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77.第77章 雪莲显威

正文 77.第77章 雪莲显威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夜已深沉,明月高悬如镜,繁星挂浮犹萤。只闻稻香与蛙鸣,湮灭于夜幕。

    万籁无声,佛性禅心,静极。

    可惜“世事无常,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一群煦煦冉冉的火光与声音,叨扰了难能可贵的静怡。

    “就是这里,我亲眼看到一个那秃驴带着三个孩子,他们进了这破庙就没出来。”一个声音说道。

    “兄弟们,咱们发财的时候到了。记住一定要捉活的,他肯定还有其他同伙。只要咋们顺藤摸瓜,那我们就大发了。”为首的一个人说道。

    “大哥,到时候你可别忘了小弟我。”刚才那个猥琐的声音说道。

    “放心吧,等我们把人捉住,换了赏银,定少不得你的那份。”为首的人心中说不出的喜悦。

    破庙外不远处的议论,早就被维摩罗什听得一清二楚。听他二人的对话,看来有麻烦找上门了,莫非是瑶台已经发现了【玄冰剑失窃,所以派人前来寻他。不过好在维摩罗什早有防备,手中握有凌波仙子这一筹码。

    不过这种捏人短处,迫人就范的行径,还属见不得人的勾当,这种事情毕竟越少人知道越好。于是维摩罗什二话不说掏出【乾坤袋将睡梦中的慕容杰与天仇一同收进袋中,这样他们就不会知晓此事。

    【玄冰剑失窃,瑶台应该不敢大肆招摇,故此暗暗派了人来寻他,这也无可厚非。维摩罗什整了整衣服,将凌波仙子唤置身前,做好了随时迎战的准备。

    “老*秃*驴,你给*老*子出来,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大爷我还可,饶你一命。”来人气势汹汹的一脚踢开了破庙的大门说道。

    维摩罗什一看,眼前出现一彪形大汉,头发松散着,让人看着就似婆娑地狱前的守门恶鬼一般。

    尽管来者看上去凶神恶煞,可维摩罗什一眼便看出,此人根基善浅,不足为惧。再者大汉的穿衣打扮一看便知,与那瑶台妖女应该并无关联,事已至此,维摩罗什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了一半。

    “佛门清静地,岂容尔等放肆。不知各位,深夜到此有何贵干?”维摩罗什淡淡的问道。

    “呦,还真是一个老秃驴,脾气还不小呢。有何贵干?大爷我告诉你,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大汉哈哈大笑道。

    “原来是盗匪。老衲乃是出家人,身上怎会有那些个俗物。阿弥陀佛。”维摩罗什双手合十的说道。

    “没钱,那这事可就不好办了。要不大爷我将你交给官府,换些银两花花。兄弟们,上。”大汉冲着身后的一众弟兄说道。

    “等等,你这话老衲就不懂了。老衲乃一本分出家人,官府只会保护我等良民,将尔等欺男霸女的作恶之人捉将了去。念在我佛慈悲,尔等还是趁早回头是岸。”维摩罗什劝解道。

    “良民?你这秃驴胆敢光天化日之下,头不带冕,脚不着履,穿着黑色袈裟招摇过市。难道不知道当今天子,最厌恶的就是你们这些身着黑衣的和。今日我等将你捉将了去,官府还不知要如何感谢我等呢。哈哈哈哈……”大汉对着身后的兄弟们比划了一下手势,后面的众人突然间朝两旁分开,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

    “韦大人驾到。”紧接着一个声音高声喊道。

    只见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维摩罗什面前。

    “说吧,我忠诚的兄弟,这么晚了找我过来,有何贵干?”稳坐在汗血宝马之上的人威严肃然的问道,他两眼似看非看的直视着前方。

    “韦大人,是和,且是一个穿着黑袈裟的和……”大汉看到青年男子顿时说话的声音就小了一半,怯怯的说道。

    “混蛋,当我是死人么?敢在我的地盘上做出这种事情!”骑马人身后的卫戍官,猛地拔出闪着寒光的佩剑,用冰冷的剑尖指着维摩罗什。

    “不要说话,让他说完。”骑汗血宝马的年轻人,漠然得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看上去一副事不关己、无动于衷的样子,宛如根本就没在此地似的。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今天我小弟和我说,在街上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袈裟的老和,带着三个孩子。刚开始我也不信,后来就亲自到这一看究竟,果不其然的就见到您身前的这个老秃驴。”大汉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谢罪。

    “真是晦气。曹公公的旨意难违,既然如此,乘这月黑风高,速速将此人了结,免得夜长梦多。办的干净利落点,事成之后到衙门找我。”骑马的年轻人摸了摸鼻尖说道。

    “是,是……韦大人……小人一定一定……”大汉一脸吹嘘拍马的说道。

    “行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走吧。”骑马的年轻人说完就带着人离开了。

    “韦大人……您慢走……我一定办妥。”大汉目送骑马的年轻人说道。

    “你们听到了,韦大人让我去衙门找他,兄弟们升官发财的时候到了。咋们抓紧的。”大汉对着身后的众兄弟说道。

    说完就打算上前擒住维摩罗什。

    “唉,什么是‘世道艰难,人心不古’。老衲我总算是领教了。”维摩罗什心中万般感概的一声叹息。

    “老和,你可别怪咋们,要怪只怪你为甚偏偏做了和。”大汉说着就招呼众兄弟一涌而上。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般若雪莲印。”维摩罗什大声念道。

