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27.第27章 拘神遣将

正文 27.第27章 拘神遣将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空旷的谷场上,寒风瑟瑟,令人发抖。

    吐蕃士兵手中,寒光闪闪的钢叉,更是让不寒而栗。

    眨眼之间,四五个吐蕃士兵,已经将程家兄妹,围了个水泄不通,堵了个风雨不透,生怕一不留神,就让他们给跑了。

    这时候人群中,不知是何人,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就是他们,那天晚上,就是他们杀了吐蕃兵。”

    顷刻间人群乱作一团,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都是就是这对兄妹,杀死了闯入村里的吐蕃兵,更有一些人甚至将当时的场面,描述的绘声绘色,放自己历历在目全都看到了严厉。

    就连程胜祖和程灵芝,都对此感到十分意外,他们明明是此生第一次,来到这座玉门关外的村庄,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成杀人凶手,还有那么多人站出来指证自己。

    其实这两个一腔热血的娃娃,哪里知道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村民,根本就是在处心积虑的栽赃陷害,都想趁此机会洗脱自己嫌疑,让那庞秉将这两个娃娃,认定是伤害吐蕃并的凶手,不会再对村民滥杀无辜。

    村民们想要自保,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可是也不能血口喷人,把全部的事情,都推给这两个黑不溜丢的半大娃娃。

    这程胜祖和程灵芝,偏偏还就是缺心眼,这明明不是自己干的事,只他们觉得吐蕃兵都是坏人,而这杀坏人便是行善积德,因此未加思索的便将这杀人的罪名给认下了。

    周围吐蕃兵一听,更是怒发冲冠,定要将这对兄妹,给大切八块,碎尸万段不可。

    黄宗马上的庞秉明白,这对兄妹岂能是杀人凶手,只是他们刚才也杀了两个吐蕃兵,自然是不能够放过他们,当然也想看看这兄妹二人,究竟都有多大的本事,小小年纪敢来管自己的闲事。

    庞秉冷哼一声,对手下人呵斥道:“尔等还不出手,还在磨蹭什么。”

    吐蕃兵闻听此言,丝毫也不敢怠慢,纷纷朝程家兄妹扑来。

    只听程家兄妹喊道:“劈脑袋!”

    分别又是一斧,自上而下劈来,招式和套路同先前相比,可谓是如出一辙,丝毫不差。

    前车之鉴,让吐蕃兵,对这一招,多少心中有数,当他们兄妹,再度施展时,因为有了防备,这招自然也就不灵了。

    岂料这一招过后,居然还有后手,兄妹二人大声喊道:“鬼剔牙!”

    兄妹二人同时收斧头,现斧纂,朝吐蕃兵面门攻来,速度疾驰如飞,吐蕃兵躲闪不及,双双葬身于,程家兄妹宣花斧下。

    周围吐蕃兵大惊失色,想要立刻后退闪躲,只可惜程家兄妹,根本没打算给,留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兄妹二人齐声喝道:“掏耳朵!”

    一人由右向左,一人由左向右,风卷残云,横扫而来,顿时又扫了两名吐蕃兵,当场砸碎他们的头颅。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程家兄妹先后击毙了六个吐蕃兵,令在场众人无不叹为观止,就连端坐黄宗马的庞秉,也都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庞秉此来,并未带多少人,加上他自己在内,总共也就这么十几个。

    在庞秉看来,这原本已经足够了。

    一来对付这样一些贪生怕死的村民,根本就用不了什么人,二来他的山寨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仅有他那五百吐蕃兵而已。

    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居然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接连宰了六个吐蕃兵,若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他岂不成了光杆司令。

    庞秉岂有知道,这半路杀出的,还真是程咬金!

    可是话有说话来,对于程家兄妹,接连杀死他六个吐蕃兵,庞秉不仅没做怀恨在心,反而生出几分喜悦之情。

    这可不是庞秉病入膏肓,发烧烧坏了脑子,而是爱庞秉看来,这对兄妹小小年纪,不仅本是如此了得,而且还有行侠仗义之心。

    庞秉所说落草为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是因为他对大唐恨之入骨,只要大唐江山一天不亡,他就一日无法安然入睡。

    遗憾的自己心有余而力不,只好把心中的满腔愤怒,全都发泄到无辜百姓身上。

    纵然如此,是非善恶,在他的心中,也还是有个数的。

    村民们之徒苟安,居然诬陷两个娃娃,而这两个娃娃,却不畏残暴,敢于行侠仗义,这样的虎小子,岂能不叫人怜爱。

    十几年前,镇守嘉峪关的庞秉,无端惨遭灭门之祸,全家一百多口全都被杀,一双儿女也未能幸免,如今他年岁已高,信念情人之心更深,此时便有想要收程家兄妹,让他们最自己义女干儿的想法。

    可是庞秉自己也明白,他要是就这么直接说,眼前这对兄妹那是绝对不会答应。

    何不妨自己亲自出手,先杀杀他们的威风,在他们捉回山寨去,日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定能说服他们,认自己做他们的义父。

    想到此处,庞秉一摆手,对手下人说道:“罢,罢,罢。尔等不是对手,姑且推下去吧。”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凭借你们这点本事,也该在此杀人越货,难怪大唐江山风雨飘摇,看来真是该改朝换代了!”程胜祖大声喝骂道。

    “哈,哈,哈!娃娃,说得好,说得妙,这天下,是该改朝换代了!”庞秉捻须笑道。

    “呸!就算改朝换代,轮也轮不到你。”

    程胜祖大叫大嚷着,举斧便向庞秉砸去。

    庞秉不躲不闪,泰然自若,神情安逸,就这样等着程胜祖攻来。

    “劈脑袋!”

