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21.第21章 深仇大恨

正文 21.第21章 深仇大恨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酒家老板将慕容杰和青云道长,安排在二楼最东边的房间住下,又招呼店小二给他们准备食物和热水。

    大约过了半天的功夫,直到日上三竿之时,青云道长才缓缓苏醒过来。

    见自己身在屋内,青云道长很是不解,瞧见慕容杰端坐在桌旁,便开口低声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可是在楼兰城内?”

    慕容杰见青云道长苏醒过来,心中甚是欢喜,急忙站起身来,来到道长身边,殷勤备至的问道:“道长可好?要不要找个大夫,刚才几经呼唤,也不见道长搭话,可怕我给吓坏了。”

    “我伤势虽重,却不是大夫所能医治,一年半载只怕好不了,我切问你这是何地?”青云道气息微弱的说道,在他说出每一个字时,都要耗费极大的气力。

    “这里是一处酒家,店老板好心收留了我们。”慕容杰答道。

    “可是在楼兰城内?”青云道长问道。

    “不在,我们在城外,不过此次距离楼兰城,大概也就不过一里地而已。平素里因耽误了时辰的商旅,在去到楼兰城市城门已经关闭,他们便都会到这酒家来投诉,因此这酒家的生意挺不错,总有客商常来常往。”慕容杰答道。

    “人多眼杂,此地不宜久留,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青云道长轻叹一声。

    “可是道长,您现在伤势,只怕不宜离开,要不你在此稍后,我这就回一趟楼兰王府,再派人来接您回府静养如何?”慕容杰问道。

    “万万不可,你现在哪都能去,唯独不能去楼兰王府。”青云道长怒目圆睁愤然说道。

    青云道长语气突变,顿时吓了慕容杰一跳,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偏偏不能回楼兰王府。

    “道长何出此言?”慕容杰问道。

    “你可想过,楼兰四绝,为何要害你?”青云道长说道。

    慕容杰呆立傍晌,仿佛若有所思,青云道长问的没错,楼兰四绝问什么要死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父亲,派楼兰四绝来杀他的。

    此刻慕容杰突然回想起来,那日父亲突然闯进房中,二话不说将他带到家祠,又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此后不久门外家仆急报,说是有四个恶人捣乱,于是父亲便将他关入密室之内,这以后的事情慕容杰就不大清楚了。

    尽管慕容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不安与惶恐却是没来由的强袭心头。

    “道长难道楼兰王府……”慕容杰惊魂不定的问道。

    “唉!此时的楼兰王府,只怕已被歹人所虏。”青云道长叹道。

    “可是……这怎么可能……楼兰四绝……怎么可能背叛我爹爹!”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朋友和兄弟的背叛,才是最让人痛心的。”青云道长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不可能!就算楼兰四绝要反,他们也不可能是家父的对手!”慕容杰眼泪都快被急来了,他根本无法相形这会是真的。

    “你说的没错,凭你父亲的修为,别说是楼兰四绝,就算是十绝、百绝,那也不是你父亲的对手,在他们背后还有高手,你父亲才寡不敌众,临终之时讲你托付给我,要我助你逃出这歹人的魔掌。”青云道长愤然说道,想到单日所发生的一幕,他就不由得火往上撞。

    “临终之时……”闻听此言,慕容杰只觉得头晕目眩,血液倒流,筋脉逆行,整个人都开始不住的抽搐。

    他知道青云道长的话意味着什么,他真希望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或者说这不过事情青云道长在欺骗他,可是就算他找出一万个理由来拒绝相信,他人仍然能够清楚的认识到青云道长,绝对没有任何欺骗自己的理由。

    此时此刻,慕容杰总算明白,青云道长为何会受如此重伤。

    他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刺眼的阳光显得无比感伤,呼啸的狂风竟是如此凄凉。

    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这不是青云道长所哭,是自己的父亲而泣。

    慕容杰头脑一片空拍,不知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看着窗外一望无垠的戈壁,他就像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此刻他只感到孤独和无助。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是他告诉自己必须多点什么,身为慕容世家的一员,在慕容世家受难之时,自己岂能只会躲起来啧啧发抖。

    比起那些歹人来说,慕容杰更加痛恨,软弱无能的自己,他不能留在这里,继续这样置若罔闻,父亲将他关如藏刀冢,就是要让他找到自己的刀,学会春秋八法为慕容世家复仇。

    如今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刀,也习得了春秋八法,不回到楼兰王府,去杀了那些恶人,留在这里有能有什么用。

    慕容杰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复仇他一定要复仇。

    歇斯底里的慕容接,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红莲刃,急冲冲就要奔出客房。

    青云道长奖状大惊失色,慕容杰这是要去送死,都怪自己心直口快,本不该将这些全都告诉慕容杰。

    要是让慕容杰,真跑回楼兰城去,那他此去非死不可,青云道长就算伤势再重,也只能强打精神,飞身跃起拦在客房门前。

    慕容杰见青云道长拦住去路,愤然说道:“道长为何拦阻,我这是要去为家人复仇,若是只知道躲在这里苟且偷生,我慕容杰还算是个人吗?”

