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诛唐 正文 12.第12章 驿站惊魂

正文 12.第12章 驿站惊魂

目录:诛唐| 作者:铭伦| 类别:其他类型

    ♂

    看到驿站内有尸体,慕容杰心中骇然,更加变得惴惴不安。

    他疾步朝前走去,小心翼翼的来到尸体面前,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躺在地上的这具尸体,身宽体胖,肚大腰圆,大约四五十岁的年纪,身高八尺有余,大耳肥腮,满脸钢髯,秃头受戒,身上裹着橙黄色的袈裟,一眼便能看出这是个出家的僧人。

    只是在这僧人腰间,挂着两把弯刀,一把长约两尺,一把长约三尺,两把刀的刀柄上,还系有五个金色的铃铛。

    和慕容杰见得多了,却没有打扮这般奇怪的。不免让慕容杰,看得有些丈二和,全然摸不着头脑。

    自李唐建国以来,四海升平,万邦来贺,中土华夏,汇聚万民,可以说世界各地无论哪的人都有。

    这些异邦人来到大唐,将他们的文化和信仰,也随之带到了大唐,并逐渐为大唐接纳和吸收,特别在大唐王朝鼎盛之时,西学东渐的趋势可谓是愈演愈烈。

    在那个时期,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富贾巨商,都流行穿着异域服饰,喜欢研习异域的文化和风俗,一时之间穿着汉人服饰的,几乎全都成了异邦人,汉人自己反而不穿自己的服饰了。

    在整个西学东渐的洪流中,以天竺佛教的东传最盛,曾一度出现了玄奘西行,鉴真东渡等流芳后世的佛门伟业。

    此后的百年间,大山小乡,高城窄邑,可以说没有一处,会少了僧佛的寺院,正所谓“世间好语书说尽,天下名山僧占多”。

    这让佛门逐渐拥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出家的僧侣更是多入牛毛随处可见。

    由于佛教势力太过盛,以及严重影响到了大唐的统治,这才有了“黑衣天子”的谣传,终于矛盾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自安史之乱后,神州萧条,生灵涂炭。在离乱纷争的苦难时代,何以寻得一个解脱之法?唯有超脱五行三界外,修得长生不老仙。

    故此自天子以至庶人,皆以修仙为本。

    公元841年,会昌元年,六月庆阳节。

    修仙之争,达到了白热化的高*潮,在佛道不能并存的观念下,唐武宗认为佛僧的存在,影响了他修道成仙,于是赐给道士紫衣,却不许僧人穿着。

    与此同时各家道士,纷纷在天下散布“李氏十八子,昌云方尽,便是黑衣天子理国。”的谣言。

    “所谓黑衣者,僧人也。”就这样,会昌二年,唐五宗以妖言惑众为由,要求僧人必须还俗,并开始抄没全国寺院。

    同时为了维护道家正统,天下禁止使用独轮车,据说独轮车会蹍破道心。此外但凡是黑色牲畜,一律不得饲养,必须斩尽杀绝。

    会昌三年,僧人为了自保,声称能够为大唐炼化“剑轮”,可杀敌与无形,从此四夷在不敢侵扰大唐边境。

    遗憾的是“剑轮”的炼化,最终以失败收场。

    得知此事,唐五宗颁布“杀沙门令”,斩杀了三百多名裹头僧。

    会昌四年,唐五宗降旨“不许供养佛牙”,勒令代州五台山及泗州普光寺、终南山五台寺、凤翔府法门寺等有佛祖真身舍利供养之处,禁止供养和参拜,如有一人送一钱者,廷杖二十。

    会昌五年,唐武宗下令所有僧人必须还俗,就像天竺和日本来的求法僧人,也不得不被迫还俗。

    此后唐武宗再次降旨,东西二京(长安和东京洛阳)只允许各自保留一座寺院,僧人不得超过三十人。

    同时拆除天下寺院4600多所,拆招提和兰若4万余所,强迫僧尼26余万人还俗。这对佛门来说,是一场少有的浩劫,后世佛家称其为“会昌法难”。

    直到唐懿宗年间,佛门势力才逐渐的恢复。这位骄奢淫逸、倒行逆施,爱慕虚荣的唐懿宗,沉迷于佛家欢喜禅的《荣成御女术》,广建寺院,大造佛像,更听信僧人所言,迎奉佛骨可以“圣寿万春”,因此唐懿宗,决定要迎奉法门寺佛骨。

    讽刺的是,迎奉佛骨,并未能够给唐懿宗,带来“圣寿万春”的福泽。在佛骨进京后的数月,唐懿宗一病不起,不久后这位唐懿宗,结束了自己骄奢淫逸一生。

    时人笑曰“佛骨才入于应门,龙輴已泣于苍野。”

