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78.第78章 午夜魅影

正文 78.第78章 午夜魅影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月影低垂,苍茫的夜色,泛起一丝幽幽涟漪。

    极光划过天际,伶俜的夜色中,凉风徐徐。

    斑驳的城墙,飘荡出慵懒的袅袅烟尘,宛如朦朦胧胧的午夜幕帘,遮挡了未来,也掩盖了过去。

    维摩罗什正在打坐,忽的听到天仇惨烈的叫声,生怕再生出什么事端,只得携了凌波仙子与慕容杰,朝着传来叫声的方向奔去。

    借着月光维摩罗什看到的是一具倒在地上的*尸*体*,而且是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在皎洁月光的映衬下,那泛着黑夜黯光的*血*液正从脖*颈*中喷*涌*而出。

    看到这样的场面,一个小女孩莫可名状的恐惧,让人不难想象。

    天仇早已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尿意全无,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在这时候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不知从哪里窜出了零星的火苗,火苗很快点燃了天仇脚下的*尸*体*,不一会火焰燃起,*无*头*尸*就变成了一堆碳灰,随风消散。

    稀疏的火光很快穿透了浓厚的夜色,些许光亮照见了刻在墓碑上的文字。

    “大师,这不会是兀鹫干的吧?”天仇问道,她最先想到的就是那可恶的兀鹫,那些东西最喜欢到墓地觅食。

    兀鹫,卑鄙之鹰,猥琐的小人。它们空有雄壮的身体、伟岸的羽翼、坚硬的嚼和锋利的爪,可从来不会去捕猎和厮杀,只会装作若无其事的紧跟在猎食者身后,寻找剩下的残羹冷炙,它们素来喜欢在尸体上耀武扬威,却不敢与任何活物一决雌雄,那是多么卑鄙而可憎的家伙啊!

    “不可能,兀鹫不会掘墓,它们没那个能耐。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维摩罗什答道。

    “不是秃鹫,那会是什么?”天仇继而问道。

    维摩罗什转身,对身后的天仇责备道:“你一个姑娘家,深更半夜的瞎跑什么,跟在老衲身后,不许再胡乱走开。我把他交给你,你好生照料着。”

    “好的!”天仇答道,上前去背起了重伤昏迷的慕容杰。

    “天就快亮了,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出关以前,加强戒备,越是怪事多多,就越要提高防御。”维摩罗什说道。

    “大师,你听。你都听到了吗?那些死尸在说话?”天仇说道。

    “阿弥陀佛。见怪不怪,不许胡说,当心祸从口出。”维摩罗什只觉得天仇这个小姑娘受惊过度,开始胡话连篇,便厉声呵止道。

    “大师,我确有听闻……”天仇回嘴说道。

    “好啦,还是顾及眼前吧!你莫要大意。”维摩罗什答道。

    二人话音未落,天仇隐约的觉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一滴滴,滴在她的脸上。

    是雨滴?不!现在万里无云,怎会有雨。再者雨滴落在脸上,绝非那样的感觉。

    天仇紧了紧背上的慕容杰,腾出左手,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定睛一看,看到的是满手鲜血。

    她猛抬起头向夜空望去,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狠狠地撞向了她,她被吓得惊声尖叫,不过还好她没有将背上的慕容杰丢弃,而是背得更紧了。

    黑影落地,方才看清那是一颗*头*颅*,如果没猜错的话,应是那死去的,*尸*首*的头*颅*!

    维摩罗什抬头望向夜空,可看到的只有随风摇曳的枯萎树枝和依稀可见被云雾遮掩的月亮。

    “这是什么东西。”天仇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很快那个*头*颅*开始和*尸*体*一样自燃起来,然后被烧的什么都不剩。

    “大师,我害怕。这不会是厉鬼吧?是不是食*尸*鬼*,我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墓地里总会有*食*尸*鬼出入。”天仇战战兢兢的说道。

    “荒唐,那些都是老人用来吓唬,顽皮孩子的把戏。世间哪有那样的东西,你怎么能有这样荒谬的想法。那家伙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只是他的身法足够敏捷,又借助夜幕的掩护,才未曾被我们发现,千万要小心谨慎。”维摩罗什说道。

    渐渐的,隐约间他们似乎听到有人在笑,恍惚中那是女人或小孩的声音,可是又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一袭白衣瞬间从他们眼前闪过。可再定睛一看,除了枯萎摇曳的松柏树枝,什么也没看到。

    当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之时,那个奇怪的白衣身影,再次从天而降,闪现在维摩罗什的身后。

    维摩罗什自觉不好,猛地向前一跃,就地翻滚出去,躲开了身后的白衣身影。

    天仇即刻拔出佩剑,点指白衣身影问道:“你是什么东西,在此作甚?”

