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1:爷帮你找偷你精血的人!

正文 071:爷帮你找偷你精血的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林中的打斗在这一刻瞬间停止,甚至于那只赤血铁骨龙蜥都是目光谨慎地看向了林子外的那一片有着一人多高的灌木丛。

    ‘沙沙沙——’

    衣料摩擦着灌木枝叶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一人多高的灌木丛里突然走出一名姿态风流,容貌俊美的红衣年轻男子,而在这名男子的身后,更是陆陆续续走出数十名黑衣蒙面属下。

    当瞧得那红衣男子的一张俊美如妖的容貌后,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却是在齐齐一愣之后,看着他惊声开口道:“妖王殿下?!”

    妖王皇明月,整个龙昊国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三岁的小儿,几乎无人不知,更是无人不晓。

    若说整个龙昊国中最令人疼痛,且作的最厉害的人是谁,非这位妖王殿下莫属。

    且他不仅仅是自己作,连同他府中的下人还有跟在他身边的那些属下都同样能作。

    随随便便从他身边拎一个人出来,或者是拎一条狗出来,那都是能作出新高度来。

    据说这位妖王殿下因为出生不详,曾经在世袭亲王府中很不受人待见,连同他的亲爹,那位前任亲王殿下都是一副不待见他的模样。

    按照皇族那种大家庭,从出生就不受任何人待见的孩子,即便他是个主子,恐怕都是很难能活到成年的。

    而这一位却不一样,他不仅活了下来,甚至还活得很好!

    三岁便觉醒自身能力,甚至其天赋更是被皇室守护者断言十万年难遇的绝世天才。

    正因为当年那位皇室守护者的断言,这位妖王殿下便被整个皇室当成了心肝宝贝,前任龙昊陛下更是下令将他接入了宫中,亲自带在身边跟当年的太子,现在的皇帝陛下一起培养。

    皇帝陛下都这么宝贝他了,并肩王府的其他人哪里还敢不待见他?甚至于他的亲爹都是没有权利再过问他的所有事情。

    然而这位妖王殿下随着年纪增长,那古怪的性子也是随之一路高涨,以至于除了当年的老皇帝陛下,整个龙昊国几乎无人能够压制他。

    老皇帝死后,新皇登基,而新皇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册封他为一字并肩王,成为了皇帝之下的第一人,爵位甚至压过了新皇的所有亲兄弟和亲叔父,也包括这位殿下的亲爹。

    而这位殿下在刚刚被封了爵位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作死了自己亲爹一家,因为这件事儿,当初所有皇室子弟联名上书要求新皇陛下处置了这个弑父的不孝子。

    然而这联名奏章不过才到新皇手中半日,联名上书的那些皇室子弟纷纷出了事儿,不是这家王府被人给烧了,就是那家王府中的某位小妾被让扒光了吊在了城门上,一时之间整个帝都简直是鸡飞狗跳。

    愤怒之下,一群皇室子弟纷纷跑去了御书房,结果还没走到御书房,便在半道上碰见了只穿了一条亵裤,身上裹着条毯子的新皇陛下。

    众人大惊,忙问为何,哪知新皇陛下一瞧见他们立刻连踢带踹,并怒骂:脑子有毛病去招惹皇明月,还给朕联名上书,让得朕也被你等连累云云。

    一群皇室子弟被打得哭喊连连,而新皇陛下在发泄够了后,黑着脸咬着牙冷声宣布:从此以后关于并肩王的任何事情都不许告诉朕,自己有能耐就去亲自找他算账,没有能耐即便忍成了龟孙子也得给朕忍着!

    一群皇室子弟傻眼,让他们亲自却找皇明月算账?谁不知道那个家伙天赋异禀,十三岁便成为了武王境强者,如今五年过去,谁知道那个变态的家伙已经到了哪种境界,要他们自己去找他算账,岂不是去找抽吗?!

    一群告状的人噤了声,看了看新皇陛下的模样,显然也是刚刚被修理惨了,然后纷纷行礼告退,夹着尾巴走了。

    从此以后,但凡是遇见并肩王的人,没有一个人不绕着道走。

    帝都有云:宁斗恶鬼,勿惹妖王!

