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299章 天赋剑门

正文 第299章 天赋剑门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所谓兴隋九老,乃开创隋基业,辅佐隋文帝杨坚,一统华夷的九位功臣。

    正因得到他们的辅助,隋文帝才得以重新统一华夏大地,结束自后汉三国时代以来,中土华夏长达三百多年的大分裂,结束了战火纷飞的动荡时代。

    国家得以重获统一,人民才能安居乐于,隋文帝建立的不朽功绩,离不开兴隋九老的呕心沥血,百姓在感念隋文帝的同时,也对兴隋九老崇敬有加,九老不仅得极人臣之位,更在士族和庶民间传为佳话。

    隋文帝驾崩,隋炀帝继位。隋炀帝好大喜功,大兴土木,连年用兵,搅得天下民不聊生,百姓生活苦不堪言。

    在兴隋九老看来,国家刚刚实现统一,连续不断的战争,让百姓不堪重负,应当与民休息,效仿文景之治。

    遗憾的是在隋炀帝眼里,只看到秦皇汉武的功业,根本不考虑隋朝的实际情况。他不仅全不理睬九老的苦谏,反而认为九老位高权重,养尊处优难免生出不臣之心。

    九老是大隋朝的国柱,隋炀帝背离了九老,也就不可逆转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堪重负的百姓,终于爆发了大规模农民起义,出生关陇集团的唐国公李渊,最终推翻了隋炀帝的统治,建立的如今的李唐王朝。

    为了体现自身的正统,也为了安抚前朝遗老,更为了表彰支持李氏的关陇集团,唐朝虽然给予隋炀帝,言过其实的极度负面评价,却给予九老高度肯定的评价。

    当时,兴隋九老大多死于隋炀帝之手,未被隋炀帝加害的也已寿终正寝,李渊让九老后人入朝为官,他们的爵禄由子孙世代沿袭,这样一来不仅笼络了隋朝遗老的人心,同时也笼络了关陇集团的人心。

    直到武则天时代,为了扫除自己的障碍,削弱关陇集团的势力,九老的后人纷纷受到武则天迫害,李隆基继承皇位后,才又陆续恢复了他们爵禄,也正是感念李隆基的恩德,在安史之乱爆发后,李隆基逃往西川,九老后人自发协助禁军,镇守剑门关抵御乱军来犯。

    剑门关是西川的屏障,只有守住剑门关才能确保蜀地的周全,皇帝李隆基才不会有危险,得知九老后人忠孝节义,不似安禄山阳奉阴违,李隆基加封九老后人为剑门九老,所享爵禄各晋一级,以表彰他们的仁义忠勇。

    安史之乱平定时,李隆基虽没能看到这一天,但他的后世子孙,为褒奖九老忠君爱国之情,在剑门关附近建立起一座道观,名曰日夜香火不断,供后人祭祀安史之乱时涌现出剑门九老。

    此后,据说他们的后人,曾协助历任皇帝削藩,削藩失败后又受宦官迫害,劫后余生的九老后人来到,他们一心修道不问红尘,甚至一度享誉修仙界,然而此后又突然没落下来,天赋剑门的名号,也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

    慕容杰万没想到,居然误打误撞来到这里,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座荒废已久的宅子,很可能就是昔日的。

    看着眼前的荒芜,现象昔日的辉煌,慕容杰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刘禹锡的诗句。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宦海的沉浮,世事的变迁,一切都不过只是突然。想想昔日的兴隋九老,忠孝王伍建章,被隋炀帝敲牙拔舌,死时该是何其的惨烈。

    开国大帅高颖和上柱国贺若弼,忠心直谏却被隋炀帝杀了头。越王杨素自知隋炀帝难以纳谏,于是沉迷酒色韬光养晦,希望能以此苟全性命,原本也算是寿终正寝,然而隋炀帝实难容人,最终又逼反了杨素的儿子,昔日的兴隋九老,到头来几人善终。

    石洞里的宅子,英废弃了很旧,就算九老后人,曾在这地方居住,现在也早已人去楼空。

    怎么看这地方,都不可能有人居住,慕容杰不免有些怀疑,窃盗贼是否真住在里面,难道他是九老的后人不成。可又转念一下想,这地方是在无法拘束,就算窃盗贼真躲在这里,他也不可能住在这里,或许不过是想用九老威名,来让他知难而退罢了。

    窃盗贼拿走的可是红莲刃,莫说他不是九老的后人,就算是九老拿了他的红莲刃,他也要从九老手中抢回来。

    慕容杰不知对手修为深浅,明对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慕容杰蹑足潜踪不得不谨慎。

    他全身上下找了一遍,想找到能够用作武器的东西,以便真打起来不至于赤手空拳。慕容杰找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找不到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拿来作武器,慕容杰身上唯一值得一提的,也就只有他怀中的九尾银狐和穷奇墨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耽误下去,慕容杰唯恐,让窃盗贼溜走。

    慕容杰壮着胆子,走进废墟一样的宅子,慕容杰绷紧了每一根神经,谨小慎微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院子很大也很空旷,不同的屋舍相隔皆有数丈,地上满是七零八落的法器,以及各式各样的祭祀用品。

    慕容杰一步一顿,小心谨慎的朝前走去,他不知道窃刀贼在什么地方,这同时也意味着那窃刀贼,可能出现在院子的任何地方。

    慕容杰走进他正前方的屋子,似乎只有通过这间大屋子,才能够去到这座院子的后院。

    屋子里显得十分林乱,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法器,这些法器既有玄门的也有沙门的,让人看了很是费解,难以从中辨识出,这座宅子是玄门的道观还是沙门的宝刹。

    斑斑锈迹掩盖不住制作这些法器的精湛技艺,四周的墙壁上能隐约看出精美壁画残迹。

    慕容杰在屋子里转了三圈,墙壁上稀奇古怪的壁画,似乎是某种他从未见过的野兽,然而墙上的壁画实在太模糊,慕容杰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怪兽,但慕容杰非常肯定那是某种神兽,而且神兽的数量似乎十分庞大。

    突然,慕容杰楞了一下,其中一面墙上的壁画,让慕容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也曾见过同样或者类似的壁画,只是一时间慕容杰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

    慕容杰百思不得其解,他忙的看向屋后的后院,就在这一瞬间慕容杰似乎全都明白了。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