    “鬼剔牙!”

    “掏耳朵!”

    “捎带脚!”

    ……

    庞秉本以为,程胜祖还有厉害的而后手,没想打这小子打来打去,从头至尾就只有这么三斧子半,看来的确还是欠火候,年轻人学艺不精,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庞秉宝刀出鞘,这就打算把程胜祖,给立刻生擒活拿。

    程灵芝见哥哥打了半天,并没有逃到丝毫便宜,唯恐哥哥敌不过这金甲武士,也立刻挥舞宣花斧上前助阵。

    这顿时,大乱了庞秉的计划,他本想一招擒下程胜祖,可岂料程灵芝突然杀来,庞秉不愿伤他二人性命,也只能暂且作罢从长计议。

    就这样彼此又斗了二十几个回合,双方始终未能分出胜负,这都是庞秉手下留情,才让程家兄妹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始终没有败于庞秉之后,要是庞秉拿出自己的真本事来,只怕程家兄妹最多撑不到五个回合。

    纵然庞秉手下留情,可是毕竟势力娴熟很大,程家兄妹越斗越是吃力,自知不是庞秉对手,就这样继续斗下去,只怕早晚要吃大亏。

    程胜祖突然抓住妹妹后背,一转身拉着程灵芝急步后退,不愿再同庞秉如此厮杀下去。

    庞秉顺势刀交左手,故意放程家兄妹一条生路。

    “好匹夫!果然有两下子,小爷不是怕你,而是懒得同你缠斗。看小爷我拘神遣将,把太上老君顶门大弟子,这就给招了来将你碎尸万段。”程胜祖突然装疯卖傻的说道。

    “哦!敢为这太上老君的顶门大弟子,究竟又是何许人也啊?”庞秉不慌不忙的问道。

    “那还用问,天下谁人不晓得,他复姓慕容,单名一个杰子!”说话便煞有介事的,摆出一副念念有词的样子,仿佛真会什么法术似得。

    慕容杰一听,原来这里还有自己的事!

    这程胜祖,也未免太能吹了,什么太上老君,什么顶门大弟子。除了在老君庙外,慕容杰这辈子,就连太上老君半面,那也从来未曾见过。

    私自妄称是老君弟子,而且还是顶门大弟子,这要被老君听到了,还不天打五雷轰,非得挫骨扬灰不可。

    慕容杰自己也不知道,此刻究竟该不该出去。不出去只怕程家兄妹性命堪忧,做师父的岂能见死不救,可要真大摇大摆的出去,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还说自己,是太上老君顶门大弟子?

    此刻程胜祖的心里,同样如慕容杰般着急,他念这么大半天咒语,慕容杰怎么还不出来。

    他现在可千万不能拉稀,在他们三人之中,就属慕容杰本事最大。如果他都斗不过这金甲武士,那么他们兄弟三人,也别打算去青城山了,倒不如趁早收拾收拾,准备找阎王爷报答去吧。

    程胜祖的当心,慕容杰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战胜眼前的金甲武士。

    此前,在于程家兄妹对决时,慕容杰被迫施展“春秋八方”,由于自己毫无半点修为,可着实令他不怎么好受,反复刚刚出生的马驹,要去拉八匹骏马,才能拉动的千钧车辇。

    然而今时非同往日,如果不能将这金甲武士击败,他们师徒三人就算是活到家了。

    慕容杰不再多想,更没有任何的顾虑,如今摆在眼前的路,有且仅有这么一条,那就是用家传“春秋八法”,彻底击败眼前的金甲武士。

    人群中的慕容杰,突然大喝一声,猛然飞身跃起,朝金甲武士扑来。

    “慕容杰在此,好匹夫休走看刀!”

    慕容杰边喊,边使足全身力量,再次施展出“春秋八法”的“飞龙在在天决”,气势汹汹的朝金甲武士劈砍而来。

    看到慕容杰终于出手,程胜祖满心欢喜的喊道:“好!太上老君顶门大弟子来了,你们这些家伙可一个也别想逃!”

    见到慕容杰此招,庞秉被惊得目瞪口呆,天底下凡事用刀的高手,只怕没有一个不认识此招,这分明就是慕容世家的绝学“春秋八法”。

    这么一个小娃娃,定不可能是太上老君的顶门大弟子,然而他的春秋八法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