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2:新的陪练,她的狠

正文 072:新的陪练,她的狠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第二日,天都还没有亮,轩辕天心也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大圣便静悄悄的离开了石林。

    粉色的小帐篷边,金翅大鹏睁开眼睛瞧了一眼大圣离开的方向,然后继续将自己的脑袋埋进了翅膀中假寐。

    清晨,空气中隐隐含着青草香。

    轩辕天心一夜好眠的醒来,在她自觉的拿过追魂枪走出小帐篷,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练功的时候才发现大圣又不见了踪影。

    知道大圣肯定是为自己抓‘陪练’对象去了,轩辕天心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在伸展了一下身体四肢后,便开始了每日早上的必修课——挑石块练腕力。

    随着轩辕天心的实力增长,那地上的大石块的重量也在跟着增长。

    从最开始的二十斤的石块,如今已经变成了六十斤。

    虽然石块的重量加了三倍,不过轩辕天心练起来却依然很是轻松惬意。

    大圣为她规定的是每日早上醒来练习挑石块一万次,似乎是为她量身制定的般,完成来回挑起石块一万次后,正好一个早上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今日的一万次轩辕天心才刚刚练到一半,便被归来的大圣给打断,主要是这次大圣回来时闹出的动静有点大,比上次他强行拖回三眼猛虎时闹出的动静要大得多了去了。

    ‘嘭——’

    一声沉闷的巨响在轩辕天心的身后响起,吓得她连忙回身去看。

    然而当她在瞧清自己身后的东西后,那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瞬间绿了。

    只见一条巨大的花斑蟒蛇被人给强行打成了蝴蝶结的形状,即便这条花斑蟒的身体被打成了蝴蝶结,可据目测看来,这家伙至少也有二十米长,且身体直径如水桶般粗壮,被扔在地上就跟一座小山丘似的。

    花斑蟒蛇不停地在地上挣扎,奈何它身体被打成了蝴蝶结,再挣扎得厉害也是徒劳无功。

    而且轩辕天心还发现,这花斑蟒蛇的嘴里还被卡了一块大石头,似乎是为了防止它咬人般,那大石头正好卡在嗓子眼边,咽又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

    可能因为嘴里卡的那块大石头的时间长了点,这花斑蟒蛇的嘴角边不断有口水流出。

    瞧着这个模样的花斑巨蟒,轩辕天心默默的在心中为它同情了三秒。

    大圣双手抄在胸前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一边用脚踢了踢被打成蝴蝶结的花斑巨蟒,一边抬头看着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问道:“怎么样?这陪练对象不错吧?两千一百多年的鸡冠蟒呢,为了抓住它,本大圣差点都放火烧山了。”

    “鸡冠蟒?”轩辕天心眨眨眼,觉得这大蟒蛇的名字好怪呀,为什么一条蟒蛇也会被叫成鸡冠的?

    似乎知道轩辕天心在茫然什么般,大圣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抬脚用脚尖去点了点大蟒蛇头顶上凸起的一块大包,道:“喏,它这肉包因为像极了公鸡头上的鸡冠,所以被称为鸡冠蟒。”

    “额!原来是天生就有的啊。”

    轩辕天心眼角一抽,其实这大蟒蛇头上的那个大包块她之前就注意到了,不过她却是没有想到那大包块是天生便有的,她还以为那大包块是被大圣给揍出来的呢。

    “不然呢?”大圣闻言斜睨了她一眼,轩辕天心立刻冲着大圣讪讪一笑,然后连忙转移话题问道:“大圣,这鸡冠蟒的特性是什么?若是跟它做对手,那么该注意的又是什么?”

    “鸡冠蟒啊?”大圣嘿嘿一笑,笑得有些古怪,盯着轩辕天心悠悠道:“小丫头片子,你跟它做对手可是要注意一点了,这鸡冠蟒可是以毒而闻名的哟。”

    “毒?!”

