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30.第30章 瑶台剑阁

正文 30.第30章 瑶台剑阁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紫阳夫人自知敌不过庞秉,便挟持了慕容杰逃之夭夭。

    不明所以的慕容杰,被吓得魂不守舍。

    起初还大叫大嚷了好半天,后被紫阳夫人封住了穴道,他便什么也都叫不出来了。

    慕容杰也只好这样,眼真真看着紫阳夫人,挟持着自己越飞越远,心里虽然万分着急,却全然没有任何办法。

    不知此时他的两个好徒儿,落在那金甲武士手里,到头来会是个怎样的下场。

    自己这师父当的,还真是衰到家了。

    一心只想着程家兄妹,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可同样一点也不容乐观。

    这天杀的恶婆娘,此前早在驿站之内,就已有要杀他之心。如今再次被她所擒,只怕是落到后娘手里,那还能有他什么好吗?

    虽说紫阳夫人,花容月貌,沉鱼落雁,是天下罕见的美女。世间男子谁不奢望,能够与这紫阳夫人,哪怕有一丁点的肌肤相亲,便已是三生有幸,虽死无憾。

    然而,被紫阳夫人夹在腋下,与曼妙****紧紧贴在一起,又看着撕碎的衣袖间,若隐若现的婀娜玉体,可慕容杰却一点儿,也没觉得舒服。

    他这样的年岁,自然还不知道,什么是国色天香,什么是倾城倾国。只恨不得要将这可恶的老妖婆,给狠狠一掌推出十万八千里。

    可惜一来他全身没穴道被封,没有足够气力挣脱紫阳夫人,二来要若是真挣脱了紫阳夫人,他岂不是会从空中掉下去摔死。

    所以想也只能是白想,自己逗自己开心罢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任何事情,独具有双重性,有坏的一面,就必有好的一面,有好的一面,亦必有坏的一面。

    尽管慕容杰被紫阳夫人所擒,然而紫阳夫人的飞天二十四步,让她身轻如燕,有如腾云驾雾一般。

    这不仅让慕容杰,省下了不少的脚力。在飞跃玉门关时,还让他突然意识到,至少他不用再为了,究竟如何才能入关,而百感交集,煞费苦心。

    仅用了半天的时间,紫阳夫人便以来到,敦煌瑶台的所在,天柱山千佛洞。

    这天柱山,地处河西走廊,位于敦煌城西北,是丝绸之路上,来往行商必经之地。

    由此出关的西域商人,都会在天柱山下,沐浴焚香,供奉祭品,以求敦煌天女,能够庇佑他们,此去西域,一路平安。

    巍峨高耸的天柱山,有如擎天巨柱,高不可及,直插云霄,刺入星空。

    这天柱山的山顶,便是敦煌瑶台,七绝剑阁的所在,而在剑阁的中央,亦正是七彩瑶池。

    这七彩瑶池,被誉为“瑶台七宝”之首,据说七彩瑶池中的天一圣水,拥有让人青春永驻的神迹。

    是以敦煌瑶台的女子,无论是谁,那都是美若天仙,倾城倾国,永远的风华绝代,永远的国色天香。

    瑶池圣水,自瑶池而出,环绕七绝剑阁,化作涓涓细流,从天柱山顶峰泻出,落入凡尘变成一缕清泉,滋润出一片绿洲,名曰“望天泉”。

    而在这天柱山内,晶石无数,千佛万窟,堪称举世无双。

    任何人从此路,都不能不叹服,这敦煌城外的天柱山,真不愧为一方宝地。

    紫阳夫人来到天柱山下,慕容杰看到“望天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场面,心中惊奇无以复加,还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突然间,“望天泉”内飞出四个身影,紫阳夫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梅、兰、竹、青,镇守山门的四大剑奴。

    只见这四大剑奴,虽不及紫阳夫人风姿绰约,倒也伶俐乖巧,生得玉貌朱颜,同样是世间鲜有的美人。

    这四大剑奴,每天镇守于此,以防止不速之客,擅自闯入天柱山。

    她们的修为虽不算高,但手中的梅、兰、竹、菊四剑,全都是西王母,所炼化的奇宝,故此千百年来,无人敢犯天柱山秋毫。

    见到是紫阳夫人归来,四大剑奴不敢阻拦。纵然见她腋下,胁迫这一个男童,而敦煌瑶台亦有门规,任何男子不得登上天柱山去,以免惊扰了剑阁弟子的清修。

    她们只道这男童,是紫阳夫人捉回来,令其开采晶石的苦役。

    在这天柱上内,开采晶石的苦役,少说也有上万人之多。

    由于终日无休止的劳作,几乎每天都有苦役,因体力不支而活活累死。

    敦煌瑶台的灵气,以及众仙子的修为,几乎都来自天柱山内的晶石,亦正是有了这些晶石的存在,天柱山才会被视为灵山,西王母也才会在山顶,创立这西域三大势力之一的敦煌瑶台。

    开采晶石,是敦煌瑶台的头等大事,而苦役的大量损耗,也最是让她们头痛。

    于是只好四处搜寻壮年男丁,来不断补充苦役的数量,以保证能够开采出足够的晶石。然而永无休止的劳作,让这些苦役坚持不了多久,便同之前的苦役那样,活活累死在天柱山内。

    这就需要,能够有源源不断的苦役,来不断补充天柱上的巨大消耗。

    长此以往,成年累月,敦煌瑶台的仙子们,四处搜寻壮年男丁的事情,自然也就不胫而走,在经过那么一番,添油加醋的谣传,流言蜚语顿时传遍了海内,所有练气修仙的门派,几乎没有未听过这些谣言的。

