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7.第17章 旷野惊雷

正文 17.第17章 旷野惊雷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突然,一声雷鸣,撕裂了午夜的黑暗。

    在这空旷辽阔的戈壁之上,万里晴空繁星满天,放眼四望找不到一片云朵。

    这样的天气,更本不会打雷,这样的天地法则,就连一个娃娃也知道。

    可是这也绝不是幻听,青云道长和慕容杰,都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雷声。

    晴空万里,哪来的雷声?

    顷刻之间,青云道长的脸色全变了,慕容杰体内的鸠摩罗什,也对此惊讶不已,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一处去了。

    青云道长和鸠摩罗什,此时早已经心中有数,这定然是昆仑广寒的“旷野惊雷”莫拓佐来了。

    正所谓“千里旷野,一声惊雷”,莫拓佐乃“昆仑四老”之一,若非是隐于塞外昆仑,只怕这“昆仑四老”的名望,要在四大神堂的堂主之上。

    这“昆仑四老”,师出昆仑广寒,他们先修道法,后入佛门,精通佛道两家的心法。

    由于他们从来是什么都学,什么都练,所以道家未将他们视为道家人,佛门也未将他们视为佛家僧,因此这“昆仑四老”,也被称之为“昆仑四怪”。

    青云道长非常清楚,要是真遇上了“旷野惊雷”莫拓佐,以他现在的情况想要带着慕容杰逃跑,那可说是难比登天。

    莫拓佐的修为,以达天罡之境,同四大堂主相比,可谓是伯仲之间,彼此平风秋色。

    如果青云道长没有受伤,那么莫拓佐纵然厉害,那也未必是青云道长的对手。

    可是现在青云道长身负重伤,眼前的局势可就完全不同了,只怕青云道长此刻,就连莫拓佐的一招也接不下来。

    青云道长微微叹了口气,自己技不如人,死在别人的手下,那算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可是想到这只有七岁的慕容杰,青云道长便有些于心不忍。

    在慕容恪弥留之际,青云道长曾答应慕容恪,无乱如何也要找到慕容杰,并将他养育成人,日后也像他的几个哥哥,建功立业,报效皇恩,光耀慕容世家。

    君子一诺,有死无悔,青云道长此生,从未做过半句食言之事,他满口答应自己的老兄弟,舍死忘生也好保护好慕杰,可现在自己死了也就罢了,就连慕容杰也要更随自己一起死,这叫青云道长九泉之下,还有何面目去见老兄弟慕容恪。

    突然间,青云道长转念一想,所谓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

    自己纵容身负重伤,可是那“旷野惊雷”莫拓佐,未必就直到自己受伤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受伤,就算莫拓佐追上他们,那奸猾如泥鳅的老家伙,也不敢轻易就对自己动手。

    想到此处,是生是死,青云道长,也就是能,堵上一把了。

    他努力调匀气息,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的气定神闲,避免被莫拓佐,看出他身有异样,从而功败垂成,只希望这一招瞒天过海,能够瞒的过莫拓佐的眼睛。

    身后的黑暗中,隐约见一人急速奔来,之间此人目光如炬,一字横眉,四字阔口,大耳垂轮,身穿枣红色袈裟,头戴尖顶大斗笠,手中一柄锯齿飞廉,妖光异彩,寒气逼人,紫中透绿的光泽,像是涂抹了某种剧毒。

    等着人走近了再一看,这家伙也未免长的太寒颤了!

    差不多过丈的身高,却是瘦骨嶙峋,就剩下了皮包骨头,看着都叫人觉得可怜,仿佛只要风稍大一些,都能够将这竹竿似得老头儿吹倒。

    这枯瘦老人不仅只是瘦骨嶙峋,还黑得让人叹为观止,恐怕连三国里的黑张,也没有黑道他这样的地步。

    青云道长和鸠摩罗什,尽管听说“旷野惊雷”莫拓佐已久,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见过莫拓佐其人,今日一见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是稀松,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昆仑四老”,原来竟会是这样一副德行。

    看到莫拓佐这猥琐不堪,滑稽至极的模样,忍俊不禁的,连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如此的居然如此失态,也只能说这是童言无忌,初生牛犊不怕虎。

    青云道长和鸠摩罗什,可没有那份闲心,去取笑莫拓佐的相貌。

    真人不露相,露像不真人,“旷野惊雷”莫拓佐的名声,可绝不会是烂得虚名而已。

    看到慕容杰取笑自己,莫拓佐也发出一声阴惨惨的冷笑,这笑声比麦芒更加尖锐,比石鼓更加生硬,有如利剑一般,从他人脊梁刺入,使人感到一阵极寒。

    若是毫无修为之人,听到莫拓佐这一声笑,只怕当场便会暴毙而亡。

    然而,青云道长没事,慕容杰也没事,在莫拓佐这一笑之下,两人全无任何异样。

    青云道长乃是剑宗五祖之一,中原华夏御剑武修的活祖宗,莫拓佐的笑声对他不起作用,这自然是在莫拓佐的预料之中,他知道这青云道长,可是个惹不起的人物,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