    一听见这鸡冠蟒居然有毒性,轩辕天心吓得连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瞪着一双蚊香眼,直勾勾地看着大圣,然后又看了看被打成蝴蝶结的鸡冠蟒,有些结巴地道:“大…大圣…您怎么还给我找了个带毒的陪练回来啊!我…我可没啥抗毒性的,而且…而且这要是被它给咬了中了蛇毒,我不就直接玩完了吗?”

    哪知大圣闻言却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平静点头道:“对,所以这次你跟它的实战可跟你之前和三眼猛虎的战斗就大不相同了。”

    轩辕天心的小脸不仅绿了,如今还煞白煞白的了。

    “怎…怎么个不相同了?”

    大圣将脸上的神色瞬间一敛,表情严肃地看着轩辕天心,沉声道:“这次可真是玩命了。”

    “啊?”轩辕天心傻眼。

    “只有生死之间的战斗才能更加激发一个人的潜力,所以这次本大圣可不是要你跟以前那只三眼猛虎那样打得温温吞吞的,而是真正的你死我活。”大圣瞥了她一眼,淡淡道:“这鸡冠蟒的蛇毒剧毒无比,若是中了蛇毒,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解药,而唯一的解药便是它的蛇胆。”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目光有些闪烁地往鸡冠蟒的身上一阵乱扫,似乎在确定它的蛇胆在哪里般。

    “丫头,若是待会在战斗中你被它给咬了中了蛇毒,那么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可以来得及吃下解药,一旦过了时间,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一炷香?”轩辕天心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是的。”大圣严肃地点了点头,道:“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所以你若中了蛇毒,那么你就只能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杀了它并吞了它的蛇胆方可没事。而且在这一炷香内,我跟小鸡崽都不会出手帮你,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你明白了吗?”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了一瞬,最后点了点头,咬牙道:“我明白了。”

    “很好。”见轩辕天心点头,大圣淡淡一笑,提醒道:“这一次的战斗你可以用尽你所有的底牌,而场地也将是这整片石林,你可以利用这地形设局,也可以自行发挥战术,我只有一个要求,便是不管在战斗的过程中不管你遇到任何的危险,都不要慌。沉稳、静心、多观察、多思考,一个合格的强者,他不仅是需要强大的实力,同样也需要的是还有一个冷静的头脑。”

    轩辕天心点点头,将大圣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

    “待会战斗时,本大圣会将这整片石林都给封锁起来,你若是准备好了,那便先入石林中吧,等你进入石林中后,我就会将这鸡冠蟒放出来。”

    “嗯,开始吧。”轩辕天心将手中的追魂枪紧紧一握,然后头也不回地快速蹿入了石林中。

    这片石林地形复杂如迷宫,且又有着无数高大的石柱做掩护,只要她处理得当,她完全可以躲在这天然迷宫中边打边藏。

    见轩辕天心快速进入石林中后便没了影,大圣在心中默默数了十个数后,便将地上打成蝴蝶结的鸡冠蟒给解开了。

    淡淡的威压自大圣体内缓缓溢出,让得刚刚一得了自由便想对他发出攻击的鸡冠蟒立刻吓得身子一抖。

    “想要活命就跟刚刚那丫头认认真真的打一场,之前本座对她说的那些话想必你也是听清楚了,在这场战斗中,不是你死便是她死,懂了吗?”大圣目光凌厉地看着鸡冠蟒,冷声道:“不要存在侥幸逃跑的心理,这整片石林本座都会将之封锁,以你的实力还冲不出去,所以乖乖按本座所说的去做,可明白?”

