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3:那真的只是一块传音佩啊!

正文 073:那真的只是一块传音佩啊!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结界破了!”

    瞧得破碎的结界碎片漫天飞溅,轩辕天心忍不住脸色微变,心中更是在惊疑,到底是谁会来到这里并打破了大圣布置的结界?

    要知道大圣现在虽然只是一道神念,可是他布置下来的结界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被人给轻易打破的。

    金翅大鹏跳回到了轩辕天心的肩头上,大圣更是双眸微眯,一眨不眨的瞧着结界破碎的方向。

    ‘吼——!’

    突然,一声愤怒的吼叫声自石林外传来。

    紧接着石林外围的石柱顿时发出一阵阵巨响,然后如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着一个被什么东西给撞到。

    听着这一熟悉的吼叫声,金翅大鹏的眉心猛地一跳,立刻瞪着旁边的大圣就骂道:“擦!是那只赤血铁骨龙蜥找来了,臭猴子看看你干的好事儿!”

    “赤…赤血铁骨龙蜥?!”

    轩辕天心也是小脸一绿,那赤血铁骨龙蜥不就是前段时日被大圣给偷偷抽过几次精血的倒霉家伙吗?它居然找来了?

    “大…大圣…那可是万年妖兽啊,我这小身板儿只怕还是有些吃不消它的,您应该不会让我去对付它吧?”瞧着那轰隆巨响声越来越近,显然是赤血铁骨龙蜥正在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

    大圣神色微敛,却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来的家伙应该不止是赤血铁骨龙蜥,本大圣亲自布下的结界,以那赤血铁骨龙蜥的修为可是破不了的,这破掉本大圣结界的人是另有其人。”

    “什么?”

    这一下,不止是轩辕天心绿脸了,金翅大鹏的那张鸟脸也差不多快绿了。

    “还有其他人?!”金翅大鹏的目光变得凝重了不少,若是还有其他的家伙也在,只怕那家伙也是冲着他们来的。

    “猴子,咱们现在该怎么……”金翅大鹏侧头看向大圣询问,结果一个‘办’字还卡在嗓子眼儿里,它便眼角抽搐地发现那死猴子居然嗖地一声直接化作了一道光芒钻进了轩辕天心的体内。

    “本大圣或许是你们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暴露了本大圣的存在。”

    金翅大鹏:“……”

    什么不要轻易暴露了你的存在!你这个死猴子,关键时刻你掉什么链子,难道你是想要本座跟小五丫头去对付那只赤血铁骨龙蜥还有那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的家伙吗?

    金翅大鹏在心中有些抓狂了,恨不得也立刻钻进轩辕天音的体内将大圣给抓出来。

    而轩辕天心也是有些傻眼,“大圣他…就这样不管咱们了?!”

    “死猴子,你给老子赶紧出来!”金翅大鹏跳脚。

    奈何不管它怎么吼怎么叫,大圣就跟睡着了似的,一点出来的迹象都没有。

    ‘嘭嘭嘭嘭嘭——’

    一连串的巨响声由远至近,就在金翅大鹏跳脚不已的时候,在他们不远处的石柱子也倒下了。

    阵阵朦胧尘沙中,庞大的赤血铁骨龙蜥血红着一双眼睛自尘沙中走了出来,这大家伙一出来,目光便立刻锁定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赤血铁骨龙蜥已经在这个人类女子的身上察觉到了自己精血所残留下来的能量波动,虽然那股能量波动非常的细微,可是却依然瞒不过它。

    “是你!就是你这个该死的人类偷走了本王的精血!”愤怒沙哑的声音自赤血铁骨龙蜥的口中传出,一双血红的双瞳更是有着煞气在迅速攀升。

    轩辕天心被赤血铁骨龙蜥的目光给盯的头皮一麻,哪怕是后者什么也没有做,可是自它身上传来的那股压迫力也是让得轩辕天心有些气虚。

    近八万年修为的赤血铁骨龙蜥,相当于一名实力达到武帝八重境的强者,这种修为的强者身上所散发的威压,可比当初宋承那个刚进入武帝境的家伙要强上了百倍不止。

    悄悄吞了吞口水,轩辕天心不动声色地往后面退了退,一边退一边看着赤血铁骨龙蜥有些结巴道:“那个…那纯粹是个误会!”

