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3.第43章 维摩罗什

正文 43.第43章 维摩罗什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眼前的汪洋火海,波涛汹涌,热浪翻滚,不断发出隆隆之声。

    在慕容杰的周遭,以及他的内心世界,徘徊激荡,震耳欲聋。

    眼前的熊熊烈焰,足以将慕容杰,瞬间化为灰烬。

    纵然身处险境,但强烈的渴望,却令慕容杰十分激动,完全意识不到危险。

    好似有某种特殊的魔力,驱使着慕容杰,分秒不歇的向前走去。

    尽管脚下满是熔岩,只要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可慕容杰还是一心只想,靠近那株茂盛的巨大榕树,就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此刻,他忘记了寻找出路,忘记了天柱山的大伙,忘记了要奔赴青城山,甚至忘记了杀父之仇,一心只想要靠近,再靠近。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如水流逝,危险在肆无忌惮中不断逼近,慕容杰与巨大榕树的距离,也在一点点的逐渐缩短。

    慕容杰一时不慎,脚下的鞋尖,碰触到熔岩,顿时升起一缕轻烟。

    鞋子被灼烧出一个大洞,慕容杰的小脚丫显露出来。

    然而慕容杰似乎毫无察觉,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更不担心自己很可能会受伤。

    慕容杰迈出的每一步,都不像是七八岁的娃娃,倒像个稳健持重的成年人,他看上远比平时更加充满自信,就想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同岿然矗立在熔岩中的巨大榕树相比,慕容杰的身影实在是太过于渺小。

    这棵巨大的榕树,少说也生长了五百年,甚至有可能是一千年,更有可能是一万年。

    没人能够解释,为什么这里会出现榕树,慕容杰当然也不可能知道。

    在熊熊火海之中,任何树木都不可能存活,然而这足有一千年,乃是一万年的巨大榕树,究竟是从何而来,又到底意味着什么?

    终于慕容杰来到榕树下,看到榕树茂盛的枝叶中,延伸出九条粗壮巨大的铁链,将一个干枯如柴的干瘪老头,牢不可破的封印起来,那干瘪的老头看上去,似乎早已成为一具干尸。

    慕容杰根本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他一心只顾着朝榕树不断靠近。

    然而鸠摩罗什,一眼便认出了,这被封印的干枯尸体。

    这具干枯的尸体,原本也同鸠摩罗什一样,都是来自天竺国的高僧,这干瘪尸体曾经的法号叫维摩罗什。

    鸠摩罗什和维摩罗什,本是天竺国佛光寺的同门师兄弟。

    他们都有百世难逢的慧根,自幼便天资卓越,不到百日便会说话,不足一岁便能识字,三岁时以博览各家经论,五岁时深究妙义,成竹在胸,被视为当世之神童。

    可是这师兄弟二人,从一开始就互有不睦,维摩罗什比鸠摩罗什年岁小,入门学法的时间也较为迟完,如此一来,自然是鸠摩罗什先有精进,稍时维摩罗什才随后而至。

    这本事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在维摩罗什看来,这会让旁人觉得他不如师兄,自己的修为总是晚鸠摩罗什一步,让维摩罗什终日抑郁寡欢。

    维摩罗什天生奇才,自幼便争强好胜,当然不甘心,如此屈居人后。

    为了能够超越自己的师兄,维摩罗什决定不走鸠摩罗什后路,他要另辟蹊径以便真正超越鸠摩罗什。

    维摩罗什苦思一月,最后下定决心,离开佛光寺,独自攀登喜马拉雅山,并隐居于深山雪域之中,闭关修炼七十二载,终于别开天地,自创出【般若雪莲印。

    后维摩罗什离开喜马拉雅山,重新回到天竺佛光寺,要与鸠摩罗什一决高下。

    两人斗法整整三月,【般若雪莲印和【妙法莲花身斗了个旗鼓相当,始终未能分出胜负。

    他二人都是得道高僧,并不是死缠烂打的市井之徒,也知道如若继续斗下去,只怕再打上三年五载,依旧没法分出胜负,这样的争斗显然毫无意义。

    然而鸠摩罗什和维摩罗什,早已是学贯天竺,天竺的佛法经文,没有他们所不会的,自己的修为和绝技,也都很难再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

    于是他二人互相约定,彼此各赴东土华夏,去探究外域的法门,以寻得更高的突破,百年之后重新比试,以决出谁能技高一筹。

    维摩罗什率先来到西域,经过多次寻访和调查,得知西王母有一把【玄冰剑同他的【般若雪莲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便萌生出非分之想。

    在维摩罗什看来,这西王母的【玄冰剑同属于至阴至寒的法门,若是能够得到这把【玄冰剑必会让自己的修为大有长进,如此一来击败鸠摩罗什,那便是指日可待,而自己也将成为,天竺国第一高僧,从此不必居于鸠摩罗什之下。

