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36.第36章 杀人诛心

正文 36.第36章 杀人诛心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生活虽然清苦,却还算是安逸的慕容杰。

    很快就适应了,在天柱山内的生活。

    他每日勤习苦练,大伙看他的是个孩子,也从来不曾为难于他。

    然而,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不去惹人,可有人偏要来惹他。

    在这天柱山内,什么都没有食物珍贵。

    大伙平素里总是省吃俭用,能剩一口是一口,谁都不敢浪费粮食。

    若不是食物奇缺,慕容杰也没必要,需靠打坐运气,来抵御饥饿。

    可是在最近,却发生了一件,异常奇怪的事情。大伙存放在灶房内的食物,这段时间总是莫名其妙的减少。

    期初大伙还以为,可能是被老鼠给偷了去,可是这天柱山是灵山,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什么老鼠,又怎么可能把他们的食物给偷走。

    刚开始谁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日子久了大伙难免会有想法。如果不是被人拿走,食物总会自己长跑,谁都不可能如此眼睁睁看着食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不翼而飞,一来二去自然有人想到了慕容杰头上。

    为何是慕容杰,而不是其他什么人?

    答案很简单,因为在大伙出工只时,只有慕容杰一个人,留在住地修理攻击,况且在慕容杰来到天柱山之前,这里几乎从未发生过食物丢失的事情,或许偶尔也不免出现偷盗现象,可总不至于像如今这样,几乎每天都有食物莫名其妙的丢失,这人如何让人不会怀疑到慕容杰的头上。

    更何况慕容杰这娃娃,平日里吃的比谁都少,却又从来没人听他喊饿,一个小小年纪的娃娃,吃得这么少又岂能不饿,定是大伙儿出工的时候,这娃娃独自一人留在住地,趁没人的时候悄悄跑去偷吃。

    众人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背地里都觉得慕容杰,是个伪善虚伪的孩子,总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久而久之这些风言风语,自然也就传到慕容杰的耳里。

    正所谓千夫所指无病自亡,被人冤枉的懊恼,令慕容杰寝食难安,甚至因此无心修炼。

    为了摆脱这莫须有的罪名,慕容杰决心定要查明此事。

    这天大伙一如既往的出工,仍旧把慕容杰独自留在住地。

    慕容杰今天可留了个心眼,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每天都跑到灶房去偷食物,还要将其嫁祸到自己头来上,此等用心,何其险恶,何其狠毒。

    慕容杰偷偷摸摸的来到灶房,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往水缸后一躲,又拿来一个大笊篱将自己遮住,静静等候偷粮贼的自投罗网。

    可是左等也没人来,右等也没人不来,慕容杰这就有些慌了。

    他毕竟是孩子脾气,那有那么好的耐心。

    再说躲在这大缸背后,蹲久了也浑身难受。

    于是慕容杰就像爬出来,趁着没人活动活动筋骨,等那偷粮贼来到门外,他就算临时再去躲藏也不迟。

    可是他有哪里想过,若是真有人来到门外,他才想要去躲藏,就算他不是偷粮贼,被人看到后也有口难辩。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事情偏偏就有这么巧,早没有人来,完没有人来,慕容杰刚从水缸后爬出来,偏偏就赶上有人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黑大汉,昆仑奴莫白。

    现在是正出工干活的时间,莫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独自跑到住地的灶房来?

    答案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莫白,才是真正的偷粮贼。

    上一次的事情过后,莫白没能讨到任何好处,还把自己弄了个灰头土脸。

    在老保长吴伯的庇护下,几乎所有人都向着慕容杰,这让莫白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

    可是莫白这样的小人,那是睚眦必报的之徒。在他们这种人的眼里,只要是个人那就都对不起他,看谁都像是欠他钱似的。

    因此莫白每天没事就瞎捉摸,如何才能够对付慕容杰这小子。

    所谓杀人诛心,要想对付他,首先就要让大家烦他,只有如此他才有下手的机会。

    可是如何才能让大伙烦他,想来想去莫白就想到事物上了。平日里慕容杰总是很谦让,吃的又都比别人少,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虚伪样,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于是莫白打算在这方面下手。

    他慕容杰不是吃的少吗?那我莫白,就来帮他,大吃特吃。

    至于怎么个吃法,这可难不到莫白。

    每天大伙儿都要出工,就把慕容杰一人留在住地,他要是存心给慕容杰找茬,找机会狠狠揍慕容杰一顿,那么是个人都会知道,这定然是他干的。

    不过要偷偷摸摸的帮慕容杰多吃,想必这普天之下绝没有人会知道。

    于是莫白每天在出工之后,总是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回住地,然后偷取一部分食物,然后不知鬼不觉的返回工地,这样一来谁都不会知道,是他偷走了灶房里的食物。

