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9.第19章 去而复返

正文 19.第19章 去而复返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听了青云道长这番话,白舒城和鳌志广心中一惊。

    同青云道长交手,他们没有那种胆量,如莫拓佐一样,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有未免太过于丢脸。

    他们好歹也是魔教十大长老,在青云道长面前甚至都没动手,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夹着尾巴跑了,这种事起要被传扬出去,岂不为天下人耻笑。

    可是这魔教十大长老,纵容看上去一个比一个凶恶,却也全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否则当年他们也不可能,就那样背信弃义的,轻易背叛了魔教教主,致使魔教败于潇湘剑府,从此退出中原远遁天山。

    白舒城和鳌志广相互对视一眼,怎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何不可为。

    在这关乎生死之际,谁还顾得上什么面子不面子,先抱住自己这条老命,才是比什么都强的上上之策,要不怎么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白舒城和鳌志广,同时飞身跃起,摆出一副攻击的架势。

    青云道长万没料到,白舒城和鳌志广,居然真就不怕自己,只能无奈横剑防御。

    岂料白舒城和鳌志广,不过只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没有同青云道长交手的打算,而是虚晃一招借机逃走罢了。

    一眨眼的功夫,白舒城和鳌志广,就消失在黑暗中。

    青云道长虚惊一场,若是魔教的这两个长老,同时对青云道长出手,不出三招必能将青云道长击败,只可惜他们欺软怕硬的小人心态,就这样让他们全都不战自溃。

    就算青云道长身负重伤,仍旧能够三言两语,便吓退这些成名多年的高手,剑宗五祖的威名,的确使人不敢小觑。

    直到午夜的戈壁上,只剩下青云道长和慕容杰的身影,早已被吓傻了的慕容杰,才算是回过神来,上一眼下一眼的,不住的大量眼前这位,仙风道骨,气宇轩昂,玉树临风的道士。

    慕容杰过去可没见青云道长,只见这么多要杀自己的人,全都被这道士给吓怕了,就连楼兰四绝,也都不是他的对手,顿时对眼前的道士,产生出无比的敬畏之心。

    慕容杰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对青云道长的敬畏之心,究竟是处于救命之恩的感激,还是处于对他深藏不露的恐惧。

    困守于慕容杰体内的鸠摩罗什,可完全没有慕容杰这般,复杂含混的奇怪噶感情。

    他对青云道长,那叫一个不服不忿。

    在鸠摩罗什看来,这老小子也未免太奸猾了,自己身上重伤,直到不是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对手,却还能装出一煞有介事的样子,强他们一个一个全都给吓怕了。

    看来这剑宗五祖,不仅是剑术了得,心术也很了得,难怪自己八百年的修为,最终竟会败在剑宗五祖手里,如今看来也是理所当然,还真是叫人不服不行。

    昆仑四老之一的莫拓佐,魔教的两位长老白舒城和鳌志广,他们都是比青云道长高一辈的人物,论资排辈不比青云道长师父低。

    可是他们到头来,却全都被青云道长,当做猴子一样,给耍的团团转。

    纵容修为高低,要看个人的悟性,他们的悟性不及青云道长,修为自然也比不上青云道长,可是他们少说也比青云道长,在这人世间多活了五六十年,怎就会如此轻而易举的,并被青云道长给期满过去,还真是三个有名无实的老草包。

    鸠摩罗什对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真可谓是又气又恨,却又没法把真相,就这样说出来告诉他们,青云道长越是遇难成祥,鸠摩罗什就越是看不下去,尽管他自己心中也很明白,如今青云道长的安慰,关系着慕容杰的安慰,而慕容杰的安慰,又关系到他鸠摩罗什的安慰。

    鸠摩罗什知道眼下事态的严重性,可是他心中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

    青云道缓缓闭上双眼,做了个深呼吸,才对身边的慕容接说道:“你就是慕容杰,金刀王的儿子?”

    慕容杰大张嘴巴迟疑了片刻答道:“是啊!我就是慕容杰,可你有是谁呢?还有刚才哪些人,为什么楼兰死绝,也要出手杀我。”

    “这件事说来话长,此地不宜久留。”

    青云道长话音未落,黑暗中突然又追来几个人,这一次不仅有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楼兰四绝也紧随其后追了上来。

    慕容杰大惊失色,刚才离开的人,怎么全都又回来了,开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青云道长见状,心中暗自庆幸,幸亏他们立刻逃走,要是刚才他们一走,他便立刻同慕容杰逃走,必然会让他们心中起疑,眼下这场戏还能够继续演下去。

