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5.第45章 世外高人

正文 45.第45章 世外高人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突如其来的话语声,让慕容杰心中骇然。

    他猛然回过头去,想知道是谁在他身后说话。

    岂料突然之间,慕容杰只觉得,双腿软弱无力,双眼迷离恍惚,竟身不由己的坐倒在地。

    慕容杰感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冻结了一样,就连体内的血液,也似乎停止了流淌。

    他全身僵硬,呼吸困难,头晕目眩,强烈的痛楚,更是有增无减。

    “谁!是谁?”慕容杰惊惧万分,极其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

    “你又是谁?”那苍老而低沉的声音缓缓问道。

    慕容杰想要再开口,可是他被冻僵的身体,早已啧啧发抖的,让他无法自控,结霜的嘴唇始终无法说出一个字。

    【般若雪莲印!

    慕容杰体内的鸠摩罗什,意识到这是维摩罗什的绝技,被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没能回过神来,没想到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纵然四周火海滔天,慕容杰手中的【红莲刃子刃,又是纯阳无上的神兵。可他并不知道该如何去驾驭神兵,如此下去只怕慕容杰要被活活冻死。

    此情此景,鸠摩罗什怎么可能会出手,可要是他还不出手相助,只怕慕容杰此番必死无疑。

    万般无奈之下,鸠摩罗什只有强行施展【妙法莲花身将维摩罗什的【般若雪莲印给逼退。

    就连鸠摩罗什也没想到,仓促中的贸然出手,竟然能轻而易举的,逼退【般若雪莲印。

    维摩罗什被困天柱山内,已有整整五百年之久,他的修为几乎被铁锁红莲阵耗尽,如今虽然得以苏醒过来,可未挣脱这铁锁红莲阵,自身的修为回复不到一成,自然是如此轻易的,便被鸠摩罗什将其真气逼退。

    鸠摩罗什驱散慕容杰体内的寒气,慕容杰的身体瞬间重新回复知觉。

    他急忙一个轱辘从地上爬将起来,赫然看到那具被铁链封印的干尸,正在一点点的逐渐回复血色。

    凹陷的肌肉变得饱满起来,暗沉干瘪的皮肤也逐渐有了光泽,呆滞的面颊更是有了几分红韵,整个人都焕发出勃勃生机。

    一转眼的功夫,刚才那恶心恐怖的干瘪尸体,变成了面若顽童,仙风道骨的老叟,颇有一派威风凛凛,玉树临风的潇洒。

    慕容杰不经看的出神,这老叟看上去像是个出家的和。

    “娃娃,你是何人,为何打扰老夫清修,难不成你是瑶台妖女,派来暗中刺杀老衲的歹人?”维摩罗什面沉似海的问道。

    尽管维摩罗什的修为恢复还不到一成,可他好歹也是得道已久的高僧。【般若雪莲印更是旷世神功,岂是一个半大娃娃,能够轻易逼退。

    而这娃娃用来逼退【般若雪莲印的真气,却又偏巧同鸠摩罗什的【妙法莲花身有着如出一辙的相似之处,这不让维摩罗什感到十分不解。

    慕容杰也是大胆心细之人,刚才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仅凭维摩罗什称呼瑶台妖女,而并非同天柱山内的苦役,那样称呼瑶台仙子,慕容杰就能从中猜出八九,眼前这起死回生的老叟,必定同瑶台那些女流之辈,或多或少素有不睦,若非如此也不至于将称其为妖女。

    慕容杰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人便是维摩罗什。就是他知道是维摩罗什,也不可能了解维摩罗什,又是个怎样了不起的人物。

    毕竟当今天下,几乎没有人认识维摩罗什,况且他在五百年前就已经消声遗迹,而在那个时代认识维摩罗什的人,如今也基本上早都全死光了,像鸠摩罗什这样的人物,普天之下本来就没有几个。

    维摩罗什为了能够更快回复被【铁锁红莲阵耗损的修为,施展出【般若雪莲印以此来凝聚自身真气,这同时也使得维摩罗什的身体上,很快便结出一层寒气逼人的冰霜。

    在熊熊燃烧的熔岩环抱中,维摩罗什宛若永远不会消融的坚冰,只把慕容杰看得目瞪口呆,知道眼前这老叟,必定是世外的高人。

    说不定多讲几句拜年的好话,事情不但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还能够顺利逃离这天柱山,保不定眼前的老叟就是他的救星。

    慕容杰急忙拜倒在地,又是拱手,又是作揖,朗声对维摩罗什说道:“上仙有所不知,小子不是瑶台妖女的手下,而是被她们生擒活捉,被困在天柱山内的苦役。”

    “哈,哈!慢来,慢来!你说是被瑶台妖女所擒,他们擒你一个娃娃作甚?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她们抓你来此做苦役岂不是在自找没趣?”维摩罗什满脸的不相信。

    “小子不敢撒欢,若有半句虚言,可谓天诛地灭。此时内有隐情,容小子娓娓道来。”慕容杰毕恭毕敬的说道

    “有话就说,被这般婆婆妈妈的。”

