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26.第26章 金甲武士

正文 26.第26章 金甲武士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宁静的村庄看不到一个人影,整个村子沉寂在一片死寂之中。

    慕容杰三人,茫然不知所措,这么大的村子,村民怎么无故消失?

    就算是要急于搬家,也不会如这般草率、匆忙的离去。

    村民都上哪儿去了,慕容杰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土地老打玉皇—刨根问底,慕容杰早把青云道长,“是非之地不易久留”的教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三个人毫无顾忌的觅寻踪迹,希望能够寻到一男半女,也好打探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们就这样毫无顾忌的孤军深入,竟未深思熟虑一番,在这奇怪表像之后,会否隐藏着他们不可估量的险阻。

    适时正逢程胜祖从一口深井内,拖拽出来好大一块肥美猪肉,就在众人欢兴雀跃无以复加之际,大伙突的听到一声撕心裂肺惨叫。

    痛苦不堪的哀嚎声,令人毛骨悚然,程胜祖好容易拖出来的肥肉,在慌乱之间被吓得落回深井之内。慕容杰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急忙从腰间拔出红莲刃,屏住呼吸的四下观望,程灵芝也如临大敌一般,迅速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惊慌和恐惧向他们犹如飞驰的马匹风驰电掣般的贴近,不安的情绪在众人心中膨胀。三个人迅速聚拢到一起,小心谨慎的朝哀嚎声传来的方向走去,想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总算知晓了,村里人的下落。

    原来村民全都集聚在村南的谷场,那是每年收割用来打谷子的场所,村里常年盛行北风,空旷的谷场就坐落在了村子的南边。

    慕容杰一众人是从村子的西北角,进入的村庄,因而未能见到村民。可是令人费解的是,这并非收割的季节,村民们为何会集聚于谷场。

    慕容杰与程胜祖和程灵芝面面相觑,二丈和摸不着头脑,不明白究竟发生何事,于是当下决定要到谷场人群中去瞧瞧。

    他们来到人群外时,不由自主的全都被惊得目瞪口呆,此时人群的中央,一个皮肤黝黑的魁梧汉子,正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男子身上鲜血淋漓,脸上表情异常扭曲,双手已然从手肘处被砍断,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痛苦哀嚎的男子身旁,站着四五个,身穿裘皮,头戴狐狸尾,原来是脑后插着牦牛角,包裹着兽皮护甲的吐蕃士兵。

    为首一人金盔金甲,手中握着金背砍山刀,胯下骑着金毛黄鬃马。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这般的穿着打扮,同吐蕃士兵全然不同,不像是番邦虏国的子民,倒像是从关内来的中原人士。

    然而这事情奇就奇在,这中原人的金甲武士,是这些吐蕃士兵的头儿。

    此时的金甲武士手中金背砍山刀,从刀尖至刀柄,全都沾满了鲜血,可谓是杀人如麻。

    毫无疑问,这皮肤黝黑的大汉,定是被这金甲武士所伤。

    慕容杰等三人,奋力挤过拥挤小山包似的人群,谁都没料想到会见到这番光景,一个二个都被吓得魂不守舍。

    在朝里面看去,这哪里只有一个大汉断臂受伤。放眼看去,视野之内,地上横躺竖卧,少说也有十几具尸体。最令人无法容忍的是,树上还吊着几个老叟。绳索紧紧扣住了老叟的脖子,只要他们脚下五岁顽童坚持不住,无法支撑起老叟的身子,那么这些老叟便会瞬间被绳索绞死。

    看到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黑风双煞怒发冲冠,就要上前同金甲武士拼命。

    慕容杰临危不乱,既刻拦住程胜祖和程林芝,在慕容杰看来就是要动手,也得先把事情问个明白,免得稀里糊涂的贸然行事,到头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既然慕容杰是师父,黑风双煞自然不敢违抗师命,慕容杰随意找了个村民一问,这才知道那金甲武士果然是中原人。

    金甲武士,姓庞名秉字子良,据说是三国时期,庞德庞令明的后人。

    他原是大唐嘉峪关的一员偏将,杀伐骁勇,无功了得,在同吐蕃的对阵中,多次立下赫赫战功,可是这位将军多年来,始终没有受到朝廷重视,怀才不遇在嘉峪关镇守十年从未受到提拔,尽管如此庞秉将军已经十分满足,勤勤恳恳的做着嘉峪关偏将。

    岂料数年以前,大唐与吐蕃交兵,大唐主帅畏刀避箭,不仅屡次延误战机,最后更是临阵脱逃,致使大唐军队被吐蕃打败。

    由于庞秉将军,一同参与了这次战役。由于同唐军主帅素有不睦,战败后唐军主帅,将战败的全部过错,都推卸道庞秉将军的头上,朝庭听从了主将的一面之词,不问青红皂白,便下诏诛杀庞秉三族。

