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76.第76章 九宫八卦堡

正文 76.第76章 九宫八卦堡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维摩罗什找了一个破庙落脚,自灭佛以来,许多和都已还俗,许多的原本香火鼎盛的庙宇,一夕之间全都人去楼空,偌大的楼堂馆所因常年无人打理,早已经变得破败不堪。

    维摩罗什被困敦煌瑶台多年,此番得以解脱下山,并不知晓唐武宗灭佛之事,只是一路上看到,曾经辉煌一时的佛教寺院,关的关拆的拆,心中难免有些暗自神伤。

    维摩罗什看到三个孩子都还在昏迷之中,就自顾自,盘起莲花腿,打起坐来。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维摩罗什口中念念有词的念叨着。每念过一遍,维摩罗什的【般若雪莲印就在他全身运转一遍,这样几次运转下来,刚才因为冲破封印受到的反噬,正在慢慢的减弱。

    就在这时候,天仇率先醒了过来。天仇极力的睁开疲惫的双眼,就像刚睡醒还没有缓过神来,呆呆傻傻的先看看,自己身上不知何时多出来的袈裟,又看了看四周破败的房梁瓦砾。很快天仇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在了正在打坐的维摩罗什的身上。

    “这是哪里?你是谁?”天仇警觉的问道。

    “我佛慈悲,上天有好生之得。想当年佛祖割肉喂鹰,老衲我又怎么见死不救呢?姑娘你能醒过来,真是上天的造化,佛祖的庇佑。阿弥陀佛。”维摩罗什双手合十浅浅的说道。

    尽管此刻维摩罗什看似平淡无常,但维摩罗什心里却是有着万般心情的。要知道那可是他亲自打的【般若雪莲印用了多少力道,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就算是成功筑基的人,挨了他这一掌,那也得一命呜呼。可这小姑娘不但没死,而且在没有任何救治的情况下还能自己醒过来,不能不让人称奇叫绝。

    “原来是大师救了我。小女子在此谢过大师救命之恩,来日必当涌泉相报,敢问大师和小女一起的另一名同伴可还安否?”天仇强撑着疼痛的身躯走到维摩罗什身旁,抱拳低头问道。

    “姑娘何不亲自上前查看,方能知其所以然。阿弥陀佛。”维摩罗什说着就用手指了指墙角边的慕容杰。维摩罗什此举着实是想看看天仇究竟恢复到了什么程度,好为下一步做打算。

    “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这可叫我如何是好。你若真死了,那我岂不是一辈子都还不了欠你的债了。”天仇看到慕容杰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忍不住对着慕容杰干枯的身躯,痛哭流涕的说道。

    这一刻在天仇眼里,慕容杰完全是为了让自己全身而退,方才使出了这般狠辣的招式,狠辣的连生命都一同搭了进去。现在的慕容杰在天仇看来,那绝对那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姑娘,那小子是你什么人?你自己能捡回一条命都不知道是多大的福气,你自己都朝不保夕了,还想着别人作甚?”维摩罗什看到天仇这般紧张慕容杰,心里很是好奇。