    ……

    ……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遇见这位妖王殿下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而且看着这位妖王殿下身后的那群黑衣蒙面人,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却是齐齐在心中一跳,一抹不好的预感浮上了心头。

    皇明月怎么会出现这里?

    还有他身后的那群家伙,一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绝对是秘密在进行着什么。

    莫非……

    三名执事长老的眼中同时闪过一抹不可置信,当下其中一位长老立刻下意识地问道:“近段时日我无相殿的人连续被人杀害,莫非都是你们干的?”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无相殿的人皆是愣住了,而一旁目光谨慎的赤血铁骨龙蜥却是在听到‘无相殿’三个字后,瞳孔缩了缩。

    无相殿的势力可不仅仅是在整个龙昊国让人忌惮不已,其名声同样是让妖兽世界的妖兽们也有些忌惮的,毕竟如今的无相殿可是个庞然大物,除非是那种十万年级别的妖兽霸主或许可以不在意,像它这种万年级别的妖兽若是惹到了无相殿,只怕也会被无相殿的人追捕猎杀。

    所以当听到‘无相殿’这三个字后,赤血铁骨龙蜥心中的怒火已经渐渐平息下来,甚至脑子里已经开始在琢磨着自己要不要现在就退走的这个问题了。

    精血莫名被偷的确让得赤血铁骨龙蜥大为恼怒,可它即便再恼怒也是分得出轻重的,更何况它如今又不能确定自己的精血是被这群家伙给偷的。

    赤血铁骨龙蜥的脑子里想着小九九,而另一边无相殿的众人却是已经没心情再去注意它了,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皇明月一群人的身上。

    真的是皇明月在对他们无相殿出手吗?

    “呵呵……”

    轻笑声自皇明月口中传出,一双细长而妖娆的凤眸轻轻一扫无相殿的众人,悠悠开口:“你们可知给爷的头上扣屎盆子会是什么下场吗?”

    无相殿众人闻言脸色再次一变,妖王皇明月性情古怪,行事更是肆无忌惮且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即便是身在大泽城这等偏远的小城镇中,关于他当年抽打无相殿总部的十殿主之一的七殿主之事,他们都是有所耳闻的。

    连七殿主那般身份的人在惹恼了他后,他都能随手一鞭子抽过去,更何况他们这些分殿的执事长老!

    瞧得皇明月脸上的笑意渐渐变得危险起来,另外两名执事长老立刻打了一个激灵,连忙赔笑道:“殿下说的这是哪里话?我等又岂敢往您头上扣屎盆子。齐越长老最近这几日是因为殿中事物而乱了心神,一时说了浑话还请殿下不要跟他计较。”

    “乱了心神?”皇明月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然后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腰间所佩戴的一块极品血玉,嗤笑了一声,道:“既然脑子出了毛病就不要将人放出来才是,这般见人就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也是你们遇见了爷这么个脾气好的,若是随便换了一个脾气不好的人,可是会被人给打死的……”

    两名执事长老闻言眉心跳了跳,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神色看着皇明月,妖王殿下的脾气好?殿下你是在讲笑话吗?

    而那位名叫齐越的长老却是一张脸立刻涨成了猪肝色,甚至连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皇明月一番话说完也不看他们是个什么表情,细长的凤眸一转,将目光落在了一旁正在悄悄准备遁走的赤血铁骨龙蜥的身上。

    然后薄唇一勾,轻笑道:“哟,爷今儿进山就是为了想要抓一头宠物来着,没成想到居然碰上了一头有着万年年限的大家伙啊。”说着找身后的人招了招,然后指着那赤血铁骨龙蜥问道:“秋秋,小夏夏,你们看这大家伙可配得上爷的品味?”