    “我家一心向佛,皆是练气武修,乐善好施,斩妖除恶,为国为民。世世代代,皆是本分人家,从不做奸邪谄恶之事。岂料人在家中做,祸从天上来。家父被奸人所害,想不到瑶台妖女,更是趁火打劫,落进下石。她们满口假仁假义,骨子里却是奸恶之徒。不仅抢走我家传之宝,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事情暴露,坏了她们的虚名,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把我给关到这天柱山来。她们说的好听,出家人慈悲为怀,从不妄动杀念,可是把我关在这里,让我日夜劳苦工作,其目的还不是想要杀我。小人不敢妄言,还望上仙明察。”慕容杰哭哭啼啼的说道。

    慕容杰没敢说出自己的家事,这种时候自报家门,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若是被旁人笑话,岂不是有辱家门。

    再者说,慕容杰见这老叟,很想是个出家的和,于是边说自家一心向佛,以此来换取进一步的认同感,也算是极力套近乎。再说慕容杰也并非说的都是假话,虽让慕容世家师出玄门,可是慕容杰的奶娘沈嫂,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佛门信徒,平日里没少听奶娘颂读佛经。

    维摩罗什闻听此言,心中也有些不明所以。他被困在天柱山整整五百年,对外界的事情可谓一无所知。不过听慕容杰这样说,相比他不会是敦煌瑶台的弟子,否则也不会把瑶台的女子成为妖女,更何况敦煌瑶台从来不收男弟子。尽管如今已经过去了五百年,然而就这一点只怕是至今未变。

    再有维摩罗什一眼便能看出,慕容杰根骨清奇,他日绝非池中之物。出生武修世家自是必然,若还是师出佛门,那岂不是师承一脉,就算彼此毫无瓜葛,至少祖师爷也还是亲的。

    更何况刚才逼退【般若雪莲印的真气,与他师兄鸠摩罗什的【妙法莲花身似乎有极为相似之处,这让维摩罗什不得不信,眼前这小子是佛门弟子。

    敦煌瑶台乃是截教的门户,瑶台妖女抢了他家的祖传宝贝,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维摩罗什当日不是也想抢夺瑶台的【玄冰剑。

    只是这小子家里,有宝贝能让瑶台妖女给看上,这就足以说明他的家人绝非泛泛之辈。

    或许这小子可以为他所用,何不先问个清楚以便从长计议。

    “我来问你,你说你一心向佛,都研习过那些经论?”维摩罗什问道。

    “不敢有瞒上仙,小人年岁幼,并未研习过什么经论,只听家人时常诵读一些【般若心经、【楞严经、【金刚经、【妙法莲华经。”慕容杰说着颂读了几句时常听奶娘念起的佛经。

    “【妙法莲华经?我来问你,你可认得鸠摩罗什?”维摩罗什万没想到,他的师兄鸠摩罗什,已将自身的绝学,著成经文,传籍于世。

    “鸠摩罗什?那是什么东西,小人从未听说过。”慕容杰迟疑片刻说道,他的确从未听说过鸠摩罗什,即便此刻鸠摩罗什就在他体内。

    维摩罗什沉思片刻,料想师兄将所学,著成经文,传籍于世。这小子不认得师兄,却又学到些皮毛,自然也不足为奇了。

    听着慕容杰有模有样的诵读经文,尽管有许多的地方错的一塌糊涂,令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可是佛经本就难以牢记,更何况慕容杰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娃娃。

    维摩罗什被困天柱山五百年,可是他的脑子并未糊涂,他知道这慕容杰身边,若非有人日夜颂读经文,这孩子又岂能知道得如此多,他说自己师出佛门,想必其中不会有假。

    从一开始,维摩罗什对慕容杰,就没有任何的恶意。只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地毕竟是瑶台妖女的地盘,这让他行为做事不得不谨慎。

    毕竟是慕容杰,让维摩罗什苏醒过来,因此维摩罗什,还挺有些感激慕容杰。

    更何况维摩罗什想要逃出【铁锁红莲阵就必须要得到外人的帮助。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被困在阵内的维摩罗什,自己是不可能去破阵的,尽管慕容杰拿走了【红莲刃的子刃,折损了【铁锁红莲阵的阵眼,可这并不意味着就彻底破解了【铁锁红莲阵的阵法,想要彻底攻破【铁锁红莲阵可绝非是件信手得来的事情。

    维摩罗什转念一想,他和不好言相劝,表面上是帮助这小子,逃出瑶台天柱山,实际上这是利用这小子,帮自己破除【铁锁红莲阵。

    这样一来没人会说,他被瑶台妖女困于天柱山五百年,也不必因为让一个娃娃帮自己脱困,而让自己英明扫地,颜面尽失。

    如此两全其美之事,维摩罗什何乐而不为,天下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小兄弟,佛家讲求,一切所愿,你我相逢于此,本就出于缘分。我来问你,瑶台妖女如此恶毒,你可想逃出天柱山,夺回被抢走的家传之宝。”

    “小人做梦都想,只是势单力孤,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难,不难,这事倒也容易。”

    “还望上仙指点?”

    “那些瑶台妖女,搅扰老衲在此清修,本想教训她们一番,只碍于她们皆是女流之辈,老衲这才不便出手。如若你肯拜我为师,以你的聪慧天资,再又天柱山晶石相助,用不了三年五载,必能代替老衲,去教训那些妖女一番,亦能大摇大摆的离开天柱山,你看怎样?”

    慕容杰一听,这事有门儿,只是他也有顾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