    “误会?”赤血铁骨龙蜥的双瞳危险一眯,看着轩辕天心冷笑道:“人类,本王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本王精血的能量波动,你敢跟本王说这是个误会?!”

    一滴冷汗自轩辕天心的额角滑落,瞧着赤血铁骨龙蜥越来越危险的目光,轩辕天心连忙摆手卖乖道:“真是个误会,我可以解释的。你瞧瞧我这实力,难道你觉得我有那个能力偷你的精血吗?我不过是运气后,在林子里碰巧捡了一个小玉瓶。若我知道那小玉瓶里装的是你的精血,我肯定会立马还给你的……”

    “哈哈哈哈……”

    轩辕天心这边话音还没完全落下,石林里便立刻传来一阵大笑声,那笑声的主人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这一笑简直都停不下来了。

    听着那哈哈大笑声,轩辕天心却是心尖儿一跳,她怎么总觉得这笑声有些熟悉呢?!

    笑声渐近,只见密集的石林中突然蹿出了一群黑衣人,而在这群黑衣人的身后,一个身形挺拔且穿着一身极为骚包的红衣男人缓缓走了出来。

    那红衣男人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慢慢揉着腮帮子,显然刚刚那一阵大笑声便是他发出来的。

    而轩辕天心在瞧见这个红衣男人后,特别是在瞧见这个男人那张跟妖精有一拼的容貌后,她的一张小脸立刻青了绿了然后跟着黑了。

    “怎么又是你这个变态!?”轩辕天心一张小脸立刻皱着了包子脸,狭长的双眸差点没瞪成了铜铃。

    居然是他!

    那个被自己砸晕过去,又在林子里见死不救的家伙!

    “变态?!”皇明月一张笑脸立刻唰地一下阴了下来,细长的凤眸危险地盯着轩辕天心,磨着牙阴测测地道:“妞,爷找了你一个多月,好不容易找着了你,你一见着爷就叫爷变态,挺能的啊!”

    轩辕天心一听说这家伙居然一直在找自己,立刻有些炸毛了,连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赤血铁骨龙蜥都顾不上了,瞪着皇明月就道:“你找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不就是那日一不小心砸晕了你么,你一个大男人用得着这么斤斤计较,咬着我不放吗?”说到这里,轩辕天心真的有些愤怒了,特别是旁边还有个盯着自己不放的赤血铁骨龙蜥,显然这赤血铁骨龙蜥就是被这个死变态给带过来的。

    “不小心砸晕了爷?”皇明月嗤笑了一声,吊着眼角将轩辕天心上下来回一扫,哼唧道:“砸了就是砸了,在爷的规矩里可没有‘不小心’这一说。”

    话落,见轩辕天心瞪着一双眼睛,一副恨不得咬死自己的模样,皇明月挑了挑眉,又欢快地道:“哦呀,差点忘记了,这次可不仅仅是爷要找你。”朝着一旁的赤血铁骨龙蜥努了努嘴,继续笑道:“喏,妞你瞧见了没?这个大家伙同样也在找你,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的能呢?上次爷见到你,你就因为几个果子跟无相殿的人杠上了,这次再见到你,没曾想你居然就是那个偷它精血的人啊。”

    说完,皇明月就用一种‘你怎么走到哪里都能惹事儿’的眼神瞅着轩辕天心,那一脸的嫌弃跟大圣嫌弃她的目光简直是神雷同。

    一说到精血的事情,轩辕天心立刻小脸抽了抽,然后悄悄瞥了赤血铁骨龙蜥一眼,结巴着道:“它…它的精血不是我偷的,是我…是我捡来的!”

    “嘁!”皇明月立刻嗤了一声,偏头看向赤血铁骨龙蜥,笑眯眯地问道:“她说是她捡来的,你相信不?”

    也不等人家赤血铁骨龙蜥回答,皇明月立刻又道:“反正爷是不相信。”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轩辕天心,撇着嘴道:“捡来的你还知道那精血是干什么用的?还能往自个儿身上抹?爷瞅着你这段时日的实力比上次强了不少啊,应该就是它的精血起了作用吧?!”