    秋棠跟夏言闻言后立刻一脸献媚地凑上前,二人异口同声地道:“主子,万年修为倒是能配得上您了,可是这大家伙的品貌却是不配。”

    “不配?”皇明月再次一挑眉,目光似在打量货物般地将赤血铁骨龙蜥全身上下一扫,显然是在思索到底配是不配的这个问题。

    夏言立刻再次笑得见眼不见牙地点点头,狗腿道:“真的不配!何况这大家伙貌似是无相殿这几位长老看上的,有道是君子不夺人所好,咱主子是君子,自然不会做这种强抢别人猎物这种不君子的事情的。”

    “嗯!”皇明月笑眯眯地点头,立刻给了夏言一个赞赏的目光,然后对着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呵呵道:“爷的小夏夏说的不错,君子不夺人所好,爷是君子,既然这大家伙是你们的猎物,那爷就不跟你们抢了,免得以后传出去说爷欺负你们,来来来…你们继续,爷就在旁边看着,你们也当爷不存在就好,该打的就打,该杀的就杀,爷顺便也好看个热闹。”

    这话说的……

    怎么听都怎么觉得这位妖王殿下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其实无相殿的人的心中却是齐齐在喊道:殿下你完全可以不君子,你想抢这龙蜥尽管放开手脚抢,我们不在意啊……

    可惜,他们心中的呼喊声并没有传到人家妖王殿下的心里,所以人家妖王殿下立刻带着身后的一群人麻利地往远处一站,然后一群几十人呼啦啦地站在那里看起了热闹来。

    若不是此时条件不允许,只怕那位爷或许还会让人搬张美人榻来让他躺一躺,然后再撑把伞遮阳,顺便再来盘瓜子沏壶好茶什么的。

    看着皇明月一行人的作态,不仅无相殿的人说不出来话来了,连赤血铁骨龙蜥都是觉得现在外面的人类已经变得这么奇怪了吗?它居然都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思想了!

    见无相殿跟赤血铁骨龙蜥都没有动,一旁看戏的妖王殿下忍不住催促道:“愣着干什么呀?打啊,早打早散场,爷还得带人进山抓小宠物呢。”

    哪知他催促的话音刚一落,之前跟疯了似的攻击无相殿众人的赤血铁骨龙蜥却是突然闷声闷气的开了口。

    赤血铁骨龙蜥道:“不打了,之前是本王弄错了,他们并不是偷我精血之人,所以不用再打了。”

    听了赤血铁骨龙蜥的话后,无相殿的众人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吐口血出来。

    妈的!你一句搞错了,不打了,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那我们之前被你伤了那么多人,这损失算谁的?!

    若不是此时他们的确人力和武力都不够,只怕无相殿的众人真的恨不得再次抄起武器跟这只赤血铁骨龙蜥玩命!

    虽然心中郁结恼怒,然而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的心中却同样非常清楚,这件事儿似乎也只能这么算了,否则再打下去,只怕就不是被重伤了这么多人了,而是会损失他们这里大半部分人的命。

    这种莫名其妙被人打了,还得打碎牙齿和血吞的经历可真不是件什么愉快的事情。

    三名执事长老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的,只能勉强笑笑,道:“既然是误会那便也没什么了,我等还有要事在身便不在此多久留了。”三人招呼上其他人背上重伤的伤员,然后抬手朝皇明月拱了拱手,道:“告辞!”

    无相殿的人带着一众伤员准备告辞,而那头赤血铁骨龙蜥也同样想要立刻离开此地,虽然它颇为忌惮无相殿的名头,可是比起无相殿的名头,它此时更为忌惮的却是那名红衣男子。

    妖兽的直觉向来敏锐,特别是它这种万年级别的妖兽,更是能察觉到谁对自己的威胁最大,在它看到那红衣男子的第一眼时,它的心里便莫名出现了一抹恐惧。

    而在这抹恐惧的情绪下,历来嗜杀的赤血铁骨龙蜥也不愿意再跟无相殿的那些小喽啰们纠缠。

    可是在赤血铁骨龙蜥和无相殿的众人正欲离开此地之时,那没看成好戏的妖王殿下却是不满意地撇了撇嘴,然后淡淡开口:“等等……”

    无相殿的众人和赤血铁骨龙蜥闻言后离开的动作齐齐一顿,回头看去只见妖王殿下却是慢悠悠地走了出来,然后看着他们勾唇一笑,道:“既然你们不准备动手开打的话,那么就由爷来动手吧。”

    无相殿的众人齐齐一愣,然后便看到妖王殿下笑眯眯地将目光看向了赤血铁骨龙蜥。

    后者被他看得立刻目光警惕起来,而无相殿的人确实一头雾水,心想难道这位妖王殿下见自己等人不跟那妖兽打了便又动了抓那妖兽回去当宠物的心思?

