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4:小笼包长成大馒头

正文 074:小笼包长成大馒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当夜色再次降临,石林中也是亮起了火光。

    篝火旁,金翅大鹏跟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似的,一边忙着熬煮蛇肉羹,一边还要分心照看着烤架上的烤蛇肉。

    轩辕天心将自己缩成一团,屈着双腿,整张脸蛋都埋在了膝盖上,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在装死。

    “噗呲——!”

    当大圣第N加一次又笑出了声儿后,轩辕天心终于忍无可忍地猛地抬起头,然后抓过身边的一枚小石子就朝着大圣砸了过去。

    “大圣,你笑够了没有!?”

    “噗哈哈哈哈哈……”

    轩辕天心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吧,原本还上偷偷摸摸哼哧哼哧偷笑的大圣瞬间大笑出了声儿。

    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在地上笑得打滚,嘴上还哈哈地道:“我说丫头啊,你让本大圣说你什么好呢?不过就这么一日的功夫,你就给自己找了个相公了?!”

    “我说了那只是个意外!”轩辕天心闻言后一张小脸唰地一下全黑了。

    大圣笑得说不出来话了,然而一旁的金翅大鹏却是冷着声音道:“意外?你就算没有脑子也该有常识吧?哪有将自己贴身玉佩交给一个陌生男人的道理?”

    “那明明只是传音佩!”轩辕天心悲愤地再次解释。

    结果她这话音刚落,大圣便学着秋秋护卫的话,一脸戏谑地道:“传音佩?那传音佩是玉做的吧?那传音佩是你贴身之物吧?只要是玉做的,且又是你贴身的东西,那就跟贴身玉佩没什么区别。”

    “你自己主动将贴身的玉佩送给了一个男人,那这就代表着你亲自向那个男人提了亲。”

    “可我怎么会知道还有这种见鬼的规矩啊!?”轩辕天心一脸追悔莫及的道。

    大圣哼哧哼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脸同情地伸手拍了拍轩辕天心的脑袋,笑眯眯地道:“现在知道也不算晚,我瞧着今日那家伙似乎并不简单,在挥手间就能打断小鸡崽跟那赤血铁骨龙蜥之间的战斗,可不是什么寻常人都能办到的。小徒儿你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厉害的未婚夫,其实若真要算起来,这还是你赚了。”

    闻言,轩辕天心一脸的欲哭无泪。

    她赚什么了呀!?

    那家伙虽然的确很厉害,可那也是个神经病加变态啊,她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傻到去找那么一个男人当未婚夫啊!

    只要一想到那个神经病的变态程度,轩辕天心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生无可恋啊。

    轩辕天心神色蔫蔫地瞥了大圣一眼,然后整个人往地上一趟,装死去了。

    这一晚上,轩辕天心都是保持着这种要死不活的状态,即使是金翅大鹏用蛇肉羹和烤蛇肉去安慰她,她都没有像往常那样跳起来。

    大圣瞅着她这个状态也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只能强忍着幸灾乐祸,一脸正经地安慰出主意:“丫头,要不咱就跑路不去帝都了呗,虽然那家伙能凭着传音佩上的气息找到你,可是本大圣也能将你的气息给掩盖过去的。”

    说着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然后用手指去戳她的脸蛋,一边戳一边继续道:“只要不去帝都,这天大地大的想要找一个人可是难如大海捞针。”

    “就算大圣你能掩盖了我的气息,我也不能跑路啊。”轩辕天心任由他戳着自己的脸,神色恹恹地道:“我跑了可随风哥哥他们一家人要怎么办啊?万一那神经病说到做到,真的跑去无相殿告密可怎么办啊,再说了…我一定得去帝都的。”

    大圣挑眉瞅着她,有些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非得去帝都?”

    从最早的时候大圣就发现了轩辕天心对于去帝都的执着,如今瞧得她明明是一脸恨不得离帝都远远的模样,可是却还非要往帝都行,心下便觉得奇怪了。

    轩辕天心懊恼的‘唔’了一声,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低低道:“因为神女殿也在帝都,我想要去看看……”

    闻言,大圣跟金翅大鹏齐齐对视了一眼,然后目光中同时划过一抹恍然。

    第二代神女,那个在两千多年前来到这个异世的驱魔龙族传人!

    轩辕天心这么一心想要去帝都,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个。虽然神女殿已经被尘封了数百年,可是她依然想要去看看,毕竟那可是自己同族同宗的血脉至亲啊。

    一夜无话,当轩辕天心再次醒来之后,小脸上的神色已经没有了昨日晚上的无精打采之色。

    可是大圣跟金翅大鹏都是发现,似乎从昨日之后,这个丫头在修行这件事儿上就发狠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日受了刺激太过还是怎么的,今日的轩辕天心不管是做什么都是带着一股子狠戾劲儿的,瞧得她一枪挑碎了一块重达百斤的大石头,大圣跟金翅大鹏两个齐齐眼皮子跳了跳。

    ‘砰砰砰——’

    一连挑碎了四块百斤大石后,金翅大鹏终于忍不住地试探开口:“小五丫头,你再砸下去,明儿你就该没有石头练手了啊。”

    轩辕天心闻言一脸意犹未尽地回头看来,然后不怎么在意地道:“这四周不是还有这么多的石柱子吗?练手的石头没了就再做呗。”说着她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薄汗,目光一转落在了大圣的身上,然后问道:“大圣,昨日那大蛇都死了,我今天的陪练呢?”

    这还是轩辕天心第一次主动找大圣问起新的陪练一事儿,若要是换着以前,只怕她是能含糊过去就铁定会含糊过去的。

    大圣盯着她看了看,然后问道:“本大圣还没想好给你找什么样儿的新陪练,丫头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吗?”

