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34.第34章 小人难防

正文 34.第34章 小人难防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黑大汉话音未落,狠狠一拳朝慕容杰袭来。

    慕容杰躲闪不及,被黑大汉一拳击中额头。

    他刚从昏迷中苏醒来,本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全身虚脱无力,从头皮到脚趾,每一根骨头,都酸痛不堪。

    面对黑大汉的攻击,慕容杰就上有心行动,可是疲乏的身体却使不上劲儿。

    此刻又受了这黑大汉一记重拳,慕容杰只觉得天旋地转,两眼直冒金星,仿佛从万丈悬崖坠落,狼狈不堪的一头栽倒在地。

    看到慕容杰如此不堪一击,黑大汉真是喜出望外,看来他可以大展身手了。

    “臭小子,知道我厉害了吧!”黑大汉叫嚷着,再次朝慕容杰冲来,似乎并有想要停手的打算。

    慕容杰心中暗自叫苦,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想到这家伙力大身沉,出手更是凶残狠辣无比,自己却是刚刚从昏迷中苏醒,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又如何能够展开反击,只能任由黑大汉摆布。

    看着眼前这昆仑奴,来势汹汹的全力攻击。

    慕容杰只能把双眼一闭,至于所剩下的事情,就由上天去定夺好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听一个声音喊道:“莫白还不住手,休要伤他性命。”

    闻听此言,黑大汉立刻收住攻势,朝身后的乱石望去,没有继续对慕容杰发起进攻。

    意识到事情或许有转机,慕容杰偷偷睁开了眼睛,只见在距离他们不远的乱石上,站着一个紫面虬髯的老者。

    这老者身材颇高,一身儒士打扮,浅灰色的粗麻衣裳,虽然说不上算是干净,倒也穿戴的整整齐齐,显然经过一番精心细致的打理。

    老者的年岁,少说也有七八十岁,可是笔直的脊梁,还有宽厚的肩膀,让他看上去一点儿没有驼背。

    对于这把年纪的老者来说,腰不弯背不驼实在是难能可贵,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神秀之感,使人不由主的感到,这英姿飒爽的老者,必是德高望重的前辈。

    “嘿嘿!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老保长!老保长,你管的,未免太多了吧。别以为在这千佛窟,你说的话还能管用。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管不到这里来,我劝你好事少管闲事为妙。”黑大汉厉声喝斥道。

    “别在这大呼小叫的,我可以清清楚楚的告诉你,这孩子可是云霄仙子,亲自把他给送到千佛窟来的,要是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云霄仙子到时候怪罪下来,只怕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可别嫌我多管闲事。”面对黑大汉的威胁,老者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说道。

    老者安然平和的神色,透着不怒自威傲气,使人望而却步,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老者言语之际,又有七八个大汉,不知从何而来,站到了老者身后,显然他们都是,站在这老者一边的。

    双拳难敌四手,黑大汉知道,此时他已讨不到什么好,见眼下大势已去,也知道今天不能再强求。

    来日方长,要对付这小子,以后有的是时间,何愁找不到机会。

    黑大汉冷哼一声,面带怒意,气呼呼的,扬长而去。

    那黑大汉前脚刚走,老者立刻朝慕容杰跑了,并让身边的几个大汉,把躺在地上慕容杰给搀扶起来,好看看慕容杰有无大碍。

    仔细一看,老者发现慕容杰,生得眉清目秀,真是个少有的美男,只是这小小年纪,就被瑶台仙子捉拿到千佛窟来,实在令人惊叹不已。

    看到老者替自己解围,慕容杰心中万分感激,于是毕恭毕敬的对老者说道:“多谢老人家搭救,晚辈感激不尽。恕晚辈冒昧,不知老人家,该如何称呼?”

    “唉!这不算什么,那莫白最是欺善怕恶,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这里的人都叫吴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吴伯。”

    原来那黑大汉叫莫白,这名字还真够恶心的,明明是个黑不溜丢的家伙,名字居然叫什么莫白。

    不过眼前这耄耋之年的吴伯,倒是个慈祥和善之人,将来还要多亲多近。

    慕容杰躬身一礼,继续对吴伯说道:“多谢吴伯大恩,慕……程杰感激不尽。”

    慕容杰心中一时激动,差点说出了自己的真名。“慕”字都说出了口,才恍然大悟,想起来在紫阳夫人面前,自己已经说过名叫程杰,若是突然这般改名换姓,万一让紫阳夫人给知道,势必定会剐了他不可,还是暂时沿用程杰这身份较为稳妥。

    至于这程杰之名从何而来,慕容杰不过是突发奇想而已。或许是当时想到了程家兄妹,于是就把老程家的姓,拿来给子自己套上了,希望能够以此蒙混过关。

    “不用如此客气,独自一人落难至此,当然少不了需要帮助。今后有什么需要,你都可以尽管开口,刚才挨了莫白那几拳,你的身体没事吧?”吴伯面带关切之色的说道。

    “不还时,只是昏迷太久,身子骨有些虚弱。”慕容杰摇头答道。

    “你昏迷了这么多天,相比一定是饿了。我让他们去给你弄些粥来,在这千佛窟内,没什么好吃的,你就将就点喝吧,至少总比没有要强。小小年纪,就被抓到这千佛窟来,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吴伯淡淡的叹了口气,脸上显露出很是无奈的神色。