    轩辕天心闻言一噎,瞪着皇明月立刻说不出话来了。

    瞧得被自己给噎得说不出话来的轩辕天心,皇明月心情愉悦地一笑,目光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又道:“啧啧啧…不过爷倒是挺好奇的,你究竟是怎么从它的身上将精血给偷走的呢?”

    不说皇明月好奇,其实赤血铁骨龙蜥同样也好奇。

    它能察觉到这个人类女子的实力不过才在武士境,这种实力在它的面前就跟蝼蚁一样,可这个蝼蚁却能悄无声息的从自己体内抽走精血,还抽了两次,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关你屁事!”

    轩辕天心没好气地白了皇明月一眼,知道自己这是赖不过去了,干脆也不否认了,直接爆了粗口,也同时承认了这精血就是她偷的。

    但,那又怎么样?

    反正精血她都已经用完了,她一个光脚的,难道还怕他们这些穿鞋的?!

    “呵!”

    皇明月再次笑了一声,不过这次的笑声显然不怎么愉悦了。

    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再次变得阴测测的,皇明月磨了磨牙,轻飘飘地道:“爷就是喜欢你这张嘴,等待会儿爷将你给捉了回去,第一件事儿就是拔了你的舌头装在罐子里日日看着欣赏!”

    那轻飘飘的语气,让得轩辕天心不仅头皮发麻,甚至连舌头都是开始有些生疼生疼的。

    她紧紧闭着嘴,似乎生怕这个变态的家伙要拔了自己的舌头般,轩辕天心觉得这个变态的心理绝对有问题,不仅心理有问题,连同脑子都是有问题的。

    对于这种心理跟身体都有残疾的人,轩辕天心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再去招惹或者搭理他了。

    而后面那一群黑衣人中,高大的秋秋护卫却是一脸的惆怅。

    为什么主子总是不把握好机会呢?

    好不容易找到了人家姑娘,您就不能正常点吗?按着您这种作态,别说人家姑娘了,只怕是姑娘她娘看见您了都会绕着道儿走吧!

    见轩辕天心突然紧紧抿着了嘴,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可她看天看地,甚至连赤血铁骨龙蜥都看了,但就是不看自己,皇明月有些不乐意了。

    突然伸出一脚踢了踢旁边的赤血铁骨龙蜥,他阴着一张脸,盯着赤血铁骨龙蜥不耐烦地道:“你不是要找偷你精血的人算账吗?爷都帮你找到人了,你还愣着干什么?”

    赤血铁骨龙蜥被皇明月给踢得眼角一抽,心里却在愤然道:老子不是看你跟这个女人认识,所以才没动手吗?万一老子对这个女人动手了,你这个神经病一个不高兴,转个头来帮着这女人对老子动手,老子岂不是亏死了?!

    别说赤血铁骨龙蜥心中在骂娘,身后的秋秋护卫同样想要骂娘。

    一脸不忍直视地盯着自家主子的背影,秋秋护卫觉得自己脑门都开始疼了。

    主子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您当着人家姑娘的面儿说这话,不是在故意拉仇恨吗?!

    可不是在拉仇恨么!

    轩辕天心一听见皇明月要赤血铁骨龙蜥找自己算账的话后,那一双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若不是她现在实力还不够,她真想就这么扑过去,然后一巴掌将那个神经病给拍在地底刨都刨出来!

    不过她生气归生气,可脑子却转得不慢,一边瞪着皇明月,一边悄悄给金翅大鹏传音。

    “金翅,以你现在的实力要对付那只赤血铁骨龙蜥可有把握?”

    随着轩辕天心的实力增长,金翅大鹏身上的锁神圈封印也被解开了一些,当初的金翅大鹏被锁神圈封印了真身后,体内的实力只剩下了一层不到,不过现在因为轩辕天心修为提高不少后,虽然还是不能将锁神圈自它身上拿下来,可是被封印的实力却回来了两层。

    可别小看这仅有的两层实力,金翅大鹏原本就是灵山上的神禽,当初在对战宋承的时候,它的实力连一层都没有的情况下还能将宋承弄得一阵狼狈,虽然这赤血铁骨龙蜥的实力比宋承强了不少,可是恢复了两层实力的金翅大鹏也不一定对付不了它。