    就连偷东西的时候,莫白也留了个心眼,他要是一次偷得太多,显然会引起别人怀疑,毕竟就慕容杰这样一个娃娃,就算任由他吃他又能吃多少。

    莫白心里很清楚,仅仅靠这么一点食物,并不能让众人,对慕容杰恨之入骨,他想要达到得目的,只是想要让众人觉得,慕容杰不过是个当人一面背后一面的伪善之徒,从而逐渐疏远慕容杰,不那么照顾于他。

    所以莫白很清楚,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只能够细水长流,时间一长,大伙儿自然会,对慕容杰另眼相看,那时候可就没有人,还会帮慕容杰护短了,他也就能够站出来说话了。

    久而久之,事态的发展,的确如莫白所料,大伙儿嘴上没说什么,这么一点点的食物,也不能造成多大损害,可是却让大家,开始逐渐议论起慕容杰,特别是在出工以后,慕容杰不在众人身边时。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疏远慕容杰的时候,莫白意识到他的计划,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只要继续这样进行下去,用不了多久人们对慕容杰的看法,就必然会发生彻彻底底的转变。

    今天莫白一如既往的,趁大伙都没注意到他,偷偷溜回了住地,没曾想居然在灶房,恰巧撞见了慕容杰,这让莫白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如今终于可以师出有名,就算他狠狠揍慕容杰一顿,也可大张旗鼓的告诉大伙,这是因为他看到慕容杰在偷食,所以才忍不住下了狠手。

    如今大家十有八九,都以认定慕容杰在偷食,因此自然而然的,便会接受他的说辞,再不会有人帮慕容杰说情,此时的莫白给乐的,心中那叫一个心花怒发。

    慕容杰看到莫白,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这一切全都是莫白的阴谋,是莫白处心居虑的想要嫁祸给自己。

    明白是明白,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正所谓捉奸拿双,捉贼捉脏,如今莫白手里,什么脏污也没有,慕容杰又怎能说,这偷粮贼是莫白呢?

    就算莫白真是偷粮贼,此时他可是空口无凭,岂能够血口喷人。

    慕容杰真后悔自己,竟然出来的那么快,他要是躲在水缸后,躲藏那么一会儿,就必然能够将莫白,来一个人赃并获,好让他哑口莫辩。

    慕容杰想要重新躲回去,此时看来是没这个可能了。

    莫白看到慕容杰,那也是又惊又喜。

    他立刻冲入灶房,朗声对慕容杰说道:“好你个贼王八,居然再次偷食,平日里你可真会装蒜,如今被小爷我逮个正着,你还有何话说!”

    慕容杰一听,整个人脸都绿了,没想到这莫白,居然还要反咬一口,于是愤然怒喝道:“你……你血口喷人!”

    “好,好,好!老子今天,就要好好管教管教,你这有娘生没爹管,牙酸口臭的混小子!”

    闻听此言,慕容杰怒不可遏,愤然朝莫白扑来。

    莫白几个月前,就同慕容杰交过手,那时的慕容杰根本不堪一击,此时他有岂会将慕容杰放在眼里。

    莫白哪管慕容杰,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只顾着用力一拳,朝慕容杰面门袭来。

    莫白人高马大,个子高,手臂长。

    慕容杰却是个三尺来高的娃娃,他还没碰到莫白,莫白就已经碰到他了。

    再说尽管这几月来,慕容杰每天都勤习苦练,一天也不敢把功夫落下,可是无论他练到什么地步,都只是一个人自己练自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实战经验。

    倒是这莫白,本就是个泼皮无赖,从小就没少跟人大叫,动起手来自然是游刃有余。

    慕容杰就这样,被莫白狠狠一拳,正击中自己的脊梁骨,也亏得莫白没有什么修为,而慕容杰已处于百日筑基阶段,这一拳才不仅没有伤到慕容杰,反而将莫白,给远远震了出去,摔了个马仰人翻。

    这可把莫白,给摔的莫名其妙,慕容杰那是心中暗自高兴。

    莫白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今天可是真实撞鬼了,居然会有这样的怪事发生,莫白还偏就不信这个邪,非要痛揍这小子一顿,方能解心头只恨。

    这一次,不等慕容杰出手,莫白率先朝他扑来,又是拳打,又是脚踢,岂料慕容杰左闪右躲,莫白忙活了大半天,居然一拳一脚,都没能碰到慕容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