    毕竟对于慕容杰,维摩罗什是认识的,可是天仇却是从未见过的。而自打维摩罗什与慕容杰相识以来,从未听慕容杰提起过,在瑶台有什么朋友,所以免不得故意试探的问道。

    “患难与共的挚友。”天仇坚定不移的回答道。

    “噢,依老衲所见,那小子年岁善幼,你可大上他不少,你且与老衲说说你这挚友,姓甚名谁,又为何受了如此之重的伤。”维摩罗什对这二人的关系,越发的感到好奇了,他教了慕容杰这么久的功夫,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不瞒大师,这小子姓甚名谁我不知道,但今日我能以性命作保,他绝对是一个英雄好汉。我与这小子刚刚相识不久,先前瑶台那一番动静皆是由我二人而起。我与他同瑶池妖女,皆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刚才一番血战,若非是有神灵庇佑,恐怕我与他,早已沦为瑶池妖女的刀下亡魂。我们二人历经了同生共死,难道还算不上患难与共的挚友吗?”天仇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原来如此,小姑娘,老衲看你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出家人不打诳语,你那小伙伴怕是凶多吉少。老纳刚才救下你之后,本想用真气为他吊命。没想到居然被他身上不知名的金光挡了回来,现在就连我想要上前试探他的脉息,都没法近身。一切皆有命数,姑娘还请顺应天命。”维摩罗什刚看到慕容杰的时候,的确有过想要救治他的念头。姑且不说此次能顺利离开瑶池,盗得【玄冰剑多亏了慕容杰。就算想要得到,插在慕容杰身上的【红莲刃消除【铁锁红莲阵的后遗症,维摩罗什也必须得救他。

    “大师,我知道您是得道高僧。您既然能救活我,也定然能救活他,我给您跪下了,求求您救救他。”天仇顾不得自身的伤痛,双膝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着维摩罗什。

    “小姑娘,不是老衲心肠狠。若是寻常的兵刃所伤,老衲或许还有办法救他性命,可现在伤他的并非俗物,乃是神火。凡是被这神火沾染上的人,即便当场没被烧死,在往后的日子里,也会因为心火攻心而亡。你这朋友也算是福大命大,能撑到现在已然是一个奇迹。”维摩罗什惋惜的说道。

    “大师既然知道伤他的是神火,那么定然也知晓救他的办法,求您告诉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定要救活他。”天仇情真意切的说道。

    “小姑娘,老衲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没有见过被这神火伤了,还能活的。别的不说,就算是心火解除了,他身上的刀伤也会要了他的小命。”维摩罗什说道。

    “您是说我们得先把那把插在他身上的刀,给处理了。”天仇眼里充满感激的看着维摩罗什。

    天仇走到慕容杰身边,看了看烧焦的慕容杰,想要把【红莲刃母刃从他身上拔下。就在天仇接触到【红莲刃母刃的一瞬间,【红莲刃母刃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道,一寸多深的伤口。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红莲刃母刃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天仇和维摩罗什被这诡异的一幕,弄得丈二和摸不着头脑。天仇抬起头看了看维摩罗什,维摩罗什也是一头雾水,只能故作镇定的缓缓说道:“看来此子命不该绝。”

    “唉,好吧。那老衲也只能尽力而为了,现在能救活他的,或许只有天地间的五朵金莲了,看来我们得去玉门关外的【九宫八卦堡走一趟了,据说那里就有一朵金莲。”维摩罗什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前往【九宫八卦堡。”天仇急不可待的说道。

    维摩罗什其实也想尽快离开瑶台越远越好,可是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他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这一路要到玉门关可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

    维摩罗什在天柱山被困五百年,本来就元气大损,不管不顾的强行解开封印,从天柱山脱身。虽说【铁锁红莲阵少了阵眼【红莲刃可那【铁锁红莲阵也不是吃素的,维摩罗什挣逃出阵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铁锁红莲阵的反噬。

    后来维摩罗什趁乱盗取了【玄冰剑为了掩藏【玄冰剑剑气,情急之下不得不以自己精血为引,强行封印【玄冰剑剑气。加之后来又披星戴月的带着三个孩子,跑了那么远的路程,好容易离开了瑶台地域寻得这一方破庙,刚刚才歇了口气。要他现在再带着这几个拖油瓶,维摩罗什真怕还没到【九宫八卦堡自己就已经去西天见如*来*佛*了。

    可维摩罗什是个口大于实之人,即便自己再有多般不适,那有岂可流露于外人知晓。于是深沉的说道:“你先去外面的山间田野,找一种支支直立,高逾尺许,开着紫红色的小花的植物。”

    “大师,说的可是三国时期为庞士元止血所用的草药--大蓟?”天仇询问道。

    “不错,正是大蓟,没想到小姑娘你还懂得医理,老衲我真是眼拙了。”维摩罗什越来越对天仇的来历感到疑惑不解,看来此人不得不防。

    “大师过誉了,小女只是略知一二,我这就速速前去采药,顺便找寻些果腹之物。”天仇说完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出了破庙。