    千年妖兽的灵智自然是非常高的,在听完大圣的话后,鸡冠蟒立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很好。”见到鸡冠蟒点头,大圣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挥手间便将卡在它嘴里的大石块给取了出来,然后双手迅速结印,朝着天空一指,只见一道金光瞬间自他指尖迸出,然后化作一个淡金色的透明结界,将整片石林都给笼罩了起来。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大圣这次目光淡淡地看向鸡冠蟒,道:“开始了,去找她吧。”

    话音一落,只听见‘咻’的一声,鸡冠蟒立刻如闪电般地蹿了出去。

    而躲在石林中某处的轩辕天心在瞧见头顶之上的那层淡金色结界之后,便知道这场生死战斗已经真正开始了。

    金翅大鹏目光隐隐藏着抹担忧地看着轩辕天心之前消失的方向,然后扭头看着大圣质问道:“死猴子,你为什么只告诉小五丫头那鸡冠蟒毒性很强,却不告诉她那鸡冠蟒不仅毒性强,而且它的速度也是妖兽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不仅速度快,且那鸡冠蟒明明还有一个最大的特性你也没有提醒她。”

    大圣垂眸看了金翅大鹏一眼,将它眼中的恼怒之色看进了眼里,半响才抬眸看着石林深处,淡淡道:“若是什么都要别人提醒她,那她以后面对真正的强敌的时候要怎么办?难道以后她对敌的时候我们还要在一旁为她解说敌人的特点和弱点?或者让敌人亲口告诉她,人家的弱点是什么?”

    话落,大圣缓缓踏空而上,淡漠的声音继续传来:“她要走的路是那至尊之路,以后要面对的危险比比皆是,没人能永远守在她的身边时刻提醒她。我不能,你同样也不能,面对敌人的时候只能是自己,若是她连自己的对手的弱点都找不到,我宁可她现在就放弃,也免得以后她死在敌人的手中我还得去为她收尸。”

    金翅大鹏闻言神色一怔,金色的瞳眸不断闪烁,半响后才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扑腾着翅膀飞了上去,低声道:“是我太过紧张了,但是若她待会当真中了蛇毒,你真的不打算出手吗?”

    大圣眸光一动,随即冷声道:“是,我不会出手。”

    “你?!”金翅大鹏刚刚平静下去的怒火再次升腾起来,怒道:“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她毒发身亡不成?你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猴子,你不出手就不出手,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事!”

    “你大可以试试。”大圣目光冷冽地看了金翅大鹏一眼,语气沉冷地道:“我说过这场战斗我们任何一个都不会插手,若是她中了蛇毒在一炷香之内解决不了鸡冠蟒,那就死在这里吧,你想要出手,也要看看我同意不同意!”

    “死猴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金翅大鹏怎么也没想到这猴子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显然因为他这么无情的话,金翅大鹏心中的怒火已经到达了顶点。

    “难道你想要小五丫头死不成?”

    大圣眼皮子一垂,遮住了眼中的所有情绪,声音淡漠而凉薄地道:“这里山明水秀也算是一块难得的宝地,葬在这里也不算太差,若她不能闯过这一关,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便死在了敌人的手中,于其让她死在敌人手中……”话音顿了顿,大圣抬眸看向石林中的某处,突然沉声继续道:“于其让她以后死在敌人手中,不如我亲手葬了她!”

    若说刚刚金翅大鹏还因为大圣的话而恼怒不已,当它听完大圣的最后一番话后,它即便再恼再怒也听出了这猴子话中的沉重和对轩辕天心的在意。

    因为在意,所以宁愿亲手葬了她,也不愿意以后她死在敌人的手中。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种心理太过惊世骇俗了一点,但是这种心理的背后要有多坚韧的心性才能做到?

    而这种坚韧的背后,又有着多少的期许和用心良苦?!