    闻言,只见轩辕天心秀眉皱了皱,还当真认真的思索了起来,瞧得她这认真琢磨的模样,大圣跟金翅大鹏再次对视了一眼,皆是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和疑惑。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这么的努力了呢?!

    就在大圣和金翅大鹏在心中觉得奇怪的时候,那边轩辕天心就已经低低‘唔’了一声,然后目光认真地看着大圣,试探地道:“昨日的那只鸡冠蟒都已经是两千多年的妖兽了,今日不如就找一只修为近三千年或者三千五百年的妖兽试试吧。”

    大圣眉心一跳,她居然主动要求增加妖兽的年限了?

    “三千到三千五百年年限的妖兽倒是很容易找,不过得看你想要找什么类型的了。”大圣盯着她继续道。

    哪知轩辕天心小手一挥,直接道:“哪种类型最凶残就找谁。”

    这下别说是金翅大鹏不淡定了,就连大圣也是有些不淡定了。

    哪种类型最凶残就找哪种来练手?!

    “丫头,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大圣有些紧张地问道,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跟她得了什么神经病似的。

    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哼唧道:“我这是未雨绸缪提前让自己适应!”

    “什么意思?”金翅大鹏茫然地问道。

    轩辕天心再次哼了哼,看着金翅大鹏跟大圣问道:“你们觉得昨天那神经病凶残不?”

    能将以嗜血好杀的赤血铁骨龙蜥都给压制得跟龟孙子似的,自然是凶残了。

    大圣跟金翅大鹏同时点了点头。

    “这不就结了!”轩辕天心再次翻了一个白眼,哼哼道:“等我一个月后去了帝都,说不得跟那神经病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呢,我得提前适应适应啊。”话落,她又狠狠地磨了磨牙,“想要彻底反压制住那神经病,我就只能比他更凶残,我就不相信了,终有一日我会亲手将传音佩给从他手里拿回来!”

    大圣和金翅大鹏闻言眼角一抽,居然是因为这个?

    随前者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看着轩辕天心,然后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道:“那你慢慢努力吧,本大圣这就去为你捉新的陪练回来。”

    大圣撂下一句话就走了,轩辕天心壮志酬筹的再次提起了追魂枪,然后继续开始练功。

    金翅大鹏瞧着她这干劲儿十足的模样,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这丫头莫名其妙的跟那个男人有了一个见鬼的婚约,可是却让得这丫头居然发了狠的开始拼命修炼,这也算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

    而另一边,带着一群属下离开了大泽山脉的妖王殿下却是心情不错地躺在一辆奢华的马车中,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龙形传音佩。

    在一旁的秋秋跟夏言二人在对视一眼后,后者立刻带着一抹媚笑,狗腿地道:“主子,这回您人也找到了,还白得了一个王妃,咱们是不是该回帝都了?陛下他都派了四次人来催您了呢。”

    妖王殿下将手中的龙形传音佩往上一抛然后又伸手接住,吊着眼角睨向夏言,似笑非笑地问道:“回帝都?凭什么啊!那家伙将爷给诓来这大泽城,如今又想将爷喊回去,他当爷是可以挥之则来又挥之则去的吗?”

    细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干脆利落地拒绝道:“不回!爷要在大泽城中等着那个妞,一个月后逮了她一起回去。”

    夏言跟秋秋二人闻言嘴角一抽,一脸为难地看着自家主子,秋秋更是一边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一边劝道:“主子,陛下催您催的这般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您若是在大泽城中等那位姑娘等一个月,那万一帝都中真有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啊!”

    偷偷拿眼去瞅主子的脸,见自家主子脸上的神色没有露出不满的情绪,秋秋缓了缓,又道:“主子您又何必非要守在这大泽城中,那姑娘既然答应了您一个月后会去帝都,就肯定不会食言的,莫非主子您还担心这到了手的王妃会跑掉不成?”

    “爷会担心?!”这下妖王殿下不满意了,顿时瞪着秋秋怒道:“谁说爷是担心那妞给跑了?她要敢跑,爷打断她的腿!还有…哪个告诉你那妞会是爷的王妃的?放屁!”

    秋秋被吼得有些傻眼,眼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子,结巴道:“不…不是王妃?那…那之前主子您为何还要将自己的贴身血玉送给她?还非得将人家姑娘给拽去帝都?”

    妖王殿下闻言翻着白眼哼了哼,撇着嘴角道:“爷是瞧着那妞有些意思,想要将她绑在身边好好研究。至于那什么血玉,不过算是赏给她的小玩意儿,表扬她知情识趣罢了。”

    话落,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眯成了一条缝,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再次浮现出一抹阴测测的笑容,哼着道:“爷怎么会瞧上一个连胸都没有黄毛丫头做王妃,想要给爷当王妃,先将她那一对小笼包给长成大馒头再说吧!”

    秋秋:“……”

    夏言:“……”

    小笼包长成大馒头?!

    二人脑门上齐齐挂满了黑线,特别是一想到那姑娘的胸……

    秋秋跟夏言就有些为难了。

    论小笼包要如何才能迅速长成大馒头,这可不是件太容易的事儿啊!

    ------题外话------

    今天不能万更了,电脑还是有问题,我都快愁死了!

    而且楼上有人在装修,从早上八点开始就在那敲敲打打的,要不就是一阵电钻声,一直弄到现在都在那嗡嗡嗡嗡的响!

    等他们楼上的装修工人彻底消停了之后,我再换个台式电脑写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