    当得轩辕天心的传音,金翅大鹏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同样传音给她道:“想要打败它或许有些困难,不过要缠住它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闪了闪,“那你待会便尽全力缠住赤血铁骨龙蜥。”

    “小五,你想要干什么?”金翅大鹏微微一愣,随即道:“咱们现在的敌人可不仅仅是赤血铁骨龙蜥,那个男人的实力更加深不可测,你若是想要一个人去对付他,那绝对是行不通的。”

    “我没想要跟那个神经病动手。”轩辕天心哼了哼,但也不解释什么,只是道:“待会你只管缠住赤血铁骨龙蜥,不过当你一听见我喊你的时候,你便立刻丢下它赶紧回到我身边来。”

    金翅大鹏眨了眨眼,虽然它不晓得这丫头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它也就只能选择相信这丫头了。

    “记住了,当我喊你后,你一秒都不能迟疑就得立刻退回来。”轩辕天心不放心地侧头看着它,再次提醒道。

    “好。”金翅大鹏点点头。

    一人一鹏各自对视了一眼,而对面皇明月在瞧见轩辕天心跟那小黄鸡的互动后,双眸微微一眯,突然问道:“妞,你跟那只会说话的小黄鸡又在商量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立刻斜睨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皇明月俊脸一黑,眼神立刻变得凉飕飕的。

    又是‘关你屁事’这四个字,这已经是那个妞第二次对自己说这四个字了。

    黑着一张脸,皇明月扭头便冲着赤血铁骨龙蜥便怒道:“还不动手?等着她请你吃饭呢?!”

    赤血铁骨龙蜥被吼得一阵憋屈,想它好歹也是一只万年妖兽,在这大泽山脉中也算得上是一方霸主般的存在了,结果自从遇见这个神经病后,它就从高高在上的霸主变成了小弟,关键是它还不敢反抗!

    越想越憋屈的赤血铁骨龙蜥有些暴躁地喘了几口粗气儿,然后便将心中的郁火一股脑儿地转到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都是这个人类女人,若不是她偷了自己的精血,自己也不会出来寻找,不出来寻找也就不会碰上这个神经病!

    赤血铁骨龙蜥彻底暴走了。

    大吼一声,也不再迟疑,立刻朝着轩辕天心扑了过去。

    “该死的人类女人!本王要撕碎了你!”

    庞大的身躯快速扑来,将地面都给震得抖了抖。

    轩辕天心双眸微微一眯,然后金翅大鹏立刻跟着蹿了出去。

    ‘唳——!’

    一声长啸,金翅大鹏在蹿出去后,身形立刻暴涨。

    “小爬虫也敢称王?本座先撕碎了你!”

    金翅大鹏同样怒喝了一声,锋利的鹰爪瞬间朝着赤血铁骨龙蜥抓了过去。

    瞧得金翅大鹏那一双锋利且带着倒钩的爪子抓来,赤血铁骨龙蜥立刻身形一顿,然后噔噔噔地暴退了数长。

    血色的双瞳诧异地看着半空中扑腾着翅膀的金色大鹏,赤血铁骨龙蜥的眼底顿时染上了一抹凝重。

    它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人类女人肩头上站着的那一只小黄鸡居然是一只猛禽,且刚刚听它口吞人言,显然也是一只万年妖兽啊!

    而皇明月在瞧着半空中的金翅大鹏后,却是有些讶异地‘咦’了一声,随即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道:“这小黄鸡的实力好像也比上次要高了不少,妖兽的修为也能涨得这么快的?”

    妖兽的修为本来就提升得很缓慢,上次金翅大鹏拼尽了全力才堪堪拦截住宋承,且还被弄得一身的伤,如今对付起比宋承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赤血铁骨龙蜥来却一点都不弱,皇明月若是不怀疑就不是皇明月了。

    一边打量了金翅大鹏一圈,他慢吞吞地又将目光转回到轩辕天心的身上。

    这个妞跟那只小黄鸡都透着古怪呢。

    “主子,您真打算帮着那妖兽对付人家姑娘啊?”