    天仇走后,维摩罗什赶忙来到慕容杰身旁查看,别说是【红莲刃母刃了,就连镇压他的【红莲刃子刃都已然不知所踪。现在【红莲刃丢失,不知道自己的内伤要什么时候方能痊愈。

    “真是晦气,救你何用?”维摩罗什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一动不动的慕容杰。

    “看你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接着维摩罗什又来到了凌波仙子身旁,仔细查看了一番,什么有用之物都没寻到。

    一番短暂的思索后,维摩罗什取出了【醉心散给凌波仙子闻了闻,又渡了点真气给凌波仙子。很快凌波仙子就醒了过来,不过醒过来的凌波仙子,只是呆呆的看着维摩罗什一言不发。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维摩罗什对着凌波仙子说道。

    凌波仙子对着维摩罗什点着木鱼脑袋,然后就保持着一脸的呆萌,一动不动。

    维摩罗什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总算是露出了浅浅的一丝笑意。这样一来去【九宫八卦堡就方便多了。

    就在这时候,天仇采药回来了。天仇一看到凌波仙子,立刻丢弃了手中的果子,摆出一副临阵架势,冲上前去就想了结了她,却不想被维摩罗什一把将凌波仙子护在身后。

    “小姑娘,你要作甚?”维摩罗什问道。

    “妖女,真是冤家路窄,大师您让开,让我杀了这个小妖女。”天仇气势汹汹的不依不饶。

    “小姑娘,老衲问你,这小女孩与你可有仇怨?”维摩罗什继而问道。

    “若非因为这妖女,我和他也不会受伤,这小妖女狡猾得紧,大师你可千万别被她蒙骗了。”天仇好意提醒的回答道。

    “这小女孩和你们一般,也是老衲在途中所救,不过这小姑娘的福气就不如你了,刚才老衲救醒她之后,发现她已经傻了。如果她之前确实做错了事情,那么现在她已然遭到了报应。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又何必与一个傻子过不去。”维摩罗什说道。

    “傻了,不可能。她在瑶台拿着【七禽五火扇的时候可是要多威风就有多威风。”天仇斩钉截铁的说道,看来对于此事天仇可是一直耿耿于怀。

    “什么?【七禽五火扇?在哪呢?”维摩罗什急切地追问道。一听到【七禽五火扇维摩罗什也耐不住性子了。

    “在我们争斗的时候遗失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哪。”天仇落寞的说道。那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啊,试问天下人谁不想要。

    “唉,难怪。”维摩罗什叹惜的说道。维摩罗什就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刚才查看之时并未寻到【七禽五火扇的踪迹。不过此话刚出口,维摩罗什便觉有失。

    “大师,难怪什么?”天仇不解的问道。

    “难怪,你要杀她。不过老衲还是那句话,人谁能无过,况且这小女孩年纪善幼,难免有行差踏错之时。就请姑娘看在老衲的薄面上,绕过她吧。”维摩罗什话锋急转,心中暗自庆幸,还好没被天仇看出端倪。

    “她真傻了?”天仇还是不太相信的问道。

    “你看,她一句话都不会说,就只会傻笑,不是傻了,那是什么?”维摩罗什说着就把凌波仙子拉到了天仇面前,果然就只会傻笑。

    “好吧,既然大师都这样说了,那我听命就是了。我要去给‘炭头‘敷药了,大师您随意,这是我在路边採摘的野果。”天仇说就朝慕容杰走了过去。

    “‘炭头’?”维摩罗什问道。

    “我还来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现在看他同被烧焦的木炭头并无差别,所以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炭头’。”天仇解释道。

    “小姑娘,你现在伤势未愈,为他敷完药就早些歇息吧。现在天色已晚,我们就在这破庙将就一夜,待天亮之后出发前往【九宫八卦堡。”维摩罗什思索一番后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