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3.第13章 紫阳夫人

正文 13.第13章 紫阳夫人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见到这三具女尸,鸠摩罗什心中大惊。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敦煌瑶台的女弟子,怎会同天山缥缈宗的恶僧,莫名其妙的死在驿站里。

    这三具女尸手中的青虹宝剑,全都刻有瑶池天一圣水的图案,显然是出自敦煌瑶台的兵刃,而她们身上华丽妖娆的五色霓裳,更是敦煌瑶台的飞天羽衣,这就表明了她们毫无疑问,是敦煌瑶台的女弟子。

    博闻广识拥有五百年修为的鸠摩罗什,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几具女尸的身份。

    他不会认错天山缥缈宗的恶僧,也会认错敦煌瑶台阁的弟子,可是他却半点也弄不明白,他们究竟又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在塞北西域,三大势力鼎足并立,共同主宰着塞北西域的修仙界。

    这三股势力分别是敦煌瑶台阁、天山缥缈宗、昆仑广寒宫。

    三大势力门下弟子,少说也全都超过三千人,甚至比不少番邦小国的军队还要多。

    这让三股势力在西域,可谓是无人敢来招惹,算是无法无天没人敢管。

    再加上这三大势力的弟子,或多或少都通晓一些法术,且又都被名门正派,视之为邪道魔宗,因此更加让人退避三舍,平日里唯恐避之不及。

    尽管西域三大势力臭名昭著,可是平日里他们总是山门紧闭,很少涉足人间的凡尘俗世,因此他们绝大多数的滔天罪行,十有八九全都是空穴来风的杜撰。

    特别是这三大势力彼此之间,可说从来井水不犯河水,千百年来各据一方称雄西域,相处的也还算是友善和睦,从没发生过门派间的争斗。

    若是遇上个逢年过节、生辰贺寿,彼此间还有有些礼往来,当然这也仅仅只是过个面子,并没有更多情谊上的深交。

    他们的相处之道很简单,既不会去没事找事,也懒得去应酬来往,总之反正师门不同,那就各自闭门造车,莫要去管他人的闲事。

    由于三大势力,既不结盟,也没结仇,因此多年来也都相安无事。

    天山缥缈宗的恶僧,全都是不折不扣的采花贼,糟蹋了不少西域女子,可他们从来没有动过,敦煌瑶台女子的邪念。

    敦煌瑶台的女弟子,各个都是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没有男人见了能够不对她们倾心。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可见,千百年来三大势力之间,为了保持这种平衡关系,彼此都在有意无意的回避对方,极力避免可能发生的任何摩擦。

    然而,此刻在这小小的驿站之内,居然同时出现天山缥缈宗恶僧和敦煌瑶台弟子的尸体,这着实是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凶手有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是天山飘渺宗的恶僧,同敦煌瑶台的女弟子,彼此间发生了争执,才导致了这两败俱伤的结果。

    鸠摩罗什思考着所有可能的原因,这件事情只怕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素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两大势力,为何会双双毙命以此?

    院内拴有七匹骏马,也就是说在这驿站之内,最少应该有七个人才对。

    可天山缥缈宗恶僧,以及敦煌瑶台女弟子,把他们全都加到一起,也只不过是四个人而已,那么至少还有三个人,此时此刻还不明去向。

    鸠摩罗什心中暗想,只怕这西域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慕容杰可没鸠摩罗什那么多思绪,他看到这驿站之内除了死尸还是死尸,不免生出几分胆怯之心,未加思索顿时拔腿就跑,想要逃离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非之地。

    可是跑归跑,好歹应该弄清楚方向,慌不择路的慕容杰,不是在往驿站外跑,而是在往驿站里跑,不仅没能跑出驿站,反而更加深入驿站内部。

    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猛回头一看,赫然又是两具尸体。

    这两具尸体一男一女,彼此相互依偎,躺在血泊之中。

    男的相貌堂堂,女的风姿绰约,真可谓是才子佳人,西域上哪去找这样的俊男美女,可是他们又问什么也死在了这里。

    这一男一女的服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一时之间,鸠摩罗什,也看出个端倪,不知他们是何门派。

    再一次发现了新的死尸,慕容杰感到一阵刺骨极寒。

    突然间他自己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该做什么才好。

    进退两难之际,慕容杰隐约嗅到,一股浓郁的花香,紧接着一道寒光向他袭来。

    慕容杰被吓得魂飞天外,急忙不顾一切的向后逃遁,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哪来的本事,居然成功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

    慕容杰哪里知道,这一次其实多亏了鸠摩罗什,如今鸠摩罗什就在慕容杰体内,如果慕容杰被扔给杀了,那么鸠摩罗什也必然活不了,这就让他们不得不出手相救,算是让慕容杰捡回条名来。