    “诸位去而复,不是有何见教,青云在此等候多时,直到诸位必会回来。”青云道长面带笑容的朗声说道。

    见青云道长气定神闲,莫拓佐不由将目光,转到了楼兰四绝身上,白舒城和鳌志广,也同莫拓佐一样,将目光放在了楼兰四绝身上。

    楼兰四绝,瞬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之所以会去而复返,全然是因为楼兰四绝,刚才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们,在楼兰王府一战之时,青云道长身负重伤,如今不过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无需害怕他。

    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并非是偏听偏信的之人,怎么可能只相信楼兰四绝,这信口开河的一面之词。

    楼兰四绝知道他们的说辞,很能轻易就让三老信服,毕竟剑宗五祖的青云道长,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没有万全的把握,谁都不敢草率行事。

    于是楼兰四绝中的欧阳岳提出,是真是假只要追上去一看便知。

    如果青云道长没有受伤,那么他无需惧怕任何人,自可以大摇大摆的慢慢离开,就算众人全都会追回去,他也绝没有任何逃跑的必要。

    可如果青云道长真受了伤,那么他必然会担心,众人随后在此追来,必然会带着慕容杰,分秒必争的急于逃跑,从来尽可能拉开距离,是众人无法追上他们。

    因此,只要会去看看青云道长逃或不逃,就能知道他是否真的受了重伤,楼兰四绝也没有必要多费口舌耽误时间。

    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也认为欧阳岳说的不错,都不敢多耽误瞬间,怕青云道长同慕容杰,真就那样从他们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逃之夭夭。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们这方回来只时,青云道长和慕容杰,根本就没有逃跑,仍旧那样还站在原地。

    楼兰四绝看得莫名其妙,他们明明知道青云道长受了重伤,可是为什么他还要留在这里不走。

    这那是青云道长自己不走,而是他们追来的实在太快,青云道长还来不及走。

    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这会可是没了主意,楼兰四绝的修为,远比他们都不如,又怎能同青云道长相比,刚才看他们煞有介事的样子,还问为青云道长真的受了伤,刚才只是强打精神欺骗了他而已。

    可是如今见到青云道长,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跑的意图,而且居然还留在原地,等着他们回来找茬,又有谁还能够相信,青云道长已是身负重伤,强弩之末,不堪一击。

    看到如此场面,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都暗自有些后悔,真不该来追青云道长。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朝自己吐唾沫,这一辈的老脸,今天算是全都给丢光了。

    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心中,不由得对楼兰四绝,生出几分愤恨之情。反正他们是不打算出手,索性就把眼前这烂摊子,丢给楼兰四绝去收拾。

    莫拓佐大声说道:“青云道长,这娃娃乃是楼兰王府的人,这楼兰四绝也是楼兰王府的人,这全都是自己的家是,我们可不想多管闲事,只是来看个热闹罢了。”

    “没错!楼兰四绝,今年来也颇有名气,我们老哥俩,也想瞧瞧他们的本事,所以这才去而复。”白舒城尖声尖气的说道。

    楼兰四绝一听,心想着三个老家伙,到底亏心不亏心,分明是争功心切,却又如此的贪生怕死,同他们这样的为伍,还真是令人所不齿。

    “噢,既然如此,三位前辈,就请在此慢慢看来,让老夫手中这云水剑,会一会慕容王麾的楼兰四绝。”青云道长语气轻蔑的说道。

    青云道长越是没有把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放在眼里,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似乎就越怕青云道长。

    楼兰四绝闻听此言,就连头皮都在发麻。他们怎么可能,回事青云道长的对手,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与青云道长的差距,并非是一点半点,而是天差地别,判若云泥。

    如果楼兰四绝敌得过青云道长,那他们也不会让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来帮忙,根本会让青云道长在那样的局势下,还轻而易举的救走慕容杰。

    然而,现在。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不是青云道长对手,楼兰四绝也只能硬着头皮强攻,唯愿能够得到上天庇佑,他们的协力齐攻,能够迫使青云道长,很快显露破绽,让莫拓佐、白舒城和鳌志广他们,得以看出青云道长,的确已经身负重伤,实力也随之大打折扣。

    那样一来,他们必定争功心切,楼兰四绝也不会陷于苦战。

    四绝聚精会神,伺机准备发起攻击。昔日慕容恪,曾为四绝创了一个四绝阵法,这阵法能够大大提升四绝的战斗力,只可惜从未有劲敌,让他们有机会,一试这阵法的威力,今天刚好用来对付青云道长。

    四绝各举兵刃,朝青云道长扑来,想要一击逼迫他露出破绽。

    青云道长心如明镜,直到这一招他要接不下来,今天他们一老一小,就只能双双葬身于戈壁之中。

    岂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放肆的狂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