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奇门秘术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奇门秘术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毫无疑问,柳如烟才是潇湘剑府最初的继任者,然而结果却是柳五爷成了剑府的主人,其中的是是非非石敬瑭甚是好奇,忍不住想要乘此机会询问一番。

    然而,事情孰轻孰重,石敬瑭不是不明白,现在可不是刨根问底,满足自己好奇心的时候,尽快开启剑府中的密室,找到师父和其他师兄弟,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柳如烟笑盈盈的取出酒葫芦,自顾自的喝了那么几口,转身就朝黑暗中走去,再没搭理灵堂前的三个孩子。

    石敬瑭和柳姑娘,哪能让柳如烟就这么走了,既然他老人家说柳五爷还没死,无论如何也要尽快找到柳五爷。

    慕容杰当然也想去,刚抬腿又想起温良玉,此时还独自一人留在灵堂,潇湘剑府甚是诡异,慕容杰如何敢留温良玉一人,立刻转身冲进灵堂,背起温良玉,急忙追了出来。

    现在他没时间对温良玉,说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必须紧跟他们三人的步伐,才不会在漆黑的潇湘剑府迷路。

    柳如烟在前,轻车熟路,左转右绕,不知走了多久,眼前怪石林立,周围除了流水就是树木,仿佛在座巨大园林之内。

    石敬瑭和刘姑娘,都不禁感到诧异,他们不记得潇湘剑府,还有这样一处所在,至少不会有这么多怪石。

    他们自幼在潇湘剑府长大,自诩潇湘剑府的每个角落,他们都曾不止一次到过,但他们也十分的肯定,眼前的此情此景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来没有来到过这里,难道这里真是潇湘剑府,还是他们早已经离开了剑府。

    “难道说,这就是密室所在?”石敬瑭情不自禁的问道。

    “就快到了,快到了。”柳如烟笑道。

    突然,距离他们不远处,出现了两堵屋墙,却并没有屋子,屋墙上各有一扇垂花门,看似是俩个不大不小的宅子入口,然而实际上不过只是两堵院墙,这两堵院子立在此处,着实让人匪夷所思,猜不透为何会有人,在此立起两堵墙,却又仅仅只是两堵墙,难道是屋子改了一半被迫停工,还是原本就只想立这两堵墙,倒不如立上两个牌坊来得更好。

    “到了,到了,这就是密室入口。”柳如烟一指眼前的两堵墙说道。

    “什么,这就是入口?”众人齐声惊呼道。

    这分明只是两堵墙,怎么可能是密室的入口,由于没有屋顶,也没有四围的缘故,两堵墙的墙里墙外一目了然,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密室,难道柳如烟糊弄他们不成。

    柳如烟好歹是剑宗五祖,天下御剑武修的活祖宗,没可能会骗他们几个孩子,但想要他们相信眼前所见,就是潇湘剑府密室入口,那也无异于指鹿为马,让人实难信以为真。

    “丫头,老朽瞧你伤的不轻,不知你是否愿意留在这里,要是没人留在密室之外,随时准备为我们重新开启密室,那我们要是进入密室可就再也别想出来了。”

    “那可不行!温师姐伤的这么重,我们怎能把她一个人,就这样留在这里,要是遇上危险,又该如何是好?”慕容杰厉声反对道。

    “危险在密室之内,不在密室之外。把她留下,才最安全,一旦我们进入密室,只怕谁都难以顾她周全。”柳如烟说道。

    “这地方黑灯瞎火,谁又能保证这里安全?”慕容杰反问道。

    “杰,前辈说的没错,还是让我留在这里吧。如果我跟你们进去,只会成为你们的累赘,我想我能够照顾好自己。”

    “不行,我怎能把你留在此地,要是魔教恶徒来了,那该如何是好,岂不是我害了你的性命。”

    “不妨,不妨,难道柳老前辈,还会害我们吗?他若想要我们的命,不过只是探囊取物。柳老前辈说这里安全,这里就必定十分安全,我相信柳老前辈,不会害我们的,你也应该相信柳老前辈才是。”温良玉说道。

    “哈哈哈,没想到这位姑娘,如此的信任老朽,好老朽同你保证,留在这里绝不会有危险,潇湘剑府里的危险,全都在这密室之内。”柳如烟保证道。

    温良玉早已下定决心,慕容杰不能替她作主,并非她对柳如烟多信任,柳如烟对她来说,既高不可攀又十分陌生。温良玉如此坚持,只是不想连累慕容杰,她知道如果密室里,真有魔教恶徒的话,那么势必少不了一场恶战,如果慕容杰一边忙于战斗,一边还要分神照顾自己,只怕慕容杰凶多吉少。

    慕容杰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若是没有他自己早已遭了沈成蛟的毒手。无论这地方是否会有危险,她都决定要独自留在这里,就算是不幸死在这里,她也不愿成为累赘,处处给慕容杰找麻烦,她能为慕容杰做的,或许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继续争执下去毫无意,他们耽误的时间够多了,不能在这样永无休止的耗下去,他们必须尽快到密室里去,只有如此才能知道究竟发了什么。

    慕容杰半信半疑,又拗不过温良玉,只能勉强表示同意,心理却七上八下没个准。

    柳如烟身法奇快,众人没等看明白怎么回事,两堵墙之间莫名奇妙多出一扇拱门,这拱门就算不能说大也绝对不能算小,足有三个慕容杰垒在一起那么高。

    拱门内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就算看不到慕容也知道,这必是个生不可测的洞穴。

    为什么又要钻地洞,自己总是闲着没事就要钻地洞,这些年还真过的同老鼠一样,总是在地洞里窜来窜去。

    窜来窜去也就罢了,可每一次准没好事,在地洞未知的黑暗深处,总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和麻烦在等着他。

    同温良玉依依不舍的道别,慕容杰并非不舍与她分离,只是难以放心温良玉留在这里。

    众人抹黑缓步走入洞穴,慕容杰三步一回头,直到再也看不到洞口的温良玉。

    再见不到洞口的温良玉,慕容杰这才把心思放到洞穴中来,虽说这东西黑的深沉同他以往钻过的洞穴并无不同,可是这洞穴却是越走越宽阔,感觉比整座潇湘剑府还要宽敞。

    如此辽阔无边的洞穴,让慕容杰感到匪夷所思,他觉得自己似乎并未在洞中,仿佛置身于辽阔的草原之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