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297章 蜀道难行

正文 第297章 蜀道难行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陪在上官裕身边,慕容杰和林仙儿,谁都不敢太过散漫,举手投足无不是战战兢兢,每天早起早睡,上官裕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谁都不敢去招惹,这位高高在上的堂主。

    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上官裕是高手中的高手,一路上雷厉风行,比千里马跑得还快,把慕容接杰和林仙儿累得够呛,这可好连游山玩水的时间也给省了。

    都说蜀道难,难于山青天。慕容杰和林仙儿,此番身临其境,真是体会颇深,崎岖难行不说没,更没什么好天气,除了吃苦就是受罪,在他们看来,此行哪里是去救人,根本就是被充军发配。

    没几天的功夫,他们进入了茂密的丛林,辽阔的视野受到限制,使人感到有些压抑,即便是艳阳高照之时,目所能见也不出十丈,赶巧偏遇上阴雨连连,每天一到正午就大雨倾盆,他们的行程因此不得不减缓下来。

    慕容杰和林仙儿都没到过蜀地,更本不知道峨眉上又或青城山,该从哪里走才能到达,只好不明所以的跟着上官裕,他往哪走他们就往哪走,以其没用的思想先后,不如省点心欣赏湖光山色。

    郁郁葱葱的树林,挂满了初秋的痕迹,这就是旅途中的乐趣,美丽的景色能左右人的心情。崎岖、黑暗、泥泞让人感到邪恶,阳光、微风、流水又让人觉得洁净。

    树木高耸入云,林间鸟语花香,清澈的河流轻快流淌,太阳照射在河畔的岩石上,反射出刺眼的白光。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飘过一根长满青苔的枯木。一只花栗鼠在枯木上找来找去,不知道它是在寻找食物,还是在想法子从枯木上脱身。

    林仙儿剑锋出鞘,掀起惊天巨浪,花栗鼠被冻结成冰,河里的鱼也被卷到岸边。

    趁着上官裕打坐调息,慕容杰和林仙儿,怎能错过唾手可得的美餐。他们已经馋了好几天,现在终于能大快朵颐了。他们两人都是无肉不欢的主,三天不吃肉只怕会憋出病来。

    林仙儿掀起的惊涛骇浪,把慕容杰彻底变成了落汤鸡,他可没有功夫在意这种小事,也不管河水到底有多深,利索的飞身逃入河中,把花栗鼠和鱼全都拾了回来。

    为了不耽误事,能够尽快享用美餐,慕容杰迫不及待的,把花栗鼠和鱼,全都给开膛破肚,又用河水清洗干净。这时候林仙儿也找来许多枯树枝,准备燃起火堆把花栗鼠和鱼给烤了。

    他们要想在深山老林中生火做饭,都不用去找什么火折子,红莲刃便是现成的火折子。

    慕容杰忙着生火,林仙儿把花栗鼠和鱼,依次串在玄冰剑上,玄冰剑不怕火,在火堆里怎么烧都可以,借助玄冰剑的威势,花栗鼠和鱼也不会被烤糊。

    两柄旷世神兵,就这样沦为他们的炊具,他们不仅不认为是在暴殄天物,反而觉得这才是他们的兵刃,最为正确的使用方法。

    在红脸刃和玄冰剑的见相辉映下,烤出来的花栗鼠和鱼肉,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虽然么有任何的调味料,天然的肉香却也让我无法抵御。

    两人吃饱喝足,躺在河边打盹,九尾银狐和小长耳猴,此时也都跑了出来,捡食他们身边的残羹剩饭。

    一路风尘仆仆,慕容杰感到十分疲惫,可是心里头有事,他怎么也睡不着。

    慕容杰凝望着河水发呆,身边的林仙儿似乎已经睡熟了。突然他感到一阵焦急的莫名呼唤,似乎有什么东西,瞬间侵入他的意识中,又瞬间消失了。

    那种感觉真真切切,不像是凭空产生的幻觉。慕容杰心里有些发虚,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林仙儿,林仙儿似乎依旧睡的很熟。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好是坏,但这样的感觉让他口渴难耐。在附近似乎有什么,某种危险、某种灵魂、某种未知,他说不上,可就是感到,附近有什么。他感到非常不安,生怕这种担忧,会成为现实。

    但是,能有什么呢?这里的一切都很恬静,宁静的山,宁静的水,宁静的丛林,宁静的岩石,只有鸟语花香和呦呦鹿鸣,如果真有什么不速之客,那应该就是他们这两个,杀生害命的饿死鬼,他们来到这里不过一个时辰,难道是花栗鼠和鱼的鬼魂回来报仇了?

    慕容杰想了很久,什么也没有想出来。他深吸一口气,使心情平静下来。

    慕容杰咽了咽口水,他想刚才的莫名担忧,或许来自于上官裕,又或是身边的林仙儿,毕竟上官裕是他的杀父仇人,而看似亲密无间的林仙儿,慕容杰同样对他一无所知。

    慕容杰不想再去想那些使人感到恐怖的事情,现在他没有任何办法改变眼前的现状,但他至少是个乐天派,喜欢令人愉快的事情,要是每天伤春悲秋,念念不忘家破人亡,恐怕早就被逼出病来了。

    慕容杰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可他瞬间有觉得如芒在背,在他的身后仿佛出现了一个,忽隐忽现眼睛里燃着火光的黑影。

    慕容杰立刻站起身来,他不敢回头去看身后有什么,又情不自禁的想要转过头去。

    慕容杰屏住呼吸,还是决定回头看一看。慕容杰怯懦的转过头去,可他身后什么都没看到。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黑暗遮蔽了慕容杰的视线,但他能够肯定自己身后什么也没有。

    可是刚才,他明明感受到了,难道那只是他的幻觉而已,是因为连日来长途跋涉,始终没能够好好休息一下,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吃不消,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奇怪的幻觉。

    或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当这些年在四照堂的生活,不仅让慕容杰学到不少功法,同时也学到不少生活的经验。

    慕容杰曾在四照堂的厨房做过伙夫,知道花栗鼠和鱼留下的血腥味,很可能会向山林中猛兽发出危险信号。那些血腥的猎食者很可能闻腥而至,对于血腥味的洞察力许多野兽都非常明锐。

    慕容杰不敢当误,立刻用河水洗去留下的血迹,又把花栗鼠和鱼的内脏投入河中,重新点燃了刚才用来烧烤的篝火,以便驱散随时可能闻腥而至猛兽。

    林仙儿睡的很熟,上管裕也已入定,看样子他们明天才会醒来,慕容杰忙活了这一切,疲惫的靠在一刻梧桐树下。

    有时候,他真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悲伤,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因为他刚出生,母亲就因难产而死,只有父亲与他相依为命,虽然父亲对她一向都很严苛,

    但这也是处于父亲对自己的爱。

    可是现在他杀父仇人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没有勇气向他下手替父报仇。慕容杰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血债血偿,总有一天他要重整慕容世家,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当然,他知道这并不容易,却也不知道这究竟有多难。他不知道能否真的实现梦想,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让自己变强,让自己的修为超越四大堂主,只有如此他才能为父报仇,否则自己最终的归宿,只能是自取灭亡。

    (本章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