比爷找她还重要吗?”

    秋秋被他给瞅出了一脑门的冷汗,结结巴巴地道:“那个…或许是…或许是人家姑娘正在修炼呢?那姑娘一直待在山中就是为了修炼的,这人一旦进入了修炼状态中就不容易被外物打扰不是,要不主子您再等等。”

    “让爷等?给她个脸!”妖王殿下脸色难看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把再次抓过传音佩就开始不停地按着中间的那个水晶小按钮。

    一边按一边咬着牙阴测测地道:“爷倒要看看那妞要什么时候才能看见!”

    结果……

    半个时辰过去了,妖王殿下都快把手指都按抽筋儿了,传音佩的那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嘭——’

    一脚将旁边的凳子给踢翻,妖王殿下终于爆发了。

    细长妖娆的凤眸快要喷出火来了,蹭地一下起身,然后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就往外走。

    秋秋、夏言还有春笙被自家主子那一身怒气的模样给惊了一跳,眼瞅着人都快走没影了,三人立刻追了出去。

    “主子,您这是要上哪儿去啊……”秋秋三人一边追,一边急急地问。

    妖王殿下走得那叫一个快,转个眼就已经出了城主府,头也不回地冷哼道:“爷怕那个女人又跑路了,进山里瞧瞧去。”

    秋秋跟夏言二人闻言后立刻一脑门的汗,这才刚回来几天啊?又进山去!

    三人急吼吼地追了出去,除了秋秋跟夏言二人,春笙一双眼睛里全是兴奋八卦的光芒在闪烁。

    主子果然是找了一个女人啊,瞧这急吼吼的模样,明显是怕女人给跑了,要去捉人的打算啊。

    看来这次自己来大泽城还真是来对了……

    春笙嗷嗷叫着跟了上去,比秋棠和夏言跑得还要快。

    “主子,您等等属下啊,捉人什么的,属下最拿手了!”

    ------题外话------

    好久没用台式电脑码字了,都有些不习惯…

    先写这一章吧,等我睡醒起来后,看看晚上能不能写个二更出来试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