    谁都知道敦煌瑶台,全是美若天仙的女子,在她们的剑阁之内,自然是一个男人也没有,更从来不收任何的男弟子。

    一大堆美女,终日厮守在一起,那还不是春宵难耐,找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可惜敦煌瑶台的仙子们,不仅各个貌美如花,而且她们还人数众多。而那些年轻力壮的汉子,毕竟是数量有限,又一个比一个欲罢不能。结果到头来,没有几天便一命呜呼,敦煌瑶台的仙子们,也只能去另觅新欢了。

    这些道听途说的蜚短流长,每一句都不过是空穴来风。只因他们没能够遇上这些瑶台仙子,便刚催将她们给损的一文不值了。似乎比青楼楚馆里的妓*妇*娼*女,还要更加令人所不齿。

    然而事实的情况,不过是敦煌瑶台的仙子们,需要这些身强力壮的男丁,来为她们昼夜不停的开采晶石,以供其修仙练气之所用。

    敦煌瑶台的仙子并不傻,她们若是找些有修为的人来,或许十年八载不会有人死,然而对于修仙练气之人,天柱山内充满灵气的晶石,岂不是对他们大有裨益。

    因此敦煌瑶台的仙子们,所用的全都是没有半点修为的凡夫俗子。对于这些凡夫俗子来说,天柱山内的晶石纵然是稀世的珍宝,对他们却是毫无用处可言。

    只可惜凡夫俗子的根骨和体力,也实在差劲的可以。来到这里的苦役,基本上没有几个,能够撑得过三年。

    苦役的消耗越来越大,敦煌瑶台的恶名自然是越传越广。当然如此的臭名昭著,也仅限于修仙练气的门派之间。至于芸芸众生,终究也不明白,天下还有这么回事。

    紫阳夫人,来到天柱山下,沿着流水而上,飞入彩霞云端,只见瑶池圣水,有如雨瀑飞泻,七彩水花四溅,璀璨夺目,美不胜收。

    来到天柱山峰顶,眼前豁然开朗,一方福地洞天,俨然目不暇接。

    此间云霄缭绕,金光照耀,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猿啼鹿鸣,鹤舞鸥翔,清风与流水竞逐,峰峦与苍石同秀,幽静曼妙,翠竹鼓瑟,宛若世外桃源,人间仙境。

    彩彻云桥之上,建有亭台楼阁,桂殿兰宫之下,皆是潺潺流水,舟舸相济,水月相映,又有香榭曲廊,以屏纱幔锦相隔。

    一桥之上,分为七阁,遥相辉映,灿若星辰。

    自东向西,按赤、橙、黄、绿、青、蓝、紫排列,分绝影、绝魂、绝神、绝妙、绝空、绝念、绝尘,共七大剑阁,这便是敦煌瑶台的“七绝剑阁”。

    这七绝剑阁,各自有其剑主。每隔十年,七大剑主,便会在开明崖,进行一次比剑。最终的胜出者,将成为敦煌瑶台的掌门,统领敦煌瑶台七大剑阁。

    紫阳夫人,便是这绝尘阁的剑主,坐下有五百绝尘弟子。

    来到绝尘阁明堂紫阳轩,紫阳夫人将慕容杰,毫不客气的往堂下一扔,自己则飞身坐到堂上的紫阳花椅之上,嗲声嗲气的对慕容杰问道:“娃娃!我来问你,你可要如实相告,若有半句虚言,定将你挫骨扬灰,以做绝尘阁花肥。”

    看到眼前此情此景,慕容杰心中叫苦不迭,这次只怕是有死无生,在劫难逃。

    慕容杰并非是怕死,只是他大仇未报,就这么死于非命,实在是心有不甘。

    大丈夫能屈能伸,都说女为悦己者容,索性多说拜年的话,保不定还能叫着臭婆娘,放自己一条生路亦未可知。

    慕容杰这么想着,急忙装出战战兢兢的样子,一边不住磕头一边怯声说道:“仙女娘娘在上,小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望仙女娘娘,饶恕小人不敬之罪。”

    “噢!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仙女?”紫阳夫人得意洋洋的问道。

    紫阳夫人的修为,距离位列仙班,那还差的很远。就连在敦煌的七大剑主中,紫阳夫人也只能排在垫底的位置。

    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喜欢,听人叫她仙女。毕竟她本就已将自己,视为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

    “仙女花容玉貌,可谓倾城倾国,仙女身手不凡,可谓无人能敌,仙女腾云驾雾,可谓日行千里。夫人一应俱全,当然是大大的仙女。”慕容杰奉承道。

    “哈,哈,哈!说的好,说的好,这你可没有说错。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紫阳夫人最好虚名,听了慕容杰这几句话,顿时看他便顺眼多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缓和许多。

    慕容杰心想,这种时候,自己岂能报自己真名,那不是给慕容世家对脸吗?

    于是颤颤巍巍的答道:“小人程杰,是个买油郎官的儿子。”

    “放屁!臭小子,你以为,就凭你,也想欺瞒老娘吗!”紫阳夫人闻听此言大声骂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