    此时金翅大鹏跟大圣已经在半空中,以天空视角俯瞰下去,整个石林中的动静都能被他们一一看进眼里。

    他俩本来就是视力极好之辈,只需要一眼,便能准确找到轩辕天心跟鸡冠蟒的准确位置,并将这一人一蟒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轩辕天心此时正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气息,静静藏在一根大石柱的身后,并同时侧头凝听四周的动静。

    石林中怪石丛生,宛如迷宫,想要找出一个有心隐藏的人还是颇有难度。

    鸡冠蟒庞大粗壮的身躯快速在石林中穿梭,之前它有见过那个人类小丫头,所以它很确定那人类小丫头的实力只不过才是武士境而已。

    要对付一个只有武士境实力的小丫头,鸡冠蟒倒是有着不小的信心,所以在林中游走起来也相对随意一些。

    ‘沙沙沙——’

    但凡鸡冠蟒经过的地方都是会发出一阵沙沙沙的摩擦声,轩辕天心一边听着这个声音,一边判断着她跟鸡冠蟒之间的距离。

    然而就在她认真凝听努力辨认的时候,那沙沙沙的摩擦声却是戛然而止。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疑惑。

    声音没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那鸡冠蟒停了下来?可是它停下来干什么?

    轩辕天心躲在石柱后只能用耳朵来判断附近的情况,她虽然看不见,可是半空中的大圣和金翅大鹏却是将下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那鸡冠蟒哪里有停下来,而是自它背上突然展开了一双薄而透明的翅膀,它整个儿的已经飞了起来,所以才没了那一阵沙沙沙的摩擦声。

    鸡冠蟒除了以毒闻名外,其还有一个特性也是非常厉害的,便是能生出一双能飞的翅膀。

    两千多年修为的鸡冠蟒可不是那些没有灵智的十年妖兽,也不是那种灵智刚开的百年妖兽。

    千年级别的妖兽的灵智已经可以说是极为高深了,除了它们不能口吞人言和化形外,其实它们不管是智商还是思维已经与成人无异。

    轩辕天心躲在暗中,这片石林中又跟一个迷宫似的,鸡冠蟒想要找到轩辕天心的确是不怎么容易,可若是它利用翅膀飞起来,那从上面往下看,这片宛如迷宫的石林便对它没有了任何的阻碍。

    鸡冠蟒在一升空后,一双阴冷的蛇瞳便快速朝着下方四周扫去,在四下扫过一圈之后,只见它的视线立刻落在了下方石林的某处,随即蛇瞳中闪过一抹森冷的笑意。

    找到了!

    此时的轩辕天心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危险,所以也并不知道在空中,那鸡冠蟒真悄无声息地朝她靠近。

    轩辕天心还在奇怪为何依然没有动静传来时,便猛然发现头顶上面一片阴影瞬间压了下来。

    不好!

    轩辕天心的心中一惊,当察觉到不对后,她立刻就地一滚,然后迅速起身朝着一旁暴退出去。

    在她暴退的瞬间,轩辕天心同时回头看去,只一眼,她便忍不住爆了粗口。

    “卧槽!蛇也能长翅膀在天上飞了?这他妈根本不科学!”

    ‘嘭——’

    她话音还未落下,便是一声巨响炸开,只见她刚刚藏身的那根石柱被鸡冠蟒粗壮的蛇尾猛地一扫,瞬间砸了个粉碎。

    一滴冷汗自额角划下,轩辕天心心惊肉跳地看着那四处飞溅的碎石,悄悄吞了口口水。

    靠!

    还好她刚刚躲得快,否则若挨上了那一尾巴,只怕她的下场比那根石柱好不到哪里去。

    鸡冠蟒见轩辕天心躲过了自己的偷袭也不恼,阴冷的蛇瞳紧紧盯着她,眼底满是发现猎物后的兴奋光芒。

    而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轩辕天心却是诡异的秒懂了鸡冠蟒眼中那兴奋光芒所代表的意思。

    那臭大蛇明显是在猫戏老鼠,它把自己当成了猎物,并在跟自己玩变态的狩猎游戏呢。

    在秒懂了鸡冠蟒的意思之后,这要是还能忍,她就不是轩辕小五了!