    只看到一个偌大的雪莲,从维摩罗什身上缓缓腾空而起,那雪莲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晶莹剔透。渐渐的原本闭合的雪莲花瓣,瞬间打开了,然后一片片花瓣脱落飘散,但凡被飘散的雪莲花瓣沾染上一心半点,那人那物瞬间就被五尺寒冰冻住,成了一座座栩栩如生的冰雕。

    就那么一盏茶的功夫,方圆五里内全被冰封了起来。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疑物,何处染尘埃人。人不如我意,是我无量;我不如人意,是我无德。罢了罢了,无德便无德。今日老衲不伤尔等性命,还望尔等来日,必念我佛慈悲。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世间万物皆是生灵。我佛慈悲。”维摩罗什对着那个冰冻了的带头大汉说道。

    彪形大汉一脸惊恐的样子,被冰封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两个圆溜溜的眼珠在那不停的转悠。

    维摩罗什唉声叹气的上前,携着凌波仙子就此离去。只是空留下了那些个冰封的破庙及冰人。

    “韦大人……您快去看看吧。”刚才那个通风报信的小子,连夜敲开了衙门的大门跪在地上说道。

    “大半夜的,谁在那里嚷嚷不停?”衙门口的守卫气愤地说道。

    “出事了,林子里出事了。”跪在地上的男子说道。

    “那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慌什么慌?我们有坚固的据点和勇猛的战士,这便是我们最好的保障,可你在害怕什么?”青年男子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衙门口,石像似的稳稳站立着一动不动。

    “就在破庙那边……太可怕了……就在破庙那边,所有人全被冻住了!”男子战战兢兢颤抖着说道,畏缩之态如同即将行刑的死刑犯。

    “你说什么,现在可是三伏天。你可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青年男子警示道。

    “这是真的,那真是太奇怪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事,就在刚才所有的人全被冻住了,一定是那老和,他会妖法。”跪在地上的男子上前抱住了青年男子的左脚说道。

    “你这个粗鲁的小子,在韦大人面前妄语,就不想要项上人头了吗?”一个站在青年男子身旁的士兵,一脚踢开了跪在地上的男子说道。

    “韦大人,小人不敢胡说啊,您可随我前去,一看便知,若是小人有半句谎言,就把小人千刀万剐。”男子趴在地上颤抖的说道。

    “莫非世间真有这光怪陆离之事,待我前去查看一二,便知。去把我的马牵过来。”青年男子对着身边的士兵说道。

    就在青年男子骑上汗血宝马,打算离开之既,一个小厮冲上前来,拦住了他,且在其耳旁低语了几句。

    “噢,瑶台的人?你确定?”青年男子对着小厮问道。

    “的确如此,现在正在大堂等着您呢。”小厮低声说道。

    “既然贵客临门,咋们也不能失了待客之道,破庙之事你代我先去查看,如若属实,我再去不迟。”青年男子说着就折返回了大堂。

    就在这时候,维摩罗什已经携着凌波仙子,披星戴月的一路狂奔赶到了玉门关。

    “自古龙城飞将在,春风不度玉门关。”过了玉门关,维摩罗什就再也不怕会被什么官府了。只是夜已深,城门已关,只能待得天明再寻过关之法。

    经此一役,维摩罗什深知破庙是去不得了。维摩罗什的身份体型,太过招摇,为了不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看来只能去墓地躲一躲了。想来那地方一般人也是不敢轻易前去的。

    夜已渐深,北风呼啸。很快维摩罗什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墓地,这里碑林密布,到处都弥漫着一种阴森恐怖的空气。

    好在维摩罗什本就是得道高僧,并不惧怕这些神神怪怪。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很快慕容杰和天仇被维摩罗什从乾坤袋中放了出来。天仇睁眼一看,自己竟然身处墓地之中,免不得顿感头皮发麻,两脚直哆嗦。再看身旁的凌波仙子,依旧自顾自的坐在一旁傻笑。

    “小姑娘,我们已经到了玉门关了,为了安全起见,暂时在此栖身。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到时我们便可出关前往【九宫八卦堡。”维摩罗什对着天仇说道。

    天仇没回答,只是实在不太中意这个落脚之地,一紧张就觉得尿意难耐,迫不得已只能自己想办法找个四下无人之处解决。

    天仇边走边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各大妖魔鬼怪,小女子初到贵宝地,还忘各位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走了没多久,天仇就看到墓园中不少墓穴被掘开,墓穴内的尸体也没了踪迹,只有下葬时用来包裹尸体的羊毛毡,莹莹反射着微弱的月光,让人不寒而栗。

    天仇越走越害怕,又默念起了刚才的咒语。突然天仇不知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腳,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静寂的月空中穿过,顿时令人汗毛倒竖。一阵寒风迎面而来,刺骨透心的寒意,更让人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