    白衣身影没有回答,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不断冒出缕缕火焰,再次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小姑娘,你还好吧?”维摩罗什问道。

    “大师,我没事。那是什么怪东西,你看清了吗?”天仇回答道。

    “没有,他消失了,老衲没能看清,但它很快就会回来。”维摩罗什答道。

    “那家伙是人是兽?”天仇好奇的问道。

    “老衲觉得他是人不是兽。”维摩罗什答道。

    “那会是何人在此装神弄鬼?”天仇再次问道。

    “危险之人。”维摩罗什故作神秘的说道。

    很快白衣身影又一次出在他们面前,这一次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五个……

    整整出现了十六个白衣身影,那些白衣身影缓缓向他们靠近,将他们团团围在中央。

    维摩罗什一动不动,天仇却忍不了,率先冲向夜幕中的白衣身影。

    可无论天仇怎样挥舞手中紧握的佩剑斩杀白衣身影,那些白衣身影却始终纹丝不动。

    佩剑一次又一次从那些白衣身影的身体中穿过,却没有任何一个白衣身影受伤倒下。

    锐利的剑锋划过之处,只溢出一股淡淡的腐败气味。

    “大师,看样子我伤不了他们。”天仇泄气的说道。

    “既然刀剑奈何不了他们,那就用火攻。”维摩罗什缓缓地说道。

    维摩罗什念起了咒语,不一会维摩罗什手指上就燃起了淡蓝色的固态火焰。别看那火焰呈固态,可杀伤力极强。固态火焰越烧越旺,不一会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淡蓝色球体。

    维摩罗什将手中的固态火球抛向白衣身影,这一次似乎起了作用。

    碰到火球的白衣身影迅速收缩,他们明显在躲避这淡蓝色火球。

    “大师,这一招好像能行。”

    “看来他们怕火,那就让老衲将这些东西,赶回他们原本的地方。”

    维摩罗什用固态火球展开进攻,不断躲避着的白衣身影,渐渐汇聚到一起,慢慢融为一体,渐渐的幻化成一个更加庞大的白衣身影。

    维摩罗什心知肚明,如若这样僵持下去,一旦火球引起他人注意,那么天亮之后,他们就不要再想着出关了。

    既然找不到制服这怪物的方法,就得尽快想一个脱身之术。

    正当维摩罗什无心恋战,苦苦思索抽身之法时,从那白衣身影的身体内,散发出一道极其强烈的白光,将周围的一切照如白昼。

    刺眼的光芒让维摩罗什和天仇睁不开眼,隐约间他们似乎看到在那身影之中的,是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子。然而光明太过刺眼,他们根本无法确认,自己所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白衣身影开始逐渐散去,最后完全消失不见,那刺眼白光才渐渐黯淡下来,虽然不再是那样的晃眼,可他们的视线却也随着白光的减弱变得模糊,直至白光完全消散不见,天仇他们才得以再次恢复视线。

    “大师,怎么办?让他逃了。”天仇不甘的说道。

    “来得不明,去得正好。他逃不掉的,老衲在先前的火球上,施过咒法,去寻便是。”维摩罗什说道。

    天仇背着慕容杰,随着维摩罗什来到一颗大树之前,停住了脚步。

    “阿弥陀佛,老衲等人,初到贵宝地,无意叨扰,只望借宿一宿。若有不适之处,请莫见怪,待天明我等自会离去。”维摩罗什对着大树说道。

    “原来是一树精,难怪怕火,待我一把火少了他的老窝,免得日后再出来害人。”天仇见状说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维摩罗什说道。

    “大师,小女子此举乃是为民除害,此妖不除,必为祸一方百姓。”天仇说罢,放下慕容杰,便挥剑朝着大树砍去。

    就在剑锋快要接近树干之时,白色身影再次出现了。

    “总算是现身了,今天就让姑奶奶了结了你这妖孽。”天仇说完提剑就上。

    只见二者,一往一来,角逐多时。天仇恨不得将白色身影一剑刺死,偏偏白衣身影似生龙活虎一般,左跳右跃,令得天仇无从下手。

    嗣经天仇窥出破绽,兜心冲着白衣身影一剑而去,想着白衣身影总道受创。哪知那白衣身影原是卖弄手段,故意直立,令天仇来刺,待剑已接近,竟徒手接住,奋力一扯,将剑一把夺了过去。再观天仇反剩了一双空手。

    “【冲虚剑法你与【华山有何关联。”白衣身影突然发出了低沉的声音问道。

    “将剑还我,我便告诉你。”天仇冲着白衣身影吼道。

    果不其然,白衣身影复将剑给还天仇。天仇得剑,二话不说再刺而去,可惜再刺再失,三刺三失,最后不得不就此作罢。

    “好好说话,休要胡闹。你与【华山究竟有何关联?”白衣身影似是失去了心性,不再将剑还予天仇。

    “告诉你也无妨。小女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华山穿云剑向梁之女,向天仇是也。”天仇骄傲的抬着头说道。

    “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原来是向梁之后,难怪使我华山【冲虚剑法。”白衣身影说道。

    “你究竟何人?为何直呼我父名讳?”天仇愤慨的问道。

    “果然是虎父无犬女,你父亲现在何处?你又为何出现在此?”白衣身影再次发问。

    “我为何告知你,你恐吓我在先,伤我在后,现在连我父亲都不放过。我败就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你放了我的同伴。”天仇生气的回答道。

    “好,峨眉不让须眉。大侄女,实不相瞒我乃你小师叔,【华山七剑之一的【破雾剑秦一飞。”白衣身影回答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