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65.第65章 金蝉脱壳

正文 65.第65章 金蝉脱壳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天仇并不会【春秋八法也从没见人在战斗中,真正施展过【春秋八法但由于父亲当年的教会,天仇可说是除慕容世家外,在这天地之间,最熟悉【春秋八法之人。

    天仇年仅十岁,就失去了父母双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独自生活在天柱山幽谷之中。

    孤独比任何孤魂野鬼都更加可怕,这让天仇对于儿时父母的关怀,更加刻骨铭心的难以忘怀。

    父母过去说过的每句话,发生过的每件事,甚至是每一个表情,在天仇的心中,无论过去多久,仍旧记忆犹新。

    天仇并未依照父亲所说,去投奔远在楼兰的慕容世家,但这并不表示天仇,就彻底把此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父亲告诉过天仇,关于慕容世家的每个字,天仇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正是这些年来,从未被她忘记过,所以当天仇看到慕容杰时,一眼便认出了【春秋八法。

    天仇记得父亲说过,【春秋八法乃慕容世家绝学。懂得【春秋八法之人,若不是慕容杰世家的人,也必然同慕容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就是为什么向梁,要把【春秋八法教授给女儿的原因。

    因为只要女儿懂得【春秋八法在慕容世家的人眼里,这女娃娃就必定同他们有关系。

    如今在天仇的眼里,慕容杰自然也是一样。

    天仇怎么也想不明白,敦煌瑶台何时多出这么个娃娃,而且看上去最多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娃娃不仅有宝刃在手,其修为也同年龄极不相称。

    如今他被这么多瑶台妖女围困,眼睛却又似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天仇看到慕容杰的第一眼,就对慕容杰充满了好奇。

    不知道他与敦煌瑶台,究竟能有什么瓜葛。

    当她看出慕容杰慌乱的刀法,显然是父亲告诉她的【春秋八法时,天仇顿时想到慕容杰,很可能是慕容世家的人,又或是此人的遭遇,也与自己不经相同。

    同命相连的感受,迅速拉近了天仇对慕容杰的情感。她与慕容杰本无任何情谊可言,两人过去根本就不认识,只因天仇触景生情,才对慕容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这些年来,天仇始终孤独一人,从没有过任何伙伴。

    如今慕容杰的突然出现,又同她仿佛有相同的命运。这让天仇自己也不知为何,会情不自禁的把慕容杰,就这样未假思索,当成是自己的伙伴。

    见到这么多成年人,居然围攻一个孩子,天仇岂能坐视不理,决心要助其一臂之力。

    芭蕉林中的战斗,让天仇消耗很大。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敦煌瑶台的车轮战术,显然起到了极好的效果。

    消耗极大的天仇,先前就已力不从心。若不是剑阁突然发生变故,出了慕容杰这趟事情,说不定天仇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败在瑶台众仙子剑下。

    辛亏慕容杰闹这么大,才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这也让天仇更想帮慕容杰脱险。

    天仇的体力未恢复,她知道自己现在出手,实力必将大打折扣。

    为了能够出奇制胜,天仇不敢再有保留,必须认真对待这一战。

    他拔出父亲留下的【穿云琉璃剑决心用父亲的【冲虚剑法击败眼前这些瑶台妖女。

    谁都没能想到,天仇才刚一出手,就吓坏了华阳夫人。

    华阳夫人以为天仇是向梁复生,决心要手刃黑影妖人,决不让他再次逃生,一场鏖战在所难免。

    就这样,黑影妖人与瑶台仙子,又一次针锋相对,大打出手,各自都用上了,压箱底的本事。

    目不见物的慕容杰,全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感到身旁战斗激烈,却又同自己毫无关系,怎么也想不明白,周围的人都在做什么。

    觉得自己不再有什么危险,慕容杰渐渐开始平静下来,楞柯柯的站在原地。他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仿佛跟个没事人似得,任凭周遭洪水滔天,都同他没有半点干系。

    慕容杰暗自猜想之际,天仇与瑶台仙子,已经斗了数百个回合。

    华阳夫人出手狠辣,其余剑主亦不甘示弱。

    天仇孤军奋战,早已是强弩之末。

    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金钩。

    天仇同瑶台仙子,整整斗了半年多,她对这些人的实力,可说是了若指掌。

    几个月前,天仇败走之后,便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对抗整个敦煌瑶台。

    于是这几个月来,她没有再次出手,躲在幽谷中继续修炼,希望能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纵然几个月来,修为又有不少长进,不过如今看来,还是无法胜过,敦煌瑶台的【七绝剑阵。

    如果此时不设法逃走,继续这样争斗下去,只怕用不了多时,再没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天仇想要逃走并不难,她曾多次在瑶台仙子的围困中来去自如。可是她并不想撇下慕容杰独自离去,她若是把慕容杰留在这里,这些穷凶极恶的瑶台妖女,定会将慕容杰碎尸万段。

    要带着慕容杰一起逃走,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况且瑶台妖女们,亦不可能容忍他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去。

    天仇心中一紧,想出个金蝉脱壳之计,可是转念一想,此计又断不可行。

    踌躇间,难免分神,心不在焉,险些被华阳夫人所伤,让天仇惊出一身冷汗。

    此番险遇,也这让天仇坚定了信念,必须尽快抽身离去,若要是不慎受伤,只怕到头来,她和慕容杰谁都逃不了。

    天仇回头看了看慕容杰,见他呆愣楞的,满脸全是白水粉末,显然什么也看不到。

    天仇回身急刺九剑,逼退身旁众仙子,伸手解开腰间粗藤。

    顷刻间,黑影妖人朝空中跃起,瑶台众人唯恐妖人逃走,纷纷跃上半空,企图拦阻黑影妖人退路。

    彼此对质于半空,黑影妖人再无攻势,华阳夫人率先攻击,急刺黑影妖人数剑,黑影妖人竟全无反应,众人见状无不骇然,皆不敢贸然靠近,更担忧黑影妖人,会突发起反击。

    直到黑影重又落在地上,瑶台众人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黑影妖人,不过是件黑色棕衣,众人无不大失所望。

    华阳夫人心中愕然,显然是给那妖人逃了,愤恨之心无以复加。

    等她们回头再看,消失不见的岂止黑影妖人,慕容杰和凌波仙子,也不知道何时没了踪影。

    华阳夫人妩媚的双眸中,骤然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