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24.第24章 黑风双煞

正文 24.第24章 黑风双煞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宣花巨斧迎面而来,慕容杰倒也不在惧怕,反正躲是躲不开了,只能紧咬银牙,硬生生接下此招。

    慕容杰手往腰间一滑,拿出他里三层外三层,包裹严严实实的红莲刃,准备迎接程胜祖这一击。

    被油纸和绷带包裹的红莲刃,此时看上去就像是风干的羊腿。

    程胜祖见慕容杰拿条羊腿应付事,差点儿没被慕容杰给气哭了。

    这算怎么回事,豆腐弹刀,螳臂挡车。

    真是不自量力,咎由自取,勿怪他人。

    程胜祖把心一横,要将这小子连同羊腿,来个一斧两段,让他们彻底交代。

    程胜祖的宣花斧,撞上慕容杰的红莲刃。所产生的巨大撞击力,震得慕容杰手臂发麻,差点儿握不住手中红莲刃。

    程胜祖似乎也没讨到好,他那知道这油纸和绷带里,藏着的可是一柄旷世妖兵。

    红莲刃发出的反推力,将程胜祖远远弹开,又矮又胖的程胜祖,完全失去了重心,接连退出去数十步,也没能站稳身子,一屁股坐倒在地。

    这可气恼了程胜祖,他愤然从地上爬起来,扯着嗓子大声骂道:“好匹夫!敢给老子来阴的,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程胜祖再次朝慕容杰扑来,只见他将宣花斧的斧头一收,立刻现出宣花斧的斧纂,直取慕容杰的面门的印堂穴。

    程胜祖大喝道:“鬼剔牙!”

    挡下程胜祖第一斧的红莲刃,此时正横于慕容杰胸前,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还真有那样一种,有力气没地方使的无奈。

    情急之中的慕容杰,突然想起青云道长说过,单刀直入在于声东击西,所谓打上攻下,打下攻上,阴阳交泰,变化无穷。

    慕容杰立刻虚晃一招,似要举刀相抗,挡住程胜祖这一击,身子却往下一沉,右腿猛然踢出,直奔程胜祖小腹关元穴。

    程胜祖心中一惊,这小崽子出手好生歹毒,急忙向前一跃,让过慕容杰这一脚。

    两人一场虚惊,都算是顺利躲过,彼此所发起的第二招。

    不等慕容杰把脚放下,身后一阵疾风袭来,只见程胜祖回身急攻,宣花斧横扫千钧而来,步慕容杰措不及防,根本来不及转身反击。

    程胜祖大喝一声:“掏耳朵!”

    宣花斧重重砸上慕容杰背肩,慕容杰直觉的两眼发花,料定今日必死无疑。

    一身惊天巨响,慕容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程胜祖也被震得手臂发麻。

    程胜祖心中大奇,难道这小叫花子,居然还有护体甲胄?

    可转念一想,就算他有甲胄在身,这千钧之力的宣花斧,也必定能震碎他脏腑,就算他不是也必成废人。

    程胜祖刚这么想,谁知慕容杰一轱辘,居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程胜祖大惊失色,他万没想到慕容杰,居然还能够站起身来。

    趁慕容杰站立慰问,程胜祖不敢稍有耽搁,紧接着又是一斧劈来,刚才是由左往右,现在则由右往左。

    程胜祖念念有词的喊道:“捎带脚!”

    刚才那一招,慕容杰没能接住,现在这一招,慕容杰可是看得清楚。

    他将红莲刃竖起,挡住程胜祖这一斧,程胜祖见攻击不成,自己也没了后手,只好疾步后退,没想到这小崽子,居然会如此厉害。

    慕容杰身上,根本就没有甲胄,他之所以能够,硬撑下那一斧,全赖于慕容杰,藏于身后的照妖鉴。

    正是照妖鉴,替慕容杰挡住了这一击,若非误打误撞击中了照妖鉴,只怕慕容杰此时就算不死,也难免落下终身残疾,程胜祖的宣花斧,可不是拿来闹着玩的。

    慕容杰摇摇晃晃的,揉了好半天的肩膀,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着实剧痛难忍。

    程胜祖此刻也很纳闷,没想到这小子还真两下子。

    他必须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势如虎,劈了这粉面桃花的臭崽子。

    程胜祖二话不说,举斧再战慕容杰。

    “劈脑袋!”

    “鬼剔牙!”

    “掏耳朵!”

    “捎带脚!”

    ……

    程胜祖打来打去,始终都是这三斧子半。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是朋友,十几招过去之后,程胜祖的三斧子半,就连慕容杰也差不多,基本上都快要全学会了。

    老程家的三斧子半,天底下恐怕没人不知道,慕容杰也早有所闻,只是今天才算亲眼得见。

    三斧子半的招式,本就是马上的功夫,这在步下施展起来,只能发挥出五六成的威力,再加上程胜祖学艺不精,就更让这三斧子半大打折扣。

    如今慕容杰反反复复,看着程胜祖用了这么许多遍,程胜祖想胜慕容杰,似乎已经没有了可能。

    程胜祖出生武将世家,慕容杰出生武修世家,两家人自然无法相提并论。这战场杀敌的武将,又能有几个是武修的对手。纵然慕容杰学艺不精,也没有什么武修基础,不过仅凭青云道长,指点迷津的这三招两式,足以能够轻松应付程胜祖。

