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42.第42章 谜之石穴

正文 42.第42章 谜之石穴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突如其来的天塌地陷,令所有人都慌了手脚,恓恓如漂泊之萍、惶惶如丧家之犬。

    莫白趁机逃之夭夭,慕容杰忙于躲避落石,全然没功夫去理会莫白。

    若是被从天而降的晶石砸到,任何人恐怕都会当场毙命。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逢场作戏,转眼间飞来横祸断送了数百条性命,被落石砸伤之人更是不计其数。

    慕容杰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落实,慌不择路的在天柱山里乱窜,想要找到一处安全的避难所,以免一时不慎被落石砸个非死即伤。

    天柱山内地动山摇,慕容杰慌乱中双脚登空,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摔了个满面桃花,滚了个翻江倒海,跌跌撞撞落入漆黑的石穴之中。

    狼狈不堪的慕容杰,踉踉跄跄爬起身来,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加上他又摔的头晕目眩,双眼没完没了的金星乱冒,好半天也没能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慕容杰魂不守舍的摇晃半晌,才总算从神情恍惚中回过神来。眼前的黑暗让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立刻从腰间取出火折子将其点亮。

    由于天柱山内,终年暗无天日,所以每个人的身上,时时刻刻都携带有,这特大号的火折子,以备不时之需,避免在黑暗中迷路。

    火折子羸弱的火光,顷刻间照亮了石穴,四周变得明亮起来。

    慕容杰注意到自己跌落时的入口,距离他脚下的地面足有一丈多高,周围光滑无依,根本无法攀爬上去。

    这也就意味着,慕容杰不可能,从那里爬出去。

    深邃的石穴尽头,是火折子无法照见的黑暗,或许在未知的黑暗中,隐藏着另一处不为人知的出路。

    慕容杰希望最好能够是如此,他可不想困死在狭窄的石穴*里,还有宏图大志等待他去施展,还有血海深仇等待他去报复,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死在天柱山。

    慕容杰个子不高,可是眼前的石穴更窄,为了寻找其他的出路,他只能举着火折子,弯曲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朝石穴深处走去。

    慕容杰越往石穴深处走去,石穴里的空气就越发的干燥,石穴里的温度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热。

    这可不是什么好照头,温度还在持续上升,慕容杰的额头上,逐渐冒出了汗珠。

    他情不自禁的松了松领口,让自己感觉不那么燥热。

    他注意到四周的石壁,全都异常干燥,因严重缺乏水分,而布满了裂痕。

    突然,一块倾倒的巨大石碑,拦住了慕容杰的去路,慕容杰来到石碑前,将火折子凑近石碑,石板上密密麻麻的,篆刻有许多的铭文。

    除了一只五彩宝象,慕容杰能够看懂外,其他刻在石碑上的东西,慕容杰全都一窍不通。

    这块巨大的石碑,横躺在石穴之内,长度约有五丈左右,宽度少说也超过八尺。

    石碑的前后左右都有缝隙,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很空旷,可惜就是太黑,无法看清楚里面都有什么。

    这让慕容杰情不自禁的,想起昔日藏刀冢内的所见所遇,顿时觉得在这石碑之后,或许别有一番天地。

    慕容杰仔细丈量了,石碑与石壁之间的缝隙,以便确认自己能够爬过去。

    可是由于石碑后太黑,慕容杰不敢贸然铤而走险,他小心翼翼的将火折子,伸入到石碑缝隙之内。

    石碑后一片寂静,看来并没有蝙蝠之类的东西,凭借火折子的光芒,石碑后看上去空荡荡的,仿佛是个祭祀用的大厅。

    石壁上刻有许多浮雕,只是光线太弱,慕容杰看不清楚,那些浮雕都是什么。

    慕容杰战战兢兢的,把头从石缝里探出,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才小心翼翼的爬过石缝。

    石碑后豁然开朗,凭借火折子的微光,能够看到四壁的石雕,全都像是西域的佛陀。

    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天柱山的大小石窟内,到处都有神佛的雕像,因此这里出现众多石雕,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里温度更高,使人感觉更加燥热。

    隐约间慕容杰仿佛听到,附近有潺潺流水之声。

    如果这地方真的有流水,那么他只要追逐流水而去,就势必能够找到离开石穴的路。

    只是在这石室之内,共有三条道路让慕容杰去选择,这就让他有些拿捏不定,究竟该走哪一条才对。

    慕容杰未加思索的,选择了石室最中间的那条道路,或许在他看来,无论选择那一条,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才会毫不犹豫。

