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59.第59章 闺中巧遇

正文 59.第59章 闺中巧遇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看到眼前的佳肴,可把慕容杰给乐坏了,他顾不上会不会有人来,就立刻朝桌案冲过去,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转眼间桌案被他弄得一片狼藉,吃饱喝足后的慕容杰,只觉得饭饱神虚,躺在宽敞舒适的花床上,不管不顾的呼呼大睡起来。

    慕容杰缓缓睡去,完全把危险抛诸脑后。

    这一年来,他从未有过如此享受,曾几何时,他也是个养尊处优的阔少。

    如今仿佛是苦尽甘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面发展。

    慕容杰酣睡正香,屋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打开了房门。

    慕容杰大惊失色,危险已迫在眉睫,若是被瑶台妖女发现,他也就甭打算,盗取什么【玄冰剑了。

    现在想要逃走,显然已经没有可能,可眼下这温馨的闺房内,有没有他的藏身之处。

    慕容杰东躲西藏,手忙脚乱大半天,却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容他藏匿的所在。

    万般无奈,慕容杰只好,往被褥里一窜,也算是找到个,临时的藏身之所。

    慕容杰紧紧抓住被褥,偷偷从缝隙间窥视,只见屋里进来七八个女子,她们全都穿着一身水蓝色纱裙。

    由于她们来的仓促,一个个又手忙脚乱,竟没人注意到慕容杰,这才让慕容杰有了躲藏的机会。

    慕容杰摒住呼吸,仔细观瞧屋里的女子,不知她们究竟在乱些什么。

    突然间,慕容杰大惊失色,感到一阵渗人的寒意,被围在这些女子中间的,正是那****在【紫阳轩所遇上的云霄仙子。

    虽然慕容杰只见过云霄仙子一面,但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云霄仙子。

    云霄仙子的美丽,任何男人见到了,都将永远无法忘怀,即便是慕容杰这样的娃娃。

    这一天来,慕容杰所见到的美女,比他一辈子见到的还多,可以说敦煌瑶台的仙子们,全都是倾城倾国的绝世美女,可是如此众多的美女,又绝没有一个能够同云霄仙子相提并论。

    慕容杰远远望去,只见云霄仙子紧咬银牙,脸色也显得十分痛苦。

    慕容杰恍然大悟,先前他见云霄仙子同众多门人一起,对战那黑影妖人,想必定是被那妖人所伤,脸色才会如此的阴沉。

    众人搀扶云霄仙子,在屋内花床躺下。

    果不其然,云霄仙子的确受了伤,黑影妖人刺伤了她的小腹和左肋,血渍早已染红大半水蓝色衣裙。

    唯恐自己被人发现,慕容杰急忙向后退缩,由于众人的注意力,此刻全在云霄仙子身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被褥里有人。

    “师父,您没事吧?”一名女弟子问道。

    “废话,那妖人好生歹毒。”云霄仙子骂道。

    “我等定为师父报仇!”另一名女弟子说道。

    “呸!就凭你们这点儿功夫,去了还不是送死。”云霄仙子骂道。

    众女徒无计可施,全都泣不成声,弄得云霄仙子好不心烦。

    “罢了,罢了!别哭哭啼啼,你们全都出去,我要运功疗伤,三个时辰内,别让任何人打扰我。”云霄仙子呵斥道。

    众弟子不敢多言,全都唯唯诺诺退了出去。她们知道师父修为高深,料想这点伤势,恐无大碍。

    待众弟子离开,又关闭了房门,云霄仙子从枕边,摸出一个方形绣盒,艰难的从绣盒内,取出一块黑色膏药。

    云霄仙子用剑,削小一小块膏药,准备拿到火上去烧,这才发现桌案上一片狼藉。

    眼下云霄仙子伤势极重,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别的事情,只以为是谁养的阿猫阿狗,凑巧误入了她的闺房,才弄的如此一片狼藉,看来定是婢女偷懒,没能好好看守门户。

