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5.第15章 飞龙在天

正文 15.第15章 飞龙在天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面对这美若天仙,却蛇蝎心肠的女人,慕容杰也顾不了那么许多。

    如今若想要保住性命,也就只能舍命一搏,或许还能换来一线生机。

    慕容杰把心一横,双手紧紧握住红莲刃,奋力朝紫阳夫人劈去,这可真是玉石俱焚的狠招。

    可紫阳夫人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高手,那会惧怕慕容杰这有气无力的一刀。

    她全然没去理会慕容这一刀,自顾自的分身跃起,轻抬手臂,让紫蟒青虹剑,直奔慕容杰心窝而来。

    这一剑若是让紫阳夫人刺中,慕容杰定要被扎个透心凉,是死是活不用说内都能看明白。

    鸠摩罗什知道自己不能不出手了,要是在耽误片刻只怕为时已晚。

    浩然凛冽的天罡霸气,顷刻间占据慕容杰全身,将红莲刃催生出熊熊烈焰。

    突然起来的惊变,让紫阳夫人手足无措。

    她有心想要收招自卫,此时却已经为时已晚。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容杰,高举熊熊燃烧的红莲刃,以泰山压顶之势,愤愤然朝她劈砍而来。

    这一刀霸道刚烈,充满了凛然正气,锋芒毕露,极度张扬,有飞龙在天之威,雷鸣九州之势。

    紫阳夫人急忙闪退,虽侥幸避开了锋芒,却依旧被烈焰所伤,险些失去了左臂。

    紫阳夫人在敦煌瑶台,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物,哪里吃过这样的大亏,竟然会败在一个娃娃的手里。

    紫阳夫人纵然怒气冲天,可是不容忽视的实力差距,让紫阳夫人不敢再贸然攻击,以免到头来自讨苦吃。

    这一刀紫阳夫人瞧得明白,怎么看那都不是天山飘渺宗的功法,其锋芒毕露的凛然正气,显然是慕容王府的“春秋八法”。

    难道说这来历不明的娃娃,其实上是楼兰王府的人?

    紫阳夫人越想越是糊涂,她对楼兰王府多少也算了解。如今的楼兰王府内,除了金刀慕容恪一人之外,恐怕在没有能够达到天罡修为的高手,更何况这只不过是个娃娃罢了。

    紫阳夫人还真没有猜错,这一刀的确是出自“春秋八法”,那是八法神诀中的“飞龙在天诀”。

    在鸠摩罗什的帮助下,慕容杰所施展的“飞龙在天诀”,其威力已然超过了他的父亲,毫无心理准备的紫阳夫人,有怎能受用得了这一刀。

    就连慕容杰自己,也不敢相信这一刀的威力,之前在与青鸾较量时,他就曾经施展过这一招,然后前两次的差别却判若云泥。

    看着眼前这一幕,慕容杰自己都有些茫然无措,他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赶快出去给他最好的逃跑机会。

    紫阳夫人至少距他有十米远,而且站在原地止步不前,对于慕容杰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逃跑机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慕容雪哪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磨头就朝驿站外跑去,想要趁此机会溜之大吉。

    刚才吃了大亏的紫阳夫人,不知慕容杰此举是否有诈。

    就像他把自己伪装成个娃娃,其实力早已达到天罡之境。

    不免生出几分戒备之心,唯恐慕容杰此举是以退为进,故意想要引她上钩。

    紫阳夫人不敢贸然追击,想看看慕容杰究竟要做什么。

    岂料慕容杰这一跑,便是个一去不复返,当紫阳夫人明白过味来,疾步冲出这驿站,想把慕容杰追回来,却发现茫茫戈壁之上,慕容杰早已经跑没了踪影。

    紫阳夫人真有些悔不当初,她要么最初就不该动手,要么就不该如此轻易放过慕容杰,这还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只是紫夫人这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小娃娃究竟是楼兰王府的什么人,为什么他的修为造诣看似极其高深,却又在一种若有似无之间徘徊,这实在叫人难以揣摩出个所以。

    举目四望君不见慕容杰的身影,此刻紫阳夫人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再在这驿站内继续耽误时间,慕容杰的事只好暂且放下,将来一定能够水落石出,现在还有更为紧迫的事情需要她去处理。

    这样我们又返回一站,而是跨上一匹五花马,打马扬鞭,扬长而去。

    直到紫阳夫人消失在戈壁天际,慕容杰才从小小的沙丘后面,战战兢兢地伸出一个头来。

    想要从紫阳夫人的眼皮底下溜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要是捉迷藏慕容杰可是高手,在楼兰王府里只要慕容杰有心躲藏,那就绝没有一个人能够把他找到。

    慕容杰踉踉跄跄的从沙丘下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尘,望了望远方的驿站,他的确很想折返回去,弄清楚驿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一想到那心狠手辣的恶婆娘,慕容杰就双腿打颤不敢朝前迈出一步。

    索性还是先返回楼兰再说,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他一定会带人来查看,到时候自己自然能够知道真相,又何必急于一时,弄不好害了自己的小命。

