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救人心切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救人心切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温良玉并未点破,只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林仙儿不免有些纳闷,这可不是女孩子的一贯作风。若是心中真有爱恋的对象,瞧他与别的女人勾肩搭背,换了谁都难掩心中不悦。

    温良玉对慕容杰,究竟怀有怎样的感情,林仙儿越看越觉得奇怪,别看她先前说的亲切,可回过头仔细想来,再看看他们的言谈举止,似乎也并非何等的如胶似漆,难不成温良玉实在诓骗自己。

    就算明知温良玉说的全是假话,林仙儿也没有向慕容杰问个明白。不管怎么说,在林仙儿眼里,温良玉就是她的头号敌人,绝不能让她有恃无恐为所欲为。

    夜长梦多,若继续留在潇湘剑府,难免又会生出什么变故,只有先行离开,暂找落脚之处,再思救人之策。

    林仙儿跟随魔教而来,也只有他知道玥萱的所在。林仙儿是从水上来的,在路上自然找不到该往何处。

    潇湘剑府半在水中半在岸上,停放在船坞里的大小船舸,绝不比府中的骏马少。何况现在的潇湘剑府,似乎已找不到任何活物,但没有生命的船舸,一条也没少的漂在睡上面,拿来做代步工具,的确是上好选择,慕容杰也无需煞费苦心,背着温良玉到处乱跑。

    他们谁都没有驾驭船只的经验,哪怕是最小的船也十分困难,这可不比跃马驰骋来得容易,忙了个手脚并用,慕容杰和林仙儿,终于算是领悟到一些基本要领,虽然小船不是严重偏离方向,就是不停在原地打转,但好歹他们能够小船,如蜗牛般的缓缓前进,谁又能说这样两个什么事情,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的搭档,又不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只把坐在床上看热闹的温良玉,给乐的捧腹大笑合不拢嘴。

    三人在洞庭湖漂泊了一天一夜,才终于看到了花红柳绿的湖岸,他们离开潇湘剑府是拂晓时分,当他们上岸时同样是拂晓时分,并不算长的水了,耗费了他们大量时间,幸运的是这地方林仙儿来过,他们没有迷失方向,这能让他们尽快去救玥萱。

    在林仙儿的指引下,他们迅速找到一家客栈,林仙儿看上去很是没心没肺,不过方向感却是极强,只要是她到过的地方,下一次就绝不会走错,或许诸葛武侯的八阵图,也未必能够困得住林仙儿。

    慕容杰和林仙儿安顿好了温良玉,打算出发去救玥萱,温良玉却要她们夜里在行动,光天化日很容易被人发现,借着月色行动才便于掩人耳目,否则若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慕容杰和林仙儿纵有神兵在手,也未必能是那些魔教恶徒的敌手。

    温良玉的顾虑确有道理,慕容杰和林仙儿不敢不听,不过林仙儿也是满肚坏子,他想要以其人之道还其身之人,决定先去买上十斤八斤泻药,然后偷偷放入关押玥萱的院子里的井水中,那些魔教恶徒喝了掺有泻药的井水,必定会腹泻不止,他们救玥萱,也就更加容易。

    话虽如此,在慕容杰看来,此事颇为不妥,若是玥萱也喝了井里的水,当他们赶去救玥萱,玥萱却拉起肚子没个完,那时候又当如何是好。

    况且魔教恶徒大多修为不俗,如果让他们觉擦到有人在井中下了药,势必会加强戒备不敢掉以轻心,那时候他们要救玥萱只会变得更麻烦,岂不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慕容杰执意不从,林仙儿也没有办法,于是各自回房休息,等到夕阳西下两人立刻开始行动。

    说来也是奇怪,夜行救人,该当轻装简从,可林仙儿偏偏,背了一个不小的包袱,一问才知那是她去药店买的泻药,没想到她始终没有忘记这茬。

    数量还真是不少,并说是药倒几个人,这样的斤两,药倒几十头牛,那是绰绰有余。

    林仙儿认为,救人时下药,定不会误伤玥萱,慕容杰也拿她没办法,只好同意让她带着泻药去救人。

    两人很快来到关押玥萱的院子,此时已是深夜,院子早已熄了灯,能够听到响亮的呼噜声。

    这院子不能算大,但也绝对不小,一共有十五间房,绝不是贫苦人家,能够住得起院子,至少也是大户人家的宅院。

    林仙儿轻车熟路来到花房,这是最初关押玥萱的地方,当他们点破窗棂纸,朝屋里偷偷窥探时,却发现玥萱并不在屋内,睡在屋里的似乎是一个中年妇人,由于屋里太过昏暗,他们瞧得并不是很清楚。

    这样一来可就麻烦了,他们并不知道玥萱在哪,院子里有十五间房,若是一件一件的找,难免不会惊动魔教恶徒,那样一来岂不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慕容杰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玥萱被关在这里,魔教恶徒定不会让她自由出入,院子里若有上锁的屋子,那边十有**是玥萱所在的屋子。

    林仙儿这才明白过味来,的确是这个道理,他们没有可能,放任玥萱到处乱跑,否则玥萱早就逃之夭夭了,又岂会留在这里任人鱼肉。

    很快他们便找到了上锁的房间,房间不仅只是门加了一把大锁,就连四扇窗户也都全加了锁,很显然这是为了防止玥萱跑掉,这院子是普通民宅,不是官府的衙门,自然找不到囚牢或监狱,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毫无疑问玥萱必然在屋内。

    林仙儿这就要破门而出,却再一次被慕容杰及时制止,要是这种时候破门而入,那不惊动魔教弟子才怪。

    他们唯有另想他发,不声不响的把锁撬开,这样在不会惊动魔教弟子,也能够顺顺利利的把玥萱救出来。

    这一点慕容杰事项并非没有想到,他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开锁工具,说说他没有梁上君子的开锁经验,但古制的铜锁想要撬开也并不太困难。

    慕容杰撬锁时,发出的轻微动静,惊动了屋子里的人,正如他们所料,屋里人的确是玥萱。

    她虽然静静躺在床上,却丝毫没有任何睡意,沦为魔教阶下之囚,她又岂能睡得着,何况这种时候,她还有比生死,更让她烦恼的心事。

    “谁!是谁在外面?”玥萱立刻从床上做起来低声问道。

    “月萱姐姐,是我们,你小声一点,莫要惊动了魔教恶徒,我们这就救你出来。”无外人低声说道。

    玥萱听到这声音,顿时被惊的目瞪口呆。

    他的声音怎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难道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