    慕容杰稳住脚步转身观瞧,在他身后不远处,骤然出现一名女子。

    这女子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十岁,生的貌美如花,堪称惊世绝伦,她身穿紫色纱裙,脚下一双粉底绣花鞋,手中持着一把紫蟒青虹剑,锋利的剑尖正对准慕容杰。

    慕容杰真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这些如花似玉的美女,全都一个比一个更加凶残,很不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快。

    “嘿!你是什么人,干嘛躲在背后偷袭,这算是哪门子英雄,还这是不要脸的黄脸婆!”慕容杰气呼呼的骂道。

    他这一骂不要紧,去气恼了眼前的紫衣女子,这紫衣女子脾气也是古怪,就上这驿站里凶险万分,可也没必要通这样一个七岁的娃娃过不去。

    紫衣女子不容分说,举剑就朝慕容杰刺来,险些把慕容杰,给扎个透心凉。

    这紫衣女子,剑法轻盈飘逸,攻击似有若无,真好似三春的杨柳,仲夏的采莲,深秋的红枫,精妙出剑光粼粼,洒脱时气冲九霄,每招每势之间,都透着仙风道骨,散发着妩媚妖娆。

    慕容杰哪有时间,去细细品味,这如歌舞一般的剑法,他只顾着抱头鼠窜,此刻还是先保住小命要紧,这恶婆娘一见面就动手,想不定是来者不善,若说闪躲的迟晚些,只怕要丢了小命不可。

    慕容杰自己也不知,他的身法何时变得如此灵动,就好像狸猫一样灵巧,一一躲过了这紫衣女子的攻击。

    险象环生的慕容杰,心中更是极为不悦。这女子所说美若天仙,却见面就无缘无故动手,真是一点不讲道理,非要置人于死地,难不成这里的人,全都是这女魔头所杀。

    学艺不精的慕容杰,哪里是紫衣女子的对手。纵有鸠摩罗什内劲相助,不仅仅只在三招两式之间,紫衣女子行云流水般的剑势,便以及将慕容杰给逼得狼狈不堪,能够侥幸保住小命,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慕容杰心急如焚,这样下去自己非死不可,心中大为恼火,想要立刻拔刀还击。

    他好歹也是慕容家后人,又在山洞里学会了“春秋八法”。怎能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就这样追来赶去,只有抱头鼠窜的余地,惶惶如丧家之犬,这也未免太给慕容王府丢脸了。

    慕容杰又哪里知道,在他眼前的紫衣女子,乃是敦煌瑶台,绝尘剑阁的紫阳夫人。

    敦煌瑶台一共分为七大剑阁,均已一个“绝”字为名,故此又被称之为“瑶台七绝”,这紫阳夫人亦正是七绝中,绝尘剑阁的当家主事,在塞北西域的名声可不小。

    就算是“楼兰四绝”齐聚于此,那也绝非是紫阳夫人的对手,十招之内必败在紫阳夫人手下,更何况是慕容杰这么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若不是鸠摩罗什暗中相助,只怕十个慕容此刻都已经死了。

    慕容杰不认得紫阳夫人,鸠摩罗什可认得紫阳夫人,他非常清楚慕容杰与紫阳夫人之间的差距,这无疑是杯中半盏面对江海湖泽,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之处。

    如果继续这样没完没了的耗下去,只怕自己精力一竭,慕容杰就必然非死不可,慕容杰真要是死了,那么鸠摩罗什也活不了。

    若是慕容杰稍微能有那么点修为,或许鸠摩罗什还能通过以气易气的方式,在一定时间内提升慕容杰的修为,以使其能在瞬间超越紫阳夫人,纵然不能将紫阳夫人击败,却也能够借此机会逃之夭夭。

    紫阳夫人的修为不俗,可要同鸠摩罗什相比,那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剑宗五祖每个人的修为,都远在紫阳夫人之上,然而他们五人联手,才得以将鸠摩罗什击败,彼此间的差距不言自明。

    然而慕容杰毫无修为可言,以气易气的方法根本就行不通,若要帮慕容杰抵抗紫阳夫人,就只能帮慕容杰强行提升修为。

    可是对于毫无修为之人而言,如若贸然强行对慕容杰灌入真气,只怕他的身体会因无法承受,终至水满则溢,当场便暴毙而亡。

    那样一来可就更加得不偿失,正所谓炼气修仙欲速则不达,急于求成只会自食恶果。

    道理谁都明白,可若是不这样赌上一把,慕容杰用不了多久,必将死在紫阳夫人剑下,到头来还不是一样的收场。

    鸠摩罗什本不想替慕容杰提升修为,因为这势必要消耗他大量的精元,这对鸠摩罗什来说可没有任何好处。

    鸠摩罗什原本只想韬光养晦,暗藏于慕容杰体内,伺机寻找离开慕容杰身体的法子。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鸠摩罗什可不想同慕容杰一起死,就算他心中一百万个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出手相助,无路如何也要让慕容杰躲过此劫。

    他这是在救慕容杰,同时也是在救他自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