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28.第28章 天女下凡

正文 28.第28章 天女下凡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看出慕容杰所施展的,乃是慕容世家“春秋八法”,庞秉丝毫不敢大意。

    只因不知慕容杰修为深浅,庞秉敢贸然硬接下这招“飞龙在天诀”。

    他一抬手中急忙收紧缰绳,胯下黄鬃马历时向后退出几步,将慕容杰这一招给稳稳让了过去。

    但见慕容杰的刀法,虎头蛇尾,有气无力,发招虽刚猛凛冽,却似乎难以自持,给人以头重脚轻之感,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庞秉如梦方醒,顿时恍然大悟。

    这“春秋八法”,乃武圣关帝所创,每招每势全都霸道凛冽。

    若非是天罡修为者,只怕难以从容驾驭,这浩然忠勇的刀法。

    慕容杰不过是个娃娃,就算从出生便开始练气,纵然又是天生的奇才,仅凭此短短几年时间,无论如何也到不了天罡之境。

    想到此处,庞秉心中有数。

    一个娃娃怕他作甚,且看他还有何后手。

    慕容杰一击未能得手,心中惶恐无以附加。只怕这金甲武士的能耐,远远在自己之上,自己这点儿本事,根本就斗不过他。

    技不如人,有死而已,既然已经动手,岂能临阵脱逃,如若真不是他对手,只怕想逃也逃不了多远。

    眼下唯有舍命一搏,或许还能觅得一线生机。

    刚才那一招“飞龙在天诀”,让慕容杰体内真气激荡,犹如一叶小舟迎风破浪,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令他浑身上下,很不是滋味。

    如今再要出招攻击,慕容杰只能紧咬牙关,强自忍下四肢百骸的酸麻。

    “春秋八法”如此难以驾驭,皆因慕容杰毫无修为可言,全没有半点真气可以仰仗。

    频频施展刀法,可谓是伤人伤己。

    慕容杰飞身跃起,依青云道长所言,施展出“春秋八法”第二式,“锋芒不露决”。

    这一招的凛然霸气,远胜于先前的“飞龙在天决”,刀锋光芒万丈,气魄雄浑浩荡,一刀分为三路,三路归一脉,急速朝庞秉劈来。

    这一刀化三刀的法门,显然也是出自“春秋八法”。

    然而这一次,庞秉不躲不闪,只把金刀往胸前一横,要与慕容杰,来个以硬碰硬,看看谁能更胜一筹。

    敢于如此硬接“春秋八法”之人,恐怕普天之下也就仅此一人。

    这“春秋八法”,以至刚至强,闻名天下。

    自古以来,所击者破,所挡者摧,凡于“春秋八法”交手之人,无不秉承以柔克刚的道理。

    若是一意孤行,非要以硬碰硬,到头来只能是自食苦果。

    两人争锋相对,谁也不让半分,慕容杰的红莲刃,撞上庞秉的金刀,顿时长生的巨大冲击力,震得二人连连后退,谁都未能站稳脚步。

    庞秉胯下的黄鬃马,突然一声嘶鸣,险些将庞秉掀翻在地,幸亏庞秉久经沙场,临阵不乱,处事不惊,一番周折,算是稳住了黄鬃马。

    再看慕容杰,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的身体凌空转了三圈,重重跌落在地上,摔了个仰面朝天,实在是狼狈不堪。

    慕容杰只觉得头晕目眩,好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这一来是因他体内真气错乱,二来两刀相接时的冲击力,着实摔得他不轻。

    此番真一交上手,慕容杰顿时明白,自己同这金甲武士,那还真是天差地别。

    别说是想要将他击败,就算是想要伤他分毫,恐怕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站在一旁的程胜祖,看到这样的场面,吓得魂飞天外,嘴里什么味道都有,脸上什么表情都在。

    没想到金甲武士,居然这般厉害,慕容杰也不是对手。

    程胜祖本以为,慕容杰是他最后的杀手锏,可如今看来,他这个师父,也不太怎么靠谱,根本就帮不上忙。

    这时候只听庞秉大笑道:“哈,哈,哈,胖小子!看来你拘来的太上老君顶门大弟子,似乎还欠了那么点火候,身上的本事也少了那么几下子,何不妨再拘来几个天仙美女,也好让老子开开眼界。”

    程胜祖顿足嚷道:“匹夫休走!你等着!你等着!小爷这就把九天玄女给请来,看你这匹夫还敢不敢猖狂!”

    程胜祖装模做样的念起咒语,仿佛就好像他真能拘神遣将,要把九天玄女给请下凡尘似的。

    程胜祖嘴里念念有词,心中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庞秉不知内中缘由,程胜祖可是清清楚楚。

    他哪会什么拘神遣将,只怕连个屁自己也拘不来,此刻又岂能丢人现眼,只好就这样磨蹭时间,望能尽快想出个好法子。

    一炷香的功夫,就这样过去了,然而始终没有见到,程胜祖拘来一神半仙。

    庞秉打量程胜祖许久,哈哈大笑着问道:“胖小子!怎么这么半天,一位神仙你也没请来啊!”

