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80.第80章 新仇旧恨

正文 80.第80章 新仇旧恨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现在既已知晓来人身份,维摩罗什可不想卷入他人恩怨。他与天仇相识不久,本就不是同一路人,范不着为了一不相熟的小姑娘与他人过不去,况且如今自己元气未恢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维摩罗什的眼里,首要的是避开敦煌瑶台的追兵,他偷走了瑶台的【玄冰剑敦煌瑶台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这也使得维摩罗什不得处处提防。

    除却敦煌瑶台以外,其他的事情,维摩罗什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慕容杰也好,天仇也罢,当下眼前古怪的家伙,不过都是萍水相逢的过路之人。维摩罗什既不想同他们结怨,也无意替他们出头。说来说去,再维摩罗什心中,这些人都是唐人,他们的恩怨情仇,同自己全无关系。

    于是维摩罗什只顾把凌波仙子拉到一边,优哉游哉的索性做起了看客,天仇和白衣人都已达天罡修为,这一战只怕没有那么简单,维摩罗什也好趁此,将他们各自的真能耐给瞧个明白。

    天仇的【琉璃剑早在瑶台之时就已然被毀,现在的这把佩剑不过是她在外出给慕容杰寻药之时,路边拾遗所得,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同之前的【琉璃剑比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不过在怎么平常稀松,那也是一把剑,总比赤手双拳来的强。

    天仇惊疑不定,抽出铁剑,脚尖一点,立刻施展上乘轻功,身子平空拔起,一跃而起,忽听得一声冷笑,好像有人在耳边喝道:“看剑。”

    此声嘶哑不堪,天仇心中一怔,只觉剑柄一颤,似是被什么东西往外一扯似的,接连躲身晃了几晃,几乎跌下。幸而她往日勤奋习武,加之瑶台大战伤愈,修为颇有进境。天仇铁剑未致脱手,回头一望,只见白衣身影也跃了上来,面上亦是露出惊异的神色。

    白衣身影的功力较天仇高出一筹,立即辨出剑锋走向,急将衣袖一拂,只听得“嗤”的一声,天仇疾驰而来的剑锋已附在袖上,避之不及低头一看,竟将自己的衣袖划了一道口子,就如用薄刀片拉过一般。白衣身影也不由得大吃一惊,虽说天仇使的确为【穿云破雾合璧招数,可是两剑合璧,须得二人情谊相通,否则只会徒伤性命。

    再看天仇那口剑,只见剑刃被一片薄薄的白的绢纱包住,天仇的铁剑虽说不济,却依旧很是锋利。但对付起薄如纸的绢纱,却是毫无着力之处。真让人始料不及,那人白衣人是怎般修炼,竟能将绢纱当成武器,而且还有那么大的劲力。

    就在此时,白衣身影传出一声:“罢了罢了【穿云破雾哪是朝夕便可领会。大侄女,我有你父辈一信物,你一看便知。”

    说罢,白衣身影将自家宝剑一抛而就,天仇接过宝剑一看,只见剑柄之上,刻着两行小字“赠吾弟一飞,向梁书”。

    天仇轻抚亡父生前墨宝,心中感慨万千。继而天仇双手捧剑,单膝跪地说道:“师侄向天仇路过此地,不知师叔在此,请恕冒昧。”

    通告之后,只听得白衣身影笑道:“不打不相识,你且随我入屋,吾有话问你。”

    “师叔,小侄有一事相求,不知师叔可否许我?”天仇跪地不起说道。

    “何事?你说便罢。”秦一飞答道。

    天仇朝着秦一飞,靠了过去,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

    “噢,此事当真?你且扶他一同进来,与我看看。”秦一飞说道。

    天仇大步上前,背起躺在地上的慕容杰,随着秦一飞的脚步朝着大树走去。

    维摩罗什素知佛、道有别,只是就地打坐,并未尾随而去。

    天仇随着秦一飞来到大树旁,只见秦一飞身轻如燕一跃而起,天仇尾随将身一纵,已然来到了一巨大树干之上。天仇立身张望,已然失去了秦一飞的身影,突的茂密的树叶之中伸出一只枯瘦如柴的手臂,一把将天仇拖将乐进去。

    天仇第一次撞见到这等奇异之事,紧张异常。你看她瞑目弯腰,径入密叶之中,忽睁睛抬头观看,那里边却无叶无花,明明朗朗的一个居所。天仇住了身,定了神,仔细再看,原来是一空旷房间,除壁上绘有一些剑招心法外,并无他物。

    再走再看,却似有人家住处一般,真个好所在。但见那翠藓堆蓝,虚窗静室,室中置一锅灶,其间崖存火迹,木座木床甚好,木盆木碗更堪夸,浑然象个人家。看罢多时,天仇方才想起背上的慕容杰,寻了个干净之处将其放下。

    “师叔,这可真是个好住处。”天仇率先说道。

    “我且问你,汝父现在何处?”秦一飞问道。

    “唉,一言难尽,实不相瞒,家父被瑶台妖女暗算,早已仙逝。杀母迫父之仇,不共戴天,可我日夜苦练,却还是败在了华阳妖女手中,不得已才落难至此。”天仇满脸忧伤的答道。

    “好你个华阳妖女,谋了吾师兄,害了吾,现在居然连我师侄都要干净杀绝。此仇不报,我【破雾剑秦一飞,誓不为人。”秦一飞气愤的说道,一掌下去就拍碎了一个木碗。

    “对了,师叔。家父曾言,汝已回【华山又为何会在此出现?”天仇不解的问道。

    “没错,当年我确实回了【华山未随着其他六剑前去敦煌。可就在吾回到【华山不久,瑶台便传来消息,说师兄向梁行为不端,有损英明。师父信了妖人胡话,欲将师兄逐出师门。我左右规劝,师父心智颇坚,主义已定,迫不得已我只得自荐前往【瑶台一探究竟。”秦一飞站起身来,目光凝视着远方,陷入了往昔的回忆之中。

    “您去了瑶台,我为何从未听家父提起过此事。”天仇接着说道。

    “我去瑶台,本是为了寻汝父亲。未曾史料,才到达天柱山山脚,就被华阳妖女带人围剿,她们一众数百人,偏我仅有一人两手,很快便败在她手下。谁想,那妖女擒了我,又放了我。”白衣秦一飞声音开始出现了丝丝哽咽。

    “什么?那妖女居然会放了你?”天仇吃惊的看着秦一飞。

    “我宁可那妖女杀了我,不要放了我。”秦一飞暴怒的说着。

    “此话怎讲?”天仇问道。

    只见白衣秦一飞缓缓地脱下了遮面的白衣,露出了真容。

    天仇借着微弱的火把光亮,看清了【破雾剑秦一飞的样貌。的确是个俊朗不凡的美男子,只是可惜了在他那白皙如画的面颊上赫然刻着几个字“华山浪子,瑶台败将”。

    天仇注视着秦一飞逐渐变得扭曲的面孔,心里在一霎那就完全理解了秦一飞刚才的话。的确如此这般带着耻辱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华阳妖女,我与你不共戴天。”天仇愤慨的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