    一时之间,因为皇明月的这个动作,四周的空气瞬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然而皇明月在笑眯眯地盯着赤血铁骨龙蜥半响之后,却是头也不回地抬了抬手,轻飘飘地道:“秋秋,小夏夏,动手!”

    ‘唰唰唰唰——’

    一声令下,数十名黑衣蒙面人瞬间出手,然而他们攻击的对象却不是赤血铁骨龙蜥,而是一旁正欲离开的无相殿众人。

    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脸色猛地一变,看着皇明月怒声问道:“殿下你这是何意?”

    皇明月闻言笑吟吟地回头看去,然后冲着无相殿众人挑了挑,慢悠悠地道:“杀你们呀,这都看不出来吗?”话落,又似想到了什么般,又立刻‘哦’了一声,接着补充了一句:“之前你们那位齐越长老猜的不错,这段时间一直对你们无相殿下杀手的人正是爷。”

    “什么?!”

    无相殿的众人惊住了,看着皇明月的目光似见了鬼般,居然真的是他?!

    “你疯了吗?杀我无相殿的人便是在挑衅我无相殿,哪怕你是陛下亲封的一字并肩王,也同样逃不过我无相殿的报复!”

    “呵呵,无相殿…无相殿……”皇明月俊美如妖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嘲讽之色,目光淡漠地看着惊怒交加的无相殿众人,突然冷笑道:“你们可知道爷这一辈子最讨厌听到的就是无相殿这三个字?一群鸡鸣狗盗之辈,却总是一副老子是神老子高人一等的模样。念佛之人便应该有个念佛之人的样子,四大皆空什么的还是多学学,不要整日里妄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个天下是龙昊皇室的天下,一群假和尚也妄想取皇室而代之,你们配吗?”

    “皇明月你大胆!不要以为你是亲王便可以随意污蔑我无相殿。”无相殿的执事长老脸色铁青一片,看着四周虎视眈眈包围住他们的黑衣蒙面人,咬牙怒道:“我无相殿代表的是神权,在我佛的光辉普照下,我无相殿又岂是你说的那般窥觊皇权的人!”

    “哈!”皇明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立刻嘲讽笑出了事儿,目光冷厉而讽刺地看着无相殿的三名执事长老,嗤声道:“爷污蔑你们?你当爷跟你们一样的蠢,一样的没有脑子吗?”

    话落,皇明月脸上的神色突然冷了下来,阴沉沉地继续道:“无相殿代表神权?你们也配?我龙昊国唯一能够代表神权的乃神龙女神,即便神龙女神已经两千多年没有在我龙昊出现,可是却怎么也轮不到你们。”

    “你说爷污蔑你们?当年老皇帝是怎么死的?你以为爷没有去查吗?你无相殿这些年汲汲营营巩固势力,暗中打压皇室,这便是你口中所说的佛光普照?!笑话!”

    “爷今日敢对你们这些小杂碎动手,他日就敢将无相殿连根拔除!只要有爷在一日,你们无相殿想取代皇室,那就是做梦!”皇明月猛地一挥袖,俊美脸庞上满是杀气,沉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给爷动手!”

    “是,主子!”

    秋棠和夏言立刻沉声应道,然后齐齐对着无相殿的众人出了手。

    显然这次秋棠和夏言带着进山的人都是一些好手,对付起无相殿这些残兵伤兵简直就是轻轻松松。

    而他们这边的战斗一打响,皇明月便直接转身看向了一旁正欲偷偷溜走的赤血铁骨龙蜥。

    “爷叫你走了吗?”

    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赤血铁骨龙蜥闻言后身子顿时抖了抖。

    “你似乎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也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你觉得爷会蠢到放你走吗?”见赤血铁骨龙蜥警惕地看来,皇明月冲着它阴测测地一笑。

    “人类,你想干什么?”

    闻言,赤血铁骨龙蜥立刻心中一寒,盯着皇明月警惕道:“本王知道你的实力很强,可是你若想要杀本王灭口,拼着陨落本王也不会让你好过!”

