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6.第46章 义结金兰

正文 46.第46章 义结金兰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没想到塞翁失马,竟能有这番奇遇。

    若能得到世外高人的相助,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慕容杰那叫一个心花怒放,欢欣雀跃的有些忘乎所以。

    可是静下心来细细一想,这件事情还真有些不好办。

    眼前的高僧愿意收自己为徒,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事。

    对任何人来说,可谓梦寐以求,慕容杰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慕容杰如今已有师父,那就是青城派掌门青云道长,一个徒弟岂能拜两个师父。

    到处随便乱拜师父,乃是大不敬之罪。

    忘恩负义这种事情,是龌龊小人的勾当,慕容杰乃名门之后,岂能做有辱名节之事。

    所谓忠臣不事二君,好马不跨双鞍,贤仆不奉二主,烈女不嫁二夫,这是人伦天理,三纲五常,岂能视之儿戏,无视廉耻。

    如今这世外高人,有意要收慕容杰为徒,若是慕容杰不答应,这便是大大折煞老叟颜面,若要是贸然仓促答应下来,又该如何去向师父青云道长交代。

    慕容杰左右为难,不知究竟该如何是好,心中七上八下的,始终没有个准主意。

    维摩罗什见慕容杰犹豫不决,心中难免有些不悦。别人想要拜他为师,他还从来都不肯收,如今主动要收徒弟,这小子居然不是抬举,似乎并不愿意拜他为师,维摩罗什又焉能不气。

    “怎么!难道你不愿拜我为师?”维摩罗什阴沉着脸说道,他的脸上满是怒容。

    慕容杰再次拜倒,诚惶诚恐的说道:“上仙有意收晚辈为徒,晚辈求之不得,感激不尽,受宠若惊。只是晚辈已有师父,若是突然再拜一个师父,晚辈岂不成了吃里扒外的二皮脸,还有和脸面立于天地之间。这件事晚辈还需请示师父,待他老人家同意之后,晚辈才敢拜上仙为师。若非如此,贸然拜师,只怕为天下人耻笑。”

    “哈,哈,哈!小小年纪,就如此拘泥于形式,想必日后定为虚名所累。你说的倒也没错,既然已经有师父,自然不能再胡乱拜师。若果你是我的弟子,要是在外面乱认师父,我定要一掌拍死你。也罢,也罢!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你是你师父的宝贝徒弟,那我也就不同他抢这个徒弟,这件事情就当我没说过。”维摩罗什愁眉舒展,想不到这娃娃少年老成,还真是孺子可教。自知的确没有看错人,早晚一日此子必定大有所为。

    “上仙宽仁厚德,晚辈感激不尽。”慕容杰连连磕头,驳了他人好意,心中甚是坎坷。

    “唉!可惜啊,可惜啊!你若不是我的弟子,我又如何名正言顺教你本事?不能交给你我的本事,你又如何战胜那些瑶台妖女?你要是打不过她们,该又如何离开这天柱山?”维摩罗什左一个如何,右一个如何,自言自语的低估起来。

    慕容杰心想,这老叟说的没错,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自己若不是这老叟的徒弟,又凭什么学人家的本事和能耐。

    就算真学会老叟的能耐,自己打上天柱上去,击败那些瑶台妖女,又如何说是替眼前老叟,特地去教训她们一番,彼此非亲非故,岂不成了狗拿耗子。

    慕容杰转念一想,突然间计上心来,他立刻想到了黑风双煞,这便有了应对之策。

    “晚辈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慕容杰再拜说道。

    “但说无妨。”维摩罗什摆手说道。

    “若是上仙不弃,晚辈愿同前辈,结拜为生死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样一来,我们既是兄弟,自然可以互相切磋,我便能同上仙学能耐,也能把我的能耐教给上仙。”慕容杰彬彬有礼的说道。

    维摩罗什这么一听,差点被气得掉进熔岩,这娃娃就是娃娃,真难为他想出这么个注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

    维摩罗什啼笑皆非,竟不知该何言以对。他这么大的年纪,如此高的修为,却被慕容杰给气糊涂了,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维摩罗什转念一想,这也未尝不可。自己这么大把年纪,可那娃娃最多不过十岁,两人居然要同年同月同日死,还真是千古奇闻一件。两人就此结为忘年之交,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一来这娃娃童言无忌,天真无邪,远胜于那些苟且之徒。二来这娃娃知书识礼,心怀敬畏,更强于那些蛮劣顽童。三来维摩罗什逼近需要慕容杰,帮助他破除【铁锁红莲阵。四来维摩罗什能够看出,慕容杰日后绝非池中之物,五来机缘巧合也算是缘分,才让两人在此地相逢。

