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3:不厚道的男人!

正文 063:不厚道的男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月亮当空,大泽城中的夜市早已摆开,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还掺杂着各种叫卖的吆喝声,甚是热闹。

    城中最好的*窝解语楼内琴声阵阵,大堂内到处都是女子娇俏的嬉笑声。

    二楼一间包房内,皇明月懒洋洋地斜靠在美人榻上,目光似迷离地盯着房中那跳着热情奔放舞蹈的舞娘,半响后方才一口饮尽手里捏着的白玉杯中的美酒。

    “主子。”

    就在那舞娘正跳得妖娆奔放的时候,一道黑影却是突然出现在了房中,吓得房间内的舞娘跟侍女皆是齐齐惊呼一声。

    瞧着这些花容失色的女子们,那美人榻上的人似乎突然败了兴,俊美如妖的脸庞上突然神色一沉,然后有些恼怒地看了女子等人一眼,手中捏着的小巧白玉杯在下一刻立马‘咻’的一声朝着那妖艳的舞娘砸了过去。

    “滚出去!”

    舞娘被砸得双眼泛了红,神色有些委屈地看了看美人榻上的人,似乎有些想不明白这日日包她场的男人为何会突然朝她撒气,明明该被砸的应该是那突然冒出来的人才对啊。

    可是瞧着男人脸上的微怒之色,舞娘咬了咬唇,虽然觉得委屈可还是乖乖的领着人退了出去。

    在舞娘她们一群人都退出房间之后,只见那明明还微恼的人却是神色一改,再次跟没骨头似的懒洋洋地又靠回了美人榻上。

    细长妖娆的凤眸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高大属下,皇明月轻笑开口道:“秋秋,你下次若是再来的这么不是时候,那么就滚回帝都给爷伺候爷的爱宝去。”

    秋秋闻言身子一抖,满脸都是拒绝之色,抬头无辜地看着自家主子,小声儿地道:“属下这不是急着想要给主子您禀报消息么……”

    “哦?”皇明月闻言挑了挑眉,目光凉凉地扫了秋秋一眼,问道:“你又打听到了什么消息?说给爷听听。”

    说到这个消息,秋秋护卫脸上的无辜之色立马散了个干净,换上一个讨好又欣喜的神色看着自家主子道:“主子,大泽山脉中的野王谷在三日前烧了起来,那大火连续烧了三天三夜才熄灭。属下听那些前去打探的冒险者们所说,据说那野王谷中的合欢猿被人给斩尽杀绝,手法那是相当的残暴……”

    皇明月闻言眼皮子一搭,显然对于这个消息一点都不敢兴趣,冷笑道:“一窝子畜生死了便死了,这个消息也值得你来跟爷汇报?秋秋啊…这最近你是不是太闲了?需要爷给找点其他事儿做做吗?”

    秋秋护卫闻言再次换上了满脸拒绝之色,似乎生怕自己会被主子给找点其他什么事儿做般,赶紧道:“主子,这只是其一呀,属下这不是还没说完吗?”

    “有话就一次性跟爷放完!”皇明月凉凉地瞥他一眼。

    “有话是用说的,那屁才是用放的。”秋秋嘀咕了一声,不过他在瞧见自家主子那眼神开始变得有些阴测测的后,立马一个激灵继续道:“主子,野王谷中的合欢猿被杀这件事儿自然不值得属下跟您禀报,不过那对合欢猿出手的人,主子您肯定感兴趣。”

    “哦?说来爷听听。”皇明月将双眼一闭,显然对于秋秋口中那位他肯定感兴趣的人是一点都不感兴趣。

    秋秋却是跟一点都没瞧见自家主子那不感兴趣的模样似的,笑得有些献媚地道:“据消息说啊…那野王谷中满是打斗留下的痕迹,而那些痕迹却十分的古怪,有着不少地方都还残留着雷电之力。”

    “嗯?”皇明月闻言突然又睁开的双眼,微微侧头看向秋秋。后者嘿嘿一笑之后,继续道:“那野王谷本就潮湿,寻常的火可是烧不起来的,更何况还烧了整整三天三夜?属下猜测三日多前对那群合欢猿下手的人正是主子您找了许多天的那位姑娘。”

    皇明月那双细长妖娆的凤眸立刻亮了几分。

    秋秋护卫一瞧见自家主子那微亮的眼神,便知道这是主子感兴趣了,立刻往前凑了凑,继续道:“主子您想想,除了那位姑娘外,还有谁能在用出雷电攻击外,又用出烈火烧山的?当日那姑娘突然消失,咱们的人在附近一带可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人,如今定然是那姑娘又出现了。”

    “你说得倒是有些在理。”皇明月将身子坐直了些,指尖轻轻扣着美人榻的扶臂,半响才幽幽一笑,方才自言自语地道:“爷看中的小东西可不能就那样跑了,不过她既然出来了,为何还呆在那山中不出来呢?”

    “主子,据说几日前,大泽学院的副院长武曌跟那家人一直在山中寻找什么人,不过在找了几日后他们便又回来了。那姑娘跟那家人好像有些关系,想来当时他们便已经见过面了,否则武曌几人也不会安心回城。”秋秋仔细分析道。

    皇明月闻言双眸眯了眯,突然问道:“城中无相殿可有什么动静?”

    “他们?”秋秋撇了撇嘴,道:“那宋承几人突然死在了山脉中让得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大为恼怒,前几日还不断派人进入大泽山脉中呢,估摸是想查探宋承等人的死因。不过在查了几日之后似乎并没有查到什么,他们便撤了人,可是今日野王谷出了这样的事儿,无相殿的人肯定会再次派人进去,这万一要跟那位姑娘撞见了,难保无相殿的人不会察觉出什么……”

    “那女人留在山中定然有什么事情……”皇明月的眸光闪了闪,突然沉吟道:“秋秋,这段时间派人盯紧无相殿那些家伙的动向,一旦发现他们再派人进山……”话音一顿,随即脸上露出一抹阴测测的笑意,淡淡道:“找个机会将人做了,他们去多少人,就杀多少人。”

    “啊?”秋秋茫然地眨了眨眼,有些犹豫地问道:“那这样岂不是更会让无相殿的人在意山中的情况?”

    “他们的确会在意,可若是将他们给杀怕了,那些家伙便不敢再轻举妄动。”皇明月冷冷一笑,嗤声道:“一次被杀或许可以说意外,两次被杀也可以说巧合,但是三次四次被杀,那便是有人故意针对无相殿。以这城中无相殿的那位分殿主的性子,他肯定会不敢再派人进山,只能上报无相殿的总部……”

    “这事情一旦闹大了,那岂不是会连累那位姑娘啊?”秋秋有些为难地道,再怎么说那位姑娘可是绝好的王妃人选啊,若真要在大泽山脉中出了什么事儿,那岂不是可惜了。

    “爷要的就是连累她,否则她如何会出那个鬼林子。”皇明月笑得有些恶劣的哼了哼,懒洋洋地道:“大泽山脉那么大,她若是不想出来,只怕派再多的人进去找都找不到,还不如将事情闹大,一旦山中不再平静,她总会出来的。”

    秋秋闻言嘴角一抽,主子这是故意闹大事情,想要无相殿的力量将人家姑娘给逼出来呢。

    可是这办法,是不是有些不大厚道啊?!

    ------题外话------

    明月大爷太坏了!

    一肚子的坏水儿,你的小媳妇儿离你越来越远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