    “呵……”皇明月不屑冷笑了一声,斜睨着赤血铁骨龙蜥,道:“区区一个七万多年修为的妖兽也敢威胁爷?你是不是太高看了自己,也太小瞧了爷?”

    不等赤血铁骨龙蜥说什么,皇明月目光嫌弃地瞥了它一眼,继续嗤笑道:“就算你拼死也要拉爷当垫背,那也得你能办得到才行,更何况爷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灭你的口呢,你就这么急着想要送死吗?”

    听到皇明月这么说,赤血铁骨龙蜥并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放松,反而更加警惕地盯着他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聪明!爷就喜欢跟聪明的家伙说话,省事儿。”皇明月似满意地勾唇一笑,然后盯着赤血铁骨龙蜥突然问道:“爷刚刚听说你的精血被偷了?是也不是?”

    赤血铁骨龙蜥闻言双瞳微微一眯,虽然它不清楚这个人类男子为什么会关心这件事儿,不过它在思忖了一瞬之后,却是点点头如实道:“的确是这样。”

    “怎么被偷的?又是何时被偷的?”皇明月脸上的神色变得若有所思了起来。

    赤血铁骨龙蜥的精血,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他记得在一本古籍中有记载…说是它的精血若是使用得当,可以淬炼人的体魄练就一身刀枪不入的铜皮铁骨。

    见皇明月追问,赤血铁骨龙蜥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变得有些尴尬不少,闷声闷气地道:“快半个多月了,都是本王在睡梦中时被谁给偷偷抽取的。”

    “都是?”皇明月眸光一闪,立刻抓住了赤血铁骨龙蜥话中的重点,问道:“你的意思是…那偷你精血的家伙不仅是偷了一次,还偷了多次且还偷成功了?”

    这下赤血铁骨龙蜥的目光变得更加尴尬了起来,被偷一次自己没抓住人便算了,居然又被人给偷了第二次,结果它还是没抓住人!

    这种事情被其他人知道了,还真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盯着自己看的那微妙的目光,赤血铁骨龙蜥眼角抽了抽,干巴巴地强调道:“不是多次,只有两次!”

    两次难道还少了吗?

    皇明月嫌弃地看了它一眼,哼道:“所以你这段时日便一直在山脉中寻找偷你的精血的人,是也不是?”

    “嗯!”赤血铁骨龙蜥点点头,它的确在满山脉中到处寻找,可惜找了近半个月,连个人影都没找到。

    “或许爷能帮你找到那偷精血之人……”皇明月双眸微微一眯,眸底闪过一抹幽光。

    “你为什么要帮本王找那个偷精血的人?”赤血铁骨龙蜥可不认为这个人类男子是个好心之人,他要帮自己找人,只怕也是有着什么其他的目的。

    闻言,皇明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得一脸荡漾,“因为你要找的人或许也是爷在找的人……”

    他也在找的人?

    赤血铁骨龙蜥闻言一愣,随即有些判究地盯着皇明月,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就因为这个?那万一你找到后发现那家伙并不是你想找的人怎么办?”

    “这个嘛……”皇明月莫名一笑,嘴上说着‘那就继续再找呗’的话,而心里却是在阴测测地道:若不是爷要找的那个小东西,爷立刻便捏死你这大家伙。

    赤血铁骨龙蜥不说话了,显然是在心中想着到底要不要按着这家伙的话去做,精血丢失的确让它颇为恼怒,若是不将那个偷自己精血的家伙抓住,只怕它这一千年内都会睡着觉的。可是若自己当真接受了这个人类男子的提议,万一这个人类还有其他什么心思,那可怎么办?