    ‘嘭——’

    轩辕天心手中追魂枪狠狠一挥,直接砸断了身边的一根石柱,然后枪尖一挑,飞快挑起一快巨石便冲着鸡冠蟒砸了过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

    先用一块大石头试试水再说。

    只见那约莫有着三四十斤重的大石块咻地一下朝着鸡冠蟒飞了过去,不过却刚刚飞到半道,便被鸡冠蟒又是一尾巴给抽成了粉末。

    对于轩辕天心的举动,鸡冠蟒自然将之当初了挑衅,阴冷的蛇瞳中闪过一抹寒意,随即发出一声嘶鸣之后,猛地朝轩辕天心扑了过去。

    一阵腥风扑来,轩辕天心紧握追魂枪,然后双手握住枪杆,用尽了全力朝着飞扑而来的鸡冠蟒横扫了过去。

    ‘嘭——’

    一枪横扫直接打在了鸡冠蟒的身上,它飞扑的动作顿时被逼停,而轩辕天心却是握着枪,噔噔噔地退了十多步方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在稳住身形后,轩辕天心立刻想都没想便是再次暴退,将自己跟鸡冠蟒的距离给拉开了不少。

    蛇跟龙都有同一个爱好,遇见猎物后会立刻欺身而上,只要猎物一进入它们的攻击范围,它们便会立刻缠绕而上,瞬间将猎物紧紧给困死。

    所以轩辕天心在被震退之后,立刻再次暴退拉开了自己跟鸡冠蟒的距离,以避免被鸡冠蟒给缠上。

    后者在一瞧见轩辕天心暴退之后,又岂能让她远离自己,立刻嘶鸣一声之后追了上去。

    瞧得鸡冠蟒紧追而来,轩辕天心双眸微微一眯,想都没想便是抬手一指,张口便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风雷为我所控,电闪雷鸣!”

    ‘轰轰轰轰——’

    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然后数道银色雷电瞬间朝着鸡冠蟒劈了下去。

    而鸡冠蟒显然也没有料到眼前这个武士境的人类丫头不仅是个武修,居然还是个天语师!

    因为一时大意,鸡冠蟒被漫天的雷电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因为它此时身在半空,几乎是完全暴露在雷电中,连躲都没地方让它躲。

    瞧得被雷电之力给劈得浑身快冒烟的鸡冠蟒,轩辕天心冷冷一笑,道:“傻逼,想显摆你能飞吗?难道你没听说过站得越高越容易招雷劈的这句话啊!?”

    ‘嘶——!’

    被一阵雷电之力给劈得浑身是伤的鸡冠蟒怒了,虽然这些伤势对于它来说并不是很重,可是也同样会疼的。

    恼怒不已的鸡冠蟒立刻在雷电之中奋力一扭身,然后张口便是冲着轩辕天心方向喷出了一口黑烟。

    当这股黑烟蔓延而下之后,顿时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且但凡是这股黑烟蔓延过的地方,不管是花花草草还是坚硬的石柱立刻发出‘滋’的一声,开始出现了融化的迹象。

    “好强的腐蚀性!”轩辕天心眉心一拧,看着四周开始融化的石柱和草地,立刻手掌一翻,自轩辕古金镯中拿出了一张明黄色的符纸,然后朝着上空一扔,沉声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九阳烈火壁,诛邪!”

    ‘轰——’

    大片的九阳火瞬间凭空升腾而起,然后以轩辕天心为中心,开始迅速的朝着四周蔓延。

    九阳火属于至刚至阳之火,能焚烧一切邪物毒物。

    所以当九阳火一出之后,那黑色毒气立刻便跟见了克星般的迅速萎缩。

    空中,原本还等着看轩辕天心被自己的毒气给腐蚀的鸡冠蟒却是猛地瞪大了一双蛇瞳,幽深阴寒的瞳眸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若这鸡冠蟒能口吞人言的话,只怕此刻它会立刻惊叫出声。

    这绝不可能!