    唐僖宗刚一继位,第一件事就是把佛骨舍利送回法门寺,重又恢复了李唐建国以来的道家正统地位。

    大唐会昌年间的灭佛之举,沉重的打击了佛教在中土的势力,然而当时被吐蕃所占的塞北之地,并未受到这次灭佛之举的波及。

    尽管吐蕃在那一时期,也进行过不同程度的灭佛之举,甚至终因灭佛而亡国,可是对于关外的塞北之地,能够征服却不能统御的吐蕃,同样是鞭长莫及无力驾驭。

    这样一来自陇西以至天山脚下,就留给佛门一条生存的夹缝,时期能够得以落地生根。

    仅仅只是在楼兰城内,大小僧佛寺院,少说也有十几座,可谓是佛门一家独大,在高昌、龟兹、疏勒等地情况也大致如此。

    这使得慕容杰从小,跟随奶娘沈嫂出门时,每次都能见到化缘的和,或是设坛讲经的僧人。

    尽管慕容杰年纪不大,可他所见过的僧人,却可说是绝对不少,因此一眼便能认出,这地上的尸体必定是个僧人,同时也发现这僧人很是奇怪。

    但凡是出家的僧人,最讲求的就是好生之德,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

    因此在慕容杰的观念中,只要是出家的僧人,无论是否有武学修为,身上都不会携带,刀剑这类的武器。

    所谓兵乃凶器,出家人避之不及,自然是不会拿来随身携带的。

    眼前的这具尸体,显然是出家之人,却又携带两把弯刀,他究竟是不是出家之人?

    慕容杰不知道,眼前的尸体,究竟是什么人,可是在他体内的鸠摩罗什,心中却十分的清楚明白,这躺在驿站里的死尸,乃是天山飘渺峰的魔僧,那一长一短两把弯刀,正是昔日魔教的乾坤魔刀。

    天宝十年,大唐败于大食后,魔教在中原盛极一时,三教十家的高手无一能敌,幸亏有潇湘剑府的柳家九爷,击败了魔教教主,迫使魔教退出中原,从此隐遁天山飘渺宗,至今已有近百年的时光。

    尽管天山飘渺宗,自开宗立派以来,便一跃成为西域三大势力之一,可是被柳家九爷击败之后,天山飘渺宗可谓一蹶不振,普天之下也鲜有人,再见到天山飘渺宗的恶僧。

    由于谁都十分清楚,天山飘渺宗邪功很是厉害,因此纵然天地间不见了天山飘渺宗的魔僧,可是却并没有人敢于到天山去一探究竟。

    鸠摩罗什有五百年的修为,天山魔教全盛之时,他自然是亲眼所见。

    天山飘渺宗的魔僧,全都是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尽管他们以爱染明王为尊,多少也能算得上是佛门的一个旁枝,可修炼的尽皆是些欢喜双修的邪功。

    天山飘渺宗的倒行逆施,令天下人所不齿,就连鸠摩罗什这样的佛门弟子,也对天山飘渺宗倍感厌恶,因此这天山飘渺宗才被世人称之为魔教。

    能够佩戴乾坤魔刀的恶僧,少说也是天山飘渺宗护法以上的人物,他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死在这里,看来这小小驿站之内必定暗藏玄机,鸠摩罗什不敢大意,纵然此时元神十分虚弱,也只能用尽全力聚精会神。

    鸠摩罗什知道恶僧来历不俗,可他并没有告诉慕容杰。

    慕容杰小小年纪,又怎会知道百年前的天山魔教。他只是觉得好奇,因此谨慎的端详了一番。

    这尸体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伤口,脸上也没有惊愕的表情,似乎是被瞬间毙命。

    看来这驿站,不久之前,曾有一场高手对决,这恶僧学艺不精,不等他出手,便给人送回了西天极乐世界。

    可是有一件事情,慕容杰还是想不明白,这里就只死了个胖和,外面却拴了七匹五花马,这样的数量差距显然对不上号。

    慕容杰要是明白事理,看到这样的场面,就应该趁早离开,尽可能距离驿站越远越好,至少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可是好奇心害死猫,看到驿站莫名其妙有具死尸,又冷得有些不像话,而且外面还有七匹五花马,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弄个明白。

    慕容杰环视四周,出了刚才看到的尸体,楼上楼下两层,一个人影也没有,这就显得更加奇怪了。

    慕容杰屏住呼吸,想要到内室里去看看。他一步一回头,万分谨慎的来到内室门外,顿时被吓得差点摔倒。

    只见两条血迹,呈直线朝里延伸,径直延伸到厨房之内。

    慕容杰看四下无人,紧张与惊骇也就稍微舒缓了一些。

    他一路朝厨房小跑而来,看到厨房内躺着三个绝美女子的尸体。

    她们服饰华丽,手中持着青虹宝剑,咽喉处均由一道血红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她们的五彩衣襟,全都是被人削断咽喉而死。

    厨房并不凌乱,想必这场打斗,同样没有持续太久。

    难不成这里的所有人都死了?

    慕容杰突然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不过见到这三具绝美女尸,慕容杰还是不由得心生恶寒。

    不管这几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慕容杰自己可绝对不会忘记,当他离开藏刀冢之时,想要杀他的那几个人可全都是女人,即便那五个歹毒的女人,同这里的三具女尸,无论衣着服饰,还是所用的武器,完全没有相似之处,还是让慕容杰忍不住心中骇然。

    要知道此时比慕容杰更加骇然的,那便是他体内的鸠摩罗什,因为鸠摩罗什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竟会发生如此诡异的怪事,偏偏是这几个女人死在这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