    就在皇明月盯着轩辕天心研究的时候,身后的秋秋护卫忍不住了,上前几步走到皇明月身边,低声道:“咱找了那姑娘这么久,这好不容易找到了,主子您就不能给人家姑娘留下个好印象吗?”

    “爷的印象哪里不好了?”皇明月立刻斜着眼睛看向秋秋。

    秋秋护卫嘴角一抽,他真的很想说主子您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印象留给别人啊!

    可惜这种话他不敢说,秋秋护卫只能盯着一脑门的冷汗,弱弱地道:“可人家姑娘看您的眼神儿…那压根就是不待见您的眼神儿啊。”

    不待见爷?

    皇明月瞅了瞅对面的轩辕天心,估摸是的确发现对面那妞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有些不高兴地皱眉问道:“那妞凭什么不待见爷?是那大爬虫要找她算账,又不是爷,当初她砸晕了爷,爷都还没找她算账呢。”

    秋秋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可那大爬虫也是主子您带过来的啊。”

    皇明月眨了眨眼,然后看向那打成一团的两兽,摸着下巴思索道:“那待会儿等小黄鸡打不过大爬虫的时候爷再出手帮忙总行了吧?”说完,似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不错般,点了点头,继续道:“那什么,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救命之恩,大海来报,当大海都无以为报的时候,就是以身相许了不是!”

    秋秋:“……”

    全体黑衣人:“……”

    “主子,您确定这话是这么说的?”夏言一张脸纠结成了麻花,然后看了对面的漂亮小姑娘一眼,见人家小姑娘正眼巴巴地看着战斗圈,夏言有些犹豫地道:“可是主子,属下觉得…那小姑娘不仅不会以身相许,只怕还会‘恩将仇报’啊。”

    “爷有说过要那妞对爷以身相许了吗?爷只是打个比方而已。”皇明月嫌弃地瞥了秋秋跟夏言一眼,嗤道:“这一个多月过去了,胸还是那么小,爷才不要。”

    夏言和秋秋闻言齐齐眼角一抽,后者忍不住问道:“那您这么到处找人干嘛呀?”

    “捉回去绑在爷身边遛着玩!”皇明月哼道。

    您这是当遛狗呢!?

    秋秋和夏言二人的表情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默默对视一眼之后,二人不吭声了。

    他俩不吭声了,不代表人家妖王殿下会同样不吭声啊。

    只见妖王殿下眼珠子在轩辕天心的身上扫了一圈又一圈之后,冲着对面的人就喊道:“妞,你还记得那个宋承吗?”

    轩辕天心眼皮子一跳,将目光看向了对面。

    皇明月见她终于看向自己了,然后咧嘴一笑,继续道:“当日你突然消失不见了踪影,那宋承可是叫嚣着要你等着好看呢。”

    轩辕天心不吭声,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儿。

    要我好看?

    且不说那家伙找不找到自己,就算现在宋承出现在她面前,她也一样不担心了,还真以为自己跟当日那般好欺负啊。

    瞧见轩辕天心那一个大白眼,皇明月也不在意,继续笑眯眯地道:“或许你躲在山中是不容易找到,可是你躲得了,大泽城中的那家人…他们躲得了吗?”

    轩辕天心脸色微微一变,原本不怎么在意的神色顿时变得凌厉起来,目光冷厉地盯住皇明月,沉声道:“哪家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终于听见轩辕天心又开口说话了,皇明月笑得更欢了,“妞,你当爷还有无相殿的那些人是傻子不成?一个多月前大泽城出现了天语师,且还是出自被剥夺了姓氏的那家人,这个消息当初可是将满城都闹得沸沸扬扬。当日在林中,为了对付宋承你又暴露了你的能力,你觉得宋承那家伙会猜不出你是谁吗?”

    若皇明月说其他的事情或许轩辕天心还不会在意,但是他居然牵扯到了随风一家人,轩辕天心便不能不在意了。

    当日她跟金翅大鹏在被大圣所救之前,那宋承虽然被自己重伤,但却并没有死,若是宋承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万一他找不到自己转而对随风一家人出手,那岂不是……

    一想到这里,轩辕天心就立刻紧张了起来。

    “宋承他……”

    “宋承死了。”

    还不待轩辕天心说完,皇明月便立刻接了话。

    “死了?”轩辕天心一愣,随即有些傻眼,忍不住看着皇明月问道:“怎么死的?”