    这算是无形之中助慕容杰,又一次得以躲过一劫。

    云霄仙子在烛火上,烤制了一会儿黑色膏药,然后从地上拾起一个碟子,将黑色膏药放入碟内。

    可别小瞧了这不起眼的黑色膏药,它乃是敦煌瑶台七宝之一,名为【金沸黑玉膏。

    无论受了怎样的外伤,只要涂抹上【金沸黑玉膏十二个时辰之后,必然完好如初,连疤痕也不会留下。

    不过在这十二个时辰之内,受伤者不能再运气用功,否则极易让伤口崩裂,而且在使用【金沸黑玉膏前,必须用火烤至金沸。

    这是敦煌瑶台的至宝,按理说只该掌门才会拥有,这也是为什么云霄仙子,要让弟子全都离开,而不让她们为自己敷药的所在。

    【金沸黑玉膏是云霄仙子无意间顺手牵羊而来,自然不能让旁人知晓。

    云霄仙子将盛放膏药的碟子,小心翼翼的放在花床上,然后开始缓慢的宽衣解带,尽量避免碰触到伤口。

    云霄仙子的伤,在小腹与左肋,若不脱去衣裙,自然是无法敷药,这可把慕容杰给急坏了。

    慕容世家自称师承武圣,讲的是忠义仁爱,说的是礼义廉耻。

    非礼勿视,慕容杰自幼便知。

    可眼下绝不是他要偷看,更不可能开口提醒云霄仙子。

    也只好紧闭双目,不敢再瞧一眼。

    云霞仙子朝伤口上了药,衣不蔽体担心受凉,便手伸前去抓被褥,想要好好睡上一觉,也好让伤口能够尽快愈合。

    慕容杰双眼紧闭,全然不知周遭的情况,又怎会料到云霄仙子,这时候会伸手过来抓被褥,只以为她还在料理伤口。

    云霄仙子轻提被褥,慕容杰毫无防备,整个人顿时一览无遗的显露出来。

    突然在自己的闺房内,看到又臭又脏的慕容杰,云霄仙子花容失色,被吓得目瞪口呆。

    没有了被褥,慕容杰感到一阵寒意,他冷不防睁开双眼,正看到瞠目接触的云霄仙子。

    只见她玉体横陈,美眸璀璨,秀颊娇羞,皓齿洁白,俏骨姗姗,映红悄悄,凝脂点点,锦绣千里写不下她一个美字,山河万里容不下她一个艳字。

    慕容杰全身颤抖,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猛然朝云霄仙子扑了过去。

    面对云霄仙子的柔美娇躯,慕容杰并没有丝毫杂念。只是怕云霄仙子,呼唤门外弟子,若是来人众多,将他团团围住,就更没有办法脱身了。

    慕容杰奋力搂住云霄仙子,用手将她的嘴紧紧捂住,使云霄仙子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慕容杰年岁幼,但已有三重地煞之气的修为,双臂的力气自然是小不了。

    如若云霄仙子没有受伤,眼下的慕容杰根本就不是她对手,只可惜云霄仙子伤势不轻,又刚上了【金沸黑玉膏此刻全然不敢运功,只能任由这又臭又脏的小子摆布。

    慕容杰把【红莲刃子刃,往云霄仙子粉脖上一架,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别出声,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云霄仙子又羞又恼,心中怒不可遏的,可如今受制于人,也只能唯命是从。

    云霄仙子被捂住了嘴,无法吐露出半个字,只好拼命点了点头,表示愿听慕容杰的吩咐。

    慕容杰见云霄仙子很是配合,心中不免感到分外喜悦,既然云霄仙子见到了自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向她问清楚【玄冰剑所在,也好省去漫无目的的寻找。

    见云霄仙子伤势不轻,慕容杰料定云霄仙子,此时定然不是自己对手,大可不必如此惧怕她,于是又继续低声说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必须给我如实回答。你若肯答应现在我就放开你,你要敢叫喊,我立刻宰了你,你听到没有!”

    云霄仙子奋力点了点,慕容杰这才将她缓缓松开。

    云霄异常安静,全无任何不轨之举,顺从的让慕容杰,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并非是云霄仙子,就真这么好欺负,而是云霄仙子十分清楚,她若是大声呼救,到头来只能是自讨苦吃。