    进入石道没走几步,慕容杰果然发现一条,倒映着火光和自己身影的涓涓流水。

    这让慕容杰喜出望外,他的猜测的确没错,说不定很快就能离开石穴。

    慕容杰凝望着流水,倒映在流水中的,除了摇曳的火光,以及他自己之外,似乎还有别的什么。

    那看上去像是一双眼睛,一双空洞又可怕的眼睛。

    慕容杰顿时警觉起来,他猛然环顾四周,摆出随时准备攻击的姿势,他知道如果真出现什么,那势必也将来者不善。

    此时慕容杰才注意到,如今他所在的石穴,远比先前的更大更高。羸弱的火折子,根本无法照见,高不可及的穴顶。而就在他的正前方,岿然屹立着一尊,高不可攀的巨大石像。

    眼前的石雕人像,栩栩如生,又狰狞可怕。

    每一个细节,都如真人一般,丝毫看不出任何雕凿的痕迹。

    人像精赤着身子,手中拿着伏魔宝杵,脸上流露出极其恐怖的表情。

    看来这里也是一个人工开凿的石穴,而不是天然形成的石穴,这就意味着此地必然有出口,慕容杰不会被困死在这里。

    慕容杰兴高采烈的朝前走去,陆续共看到六尊同样巨大的石像。

    六尊人形石像形貌相同、神态相似、都精赤着身体,个头也都不相上下,无论是身上的饰物,还是身上的彩绘,看上去也完全一样。

    唯一的不同是他们手里的武器,他们一个抱着伏魔宝杵,一个握着断岳神斧,一个攥着九齿钉耙,一个拿着八棱钢鞭,一个抬着偃月大刀,一个举着狼牙巨棒,剑拔弩张,姿势各异。

    慕容杰完全不知道,这六尊巨像代表什么,只是觉得眼前巨像,同他在天柱山内所见到的,那些正在雕凿的神佛截然不同。

    苦役们日夜开凿的神佛,全都慈眉善目,颜悦色,而眼前六尊巨像,却都凶神恶煞,狰狞可怕。

    这地方看上并不像是石窟,更像是举行某种仪式的祭坛,就像是楼兰王府里的演武坛。

    只是显然被废弃已久,开裂破损的极其严重。

    慕容杰看了看脚下的潺潺流水,流水从巨大石像的脚下越过,延伸至无尽的黑暗之中,使人一眼看不到尽头。

    慕容杰继续随流水而去,越往前走流水的温度就越高,渐渐的慕容杰甚至能够看到,从流水中缓缓升起热腾腾的白烟。

    在拐过九曲十八弯后,黑暗中一扇高大的拱门,不偏不倚的出现在流水的中央。

    越是靠近拱门,白烟也就越浓。几乎完全遮挡了,慕容杰的视线。可是既便如此,慕容杰还是能够看到,在拱门内似乎有摇曳的火光传来。

    拱门内有火光传来,这说明拱内外必定有人。

    慕容杰狂喜过望,说不定这就是出口。

    他立刻朝拱门跑去,无意间一脚踏入流水,滚烫的流水,痛得他大叫起来,这几乎和沸水没什么区别。

    慕容杰不敢再碰触流水,脚踏实地的走稳每一步,他可不想一时失足,落入水中被活活烫死。

    慕容杰不知道这是山泉还是溪流,可他从未见过如此烫的山泉或溪流,要是所有的山泉溪流都是这个样子,那恐怕天下人就全没必要烧水了。

    慕容杰心中暗自记下,等回去后一定要把这事,告诉老保长吴伯。这样一来大伙就都有热水可用,也不用担心柴火不够的问题。

    毕竟在这天柱山内,到处都是岩石而没有土壤,花草树木自然没法生长,埋锅造饭的柴火,当然也是极为稀罕之物,全要靠瑶台仙子施舍。

    谁都不敢乱用仅有的柴火,让大伙知道这里有天然热水,定是足以轰动整座天柱山的消息,慕容杰自己势必将立下大功劳,至于偷粮之事想必也就不会有人再问。

    慕容杰兴高采烈的,准备走出拱门离开石穴,打算皆大欢喜的把这事,原原本本的告诉大伙。

    然而,当他来到拱门前时,瞬间被眼前的所见,吓得魂不附体。

    慕容杰整个人都惊呆了,而比慕容杰更加惊讶的人,恰恰又是鸠摩罗什。

    呈现在慕容杰眼前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摇曳火光,而是一片汪洋火海。

    熊熊燃烧的烈焰,融化了天柱山的山体,将坚硬的磐石,全都化做熔岩,流水到这里骤然而至,连热腾腾的白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充斥期间的只有黑沉沉的滚滚浓烟。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浊浪翻滚的熔岩中心,岿然矗立一株茂盛的巨大榕树。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茂盛的巨大榕树之下,九条铁链锁住一个苍老的身影。

    那究竟是人?还是怪物?那是封印?还是诅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