    慕容杰望着茫远未知的戈壁,搜寻着自己应该前进的方向,或许在东边,或许在南边,总之楼兰城,就该在这两个方向上。

    慕容杰三步并作两步,疾驰朝东南方进的去,他一心只想尽快赶回来,这一路上还真是杀机重重,几次三番险些要了他的性命。

    他从没有一个人离开过楼兰王府,每次当他要出门遛弯时,身边不是有家长陪伴,就一定有奶娘沈嫂陪伴。

    如今只有他一个人,又饿又渴的独自穿越戈壁,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催促着他的脚步愈来愈快。

    天色将晚,璀璨的夕阳,洒满了戈壁,闪射出金色的余晖。

    夕阳下风尘仆仆的慕容杰,隐约看到远方有一处小哨,原本沮丧的情绪,顿时变得欣喜若狂,在这茫茫戈壁之中,他似乎迷失了方向,前方的小哨或许能够为他指明方向。

    慕容杰快步朝小哨跑去,没跑几步远喜悦之情更甚,只见那一处小哨,冉冉升起几缕炊烟,俨然有十几户人家,依偎在小小的绿洲旁。

    这小哨看上去,应该是个村庄,乡下人向来淳朴,定然不会有害自己的人,这也就让慕容杰放心了。

    这小哨看着近其实远,当晚霞落入戈壁之下,皓月缓缓映在天空,微风轻拂,寒意阑珊的小哨,才总算是解开了面纱,呈现在慕容杰的面前。

    夕阳这么一走,天就黑了下来,黑暗中的小哨,似乎已沉沉睡去,月光洒落下来,为夜晚的小哨,披上银色的华光。

    慕容杰小心翼翼的,在婆娑的树影下前行,越过斑驳的枯木篱笆,月光下赫然呈现出五个人影。

    一个身穿裘皮金甲,头戴狐尾金盔,虎目龙眉,仪表堂堂,气宇轩昂的男子,手持九尺亮银枪,有如午夜之苍鹰,临风之玉树,真可谓是飒爽风流。

    慕容杰一眼就认出了此人,尽管这是在夜晚,但慕容杰不会看错,也不会认错,这不是别人,正是“楼兰四绝”之一的“绝命枪”张凉张又长。

    看到是楼兰王府的人,慕容杰喜出望外,这一下可算是遇上情人了。

    只是慕容杰不明白,张凉叔叔为何会,惹上这几个奇怪的出家人。

    此时的张凉,被四个吐蕃僧团团围住,他们身穿枣红色的袈裟,脸上的神色狰狞可怕。

    四个吐蕃僧,一人手持流星锤,一人手持子母钺,一人手持伏魔杵,一人手持阴阳轮,这四人的兵器,全都是外八路的武器,换句话说常人大多不用这类武器。

    慕容杰记得父亲曾告诉过自己,绝大多数的练气武修,不是用剑就是用刀,这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不过有些人总喜欢另辟蹊径,他们通常不喜欢同别人一样,无乱做什么都图个标新立异,因此也有不少练气修仙的武修,并不使用刀剑这样内八门的武器,而选择使用外八门的武器,想要把外八门的武器用好,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若是遇上了使用外八门武器的人,想必一定是修为不俗的高手。

    慕容杰不明白,绝命枪张凉,怎么惹上这些人,难道说这几个吐蕃僧,也是要来杀自己的,幸亏遇上了张凉叔叔。

    五个人针锋相对,一场厮杀不可避免,慕容杰躲在一旁不敢靠近,他害怕自己要是此时出现,不仅帮助不了张凉叔叔,反而还会给他添乱。

    手持流星锤的吐蕃僧,猛然朝张凉袭来,流星锤的铁链,锁住了张凉的亮银枪。

    手持阴阳轮的吐蕃僧,见亮银枪与流星锤纠缠在一起,便趁机出手想在张凉忙于应付流星锤时,攻他一个措手不及,将其一举拿下。

    张凉可也不是吃素的,他见无法抽回亮银枪,索性双手一松,将亮银枪向前一送,亮银枪瞬间从铁链间滑了出去。

    张凉一闪身,越过手持流星锤的吐蕃僧,再次接住他的亮银枪,回身便是一枪刺出。

    这一枪不仅刺中了手持流星锤吐蕃僧的胳膊,同时也刺中了手持阴阳轮吐蕃僧的手腕,流星锤和阴阳轮同时落地,这一招还真是一箭双雕,楼兰四绝果然出手不俗。

    两名吐蕃僧急忙闪退,另两名吐蕃僧,唯恐同伴有失,立刻上前助阵。

    伏魔杵朝张凉面门袭来,子母钺疾攻张亮下盘,这一手可真是够狠的,这是要让张凉顾得了上,不顾不了下,顾得了下,顾不了上。

    张凉只要以不变应万变,将亮银枪往地上一捶,要用自身内劲修为,逼退这两个吐蕃僧的攻势。

    张凉虽只有地煞修为,可是就算是地煞修为也不容小视,伏魔杵与字母钺,同时击中亮银枪,伴随着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两名吐蕃僧技不如人,被张凉给振飞出去。

    张凉乘胜追击,如同先前一样,再次击落吐蕃僧的伏魔杵与子母钺,四名吐蕃僧全被张凉缴了兵刃,面面相觑似有些不敢相信。

    可是事实胜于雄辩,四名吐蕃僧自知不是张凉对手,嘴里虽然骂骂咧咧的不服软,脚下却脚底抹油一溜烟跑没了踪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