    先不说眼前这又臭又脏的小子,有没有足够的本事伤人性命,也不是云霄仙子身上的伤势,会对她造成多大的束缚和麻烦。

    仅仅只是让门下弟子,看到她一丝不挂的,同一个又臭又脏的小子,同在一张花床之上,这就足以让云霄仙子,颜面尽失,无地自容,今后还有何脸面,活在人间世上。

    云霄仙子是七位剑主中,入门最晚,年纪最轻,悟性最高的,难免招惹同门妒忌,因而格外重视自己的名节。

    全都只有女人的地方,难免总会有风言风语,谁都可能成为流言蜚语的焦点。

    在云霄仙子看来,是非终日有,不听自然无,只要自己行得正,就不怕别人说长道短。

    云霄仙子六岁上山,学艺一十八年,便已结丹成功,达到天罡之境,令众多门人倾慕不疑,嫉妒之心也就油然而生。

    在七位剑主之中,仅有云霄仙子一人,芳龄不过三十,其余剑主,尽皆年过半百,只是她们有天罡之气护体,才得以青春常驻,宛若二三十岁的大姑娘,但实则早已是徐娘半老。

    这一点,仅仅从她们的称位,便能够明显得觉察出不同,在敦煌瑶台,无论修为高低几何,只有到了不惑之年,才能够成为【夫人多有德高望重之意,其余门人均称为【仙子。

    至于【妖女只不过是外人,对敦煌瑶台门人的蔑称。

    云霄仙子虽是【绝念剑阁的剑主,却还不到而立之年,更不及不惑,因此依旧被称为【仙子并非将其称为【夫人。

    在只有女人的敦煌瑶台,众人最忌讳的问题,不用说也谁都知道,那便是关于男人的问题。

    云霄仙子面前的慕容杰,不仅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同时也是个气力不小的男人。

    此情此景,云霄仙子岂能让外人知道,那不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想要对付慕容杰,云霄仙子唯有另觅他法。

    若任性胡来,只怕名节不保。

    “你想要知道什么?”云霄仙子柳眉微蹙道。

    “小声点,别叫人听见。我听说敦煌瑶台,有把【玄冰剑今日慕名而来,不料误打误撞,走错了地方,误入仙子闺房,还望仙子不吝赐教,能够告诉在下,【玄冰剑究竟藏于何处,在下这就离去,定然不伤仙子毫发。”慕容杰客客气气的问道。

    他也怕惹怒了云霄仙子,人家不肯如实相告,到头来还不是自己徒费脚力。

    见慕容杰还算有礼,并非凶神恶煞的歹人,云霄仙子稍许宽了心,看样子慕容杰并无意伤她,从长计议应对之策也未为迟晚。

    “我当是何事,要找【玄冰剑不难,由此一路往东,用不了半个时辰,便会看到一处塔林,其中有座白色浮屠塔,【玄冰剑就在塔内。”云霄小子直言不讳的说道。

    慕容杰大喜过望,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苦苦寻觅了这么半天,不如眼下这么一问来的轻松,随即便想要迅速离开,也好尽快找到【玄冰剑。

    慕容杰心中欢喜,岂料云霄仙子突然问道:“我可以先把衣服穿上吗?”

    慕容杰愣了一会儿,脸上顿时烧得通红,急忙羞愧难当的说道:“当然,当然!请便,请便!不要客气……无需顾忌……”

    慕容杰越说越感不对,便也就不再往下说了。

    云霄仙子缓缓拿过衣裙,一边穿戴一边看着慕容杰羞怯的模样,突然间禁忍不住嗔笑起来。

    “你笑什么?”慕容杰愤然道。

    他不知云霄仙子,为何会突然发笑,使他不觉紧张起来。

    云霞仙子也不回答,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你要是还不走,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人进来,那时候你被人发现,可就怨不得我了。”

    慕容杰心中思量,云霄仙子说的没错。

    如今云霄仙子受伤不轻,说不定很快便会有人探望,那时候总不能将她们,全都给阻拦在门外,不让她们进入闺房中来。

    如今知道【玄冰剑的所在,慕容杰就应该抓紧时间,没必要在这里耽误下去。

    慕容杰一个鲤鱼打挺,从花床上站起身来,扭头就朝门外走去,云霄仙子大惊失色,急忙开口叫住慕容杰道:“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找【玄冰剑!”慕容杰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可不能从那里出去。”云霄仙子说道。

    “为什么?”慕容杰问道。

    “门外有人,她们不会让你走的。”云霄仙子说道。

    慕容杰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些茫然的颓然问道:“那我该从哪里出去,才不会被她们发现。”

    云霄仙子伸出手指,漫不经心的指了指窗棂,笑容诡异的娇嗔说道:“外面是流水,不会有人在,不过你可要小心。”

    慕容杰真想不到,云霄仙子真够仁至义尽,居然还给他指出了一条明路。

    慕容杰哪里知道,云霄小子如此这般,根本就是另有原因。

    云霄仙子也很担心,被人看到她的闺房中,居然藏着一个男孩,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没法解释清楚,所以她自然不能让慕容杰,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