    “爷杀的。”皇明月笑眯眯地道,然后一挑眉,又道:“爷帮你杀了宋承,为你保住了秘密,你难道不该对爷说些什么吗?”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看着皇明月有些懵了。

    这变态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一会儿带着赤血铁骨龙蜥来找自己的麻烦,一会儿又帮自己杀了宋承,他到底要干什么?

    见轩辕天心有些傻愣愣地瞧着自己,皇明月不满地皱了皱眉,这妞怎么看上去有些傻不拉几的?

    爷都说得这么明显了,她怎么就还不懂爷的意思呢?

    难道她不应该感激涕零的扑过来感谢爷么?

    “妞,你可知道这无相殿的人到处在找杀了宋承那些人的凶手,这段时日已经派了不少人进山来找了,若是爷将当日的事情说出去,你说你会不会遭到无相殿的追杀?”

    “可宋承是你杀啊。”轩辕天心傻眼。

    哪知皇明月立刻嗤了一声,斜睨着她提醒道:“爷只杀了宋承一人,你可是杀了五个,还抢了人家无相殿要的宝贝。”话落,他又接着一笑,盯着轩辕天心故意地问道:“你说爷要不要将这件事儿告诉无相殿呢?”

    闻言,轩辕天心有些头疼了。

    若这个变态一个神经病发作当真跑去告诉无相殿,只怕不仅是她要遭到无相殿的追杀,还会连累了随风哥哥他们一家人。

    “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轩辕天心有些无奈地问道,她一个人追杀倒是不怕,但她却怕连累了随风一家。

    皇明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即笑道:“跟爷走,爷就替你保密。”

    “跟你走?”轩辕天心目光变得有些警惕起来,这家伙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为什么要自己跟他走?“去哪里?”

    “帝都。”皇明月笑得欢快。

    “帝都?”轩辕天心皱了皱眉,帝都学院也在帝都,她总归是要去的,但是……“为什么要我跟你去帝都?”

    “爷乐意,一句话,去还是不去?”皇明月挑了挑眉,然后用一种‘若是你不去,爷立马去无相殿告发你’的眼神盯着轩辕天心。

    轩辕天心偏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还在跟赤血铁骨龙蜥打在一起的金翅大鹏,然后想了想,看向皇明月点头道:“可以,不过不是现在。”

    原本看到轩辕天心都点头了,皇明月立刻双眼一亮,然而当听到她说不是现在后,俊脸立刻拉长了不少,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问道:“那是什么时候?”

    “一个月以后。”轩辕天心看着他,沉声道:“一个月以后我会去帝都学院。”

    “你要去帝都学院?”皇明月微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过似想到了什么般,一张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再次露出了笑眯眯的神色,这次他却是异常爽快地点了点头,“行,一个月就一个月,爷在帝都等你,若是一个月以后你没来帝都,那你可就别怪爷一时嘴快将什么秘密给说漏了嘴了。”

    见轩辕天心再次点头答应,皇明月满意了。

    心情十分愉悦的妖王殿下一满意,立刻便出手打断了金翅大鹏跟赤血铁骨龙蜥的战斗,然后在赤血铁骨龙蜥快要吐血的幽怨眼神中,摸出了一个小玉瓶丢给它。

    “今儿爷心情好,这枚珍品培元丹便赏给你吧,正好可以将你丢失的精血给补回来。”

    一听见那小玉瓶里装着的是一枚珍品培元丹,赤血铁骨龙蜥幽怨的眼神立刻不幽怨了。

    一把将小玉瓶给抓在了爪子里,跟得了个什么天大的宝贝般,连轩辕天心偷了自己精血的账都不算了,捏着那个小玉瓶乐颠颠地走了。

    走的那叫一个痛快跟潇洒,看得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都差点直了。

    打发走了赤血铁骨龙蜥之后,皇明月跟个大爷似的走到轩辕天心的身边,眯着眼睛将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甚至是前前后后都给打量了一个遍之后,方才吊着眼角盯着她,然后对着她伸出了一只手。

    轩辕天心眨眼,盯着眼前的手掌,有些摸着头脑地问道:“干嘛?”