    “正是为了让你报仇,所以我才不能让你回去。”青云道长说道。

    “不让我回去,又如何报仇!”慕容杰急得脸都完全变了颜色。

    “就平你这点本事,就连奄奄一息的我,恐怕你也对付不了,个何况是那些恶人。”青云道长劝说道。

    慕容杰也是急晕了头,赫然对青云道长说道:“道长救我性命,我理当恭敬道长三分,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真怕了道长。”

    青云道长一听,这娃娃还真是倔强,只好无奈的说道:“好,好,好,今天你要是能够伤我分毫,我便绝不拦阻你去报仇,要是伤不了我就给我乖乖留下!”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话音未落,慕容杰使出全身力气,朝青云道长一刀劈来,青云道长不闪不躲,也不使用任何兵刃,仅仅只用了两根手指,就阻挡了慕容杰的进攻。

    慕容杰见势不妙,立刻收刀后撤,随即又在此发起进攻。慕容杰接连发起十几轮进攻,青云道长始终不闪不躲。慕容杰被累的上气不接下去,青云道长依旧毫发未伤。

    慕容杰的攻击,随着体力的消耗而减弱,青云道长也不愿同慕容杰,就这样毫无意义的纠缠下去,他此刻毕竟有伤在身,纵容慕容杰没什么能耐,可这样打下去也只能对他有害无益。

    索性青云道长,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慕容杰的红莲刃,轻轻那么一抬手,便将慕容杰整个人掀翻在地。

    这一下慕容杰算是明白了,青云道长伤势再重,他慕容杰都照样不是对手,可是心中的愤恨又能去如何发泄。

    慕容杰一时想不开,干脆将红莲刃这么一横,就打算往自己脖子上抹。

    青云道长见状,大惊失色,他猛然一脚,踢飞了红莲刃,狠狠够了慕容杰,两记重重的耳光。

    “娃娃,早知如此,老夫何必救你,亏你还是名门之后,原来不过是疯犊蠢彘罢了,想那慕容恪英明一世,怎就生出你这么个冥顽不灵的小子。”青云道长愤然骂道。

    青云道长这两记耳光,算是彻底打醒了慕容杰,也使得慕容杰冷静了下来。

    慕容杰垂头散气,泪眼婆娑的问道:“那我该怎么办,还望道长教我?”

    “娃娃,老夫出手太重,还望你莫要见怪。我与你父虽无桃园金兰誓,却也是情同手足的兄弟。我知道你伤心难过,我又何尝不是如此。然我亦不是那些歹人对手,要是让你就这么回去,岂不是羊入虎口,让我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你的父亲,这周你我定然要报,只是还需从长计议。”青云道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道长所言甚是,都怪慕容杰鲁莽,险些为歹人所害,还望道长莫要见怪。”慕容杰说着跪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

    青云道长轻叹一声,看来这娃娃还算是明白事理,知错能改倒也难能可贵。

    “你起来吧!这也不能怨你,换了谁都难免如此,你是个好孩子,报酬心切,理所当然。只是你要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千万不可鲁莽行事,落得个亲者痛仇者快。”青云道长说道。

    “晚辈谨遵教诲!”慕容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说道。

    “娃娃你要记住,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金钩,你想要报仇,就绝非一时半会儿功夫,这需要你砥砺风节,攻坚克难,超越你父亲和我的修为,才有可能为你慕容世家报仇,其中的艰难险阻只怕难以想象。”青云道长说道。

    “我不怕!只要能为父亲报仇,慕容杰,赴汤倒海,万死不辞!”

    “好,有志气!只可惜老夫有伤在身,你若是跟在我身边,不仅白白烂费时间,还极有可能遇上危险。我要你现在就去青城山,拜入山门勤习苦练,望你能早日达于神明,重逢楼兰替父报仇。”

    “青城山?”

    “是啊!我乃青城派掌门,你若是不嫌弃,那就在此抱我为师,也好从此修炼我青城心法。”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慕容杰说着,立刻跪倒在地,青云道长的能耐,他可是好不怀疑,接连磕了几个响头,这就算是当场拜师了。

    青云道长急忙将慕容杰扶起,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慕容杰稚嫩的脸庞,还真是越看越爱,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过了半晌,青云道长轻叹一声,语气和缓的说道:“为师本该与你,共同返回青城山,无奈我胜负重伤,只怕难以远行。你去把纸笔找来,我即刻便书信一份,也好让你早日出发。青城弟子看到我的书信,定然不敢慢待于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