    庞秉将军全家无一活口,他自身则被忠诚的随身小尉救走,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劫后余生的庞秉将军,誓要终生与大唐为敌,杀入长安城,灭了死昏君改朝换代。可是他自己势单力孤,无法同大唐对砍,便走了邪路投靠了吐蕃,吐蕃知晓庞秉将军骁勇善战,眼看庞秉将军来投奔,那是喜不自胜当时就给了庞秉将军五百轻骑。

    世事难料,庞秉将军这一生,没有直路只有坎坷和曲折,此后没多久吐蕃就发生了内乱,庞秉原本就不是吐蕃人,更不想卷入这场纷争,他********只想找大唐报仇。

    万般无奈之下,庞秉和他的五百轻骑,索性在关外落草为寇,处处同大唐军民过不去。

    这响马贼寇,没有一个是好人,这庞秉自然也不例外,他做官时尽心竭力,他做寇时也一样尽心竭力,真可谓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关外的百姓可没少吃这黄金马贼的苦头。

    由于庞秉镇守边关数十年,因此认识他的人可不少,偏巧谁只要敢说他是大唐的子民,那就非得死在他的金刀之下,因而百姓都改口叫他吐蕃将军,这倒让庞秉听着挺乐呵,很是受用。

    就在几天前,庞秉手下的吐蕃兵,突然闯进村来,抢了不少村民的财物,还糟蹋了许多村里的姑娘。

    可是不知怎得,那几个吐蕃兵,在深夜之时,全给人杀死在村里,且无人知晓这是何人所为。自己的手下莫名其妙死在村里,庞秉哪里肯上罢干休,于是领着手下人,到村子里来寻仇,非要把伤害吐蕃兵的人给找出来。

    村民们一个个被吓得魂飞魄散,哪有人敢包庇什么杀人凶手,他们真的不知道,这究竟是何人所为,自然也没法坦白。

    俗话说有事问三老,庞秉就让人把三老抓来,可是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人干的,又如何能对庞秉开口。庞秉一气之下,将他们全都吊树上,又将全村人集聚于此,看谁不顺眼就要同谁决斗,直到找出真正的凶手。

    这没会儿的功夫,庞秉已经杀了十几个人,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半天功夫,只怕村里的壮年男丁,全都要死在庞秉的金背砍山刀下。

    慕容杰一听,这还了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瞧谁不顺眼,这就要杀谁,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要是自己没遇上,那么也就罢了,既然被遇上了,那就不能不管。要是袖手旁观置若罔闻,只怕慕容家列祖列宗也不答应。

    还不等慕容接出手,黑风双煞早已忍无可忍,他们挥舞宣花斧,愤然朝吐蕃士兵冲来。

    吐蕃士兵见两个黑不溜丢的娃娃,高举着宣花斧愤然朝他们冲来,顿时被乐的前仰后合,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魁梧壮硕,身经百战,四肢发达的吐蕃兵,岂会将程胜祖和程林芝,这两个未成年的娃娃放在眼里。

    眨眼之间,程胜祖和程林芝,已经来到吐蕃兵面前,两人高举宣花斧,齐声喊道:“劈脑袋!”

    宣花斧势如破竹,急如闪电,快似狸猫,风卷残云之势,让吐蕃兵根本来不及闪避,还没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已被程家兄妹的巨斧,给双双劈成了两半。

    在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谁能想到两个娃娃,一出手就劈了两个吐蕃兵。

    吐蕃的生存环境,要比大唐严酷许多,因此吐蕃兵的身体素质,往往要比大唐子民更加结实,有的时候三四个大唐成年男子,也不是一个吐蕃兵的对手,然而此刻两个未成年的小娃娃,居然轻而易举的就杀死了吐蕃兵。

    “哈,哈,哈!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今天我们黑风双煞,奉太上老君之命,特来替天行道,收了你们这些恶徒。还不快快,丢盔卸甲,跪地求饶,求爷爷饶了你们这条狗命。”程胜祖朗声骂道。

    刚才的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在场众人没有一人,能够从中,回过神来。庞秉不愧是身经百战的猛将,颇有兵在夜不惊将问变不乱的上将军之风。

    庞秉对手下人喊道:“还不速速将他二人拿下,尔等更待何时?”

    只见庞秉气定神闲,从容不迫,丝毫不为刚才的一幕所动,吐蕃兵心中的阴霾,也随之一扫而空。

    尽管黑风双煞一击的手,顷刻间震惊全场,可他二人毕竟只是娃娃,偶然侥幸的得手而已,堂堂七尺男儿汉,有能有什么理由,去惧怕两个未成年的娃娃。

    庞秉身后的吐蕃兵,手持齐眉钢叉,迅速冲上前来,将程胜祖和程灵芝团团围住,让他们有来无回,无处可躲。

    这黑风双煞,年岁虽然不大,倒还真是条汉子,面对吐蕃兵的重重包围,丝毫没有显出任何怯敌之色,仍旧是气宇轩感,傲骨迎风,从容洒脱有如临风之玉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