    很快便有人给慕容杰,盛来半碗小米粥,这小米粥清得,都能看见碗底了。

    接连三天水米未进,换了任何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慕容杰还只是个孩子。

    看到眼前这碗小米粥,慕容杰连眼睛都绿了,他急忙夺过小米粥,很快将其一饮而尽。

    “哈,哈,哈,慢点喝,慢点喝,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再去给他盛一碗来。”吴伯笑容满面的说道。

    慕容杰一口气喝了七八碗,然而肚子却始终没能饱,就这样的小米粥,只怕喝一百碗也难饱。

    不过就这么点儿的食物,已让他全身的疲乏得到了极大缓解,整个人也不在那么虚脱无力了。

    这些寒酸的小米粥,慕容杰在楼兰王府时,那不仅是没有吃过,就连见也从来未曾见过。

    他吃的每天都是山珍海味,就连王府里的仆役家丁,平日里也不会吃这么寒颤的东西。

    可是今时非同往日,慕容杰实在是饿得紧了,因此吃什么都觉得特别香,这普普通通的小米粥,如今在慕容杰的眼里,真是远胜那些山珍海味。

    慕容杰舒缓过来之后,吴伯大致上给他说了这里的情况。

    他们全都是千佛洞里的苦役,是被瑶台剑阁的仙子们,从附近的村庄里抓来的,要他们昼夜不停地劳作,为这天柱山开凿大佛,只不过在这天柱山内,无论何时都是一样,因此大家也不知道,何时是天明,何时是日落。

    起初瑶台仙子们,抓来的都是年富力强的男丁,后来人越来越少了,她们就连孩子和老人也不放过,只要有人让他们遇上,接近全都一并抓来。

    说来也巧,这吴伯同那黑大汉莫白,过去曾是一个村子的人,而且吴伯还是莫白他们家的保长。

    在大唐四家为“邻”,五邻为“保”,各保均有保长,一家犯罪,连坐四邻,若是不报,这一保的人家,全都要连带坐罪。

    那莫白的父亲,本是波斯商人的奴仆,来往于关内关外,从事边境交易。

    后来波斯商人得了重病,没有几天便一命呜呼。把他所有的家产,尽皆留给了莫白的父亲。

    莫白的父亲不仅得到了自由,更意外得到了一大笔丰厚的家产。于是便开始,买田置地,娶妻生子,日子过得还算殷实,只可惜莫白的父亲,是个出了名的吝啬鬼,平日里一文钱也舍不得,可把莫白给憋屈坏了。

    莫白父亲过世之后,莫白算是熬出了头。这一下可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他终日沉迷于花天酒地,不到三年的时间,将父亲所留下的万贯家财,就这样全都给花光了,还欠下了巨额的债务。

    为了躲债,莫白索性出家为僧,可这想要出家,也没有那么容易,正儿八经的寺院,绝不可能收莫白这样的人,于是莫白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一处落脚的寺院。

    都说出家之人慈悲为怀,可谁曾想这和也有骗人的。

    别的不说,单说着荤腥。

    都说和吃素不吃荤,其实不然,也有表面吃斋,什么荤腥都不沾,背地里想吃什么吃什么,胡吃海喝,山珍海味,那是一样不少。

    吴伯本以为,莫白出家为僧,便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谁曾想,他不仅是个酒肉和,而且还四处想方设法的骗人。

    他们那一户财主家办丧事,因为家财万贯,倒也出的起钱财,于是莫白带着十二个僧人,他们一共十三和,就去财主家办丧事,外来的和会念经,财主对他们倒也客客气气。

    那财主是卖酒的,偌大的院子里全是葡萄花架,于是他们十三个和,也就只能在葡萄花架下设坛做法。

    按照当地的习俗,法事一共要办三天,而且在定更天的时候,还要为死者招魂。

    招魂这件事,莫白自然首当其冲,他脱了鞋袜,站到法台之上,还不等他掐诀念咒,突然间就乱蹦乱跳起来,在场众人全都以为他被鬼上身,十三个和顿时吓跑了十二个,剩下一个就是在法台上乱蹦的莫白。

    当时财主家的宾客早已经散了,而院里的家仆又都胆小怕事,财主只好壮着胆子,上前去想要弄个清楚,结果那么一问才知道,这莫白那是什么鬼上身,根本就是有只大蜘蛛,被风从葡萄架上吹落下来,正好掉落到莫白的袈裟之内,所以莫白才这样乱蹦乱跳,想要把蜘蛛内弄出来,以免被这那蜘蛛给蜇了。

    当时财主也算明白了,他们这些和,若真能够招魂,又怎么会怕蜘蛛,结果自然是一分钱没给,将这些骗人钱财的假和,全都给轰了出去,很快这件事便传开了,从此也没人找莫白做法事了,莫白的和自然也就做不成了。

    慕容杰听完吴伯这番诉说,得知原来莫白是这样一个人,今后看来还是躲着点他为好。

    先这样作奸犯科之辈,不仅惹不起,只怕是想躲都难,你不去惹他,他要来惹你,慕容杰哪里知道,这后不溜丢的莫白,又会给他惹来怎样的麻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