    “信物!”皇明月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哼道:“否则爷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爷,将你贴身的东西拿一样给爷,就算你跑了,爷也能凭着那东西上的气息找到你。”

    轩辕天心‘哦’了一声,立刻在轩辕古金镯里开始翻找起来,作为现代人的她自然没有听出皇明月话中的不妥之处。

    然而她没听出来,可是不代表其他人听不出来啊。

    金翅大鹏一听见皇明月找轩辕天心讨要贴身的东西,就立刻瞪着一双鹰眸,跟防色狼似的防着他。

    后面的秋秋跟夏言等人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表情瞪着皇明月。

    主子哟,这姑娘家的贴身东西哪里能随随便便给人的,您这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可是当轩辕天心当真掏出了一块小巧精致的龙形玉佩递给皇明月后,秋秋等人立刻傻眼了。

    这姑娘是不是不知道将自己的贴身玉佩给一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金翅大鹏也同样傻眼了,瞧着她将那块龙形玉佩塞到皇明月的手中,立刻大喊道:“小五你在干什么!?”

    轩辕天心被金翅大鹏这一喊给喊得一哆嗦,手中捏着的龙形玉佩立刻落入了皇明月的手中。

    “金翅你怎么了?”

    见金翅大鹏都快将一双眼珠子给瞪出来了,轩辕天心有些茫然地问道。

    “换一样!把那龙佩收回来!”金翅大鹏急道。

    “为什么呀?”轩辕天心傻眼,然后转头看向被皇明月捏在手中的龙形玉佩。

    结果,她就看到秋秋等人都是用着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就连皇明月也是神色变得有些古怪和呆滞。

    这些人的反应让得轩辕天心更加懵逼了,“你们怎么了?”

    结果金翅大鹏还来不及说什么,便见到皇明月将手中的龙形玉佩一把给握住了,然后盯着轩辕天心神色有些古怪地道:“虽然你的胸是小了点,不过既然你有这个意思,爷就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吧。”

    轩辕天心:“……。”

    这什么跟什么呀?不就是一个传音佩吗?怎么跟她的胸扯上关系了?再说了,她胸小又怎么了?她还小,以后总会长的好吧,她可是支潜力股!

    见轩辕天心明显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懵逼样,金翅大鹏这才咬着牙道:“女子的贴身玉佩是不能随便给人的,除非是当做定情信物送给心上人。一个女子将自己的贴身玉佩交给一个男人,就代表着这个女人想要嫁给他!你到底懂不懂啊?”

    “啥?”轩辕天心这回不是傻眼了,是直接傻逼了。

    金翅大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一阵抽着疼。

    “这…这不过是个传音佩啊。”轩辕天心见鬼般地转头看向皇明月,然后连忙摆手想要解释,“那不是玉佩,只是传音佩,你瞧见那中间的水晶按钮了吗?只要按住那个水晶按钮,就能跟持有另一个传音佩的对话,那不是什么玉佩,真不是。”

    瞧得轩辕天心都快把脑袋摇成拨浪鼓了,皇明月挑了挑眉,“传音佩?”

    “真是传音佩。”轩辕天心立马点头。

    不过她这么一说,秋秋护卫第一个就不同意了,“姑娘,先不说这是不是什么传音佩,我问你…这是玉做的玉佩吗?”

    轩辕天心一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秋秋咧嘴一笑,又问:“那这个东西可是姑娘贴身之物?”

    轩辕天心点了点头,但又解释道:“是,不过它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定情信物的玉佩,它就是一个普通的……”

    “姑娘,这你可就不对了。”秋秋不等她解释完,立刻打断:“这是玉佩吧?又是你贴身之物,你将它送给咱主子,跟送出贴身玉佩有哪里不一样了?”