    那人类丫头已经使用了战气和天语术,怎么这会儿又用出了灵修的术法!?

    难道她的体能同时具备三种力量?战气、精神力、还有灵力?

    这丫头究竟是个什么怪胎啊!

    但不管鸡冠蟒在心中如何的觉得不可置信,可是轩辕天心她就当真用出了三种力量!

    在一招唤出九阳火之后,轩辕天心体内的灵力瞬间被抽空四分之一,此时她也顾不上其他了,再次掏出一张符纸,不过这次她却没有将符纸扔出去,而是将符纸往自己身上一贴,快速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御风而行!”

    ‘唰——’

    凭借着轩辕家的术法,明明只有实力到达了武帝境才能御空的能力出现在了轩辕天心这个只有武士境的人的身上。

    一道残影自空中划过,不过转瞬间,轩辕天心便出现在鸡冠蟒的上方,而她所站的位置,正好是鸡冠蟒的七寸之处。

    打蛇打七寸,这是三岁小儿都明白的事情。

    只见轩辕天心在身形稳住后,立刻握紧了手中的追魂枪,对着鸡冠蟒的七寸之处便狠狠地刺了下去。

    七寸的地方是所有蛇类的命门,当瞧得轩辕天心的动作后,鸡冠蟒立刻目光一变,然后快速一个扭头,张嘴便是冲着轩辕天心咬了过去。

    另一方的天空中,在瞧得这一幕的金翅大鹏立刻浑身一紧,眼中的神色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鸡冠蟒的剧毒就藏在它的蛇牙之中,只要被它的蛇牙轻轻划出一道伤痕,那蛇毒便会立刻蔓延。

    而轩辕天心却在鸡冠蟒张口咬来之时,却是不躲不避,这一行为让得金翅大鹏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大圣也是目光微微一沉,背在身后的双手也是在悄然握紧。

    腥臭之气扑面而来,轩辕天心目光紧紧盯着鸡冠蟒的血盆大口,眸底也是攀爬上了一抹狠意。

    就在鸡冠蟒的巨大蛇口快要咬到轩辕天心的时候,她突然动了。

    当瞧得轩辕天心的动作之后,不仅是金翅大鹏,就连大圣也是忍不住眉心一跳。

    他们谁都没想到,轩辕天心居然会在鸡冠蟒咬到她的瞬间,她突然伸手,将握着追魂枪的右手主动探进了鸡冠蟒的口中。

    和她的右手一同被探进去的还有……追魂枪!

    轩辕天心右手一探入鸡冠蟒的蛇口,然后便是一个迅速翻腕,原本横着进入的追魂枪立刻竖立在了蛇口之中。

    枪尖顶着鸡冠蟒口中的上颚,枪柄抵在下颚,居然生生将追魂枪就这样卡在了鸡冠蟒的口中,让它怎么也无法将这一口咬下来。

    瞧得这一幕后,金翅大鹏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忍不住碎碎念道:“那个胆子大得要翻天的臭丫头,她就不怕自己一旦失手,不仅连右手都保不住,甚至有可能连她整个人都会被鸡冠蟒给吞下肚子吗?”

    “不会!”大圣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眼底有精光闪烁,摇头道:“小丫头之前站在那里没动,便是在计算速度和时间,她将时间计算得刚刚好,所以才能在将手探入鸡冠蟒的口中后,便立刻用追魂枪卡在了它的口中。”

    “可是这样做也太冒险了……。”金翅大鹏仍然有些心有余悸地道。

    大圣淡淡一笑,“有道说富贵险中求,还有一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丫头骨子里有股狠劲儿,不仅对敌人狠,她对自己也狠。不得不说,只有这样狠的人,才能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活得更好更久。”

    “也对。”金翅大鹏闻言点点头,随即笑了,可是它这个笑容还没彻底展开,便见到轩辕天心突然身子在空中晃了晃。

    金翅大鹏瞳孔猛地一缩,“那是……”

    只见鸡冠蟒在激烈挣扎翻动中,将轩辕天心整个人都露了出来,金翅大鹏跟大圣这才看见,她的右手臂上满是鲜血。

    “被鸡冠蟒的蛇牙给划伤了!”大圣神色微变,声音有些不稳地道。

    金翅大鹏再也管不了其他,立刻冲着那边的轩辕天心喊道:“丫头,杀蟒取胆!快啊!”

