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南诏痋蛊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南诏痋蛊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带入坟墓?”慕容杰若有所思的重复着。

    “你的意思是说,定魂沙在你师父棺材里?”温良玉问道。

    石敬瑭默默地点点头,显然被温良玉说了。

    “这么说来!你师父的棺材在灵堂,那个人也在灵堂,我们不该到这里来,我们应该回到灵堂去,事情的答案应该灵堂才对。”慕容杰恍然大悟,背着温良玉转身出了厨房。

    石敬瑭很快明白了慕容杰的意思,或许那是弄清事情真相的唯一办法,紧随慕容杰身后走出了厨房,只有那少女不知道他们跑来跑去,到底想要做什么,也只好无奈紧随其后。

    “等一下!”温良玉突然叫住慕容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慕容杰不解的问道。

    “你们听,是什么声音?虽然很希望,但不难被听到。”

    “没错,是有动静,我也听到了。”石敬瑭竖着耳朵仔细聆听。

    “像是从牲口圈那边冲过来。”温良玉说道。

    “这不可能,我们来时去过那里,那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慕容杰说道。

    “温师姐说的没错,那边的确有声音。”石敬瑭说着朝牲口圈走了过去。

    来到牲口圈门前,石敬瑭大金失色,被吓的大声惊叫起来。

    玉树临风的石敬瑭,看上去不像是胆小鬼,牲口圈里必定出了事,慕容杰挤满跑了过来。

    牲口圈里一个丑陋的庞然巨怪,正在吞食一头体型很大的黄牛,那怪物看上去很想是条巨蟒,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怪物绝不是什么巨蟒,看上去更像一条巨大的天龙。

    所谓天龙,其实就是巨型蜈蚣,拿怪物看起来一节一节的,同蜈蚣十分的相似,然而与蜈蚣完全不同的是,那怪物的腿短而粗壮,并非蜈蚣钩子一般的细长腿,更像是蚕或者菜青虫的腿,总是拿盖屋怎么看,都像是一条虫子,却又没有任何虫子,能有比巨蟒还要盘大的体型。

    “太恶心了!这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会在牲口圈里?”少女大神惊叫道。

    “的确很恶心,看样子是被夹住了。”慕容杰说道。

    “没错,是被夹住了。看样子它想把牛整个吞下,可这头牛太大,它没法吞进去,这才被夹住了。这恶心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石敬瑭一脸茫然的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很可能是南诏的痋蛊。”温良玉冷冷说道。

    “痋蛊?那又是什么东西?”慕容杰不解的问道,今天晚上他可真是开眼了。

    “那是一种可怕的虫子,据说只有苗疆和南诏的巫师,才知道如何饲养那种可怕虫子。我也时常听说,有不少去到湘西行商,莫名奇妙的被痋蛊所害。”石敬瑭说道。

    “如果不是痋蛊,世上不可能又这么大的虫子。我儿随师父游历南诏,曾见过草鬼婆,用痋术炼化蛊虫。南诏把养蛊人成为鬼草婆,他们说痋术是女娲娘娘留下来的异术,既能够救人也能够害人,总之非常可怕,被视为旁门左道。”

    “妈的妈我的姥姥,这东西的确是够可怕,不管是什么炼化出这东西,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好人。”慕容杰说道。

    “奇怪,奇怪,要真是南诏的痋蛊,那事情就更古怪了。”石敬瑭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又发现了什么?”慕容杰问道。

    “这倒没有,只是我们潇湘剑府,素来与蜀唐门无冤无仇,他们为何无缘无故同我们过去,这让我始终想不明白。现在又出现了南诏的痋蛊,谁都知道这些年来,南诏同西川年年交兵,战事从未有一天停歇过,为何水火不容的他们,会同时出现在潇湘剑府?不明白,实在不明白。”石敬瑭不住的摇着头。

    “没什么好奇怪的,越是兵荒马乱,就越容易内外勾结,白虎堂的弟子也没少议论,都说击球都川的陈敬瑄,早就有不臣之心,想自成蜀刘备,只是时尚不成熟,所以没敢扯旗造反,如今黄巢的军队横扫原,只怕他自立之心更甚,表面上抗击南诏侵犯,背地里却内外勾结图谋自立,我想这才是陈敬瑄秉性。”温良玉说道。

    石敬瑭沉思良久问道:“照你这么说,发生在潇湘剑府的怪事,那西川节度使才是罪魁祸首,可是就算他有不臣自立之心,哪怕还想要进犯荆湘,也同潇湘剑府全无关系,千百年来改朝换代何时一二,潇湘剑府何曾牵连其。”

    “陈敬瑄一介武夫,他定不会把我们这些修仙宗门看在眼里,我担心的并不是西川节度使,而是天山魔教。”

    “你的意思是说……”

    “天山魔教的功法,本来就怪异阴邪,我们这些名门正派,过去可没少吃魔教亏,如今魔教卷土重来,目标直指潇湘剑法,我们在大江边,遇上魔教长老,可见他们的人,早已经近在咫尺。如若他们同南诏痋蛊和蜀唐门勾结到一起,只怕华夏大地免不了一场生灵涂炭的惊天浩劫。”温良玉说道。

    无论是天山魔教,还是蜀唐门,又或是南诏痋蛊,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所他们是残忍至极的魔头也不为过,如果他们真的勾结在了一切,那将会是一件无比可怕的事情。

    是否真会有这样的可能,石敬瑭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温良玉并非是在信口开河,狼狈为奸的勾搭,自古以来并不鲜见,出现在眼前的林林总总,似乎也在暗示他们已经勾结在了一起。

    潇湘剑府,同蜀唐门,没有任何不睦,同南诏痋蛊,也没有任何恩怨,如今潇湘剑府的敌人,毫无疑问是昔日被潇湘剑府赶出原的魔教。

    然而,空无一人的潇湘剑府,没有任何魔教弟子的踪影,却偏偏出现了蜀唐门的弟子,还有南诏痋蛊的巨大蛊虫,这究竟该作何解释。

    “温师兄所言甚是,若真是如此,我们该如何是好?”石敬瑭问道。

    “当我,我们应当经快找到众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潇湘剑府里的人,绝不可能就这样人间蒸发。俗话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地方。”温良玉说道。

    “对,我们该速回灵堂,定魂沙很可能就是突破口,我们必须尽快查明此时,然后把他们阴谋公诸于众,否则只怕大祸不远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