    程胜祖一时不慎,脚底打滑,一个踉跄,慕容杰看准时机,猛然一掌击出,打在程胜祖后背,程胜祖飞身跃起,摔了个满面桃花。

    不等程胜祖起身,慕容杰一脚踩住程胜祖,肥嘟嘟沉甸甸的屁股。

    程胜祖突然大声喊道:“黑妹!你竹竿子戳那,甩手看什么热闹。还不赶快过来帮忙,难不成你看这小崽子,粉面桃花动了春*情,竟想要杀兄私奔不成?我可要告诉你,天底下的小白脸,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慕容杰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混小子说的什么胡话,非要好好教训他一番不可。

    慕容杰正要动手,不料程灵芝片刻间,已经杀到慕容杰身后。

    程灵芝来势汹汹,慕容杰不得不撇开程胜祖,全力迎战近在咫尺的程灵芝。

    两人兵刃相交,三招过后,慕容杰知道,这程灵芝施展的,同样是老程家的三斧子半,招式同程胜祖没任何区别,只是这几招从她手里施展出来,无论是气势还是威力,都远胜于她的哥哥程胜祖。

    程灵芝将手中巨斧,挥舞的呼呼作响,霎时间化作一阵黑风。

    可是她的招式套路,全然以为慕容杰熟悉,无论她攻的多快多急,始终也无法碰到慕容杰。

    程灵芝左一斧右一斧,杀得梨花带雨,盘根错节,飞沙走石。

    慕容杰身法轻盈,左一闪右一避,躲开了程灵芝所有攻击。他自己也有些倍感诧异,不知何时自己身法如此灵动。

    慕容杰不知,这是因鸠摩罗什,在他体内呆的久了,其修为和真气,自然不可避免的,被慕容杰吸收,于是才有此身法。

    程胜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他知道妹妹程灵芝,本事远在自己之上,想必定能宰了这臭小子,因此并没有急于加入战斗。

    不料数十回合过去之后,两人始终没有分出胜负,又见那些油纸和绷带,在渐渐散落之后,赫然露出一把刀来,只见那刀通体赤红,一看便知是宝家伙。

    程胜祖唯恐妹妹,不是慕容杰的对手,立刻拾起宣花斧,朝他二人冲了过来,要给程灵芝助阵。

    趁慕容杰不注意,程胜祖悄悄绕道慕容杰身后,他看准时机。当头就是一斧,嘴里还大声喊道:“短命的小崽子,黄泉路上,可别忘了,老子的宣花斧!”

    程家兄妹的前后夹击,让慕容杰首尾难顾,避无可避,躲无可躲,要抵御程胜祖,就顾不上程灵芝,要抵御程灵芝,便顾不上程胜祖。

    情急之下,慕容杰别无他发,尽管青云道长,临行之前再三叮嘱,切不可轻易使出“春秋八法”,以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面对眼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慕容杰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慕容杰双手紧紧握住红莲刃刀柄,将全身气血汇聚于掌心,又从眉心散出一片气海,瞬间游走于督脉,全都流入长强穴之内,汇聚成纯阳之海,催生红莲刃无量烈焰。

    慕容杰自下而上,一刀劈出,霸气凛冽,浩然汹涌,这正是春秋八法中的“飞龙在天诀”。

    上一次慕容杰施展“飞龙在天诀”,不过是鸠摩罗什的暗中相助,他自己全然没有任何感觉。

    这一次却是他凭借青云道长的指点,自己施展出春秋八法的“飞龙在天诀”。

    随着刀法挥出,突感四肢百骸,瞬间麻痹痉挛,全身内力压迫得肌肉酸痛,体内筋脉波涛汹涌,似有气息错乱,筋脉逆行之感。

    此时丹田中一股热流喷涌而出,奔向檀中穴而来,顿有急火攻心,使人心烦意乱,难以集中精神,全身血脉澎湃,真气混乱不堪。

    此时淡淡的暖意,自督脉运转一周,慕容杰似乎全无内力,又似乎微有内力,真气不知从何而来,却又毫无根基所承。

    只可惜他内力毕竟有限,这一招并未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然而即便如此,这一刀的威力,已经足够惊人。

    程家兄妹被震出两丈多高,身上的黑衣和面纱也被撕裂,兄妹二人从高空坠落,被摔得马仰人翻,还真是狼狈不堪。

    没有要了他们小命,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一刀过后,彼此间强弱,已经不言自明。就凭程兄妹这两下,根本不是慕容杰对手。

    慕容杰一击得手,短时喜笑颜开,哈哈大笑着说道:“怎么样,可知道小爷的厉害了!”

    程胜祖只觉得全身酸软,根本就站不起身来,只好有气无力的大声嚷道:“老子我一时不慎,被你这兔崽子暗算,算是阴沟里翻船,自然是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若是喊上半声,那就不算好汉。枉我黑风双煞,威名远镇西域,没想到竟然遭人暗算,栽在一个小叫花手里。”

    闻听此言,慕容杰心中暗骂,这程胜祖亏心不亏心,明明技不如人,败在自己的手里,却还要说是自己暗算于他,天底下居然有此等胡搅蛮缠之人。

    不过这小子嘴倒是挺硬,真不愧是老程家的后人。想到老程家世代忠良,他二人又是老程家之后,慕容杰不免生出恻隐之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