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7.第47章 般若雪莲印

正文 47.第47章 般若雪莲印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一阵凉风袭来,慕容杰不知何时,手里突然多出个锦囊,顿时令他匪夷所思,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小小锦囊,不知从何而来,他丝毫没有察觉,可偏偏就在他手里。

    慕容杰甚是纳闷,却听维摩罗什说道:“小老弟,这算是大哥,送你的见面礼,希望你不要嫌弃。此宝名为【如意锦囊乃是弥勒佛爷,所炼化的九宝之一。世人皆知,弥勒炼化九宝而成佛,因此也被后世称为,九宝弥勒佛。这是五百年前,我在天脊之巅所得。【如意锦囊虽小,却能装载天地,切不可小看了此宝。”

    慕容杰撇着嘴,满腹狐疑的看着手中锦囊,似乎根本就不相信,维摩罗什刚才这番话。

    “怎么?你不相信?我骗你作甚,你要是不信,就自己试试,看看这【如意锦囊能不能装下你手中兵刃。”瞧慕容杰半脸的不信,维摩罗什信誓旦旦的说道。

    慕容杰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怀中【如意锦囊又瞧了瞧手中【红莲刃子刃。

    尽管这【如意锦囊看上去玲珑精巧,一看便知绝非俗物。可是这【如意锦囊实在太小,远不及【红莲刃子刃的刀柄长。

    如此严重的比例失衡,又怎么可能装的下,一整把的【红莲刃子刃,难道不是明显在糊弄自己吗?

    然而在慕容杰眼里,冰老是他的结拜兄弟,又十分慷慨的将【红莲刃子刃,就这么毫不迟疑的送给了他,如今又有什么必要,拿一个小小锦囊来骗他。

    慕容杰的心绪起伏跌宕,不置可否的决定试上一试,只是心中并没抱多大希望。

    他不敢将刃尖放入锦囊,生怕会将这小小的锦囊刺破。毕竟这锦囊着实精美,若有就此被毁坏,岂不是分外可惜。于是决定把刀攥,先放入锦囊试一试。

    慕容杰将刀攥放入锦囊,岂料【红莲刃的子刃,从慕容杰手中脱手而出,顷刻间被【如意锦囊完全吸入,惊得慕容杰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小的【如意锦囊就像无底的深渊,而【红莲刃的子刃,仿佛完全消失在了深渊之中。别说仅仅只是一把【红莲刃子刃,就算是一千把一万把,小小的【如意锦囊也能够完全收入囊中。

    慕容杰将手探入【如意锦囊之内,很快便摸到了【红莲刃子刃,他立刻从【如意锦囊里,拔出【红莲刃子刃,握在手中的子刃,丝毫没有任何折损,【如意锦囊的神迹令人叹为观止。

    慕容杰一时兴起,将手中的子刃,放进去又拔出来,拔出来又放进去,玩的不亦乐乎。

    见慕容杰如此顽劣,把维摩罗什给看乐了。毕竟孩子就是孩子,这也能玩的如此开心,还真是少见多怪,让人忍俊不禁。

    维摩罗什暗下决定,要把将自己的【般若雪莲印传授给慕容杰这小子。

    唯有如此,慕容杰才能助他,破解【铁锁莲花阵并且击败瑶台剑主的【七绝阵从而顺利夺取【玄冰剑成功逃离敦煌瑶台。

    已经过去了五百年,维摩罗什还惦记着【玄冰剑。然而正是因为被困此地五百年之久,维摩罗什才更加渴望,得到传说中西王母的【玄冰剑。

    维摩罗什不远万里,从天竺国来到大唐,孤生一人,勇闯瑶台,大战七绝剑主,被困天柱山内,为的就是这把【玄冰剑无论过去多长多久,他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如今维摩罗什看到了转机,机缘巧合让他重获新生,他又有什么理由,在此时要放弃【玄冰剑难道还要让他,再苦苦等上五百年,否则维摩罗什又岂能甘心。

    维摩罗什此番巧遇慕容杰,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慕容杰根骨清奇,是练气修仙的好胚子,而且他与那【红莲刃似乎也有命中注定的仙缘。

    神兵异宝的强弱,往往不在于自身实力,而在于是否能有仙缘。若是有缘,则能充分发挥出,最大程度的神迹异能,若是无缘,纵然是旷世奇宝,也难以发挥出神迹异能。

    慕容杰有此两点,已经难能可贵,可是让维摩罗什更加欣赏的,首先是他与瑶台剑主有仇,其次慕容杰不过只是个娃娃,更有就是慕容杰对于修仙之事,仅仅只是一知半解,甚至可以说是道听途说。

    这样一来,维摩罗什自然没有更多的顾虑,而且也不用处处提防慕容杰,怕他怀有二心,想要谋害自己。

    在这天柱山内,每个人都同瑶台剑主有关,不管他们是心服还是口服,总之没有人敢违抗瑶台剑主的命令。而要同瑶台剑主为敌,更是想都不敢去想,这让维摩罗什如何去寻找,愿意协助自己击败瑶台剑主的人,更何况他还被困在【铁锁红莲阵内,所以他没有理由不选慕容杰。

    更何况慕容杰不过是个娃娃,一个娃娃能有什么心计,定然会对他言听计从,不必担心三心二意别有所图,若是遇上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在学会他的【般若雪莲印后,难保不会心生歹念,到头来赔了夫人又折兵。