    维摩罗什暗自点头,索性就这么决定,或许这就叫命中注定。

    “好,好,好!亏你想的出来,我一把年岁,你还要同我结拜,我又怎好推辞。你要认为这样最好,我自然也没意见,哈,哈,哈!”维摩罗什说着朗声大笑起来。

    “承蒙上仙不弃,晚辈受宠如惊。”慕容杰喜出望外。

    “不过,我也要告诉你,老衲在这人世间,此生最恨三中人,他日你若成了其中之一,那么你我的兄弟情谊,也就从此恩断义绝。”维摩罗什说道。

    “敢问上仙,都是哪三种人?”慕容杰目不转睛的看着维摩罗什不知道他会说出哪三种人。

    维摩罗什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的对慕容杰说道:“这一种人,就是贪官污吏。他们结党营私,阿谀权势,官官相护,上不敢参,下不敢犯,颠倒黑白,欺压良善,盘剥百姓,对一身正直,两袖清风,忧国忧民的忠臣,只要是看不顺眼,就势必将其除之后快。这第二中人,就是恶霸土豪。他们家资丰厚,富可敌国,不思接济天下,专攻交通官吏,狼狈为奸,为富不仁,攘田夺地,欺男霸女,横行跋扈,见利忘义,武断乡曲,霸占产业,无恶不作。这第三种人,就是假仁假义。他们在人前行侠仗义,背地里阴谋诡计,绵里藏针,暗箭伤人,面上都说他是个好人,心里却是千毒万恶,比豺狼还要恶毒三分,谁要是信了他的话,早晚都势必要吃亏,自己都被他给卖了,却还再对他感恩戴德。他日你若成为三者其一,你我兄弟恩断义绝。不仅如此,若是污蔑了我的名声,天涯海角我也要你无处可逃。”

    “上仙教诲,晚辈铭记于心。此等谄佞小人,人人得而诛之。”慕容杰立刻说道,这要是让老叟继续说下去,那可是要杀人的节奏。

    “好,好,好,你知道就好。我这把年纪,自然是做你的老哥哥,那你也就是我的小老弟。”维摩罗什笑盈盈的说道。

    “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慕容杰拜倒说道。

    “哈,哈,哈!我们这拜都没拜,怎么就已经成兄弟?”维摩罗什乐不可支的说道,他被困在这天柱山整整五百年,如今能够有个人同他说说话,心情那叫一个畅快无比。

    于是两人,垒石为炉,插草为香,口诵誓词,再拜天地,从此结为异性兄弟。

    拜礼已毕,两人都皆大欢喜。

    “老哥哥,小弟复姓慕容,单名一个杰字,不知小弟该如何称呼哥哥?”慕容杰抱拳拱手问道。

    如今他们既然已经结为兄弟,自然是不能有所隐瞒,于是便以实名相告。

    “哈,哈,哈,我是出家人,本就没名没姓,你叫我什么都可以。”维摩罗什笑着说道。

    慕容杰撅了撅嘴,这未免有些不好办,没名没姓的该叫什么才好。

    想来想去,慕容杰也想不出个好名字。

    只是在慕容杰看来,维摩罗什全身冰霜护体,仿佛被冻结在严冰之中,他自然不知道这是【般若雪莲印只觉得甚是奇怪好玩,于是便突发奇想,想出了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名字。

    “老哥哥,要不我就叫您【冰老如何,这老哥哥,老哥哥的,您年岁逼近大我许多,总这么叫未免有些不恭敬。”慕容杰说道。

    慕容杰之所想出这个名字,只因为【冰是慕容杰所看到的,维摩罗什身上最显著的特征,而【老乃是这个时代对长者尊称,于是两个字组合到一起,便有了【冰老这样一个称呼。

    “冰老?冰老!不错,不错,你想这么叫,那就这么叫。从现在开始,我们可就是兄弟了。”维摩罗什自己都觉得有趣,他活了这么几百年,还从来没有同谁结拜过,不免有种无以言表的兴奋感觉。

    从开始到现在,慕容杰手里,始终仅仅攥着【红莲刃子刃。

    可毕竟不是他的东西,他的老哥哥冰老说的很明白,人家是在这里闭关清修。不用问也知道,这熔岩还有这榕树,定然全都是冰老,给弄将出来的,至于他手中的神兵,自然也毫无疑问是冰老的。

    “此物还当奉还老哥哥。”慕容杰说着,双手握住【红莲刃子刃,心不甘情不愿的往上递。

    维摩罗什扭头一看,原来是慕容杰从巨大榕树里,拿走了【红莲刃子刃。

    正是如此,才让鸠摩罗什,得以从永恒的封印中苏醒过来,更何况这东西虽然是神兵,可是却与维摩罗什的功法背道而驰。维摩罗什想要的东西,就只有瑶台剑阁里的【玄冰剑。

    “诶!此物既然为你所得,那就说明你们有缘。若非如此,你有焉能得到,看来你命中注定,乃是此物的主人,你就自己收下吧。”维摩罗什说道。

    慕容杰大喜过望,毕竟是旷世奇宝,没想到他的老哥哥,竟然会如此的慷慨。

    慕容杰满心欢喜之际,只听鸠摩罗什继续说道:“兵乃凶器,拿着来来去去,免不了招灾惹祸,我再送你一物,也好让你韬光养晦。”

    维摩罗什说完,朝慕容杰掷出一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