    莫拓佐的目标是慕容杰,这娃娃看上去全无半点修为,莫拓佐自认为在一笑之下,他所发出的音波功,必定能震碎慕容杰脏腑,让他七窍流血而亡。

    要是这一招能够得手,莫拓佐既能杀了慕容家孽种,又不至于同青云道长直接对阵,岂不是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可是显然这一招未能奏效,慕容杰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莫拓佐完全想不明白,自己的音波功驰骋天下近百年,为何在这娃娃身上居然毫不管用,莫拓佐真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

    感到不可思议的,并非仅仅只有莫拓佐,就连青云道长也备感意外,没有二三十年的修为,只怕承受不住莫拓佐的这一声笑,可是这小小的慕容杰,显然没有任何的练气功底,又会能够对莫拓佐的音波功置若罔闻。

    此刻谁又能够想到,这是慕容杰体内的鸠摩罗什,巧妙地利用了慕容杰七窍不同的身体特制,将莫拓佐的无量音波挡在了慕容杰体外,使其未能伤害到慕容杰的脏腑,要不怎么鸠摩罗什怎会认为,慕容杰这身体是练气修仙的好胚子。

    莫拓佐想不出个所以,只好把问题的答案,放在了青云道长的身上。

    剑宗五祖的威名,可谓天下无人不知,他们虽然还不是神仙,却被天下人称之为“半仙”。

    由此可将,剑宗五祖的修为,已达登峰造极至境,不仅能够以天罡之气,护住自己精元不溃,而且还能以天罡之气,护住他人精元,不受外力所伤。

    一定是青云道长的缘故,才让这娃娃毫无所伤。

    莫拓佐这么一想,心中顿时起了涟漪,他之所以想出这一招,正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自信,敢于同青云道长大打出手,他多少还是有些心虚,当心自己并非青云道长对手。

    如今想到青云道长,还能够有这么一手,让莫拓佐的奇袭彻底失败,这就令莫拓佐更为忐忑,认定自己绝非青云道长对手。

    莫拓佐迟疑之际,青云道长看出了端倪,他借势发威朗声说道:“道友可是‘旷野惊雷’莫拓佐?”

    莫拓佐一愣,然而立刻大道:“不错,正是老衲!”

    “小可青云,师出青城派,道行修为浅薄,名不见于经传,却久仰莫前辈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虛弱。”青云道长拱手施礼气定神闲的说道。

    他的语气四平八稳,漫不经心,客套中带着威严,威严中又透着一丝轻蔑。

    莫拓佐本来就心中发毛,听到青云道长如此自谦,不仅没有让他回复自信,反而却是更加的惴惴不安。

    莫拓佐那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他心中非常清楚,这天地间越是自谦自贱,说自己啥也不是的人,其实越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他们都有本是在身,无需靠夸大其词来虚张声势。

    青云道长只需说出“剑宗五祖宗”的名号,就能吓退各路高手,可是人家只字不提,就连是青城派掌门也没提,只说自己师出青城,还什么学艺不精,就差把自己贬的一文不值了。

    这号人物别看总是自谦,要真听他信口雌黄,贸然动起手来,是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人家都叫自己前辈了,莫拓佐也总不能让自己,就那么低人一等,当然也要拿出点前辈的架势,他可不喜欢中原人那套,自轻自贱的可笑礼数,大笑着对青云道长说道:“哈,哈,哈!不错,不错,我和你师傅弘义道长,怎么说也该算是一辈人,不过俗话说青出于蓝胜于蓝,你的修为只怕已远远超越了弘义。”

    “晚辈的修为,岂能及恩师毫毛,只是恩师在世之时,常常对小可提起,青城须弥剑法,纵容威震神州大地,可若是出了关外到了塞北,谁又直到这须弥剑法,究竟还好不好使。”

    “慢来,慢来,须弥剑法威名远播,别说是在关内神州,就算是在这塞北化外之地,那也是威名赫赫,试问有谁未曾听过。”莫拓佐打断了青云道长的话说道。

    青云道长的刚才的这番,莫拓佐那是听的明明白白,若是在让他所下去,那明摆着就是要同自己动手。

    莫拓佐想杀想杀慕容杰立功不假,可是他绝不愿同青云道长动手,就算自己侥幸能够胜过青云道长,那也势必会两败俱伤,如今在这隔壁之中,想杀慕容杰立功的人,可远远不只他莫拓佐一个。

    如果他舍命相博,同青云道长斗个连败俱伤,岂不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自己豁出去了性命,却让他人抢了头功,还因此与剑宗五祖结仇,莫拓佐可不是这样的傻瓜。

    再说从一开始,莫拓佐就不认为,自己能够将青云道长击败,因此除非又绝对的胜算和有时,否则莫拓佐绝不会如此变动青云道长交手,于是才说出这样一番话,想要把青云道长的话给抵回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