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66.第66章 冤大仇深

正文 66.第66章 冤大仇深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把我放下,快把我放下!”

    慕容不断低声叫喊着,他双眼什么也看不到,耳旁只有急促的风声掠过,他不知挟持自己的人是敌是友,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应对。

    急于逃离的天仇,可没工夫搭理慕容杰。

    她必须在被发现以前,尽可能同瑶台众妖女,最大限度的拉开距离,才能够确保她们不会被追上。

    现在的天仇,已不再是黑影妖人,除了手中晶莹剔透的【穿云琉璃剑以及腋下喋喋不休的慕容杰,天仇的身上什么也没有。

    在凄美月光的映衬下,天仇轻盈曼妙的玉体,宛若出水芙蓉般惊艳。

    这全无任何修饰的美丽,决不在敦煌瑶台第一美女,云霞仙子的风采之下。只可惜慕容杰近在咫尺,却没有福分能够细观一番。

    天仇想出这样的脱身之计,起初并非没有更多顾虑。

    她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多年来虽独自生活在幽谷中,却并非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

    天仇的父母,皆是知书识礼的人,从小对天仇,就从未疏于教诲。尽管父母没能教诲她几年,可是仅有的短短几年教诲,却给天仇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影响。

    让她这个在幽谷中长大的野孩子,绝不会输给大户人家的大家闺秀。

    只是天仇救人心切,有注意到慕容杰双目失明,所以才会在情急之中出此下策。

    但若非如此,慕容杰又哪有活路?他早已是瓮中之鳖,早晚必死于瑶台仙子剑下,没有天仇的出手相救,今天便没有慕容杰的活路。

    天仇一路沿水道而逃,慕容杰听到流水喧哗之声,顿时喜不自胜,认为自己就要能够看到了,他本意也是想要找到水源,好洗净脸上的白色粉末。

    只可惜天仇挟得慕容杰太紧,让他煞费苦心亦无法挣脱,也就只能索性安之若素,一切由上天去安排好了。

    天仇一口气跑了半个时辰,急促的呼吸让她难在继续前行。激烈的战斗本就让她体力不支,如今又带上慕容杰这么个累赘,只把天仇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疲乏,虚脱无力,几乎就快要失去知觉。

    天仇在碎石河岸边停下脚步,力不从心的扔下慕容杰,这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料想跑了这么久,那些瑶台妖女,该不会追到这里来,便找了一块青石坐下,也好让自己先歇歇脚。

    换了男子亦何尝能够如此,更何况天仇只是个妙龄少女,能够坚持到现在依然是个奇迹。

    疲惫不堪的天仇,此时什么心思都没有,更顾不上慕容杰,只想好好缓口气,能够稍许恢复点体力。

    被天仇扔下的慕容杰,终于算是得以重获自由,他什么事情都顾不上,第一时间闻声朝流水奔去。

    慕容杰只想赶快洗掉脸上的白色粉末,好让自己能够重新看见这世界,以便知道自己眼下处境如何,不至于稀里糊涂,什么也不知道。

    凌波仙子撒在慕容杰脸上的白色粉末,不过只是些普通的香粉,是华阳夫人给凌波仙子,用来除去身上湿气用的。

    瑶台剑阁被流水环绕,难免容易感染湿气,凌波仙子有这么个香囊,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这东西没法给慕容杰带来任何好处,不过也不会给慕容杰留下后遗症。

    洗净了脸上的白色粉末,慕容杰终于恢复了视力,他总算重新看到了这个世界。

    然而眼前美轮美奂的景象,让他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天地间哪有如此美景,慕容杰就这样,久久注视着天仇,在月光和流水的辉映下,天仇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动人,让任何人都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

    青石上的天仇,逐渐缓过气来,胸口不在觉得憋闷,她开始留意周围的事物,立刻就发现慕容杰有些不太对劲。

    特别是慕容杰那一双,瞪得又圆又大的眼眸,睿智而欣喜的目光,正迫不及待的告诉天仇,慕容杰绝非是个什么都看不到的瞎子。

    慕容杰的眼睛没有失明,当天仇发现了这件事情,顿时花容失色,羞愤欲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哪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天仇万没想到,慕容杰不过是个娃娃,就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偷窥自己,要是再长上几岁年纪,那岂不是杀盗邪淫无恶不作。

    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自己为了就他不顾生死,他却如此轻薄自己,今天无论说什么,天仇也非宰了慕容杰不可。

    慕容杰正看得出神,岂料天仇飞身跃起,猛然一剑朝他刺来。

    慕容杰大惊失色,急忙以【红莲刃招架,【红莲刃是宝刀,【穿云琉璃剑也是宝剑,刀剑相击之时,双方均感手臂酸麻,险些没能握住手中兵刃。

    论天仇的修为,本远在慕容杰之上,只是此间的彻夜苦战,让天仇有些力不从心。

    如今她身子虚弱疲惫,心里又羞愤难当,身心备受煎熬,已使她自乱阵脚,竟然两腿一软,跌入流水之中。

    瞧天仇刚才凶神恶煞,似要非取自己性命不可,此番有摔的如此狼狈,真好似一只落汤鸡,慕容杰乘势骂道:“哪里来的妖女,敢在这里迷惑众生。小爷可是正人君子,休想以旁门左道害我。就这么点三脚猫本事,焉能是小爷的对手。”

    慕容杰不知眼前女子是谁,更不知道他修为的深浅,不过呈口舌之快,他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落入水中的天仇,狼狈不堪的跃出水面,失魂落魄的颓然之态,全没有同瑶台众仙子,争强斗狠时的飒爽风姿。

    闻听慕容杰含血喷人,天仇在羞愧之余,更是盛怒以极。她此番舍生忘死,居然救了个白眼狼。不仅没有半句好话,还占了她的便宜,更指责她的不是,天下无耻之人,谁能更胜于此?

    天仇今天要是不杀了慕容杰,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在这世上。

    天仇怒不可遏,举剑朝慕容杰刺来,说们她也不能饶了慕容杰。

    岂料双腿不知何时,竟然被溪中水草缠住,天仇杀人心切,全然不知脚下情况,加之原本就是力亏体乏,居然再一次失去平衡,重又跌如流水之中。

    此番可真把天仇给急疯了,倍感委屈的天仇万念俱灰,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她在这世上活了十七年,十七的坎坷加在一起,也没有今天这般窘迫。

    她就像条落水的野狗,活着只是为了让人看笑话,如今天仇才算明白,她所救的哪里是什么伙伴,根本就是自己的灾星,可说是倒霉到家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