    一炷香,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否则即便轩辕天心取到了蛇胆,也是没用了。

    然而此时鸡冠蟒正挣扎的厉害,轩辕天心根本无法靠近它。

    右臂上的剧痛渐渐蔓延,轩辕天心只觉得一阵心慌气短,甚至于眼睛都开始变得迷糊起来。

    蛇毒开始往全是蔓延了。

    轩辕天心狠狠一咬舌尖,嘴里瞬间被血腥味充斥,但舌尖的剧痛却让得轩辕天心有些迷糊的意识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在动手之前的确算好了时间和速度,但是她却没算到在追魂枪抵住鸡冠蛇的大口后,因为它的剧烈挣扎,让得她在收回手的时候被那尖锐的蛇牙个划伤。

    一旦被蛇牙划伤,蛇毒便会立刻进入体内,她现在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自救,否则就只能毒发身亡。

    轩辕天心在狠狠吸了一口气之后,再次脚下一动,不顾鸡冠蟒的挣扎,直直冲着蛇头而去。

    ‘唰——’

    一道残影划过,轩辕天心居然直接踩在了鸡冠蟒的嘴里,然后不顾再次被蛇牙划伤,用力一蹬脚,翻身上去它的头顶,然后一手狠狠抓住它头上的蛇冠,整个人悬挂在鸡冠蟒的眼前。

    金翅大鹏被轩辕天心这不要命的动作给吓得心尖儿一跳,这丫头又要干什么?

    大圣也是目光紧紧盯着轩辕天心,一眨不眨。

    只见轩辕天心在悬挂在鸡冠蟒的眼前之后,立刻神色一凝,体内的精神力跟灵力瞬间暴动。

    “血脉解封——天命妖眼,服从!”

    ‘嗡——’

    轩辕天心清澈而明亮的右眼瞬间被血光覆盖,一个龙形图腾渐渐在她眼中浮现。

    她最隐秘的底牌——天命妖眼,再次被轩辕天心给使用了出来。

    大圣目光紧紧盯着此时右眼无比的诡异的轩辕天心,挑眉道:“这便是这丫头的天命妖眼吗?这次我总算是看清楚了,不愧妖眼之称,果然诡异得厉害。”

    鸡冠蟒两千年的修为不过只在人类武宗境,以轩辕天心如今武士七重境的实力,使用天命妖眼控制住它还是可以的。

    当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后,原本正在剧烈挣扎的鸡冠蟒也是渐渐安静了下来。

    “鸡冠蟒,下去!”

    随着轩辕天心的一声令下,鸡冠蟒瞬间飞回了地面,待到一回地面,轩辕天心立刻翻身上了鸡冠蟒的背,然后找到蛇胆所在的地方,她抬手轻按,再次喝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力量为我所用,金刚爪!”

    ‘嘭——’

    徒手撕裂蛇身,轩辕天心直接将自己白嫩的小手探了进去,在一阵摸索之后,突然猛地一拽,生生将蛇胆自鸡冠蟒的体内给扯了出来。

    生取蛇胆,明明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然而被天命妖眼给控制住的鸡冠蟒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没有任何痛觉般。

    ‘唰唰——’

    大圣跟金翅大鹏也在这时掠了过来,轩辕天心手里抓着一个如拳头般大小又血淋淋的蛇胆冲着大圣跟金翅大鹏一笑,然后摇摇晃晃的翻身跳下了蛇背。

    “丫头,赶紧将蛇胆给吃了!”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围着轩辕天心打转,见轩辕天心一落地后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儿,便忍不住催促道。

    轩辕天心有些力竭般地点点头,然后皱着小脸,苦哈哈地道:“这东西可真恶心,就这么吞下去还真有些困难。”

    大圣瞥了她一眼,然后渡步朝着鸡冠蟒的头部走去,伸手将卡在它嘴里的追魂枪取了出来,方才凉凉地道:“恶心?那你觉得是命重要,还是恶心重要?”