    见赤血铁骨龙蜥垂着头不语,一双眼珠子却在滴溜溜地打转,皇明月也不催促它,抄着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而就在他跟赤血铁骨龙蜥的沉默间,另一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空气中有着浓郁的血腥之气,秋棠和夏言一群人的身上也是带着挥之不去的煞气。

    地上倒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没有一个活口留下来,此次进入山脉中的无相殿的五个小分队被尽数给灭了队。

    “主子,幸不辱命,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秋棠和夏言带着一身煞气走来,然后朝着皇明月恭敬地报告道。

    皇明月瞥了一眼那边满地的尸体,然后笑眯眯地对着二人夸了句:“干得不错。”这才继续回头看向沉默思索已久的赤血铁骨龙蜥问道:“你想清楚没有?爷可没有那么多的宝贝时间跟你在这里浪费……”

    “你准备怎么找?”赤血铁骨龙蜥抬头盯住皇明月问道。

    “给爷一滴你的精血,爷可以用秘术找到那人。”皇明月闻言立刻笑得一脸荡漾的道。

    ……

    ……

    ‘嘭——’

    一声闷响自石林中响起,轩辕天心倒提追魂枪,气喘吁吁地看着倒飞出去砸断两根石柱的三眼猛虎,在瞧见那家伙挣扎了半天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后,方才转头看向不远处靠坐在一根石柱下的大圣,挑眉道:“大圣,这一局又是我赢了。”

    经过了这几日的不断苦修和实战,如今轩辕天心的实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甚至不用同时使用两种力量,只仅仅凭借着一种力量便可以打败三眼猛虎了。

    她的进步自然被大圣一一看在了眼里,瞧见轩辕天心朝着自己看来,大圣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不错,小徒儿的进步很快。看来自明日起,本大圣得去给你换个陪练对象了。”

    得到了大圣的表扬后,轩辕天心立刻咧嘴一笑,然后将手中的追魂枪往脚边一放,便朝着三眼猛虎走去。

    这几日她不断跟三眼猛虎进行实战对打,还是打出了一丝革命情谊来,大圣说明日要为自己换一个陪练对象,那便意味着这只三眼猛虎从今日之后便可以让它离开了。

    瞧得三眼猛虎身上的伤势,轩辕天心在它身边蹲了下来,然后一边抬手摸了摸它的头,一边带着歉意地道:“刚刚出手重了些,我先替你疗伤,等你伤好后就走吧。”

    三眼猛虎闻言翻了翻眼皮子,虽然鼻子里还在不爽的哼哼,但也却趴在原地,任由轩辕天心去抚摸它的头。

    不仅是轩辕天心对它有了一丝革命友谊,这三眼猛虎同样是对轩辕天心这个人类小姑娘有了一丝别的看法。

    妖兽几乎都是厌恶人类的,不过经过这几日的相处,三眼猛虎却是对这个人类小姑娘有了其他的不同的看法。

    也许人类真的很狡猾很无耻,可是这个小姑娘却跟那些无耻的人类是不同的,而且这个小姑娘的天赋简直可以用妖孽来称呼,短短几日的时间,她的进步三眼猛虎也全部看在了眼里。

    轩辕天心一边摸着它的头顺毛,另一只手去轻轻抚上了它身上的伤痕,低低道:“天道谶言——以言之力,治愈为我所用,复原!”

    淡淡的金光自轩辕天心的手心溢出,但凡是被那金光笼罩的伤痕皆是在慢慢开始恢复。

    待到轩辕天心将它身上的伤痕完全修复之后,三眼猛虎再次变得活蹦乱跳了起来。

    瞧得伤势已经大好的三眼猛虎,轩辕天心再次抬手摸了摸它的头,道:“好了,如今你的伤也好了,现在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去自己的地盘了。”

    三眼猛虎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晃了晃脑袋,突然伸舌舔了舔轩辕天心的手,最后在轩辕天心有些不舍的目光中,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石林。

    大圣瞧着轩辕天心那不舍的模样,顿时翻了个白眼嗤笑道:“既然不舍得就将那大猫给留下来呗,一副明明不舍又让它离开的样子,看得本大圣都起了一身的鸡婆疙瘩,你这表现是不是你们常说的那个‘矫情’啊?”

    “大圣你懂什么!”轩辕天心闻言脸上的不舍情绪顿时一收,然后没好气地回头瞪着他,道:“什么叫矫情?不舍难道就要留下它吗?它是妖兽,生来便属于这片山脉,若是因为我的不舍而留下它,让它离开这片生它养它的山林,那样才是真正害了它!”

    大圣闻言目光闪了闪,随即撇着嘴哼道:“本大圣不懂,就你这小丫头片子懂得多么!”

