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277章 难以置信

正文 第277章 难以置信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

    无论是慕容杰还是石敬瑭,谁都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幕。

    潇湘剑府的剑法,难道真那么厉害,纵然是柳姑娘这样一个,年岁不大修为不高的黄毛丫头,也能够发挥出无穷威力,瞬息间击败铁塔般的魁梧巨人。

    慕容杰瞠目结舌的盯着柳姑娘,天下竟有如此厉害的剑法,他这些年的勤学苦练,完全可以说是在浪费时间。

    柳姑娘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剑法,别说是三年五载,就算练上一辈子,自己也别想赶上人家。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话一点不假。别说是自己无法相比,恐怕四照堂堂主,上关裕来了也不过如此,慕容杰甚至认为,自己如果想报父仇,或许应该尽快改换门庭,拜入潇湘剑府门下,说不定学上十年八载,便能够击败四大神堂的堂主。

    惊讶的何止慕容杰与石敬瑭,柳姑娘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知道自己的剑法何时变得如此厉害,还是眼前这庞然巨物,不过是虚有其表,银样蜡枪头罢了。

    柳姑娘不知该喜还是该忧,茫然看着躺在地上的庞然巨物,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然而出现在庞然巨物身后的黑影,再次让刘姑娘惊的目瞪口呆。

    慕容杰和石敬瑭,也看到了黑影,他们各举兵刃,随时准备战斗,寂静的黑夜中,传来嘲笑似的尖锐笑容。

    “哈哈哈,几位少侠,多年不见,可还记得老夫。”

    黑夜中的佝偻身影,竟是个其貌不扬的皓首老叟,衣衫褴褛的可怜相,看上去似乎是讨饭的老乞丐。

    “老乞丐!怎么是你?”柳姑娘惊呼道

    “哈哈哈。金珠,好久不见,你的剑法,长进不少。”那老叟笑容猥琐的说道。

    他那点其貌不扬的丑陋模样,笑起来的时候想不猥琐都难。

    慕容杰和石敬瑭看了半天,忽想起来他们都曾见过眼前这老叟,吓得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

    这那里是什么老乞丐,分明是剑宗五祖之一,潇湘夜雨柳如烟来了。

    慕容杰和石敬瑭倒地便拜,这位可是天下武修的活祖宗,试问整个修仙界有几人,能同这位潇湘夜雨平起平坐。

    对慕容杰来说,这位潇湘夜雨,可是有救命之恩,昔日在楼兰城外,若不是他老人家及时出手,只怕自己和师父青云道长,都要惨死在那些恶人手中。

    “好啦,好啦。小小年纪,哪里学来这么多繁文缛节,老夫可从来看不惯这一套。起来吧,起来吧,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看来老夫这是来迟了。”

    这一下慕容杰算是明白了,如此高大的庞然巨物,为何眨眼之间就被击败,全身上下一点血迹没有,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送了命。

    柳姑娘是不会有这种本事,剑宗五祖之一的潇湘夜雨,若没有如此出神入化的修为,又如何能被天下武修尊崇为活祖宗。

    “前辈,家师尸骨未寒,魔教就来捣乱。如今剑府之内,所有人都不知去向,只有我们三人,还有匪夷所思的怪事。”石敬瑭连连磕头说道。

    “你们潇湘剑府的鸟事,老夫本无心去管,只是此时,兹事体大,若不趁早收场,只怕整个天下,都难逃这场浩劫,所以也只好昧着良心赶来。你们发现些什么,说与老夫听听,或许我可以给你们出点主意。”

    “唐门!痋蛊!全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潇湘剑府。”

    “噢!你在何处见到?”

    “灵堂里,就有三个唐门弟子,他们被定魂沙石化,先前我们在牛舍里,好看到巨大的痋蛊,正在吞食一头成年的黄牛。”

    “这么说来,事情比老夫预想的还要严重。”

    “前辈,我们正准备打开师父的棺椁,好确认定魂沙是否还在棺椁内,还望前辈能住我们一臂之力。”石敬瑭拜谢道。

    “那就不必啦,何须如此麻烦。老夫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所说的定魂沙,一定不在棺椁之中。”柳如烟摇头说道。

    “什么?”慕容杰和石敬瑭无不感到愕然。

    “你看,我就是说!还是老乞丐说的在理,爷爷的棺椁岂容你们随便打开。”柳姑娘抢着说道。

    “前辈如何知道,定魂沙不在棺椁内,难道前辈知道定魂沙在哪?”石敬瑭不解的问道。

    他知道柳如烟这样身份的人,没必要欺骗他们三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他说的肯定是实话,他说定魂沙不在,定魂沙就肯定不在,然而他又是如何知道的,除非他已经知道定魂沙的下落。

    “不仅定魂沙不在,就连柳老五的尸首,也不在那棺椁之内。”柳如烟摇头晃脑的说道。

    “什么!”三人无不大惊失色,姑且不说柳如烟,把德高望重的柳五爷,唤作柳老五,人家是剑宗五祖,有这样的身份和资格,只是他又是如何知道,柳五爷不在棺椁之内。

    柳五爷的死,天下人众所周知,各大门派都收到了丧帖。棺椁里躺的要不是柳五爷,又能是什么人。难不成潇湘剑府,还能死错人吗?

    慕容杰和石敬瑭不解的看着柳如烟,柳姑娘此时也用诧异的目光,打量着她嘴里这位老乞丐,对于他刚才的见解,似乎没有人能够相信。

    “怎么?难道不信老夫吗?老夫这么大年纪,难道还会骗你们几个娃娃?”柳如烟笑容不改的问道,他早知道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

    三人中石敬瑭的反应最快,没等慕容杰和柳姑娘,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石敬瑭已开口问道:“前辈所言,晚辈不敢有半点怀疑,只是如果家师不在棺材内,这种时候有能到哪里去?”

    “哈哈哈。你小子那么聪明,难道还想不明白?”柳如烟笑道。

    “晚辈愚昧,还望前辈明示。”石敬瑭脸上的疑惑越发明显。

    “柳老五,要是死了,自然没法从棺材里出来,也自然没法到别处去,但他要是没死,一个大活人,为何要睡在棺材里。”

    “什么!”

    “老乞丐,你是说,你是说爷爷”

    “前辈,您可不能拿这种事说笑,师父可是我和几位师叔,亲手放进这句棺材里的。”尽管石敬瑭知道,柳如烟不会说谎,可他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柳如烟说自己的师父尚在人间。

    “哈哈哈,我像是在骗你

    吗?柳老五那点儿小伎俩,也就只能偏偏你们这些孩子,要是连你们都骗不过,又如何能够骗过魔教。”柳如烟笑道。

    “前辈,若是柳掌门没死,为何如此兴师动众,向各门派发出丧帖,希望大家都能替柳掌门服丧?”慕容杰问道。

    “你们既然都已经知道答案,为何还要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问个不停。”柳如烟叹了口气,颇有几分失望之色。

    “我们知道答案?”石敬瑭更是不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