    “慌什么!急什么!上仙哪有那么好请,你给我乖乖呆着,少来打扰我掐诀念咒。”程胜祖大声喝骂道。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看你及时能够,将这神仙给请来。”庞秉索性把金刀还入鞘中。

    转眼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依旧不见有神仙来到。

    此时慕容杰,总算是缓过口气来。

    他无心去理会,程胜祖这番胡闹,只顾暗自思量,望能寻得一个脱身之法。

    程胜祖如此拖延时间,倒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然而,时间不断流逝,却始终未见人来。

    庞秉不免有些,等得不耐烦了,于是朗声问道:“胖小子!你到底会不会拘神遣将,怎么这么半天,也不见有仙女来到?”

    庞秉话音未落,突然一阵疾风袭来,只见一个紫衣女子破空而出,在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只有程胜祖独自欣喜如狂。

    没想到他还真把仙女,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拘来了。

    看到真有女子,就这样从天而降,庞秉竟有些丈二和,不知道这程胜祖,是否真有此拘神遣将的能耐。

    众人在瞠目结舌,紫衣女子已缓缓落在庞秉马前。

    只见她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真似梨花带雨,海棠醉日。

    这女子年岁,最多不过三十,她手中仗剑,****高挺,体态婀娜,面如秋水,目似朗星,千娇百媚,万种风情,轻纱罗裳随风摇曳。

    清风拂过,众人鼻端,嗅到一阵花香。

    慕容杰一见此人,顿时被吓的魂飞天外。

    别人不知道这紫衣女子是谁,慕容杰可认得这紫衣女子是谁。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驿站之内,一心想要杀死自己的紫阳夫人。

    难不成这真是程胜祖,拘神遣将把紫阳夫人,给从天上请下来了。

    程胜祖可没有这样的本事,紫阳夫人也不是天上的天仙,这不过是歪打正着,让程胜祖就这样撞了个大运。

    且说这紫阳夫人,在驿站里跑了慕容杰,她便去只能处理自己的事情,那就是追杀天山飘渺宗的恶僧。

    紫阳夫人此番离开敦煌瑶台,正是为了追杀缥缈宗的恶僧。

    这件事情说来也是奇怪,数百年来两家浸水不犯河水,彼此从来都是相安无事。

    岂料前些日子,三个飘渺宗的恶僧,突然劫走她绝尘剑阁几名弟子,紫阳夫人一路追逐恶僧,来到关外西域的楼兰城附近。

    只可惜她虽然杀死了恶僧,然而这些恶僧也害了她的弟子,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紫阳夫人不知缥缈宗恶僧,为何会突然对瑶台弟子下手。有心想去天山缥缈宗问个明白,可是想到自己势单力孤,若是如此贸然前往,只怕龙潭虎穴有去无回。于是决定暂且返回敦煌,同其他剑阁的姐妹商议,且看她们又都如何看待此事。

    于是紫阳夫人立刻动身,想要尽快放回敦煌瑶台。

    在途径这村庄只时,恰逢几个吐蕃兵,在村中烧杀淫掠。紫阳夫人行侠仗义,自诩为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岂能容忍这等残暴之举,当晚便斩杀了村中所有的吐蕃兵。

    为民除害的紫阳夫人,颇为得意的离开村子,不料半路遇上这金甲武士,瞧他们凶神恶煞不是什么善类,于是一路跟随他们至此。

    看到庞秉滥杀无辜,紫阳夫人正欲出手相救,也好受百姓感激,为自己增添美名。

    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两个娃娃尽然多管闲事,抢在她的面前出风头,紫阳夫人也只好袖手旁观。

    当慕容杰杀出之时,紫阳夫人心中大惊。

    她躲在暗处却看的明白,慕容杰所施展的,的确是慕容世家的“春秋八法”,在看他手中所持的红莲刃,以及身高和年岁,全都与她在驿站内,所遇上的那个娃娃十分相似。

    只是那是的娃娃,服饰虽然邋遢,却是异常华丽,而今天这个娃娃,怎么看都是个穷酸的小乞丐。

    这引起了紫阳夫人的格外注意,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个娃娃,便是驿站里的那个娃娃。同时也对这娃娃的来历,产生出莫大的好奇,想弄明白他究竟是什么人。

    慕容杰不敌庞秉,紫阳夫人当时就想出手,然而程胜祖却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够把九天玄女请来。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紫阳夫人便没有急于出手,她也想看看这黑胖小子,是否真能把九天玄女请来。

    结果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等来等去,连只燕子也没看到,更别说什么九天玄女。

    同庞秉一样,紫阳夫人也有些不耐烦了,趁着庞秉大叫大嚷之际,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到眼前莫名其妙,出现这么一个美轮美奂的女子,庞秉自然是心花怒发,连口水都快忍不住流出来了。

    敦煌瑶台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是倾城倾国,艳压群芳的天仙美人。

    庞秉得意忘形的大笑道:“怎么?你也是那小子,请来的救兵吗?嘿嘿!在洒家看来,你我也不用比试了。不如跟我回山寨,做了压寨夫人,少不了美酒佳肴,还有暖暖的热炕头。”

    说道此处,庞秉身后的吐蕃兵,立刻吆喝起来,在一旁大肆起哄,只气得紫阳夫人,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紫阳夫人宝剑出鞘,剑光所过之处,三名吐蕃兵,已不见了项上人头。

    庞秉见到这紫衣女子,竟然如此的厉害,挤满去拔腰间的金刀,岂料金刀未出鞘,轻盈飘逸的剑锋,已朝他的檀中穴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