    此时的天色已近黄昏,金翅大鹏蹲在不远处的篝火旁,一边掌控着火势,一边翻烤着烤架上的三只烤野兔子,笑看着轩辕天心跟大圣,招呼道:“你俩不饿啊?兔子快烤好了,赶紧过来。”

    一听说兔子快烤好了,轩辕天心跟大圣齐齐蹿了过来。

    一人一猴目光紧紧盯住烤架上的烤兔子,几乎连口水都要落下来了。

    大圣使劲儿嗅了嗅空气中飘荡的肉香味儿,一边砸吧着嘴道:“好香好香!小鸡崽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光是闻着这股味儿就能知道这兔子肯定好吃。”

    轩辕天心同样使劲儿吸了吸鼻子,一脸等不及地问道:“金翅,还要等多久才能吃啊?我的肚子都已经饿憋了。”

    金翅大鹏瞥了这一人一猴一眼,嘀咕了一句‘吃货’后,道:“别急,若是饿狠了便找个棍子将火堆里的烤木薯刨出来,木薯应该已经好了可以吃了。”

    自轩辕天心开始接受大圣的训练后,金翅大鹏就已经担任起他们的厨师,每当轩辕天心在修行的时候,大圣在一旁看着,金翅大鹏便独自出去为他们寻找吃的。

    这石林可不比当初的洛天瀑布,有水有鱼根本不用愁吃食,如今这片石林除了密密麻麻的石柱子,就什么都没有。

    若不是金翅大鹏自动担当起寻找食物和厨师,只怕轩辕天心跟大圣二人在辛苦了一整天后还得苦哈哈地出去寻找吃的。

    大圣也不知道打哪里变出了一根棍子,三下五除二的就将火堆里的木薯给一一刨了出来。

    别看着木薯被烧得黑漆漆的,可是从中一掰开,一股甜香味立刻就传了出来。

    轩辕天心跟大圣不怕烫的掰开就啃,一边被烫的呜呜地叫,一边却吃的比谁都快。

    将嘴角周围都吃成了乌黑一片,轩辕天心却毫无察觉,一边吃得狼吞虎咽,一边还不忘抬头看向大圣问道:“对了大圣,你说明日要给我换一个陪练,那你怎么给我换个什么样的陪练啊?”

    “找呗。”大圣将嘴里的东西一口咽下,然后随意地道:“明日本大圣进山去转一圈先看看,若是能遇到一只千年级别的妖兽便将它抓回来。”

    “千…千年?”轩辕天心的目光顿时直了,因为太激动,一口木薯瞬间卡在了嗓子眼,她一边用力地拍在心口,使劲儿将东西给咽了下去,方才结巴着道:“大…大圣啊,这千年级别的妖兽可是相当于武宗境的强者啊,这…这跳跃的幅度是不是大了些啊?你就算是要找,也是应该给我找个七八百年的妖兽让我练手才是啊。”

    她如今才武士七重境,对于百年妖兽或许好行,毕竟百年妖兽相当于人类武师境的强者,她跟武师境也只是相差了一阶而已。

    这大圣明日若是给她找回一只千年级别的妖兽,那可是给她找回了一个武宗境的陪练对手啊。

    武士境跟武宗境,可是生生相差了两阶,这要她怎么打啊?

    “嘁!”大圣闻言立刻嗤了她一声,吊着眼角斜睨着她,道:“不过武宗境而已你就胆怯了?那当初你是怎么在武王境的那人手中活下来的?拿出你当日的那股狠劲儿,本大圣又没有说只许你用一种力量给它打。”

    话落,大圣将吃完的木薯皮往地上一扔,继续哼道:“本大圣会看着找的,最多便是抓回一只两千年年限的妖兽,两千年年限的妖兽相当于人类武宗二重境的强者,你若放手脚全力跟它打还输了,本大圣不介意以后都将你的修行程度再提高三倍!”

    三倍?!

    轩辕天心立刻将头给摇成了拨浪鼓,连忙道:“大圣你放心,不过就是两千年年限的妖兽嘛,我一定不会输的!”

    她绝对不要那什么将修炼程度再提高三倍的特殊待遇!

    绝对不要!

    打死都不要!

    ------题外话------

    我果然还是睡过头了…啊啊啊

    昨天晚上码字到今天一早,结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