    话落,秋秋立刻严肃脸地看向自家主子,沉声道:“主子,既然您接了人家的玉佩便说明已经答应了人家姑娘的求亲,若是这玉佩又被姑娘给要了回去,那可就是退亲的意思啊。主子,您想想您若是被姑娘给退亲的消息传了出去,别说是龙昊国的百姓会看您的笑话,只怕宫中那位陛下…他定然是非常乐意看的。”

    “所以呢?”皇明月捏着传音佩的手没有松开,只是挑眉看向秋秋问道。

    “所以为了主子您的声誉,这玉佩说什么也不能再还回去!”一旁夏言也是一脸严肃地道。

    轩辕天心傻眼,怎么…怎么会这样?!这事情不对啊。

    皇明月目光悠悠地在秋秋和夏言二人的脸上转了一圈,随即又落在轩辕天心的身上,然后薄唇一勾,轻飘飘地道:“爷也没说要将玉佩还回去啊。”

    秋秋和夏言满意了,轩辕天心彻底懵逼了。

    慢悠悠地将传音佩给塞进怀里,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懵逼的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道:“你送的定情信物爷收下了,也同意了这门亲事,记着…一个月后去帝都,爷等着你。”说完,目光突然往轩辕天心的胸前一落,又道:“这一个月里多吃点东西,把该长的东西长出来,这么小,根本就没法看。”

    轩辕天心:“……”

    “秋秋,走了。”再次瞥了一眼轩辕天心那张懵逼的小脸,皇明月眯眼一笑,然后跟个大爷似的转身走了。

    一群人呼啦啦的冲前面开路,秋秋跟夏言二人在走之前还不忘笑眯眯地冲着轩辕天心道:“小王妃,咱们就在帝都等着您来了,您一定要早点来,可千万别迟到了。”

    轩辕天心被这一声‘小王妃’给喊得一个激灵,然后瞬间冲出去,一把拖住皇明月,“我换一件信物给你行不行?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传音佩好像是坏的,我宁外换个东西给你吧。”

    皇明月被她拖得脚下一顿,扭头看了看她,然后又看了看被她给死死抱住的手,笑了。

    “不换!”

    “换吧换吧,我给你换个更贵重的东西,那传音佩真不是个稀罕的东西。”轩辕天心抱着不撒手,完全是一副‘你若不换,就别想走’的无赖模样。

    皇明月垂眸瞅着她,然后另一只手便在自己腰间摸了起来。

    轩辕天心小脸一喜,还以为这家伙愿意将传音佩还给自己了,哪知道皇明月在自己腰间摸索一下,却是将自己腰间佩戴的那块极品血玉给扯了下来。

    轩辕天心眨了眨眼,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皇明月将那块极品血玉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塞进了自己胸前的衣襟内。

    她嗷地一声抱着胸跳出了两米远,一边从衣服里将极品血玉给掏了出来,一边愤怒地瞪着皇明月,吼道:“你做什么呀?变态!”

    皇明月将双手一抄,斜睨着她,悠悠道:“爷突然想起来了,收了你的定情信物,爷也得回你一个,那块玉佩可是爷从不离身的东西。”

    闻言,轩辕天心捏着极品血玉的手立刻似被烫了一下般,想都没想便是要将手里的极品血玉给他扔回去。

    可惜她还没扔出手,便见到皇明月的目光立马变得阴测测的,然后声音也是凉飕飕地道:“你最好将爷那块玉佩贴身戴着,否则爷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将什么秘密给说漏了嘴。”

    轩辕天心扔玉佩的手一抖,一个没抓稳,那极品血玉立刻从她手中滑了出去,眼瞅着要摔地上,皇明月凉飕飕地声音再次传来:“爷会随时检查那块玉佩,若是发现有任何损伤,爷砍了你的手!”

    ‘唰——’

    话音还未落,轩辕天心立刻一把将快要落地的玉佩又给抓回了手中。

    瞧得玉佩再次被她抓了回去,皇明月满意了,那脸上的神色就跟翻书似的,刚刚还阴测测的,一秒的时间又跟放晴了似的笑了起来。

    “记得,一个月后,爷在帝都等你。”

    再次提醒了轩辕天心一句,皇明月带着一大群人终于走了。

    直到一大群人已经彻底离开了石林,轩辕天心依旧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半响之后……

    “啊啊啊啊啊——!”

    “这都是什么鬼啊!那只是传音佩!只是传音佩!是传音佩!传音佩啊啊啊啊啊……”

    ------题外话------

    我的电脑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出问题了,无线链接受到了限制,弄了一晚上加一个晚上都没弄好,所以今天的评论我先不回了,待会儿出门去修电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