    轩辕天心撇了撇嘴,当然是命重要了!

    不过这血淋淋的蛇胆也着实是吞不下啊……

    盯着手中的那个蛇胆,轩辕天心强打起精神,最后只能眼睛一闭,用一副吃屎的表情,直接将蛇胆给塞进了自己嘴里。

    不过……

    “咦?”

    那蛇胆一入口,立刻化作一股清馨甘甜的暖流直接自喉间滑了下去。

    轩辕天心一脸惊讶地睁开眼睛,“这蛇胆……”

    大圣瞥了一眼她,嗤笑道:“觉得味道不错了?你以为鸡冠蟒的蛇胆是什么?那可是能解百毒的宝贝。”

    那股暖流一进入体内,轩辕天心便立刻察觉到体内因为蛇毒所带来不适正在快速消失。

    她眨巴了一眼,顿时笑呵呵地道:“果然是个宝贝,感觉吃了那蛇胆之后,不仅蛇毒被解了,整个人精神也是为之一震呢。”

    “没见识的小丫头!”大圣白了她一眼,瞧得她那傻样,顿时目光变得嫌弃起来。

    然后将手中的追魂枪扔给她,嗤道:“给,自己拿着。以后自己的武器自己保管好,若不是特殊情况,不要让武器离手,知道吗?”

    “嗯,我记住了。”轩辕天心立刻一脸听教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一旁的鸡冠蟒,问道:“大圣,这鸡冠蟒……”

    “死了呗!”大圣闻言翻了一个白眼,“被活生生的取了蛇胆,你的天命妖眼的能力一消失,它就断气儿了。”

    话落,大圣见轩辕天心目光直直地看着鸡冠蟒,还以为这丫头又是心软同情起鸡冠蟒了,正欲开口教育她,结果便看到轩辕天心一脸期待地转过头看着自己,然后脆生生地问道:“大圣,这鸡冠蟒的肉应该没有毒吧?这么大一条呢,够咱们吃好久了,可以烤着吃蛇肉,还能煮蛇肉羹呢。”

    大圣:“……”

    他居然会傻逼到认为这丫头心软同情鸡冠蟒,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大圣一张猴子脸顿时扭曲成了麻花,一旁的金翅大鹏却是噗地笑出了声。

    这丫头果然是个吃货!

    瞧得轩辕天心那眼巴巴的样儿,金翅大鹏好笑地道:“没毒,鸡冠蟒的毒都在蛇牙上,它的肉却是没毒的,可以吃。”

    一听见可以吃,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立刻亮了,一边欢呼一边嚷嚷道:“金翅金翅…今儿咱们吃蛇宴,我一定……”

    正在轩辕天心欢喜不已的说着要吃蛇宴之时,却话都没说完,便立刻被大圣打断。

    大圣突然神色微变地抬头看着四周的淡金色结界,沉声道:“有人在破本大圣的结界!”

    “什么?”轩辕天心闻言立刻自地上跳了起来。

    然而在她刚刚跳起来后,那层淡金色的结界便开始剧烈颤抖起来,随即一道道裂痕出现。

    ‘嘭——’

    一声巨响,结界在一阵剧烈摇晃之后,瞬间支离破碎。

    ------题外话------

    昨天入V活动的获奖名单将在今天晚上公布,而奖励也会在晚上一起发放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