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49.第149章 处心积虑

正文 149.第149章 处心积虑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寿诞八百余年的鸠摩罗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通过往后卜将来,可谓博闻广识的一代高僧。其九重天罡浩气的修为,试问中土华夏有几人,能是鸠摩罗什的对手?若是剑宗五祖同他单打独斗,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叱诧大唐三百年的四照堂,鸠摩罗什不仅知晓,而且还十分的了解。

    对于眼前的独孤辙,鸠摩罗什也略有所闻。

    当慕容杰被【大般若手印打伤时,鸠摩罗什本以为是师弟维摩罗什所为。等到他仔细的那么一看,才发现竟是四照堂护法。

    鸠摩罗什知道,在中土大唐,佛道两家兵戎相见,真可谓势不两立。

    故此,不可能有人即修习玄门功法,同时又不忘修炼沙门功法。

    就算真有人能摒弃门户偏见,想要同时研习佛道两家功法,只怕天下也没有哪位师父,愿意收那朝三暮四的徒弟。

    四照堂绝不可能有沙门功法,对此鸠摩罗什万分肯定,独孤辙必定有古怪。

    鸠摩罗什猜的不错,维摩罗什的【大般若手印并非出自玄门四照堂,而是来自四照堂九十里外,渭水寒山【伽蓝寺。

    大隋朝建国初期,寒山伽蓝寺名望不小,也曾出过不少天罡修为的高手,堪称大隋朝八大宝刹之一。

    只可惜好景不长,大随朝二世而亡。李唐建国之后,又是以道为尊,寒山伽蓝寺从此一蹶不振。三百多年来,一代不如一代,如今伽蓝寺的方丈住持,连地煞五重的修为都不到,试问这样的门户,又如何能够自保。

    二十多年前,为了抗衡新任堂主上官裕,独孤辙决定发展自己的势力。然而他若是以自身功法暗中作恶,恐怕用不了多久他的【青羽飞剑就会将他的身份暴露无遗。那时候不仅无法对抗上官裕,还很可能会被定为四照堂的叛逆。

    这让独孤辙急需一种全新的功法,能够完全掩藏自身修为的功法,以便让他瞒天过海骗过所有人。

    经过多番寻觅,独孤辙最后把目光,锁定在寒山伽蓝寺。伽蓝寺曾辉煌一时,名望在佛门之中可算不小。纵然如今很是潦倒,然而受灭佛法难所累,天下又有哪座宝刹,能够幸免于难,保有昔日的风光。

    在独孤辙看来,伽蓝寺属沙门,四照堂属玄门,正好可以为其所用,使其处处与四照堂为敌。况且伽蓝寺,又是距离四照堂,最近的佛寺宝刹,能够让他轻松往来其间。最重要的是伽蓝寺【大般若手印不失为练气修仙的绝妙功法,且能让独孤辙掩藏自身的功法,从而不必担心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那时候,上官裕刚继任四照堂主之位,朝野上下也正忙于大举灭佛。四照堂里有不少门人,认为该趁此千载难逢的良机,一举灭掉寒山伽蓝寺,好让四照堂方圆百里内,再无左道旁门的道场。

    平心而论,上官裕同样不喜欢沙门僧,也认为那是害人不浅的邪说谬论,可是上官裕有一颗菩萨心肠。

    看到沙门弟子受灭佛牵连,一个个苦不堪言朝不保夕,上官裕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哪还忍心对伽蓝寺赶尽杀绝。

    这就让独孤辙,看到了可乘之机。他偷偷带领几个心腹弟子,出其不意偷袭了伽蓝寺。不仅强占【大般若手印功法,还让伽蓝寺上上下下的僧侣,全都沦为他独孤辙的私人奴仆。

    为了能让这些和对他惟命是从,独孤辙勾结苗疆【五毒魔尊以残忍无比的虿蛊降,迫使伽蓝寺僧侣听命与他。

    此后没过多久,伽蓝寺彻底沦为贼窝。独孤辙招揽来不少土匪恶寇,其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四照堂,好让上官裕不得安宁。

    以此同时,独孤辙开始修炼【大般若手印五年过后算是学有所成,当他施展起【大般若手印时,已经不会牵动原有自身功法,任何人都不可能从中看出破绽。

    只不过【青羽神龙独孤辙,师出四照堂东门,功法属性五行属木,而伽蓝寺【大般若手印功法属性五行属水,两种功法属性完全不同,使得【大般若手印修炼难度极大,而独孤辙又并非上官裕,未参悟两种属性的交泰之术,因此所能施展出的【大般若手印远不足自身实际修为的三成,让独孤辙常有力不从心之感。

    既便如此,用来对付一些修为不高的弟子,独孤辙的【大般若手印已是绰绰有余。

    独孤辙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他让伽蓝寺招揽的众多恶匪,隔三差五就到四照堂附近挑事。从而进一步激化玄门与纱门的矛盾,让佛道两家的冲突始终萦绕在四照堂。算是给上官裕一点颜色看看,且看他如何处理烫手的山芋。

    独孤辙不只找人惹事那么简单,时不时的他还会以伽蓝寺功法,杀害几名四照堂的入室弟子,好让四照堂门人,更加痛恨伽蓝寺,以此来对上官裕施压。

    上官裕宅心仁厚,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忍心杀生害命,败在他手里的恶寇很多,但他从不曾轻易害人性命,总是希望他们能够改过自新。

    面对慕容杰和龙葵,上官裕就是这样的心态。依照敦煌瑶台所言,慕容杰这个小畜生,根本就是十恶不赦。他不仅打伤瑶台弟子,火烧敦煌瑶台,还绑架了凌波仙子,早就该挫骨扬灰,怎能够让他活到今天。

    而那个怎么看怎么别扭,无论如何都不像女人的龙葵,实乃是天山缥缈宗的弟子。那可是恶贯满盈的魔教弟子,天下武修人人得而诛之,死一万次也不会有人嫌多。

    幸亏有上官裕苦口婆心为他们求情,众人才看在上官裕的面子上,勉强答应不杀慕容杰和龙葵,同意由上官裕将他们带回四照堂,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而敦煌瑶台那样的左道旁门,遇到亘古未有得空前劫难,镇山之宝【玄冰剑被盗时,也就只有上官裕这样的志士仁人,才肯不记得失率领群雄替她们解围。如若当时上官裕不在西域,恐怕四大神堂其他几位堂主,绝没有谁愿意挺身而出,不记得失的帮助敦煌瑶台。

    面对伽蓝寺的恶行,上官裕同样不忍伤害伽蓝寺弟子。在他看来无恶不作者毕竟只是少数,绝大多说伽蓝寺弟子并不是坏人。不能因为伽蓝寺出了几个歹人,就这样是非不分的以偏概全,把整个伽蓝寺都视为穷凶极恶之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