    再有慕容杰并不懂得练气修仙的法门,这样一来为了能够牵制慕容杰,在传授他【般若雪莲印时,维摩罗什故意改变或颠倒部分心诀,这样慕容杰也完全不可能察觉到,如此一来维摩罗什就能够保证,让慕容杰始终处于他的控制之中,不会出现野马脱缰,无法掌控的局面。

    把这些事情全都给考虑周全了,维摩罗什才最终决定,传授慕容杰【般若雪莲印这可不是他一厢情愿的贸然之举,而是经过了缜密的权衡与考虑。

    维摩罗什笑盈盈的对慕容说道:“怎么样?现在相信,我没有骗你了吧!【如意锦囊虽小,却是旷世奇宝,你要牢牢记住,人不可貌相,前往不要以貌取人,否则你终有一日会吃亏的,远的不说就说这些瑶台妖女,他们哪一个不是美若天仙,可她们全都是蛇蝎心肠。”

    慕容杰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缓缓将【红莲刃子刃,收入【如意锦囊之内,又若有所思的急忙应声答道:“大哥说的对,小弟谨遵教诲。”

    “虽说你得了两件宝贝,可不能因此得意忘形。仅仅凭借这两件宝贝,没法帮你击败瑶台剑主,更没法让你逃出天柱山。”维摩罗什神情严肃的说道,刚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早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望大哥不吝赐教!”慕容杰恳切的说道。

    想要离开天柱山,是慕容杰发自内心的愿望,如今他大仇未报,岂能在这虚度年华,必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早日前往青城山学道,若是师父回到青城,却见不到自己的踪影,势必认为他是个顽劣之童,从而对他感到无比失望。

    “你要知道,瑶台七大剑主,全都有天罡修为,想要击败她们,不是一两件神兵,就能够轻易做到的。只有冬练三九,夏练三暑,持之以恒的努力,坚持不懈的奋进,才能够同她们一较高下,我可以把我的独门绝技传授给你,可是你最终能够领悟多少,这就只能看你的造化了。”维摩罗什面沉似水的说道。

    “小弟一定不负厚望,早晚必要替大哥,好好教训一番,那些瑶台妖女。”慕容杰说道。

    维摩罗什情不自己的笑了起来,想不到这慕容杰还惦着他的事,并非只是为了学得本领,好逃出这座天柱山而已。

    维摩罗什二目微闭,稍微沉思了片刻,复有对慕容杰说道:“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恰如春夜梦一场。至圣者必衰,至极者比乱,至阴生至阳,至柔生至刚,反其道而行之,这就是【般若雪莲印的法门。世人皆知,金莲为纯阳至刚之物,雪莲为纯阴至柔之物,一生于南海之滨,一长在雪域之巅,彼此相攻相克,此消彼长,水火不容。这些都是错误的观念,【般若雪莲印虽是阴寒至极的法门,却并非与那些纯阳至极的法门水火不容,而是源于那些纯阳至极的法门。这一点你千万要记住,老夫之所在这火海中闭关清修,正是源于这至阴生于至阳的道理。”

    维摩罗什这番话,真是三分实七分虚,一大半都现编出来的假话。

    金莲生雪莲,这一点倒是不假。维摩罗什本是鸠摩罗什的师弟,在维摩罗什离开佛光寺之前,维摩罗什所修炼的功法,与鸠摩罗什所修炼的功法,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们所修习的功法,皆能幻化出金色莲花,就如同道家的武修,修为高原这,亦能幻化出昊天塔,是凝聚天罡之气的法门。

    鸠摩罗什的【妙法莲花身便源于他们师兄弟最初所修炼的法门。尽管此后维摩罗什另辟蹊径,倒行逆施开创出【般若雪莲印彼此一阴一阳全然不同,可他并不是前功尽弃尽废重头修炼,而是隐匿于天脊山脉之中,苦思冥想在原有修为之上,才顿悟出这全新的功法。

    维摩罗什不得不承认,他的【般若雪莲印与鸠摩罗什的【妙法莲花身实际上全都出自同一种法门,只是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一为纯阳至刚,一为阴柔至寒,因此为摩罗什所说,雪莲出自金莲,这并非是假话,事实的确是如此。

    但除此之外,至于那一番至阴生至阳,至柔生至刚,反其道而行之的说辞,则是为维摩罗什临时,现编出来的胡诌之言,他之所以这么说,并非因为他真就怎么认为,而是为了不让慕容杰日后,打【玄冰剑的主意,所以他才编出这么一番说辞。

    反正在维摩罗什看来,慕容杰对此一窍不通,而且此时此地他所处的环境,也正好能够迎合他这样一套说辞。

    若非如此,他这样一个神功盖世的高僧,又怎会在熔岩环抱中清修,练的还是极寒至阴的功法,这岂不是让人贻笑大方。

    可是慕容杰还真就相信,维摩罗什所说的这番,似是而非的胡说八道。

    对于究竟该如何修炼,才是最为真确的途径和法门,慕容杰对此一无所知。

    尽管慕容杰也从鸠摩罗什那里受益匪浅,可是他毕竟同鸠摩罗什,从未有过任何的直接交流,又怎么可能知晓究竟该如何修炼,这几个月来全都是他自己在摸着石头过河,至于修炼的方法也无从谈得上对错,如今得高人指点,慕容杰当然深信不疑。

    更何况在楼兰城外的酒家里,师父青云道长,又曾偏偏告诉过他,“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这就是慕容杰更加觉得,这一僧一道同为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彼此的说辞又都这般不尽相同,自然立刻就信以为真,丝毫不会有任何怀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