    经过锲而不舍的多番打听,维摩罗什得知西王母,尽管离开了敦煌瑶台,却把她的【玄冰剑留在瑶台剑阁内,并成为【瑶台七宝之首。

    西王母早已离开瑶台,如今执掌敦煌瑶台的,不过是七大剑阁的剑主,她们全都是女流之辈,维摩罗什又岂会将她们放在眼里。

    维摩罗什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的来到敦煌瑶台,认为自己能够轻而易举的,击败敦煌瑶台的七大剑主,不费吹灰之力的夺走【玄冰剑。

    七大剑阁的剑主,绝非是泛泛之辈,然而若是单打独斗,她们也谁都不是维摩罗什的对手,可是她们联手组成的七绝剑阵,乃是由西王母所创,同维摩罗什斗个旗鼓相当,这可让维摩罗什大伤脑筋,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他的所料。

    然而更让维摩罗什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强攻敦煌瑶台的时候,那位大名鼎鼎的慕容垂,为了捉拿九尾妖狐,也来到了敦煌瑶台,而慕容杰所遇上的青鸾,也是在此之后跟随慕容垂离开的瑶台。

    慕容垂的能耐,可不在七大剑主之下,慕容垂与七大剑主连起手来,很开便压制住了嚣张的维摩罗什,只是维摩罗什的修为实在太高,他们纵然能够压制住维摩罗什,却无法将维摩罗什彻底击败。

    无论是慕容垂,还是七大剑主,他们心里都非常明白,纵然逼退了维摩罗什,让他溜之大吉,逃之夭夭,过不了几天,这恶僧便会去而复返,到时候敦煌瑶台,依旧免不了一场浩劫。

    为了能够一劳永逸的克制住恶神,慕容垂与七大剑主,决定布下天罗地网,将维摩罗什永远困在这天柱山内,只有如此才不会给敦煌瑶台留下后患。

    维摩罗什的【般若雪莲印乃是至阴至寒的法门,若是想要将其完全克制住,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七绝神剑,自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于是慕容垂便想到用红莲妖刃,来克制维摩罗什的【般若雪莲印。

    红莲妖刃乃至阳至刚之物,为伏羲和女娲共同炼化,分为子母双刃,母刃长有五尺,子刃长有两尺,合二为一才是真正的红莲人,那日慕容杰在藏刀冢内所得,只是红莲刃的母刃而已,而这子刃实际上,便留在这天柱山之内。

    为了将维摩罗什封印于天柱山内,慕容垂以红莲妖刃的子刃为阵心,同七大剑主一起摆下铁锁红莲阵,将维摩罗什永远的困于铁锁红莲阵内,使他无法逃出此阵离开天柱山,这样一来也可保敦煌瑶台平安无事,只是红莲妖刃的子刃,也随维摩罗什意一道,永远的陷落在铁锁红莲阵内。

    从此维摩罗什从天地间消声遗迹,鸠摩罗什也再没有听到过关于维摩罗什的消息,谁都不知道维摩罗什去了哪里,这也始终成为鸠摩罗什一块心病,由于不知道维摩罗什的所在,意味着维摩罗什随时都有可能来找他。

    而在敦煌瑶台,七大剑主换了一代又一代,如今早已是物是人非,尽管依旧知道有人被封印在天柱山内,可是谁也不大清楚那人的来历和过往。

    至于慕容世家也从皇族变成了贵族,慕容垂一身斩妖伏魔无数,这样也没有将这件事情传于后人,因此谁都不知道维摩罗什,被封印在天柱山内。

    鸠摩罗什无论怎么也想不到,他自己竟然会在这里遇上自己的师弟为摩罗什,而且还彻底的变成了一具干枯尸体。

    就连鸠摩罗什也无法辨认出,此时的维摩罗什实究竟是生是死。

    但不管怎么说,维摩罗什被困于天柱山内,倒也给鸠摩罗什带来了五百年的安稳日子,毕竟没有人时时刻刻都惦记着同他一决高下,直到剑宗五祖逼得他退无可退。

    慕容杰又何尝知道,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命中注定,当他看到那六尊巨像的时候,就应该能够想到藏刀内,出现在【万妖地府的四尊巨像,他们看上去完全如出一辙。

    当时正是慕容垂,主持修建了这里的六尊巨像,用来固守铁锁红莲阵的封印,而在【万妖地府的四尊神像,也正是慕容世家建造,用来固守【炼妖塔的封印,所以才会如此的毫无差别。

    而那股吸引着慕容杰,莫名其妙前行的好奇心,也正是来自这棵巨大榕树内的红莲子刃。

    当慕容杰在【藏刀冢内,拔出红莲母刃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红莲刃的主人,而如今红莲刃的子刃,正在翘首期盼的呼唤着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